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章 回府
    ,精彩小说免费!

    “千秋哥哥刚才,出手可真是果断呢。”

    崇阳镇小路上,清静凉爽,正是两人儿时最喜欢来的地方。

    身旁,林媚儿樱唇翘着好看的弧度,对于比武场那脚踩丹田的一幕,并没有太过惊吓,反而看向云千秋的目光中隐约带着崇拜。

    身为林府千金,林媚儿不说见识过多少大风大浪,但至少绝不像少女表面那般纤弱。

    而云千秋,双手负背,缓缓笑道:“不果断,何以立威信?”

    一声反问顿时令林媚儿美眸微怔,以前,她可从未听眼前的少年说过如此有深意的哲言。

    淡淡浅笑,林媚儿又挽起云千秋的手:“说来千秋哥哥韬光养晦这么久,是不是想在试炼大会夺魁啊?”

    夺魁……

    云千秋闻言,哑然失笑。

    试炼大会的排名,对他而言毫无价值,他不过是想接着一年一次的机会,在三大家族面前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媚儿,你呢?凝气八阶,未必没有夺魁的可能呢。”

    听着云千秋略带调侃的话语,林媚儿嘟了嘟嘴,略带嗔怪:“千秋哥哥就会取笑媚儿,咱们崇阳镇虽小,但后辈天才可不少。以前冷傲剑那个变态,每次都能稳压媚儿一筹,这次又有千秋哥哥,怎么可能夺魁啊。”

    冷傲剑,便是冷家第一天才,有崇阳镇剑痴之称的天才少年。

    抱怨过后,不待云千秋说话,林媚儿便扭头道:“还有,以后在媚儿面前,不许再拿境界当低调的借口!”

    望着少女幽怨含柔的警告模样,云千秋顿时一阵讪笑。

    不愧是林家的掌上明珠,若是机缘不浅,日后的成就,不可小觑。

    “若是不夺魁,那媚儿最少也能稳居前三吧?”

    云千秋的估计没错,前几年林媚儿一直在二、三之间徘徊,而且还是分心掌管家族生意的情况下。

    若不把自己算在内,崇阳镇能与林媚儿一较高下的,只有云千律和冷傲剑两人。

    “前三媚儿不稀罕,这些年都当烦了,还不如趁这次机会,替千秋哥哥教训一下冷凝玉那女人!”

    贝齿紧咬,林媚儿在云千秋面前,少有的怒态:“我知道有些事千秋哥哥不便出手,但媚儿可不是什么君子,试炼大会上可不用管什么怜香惜玉。”

    云千秋闻言,微微一叹,表情复杂。

    林媚儿还是和以前一样,凡事都最先替自己考虑。

    而且少女猜的没错,换做前世的懦弱和让人无语的痴情,就算觉醒无上神体,也舍不得找冷凝玉算在。

    就算是现在,云千秋也不屑和区区势力女计较。

    站住身形,云千秋手掌搭在少女柔若无骨的香肩上,凝重的语气令后者感到几分不适。

    “媚儿,你的好意,千秋哥哥都知道。但是现在,你我身份不同往日。凡事,我希望你能站在林府大小姐的角度去考虑,毕竟以后的林家,还要靠你支撑。”

    语重心长的劝告,令林媚儿美眸懵懂,俏脸闪过无数神色后,才故作嗔怒地微微瞥首:“哼,千秋哥哥以前可没有这么罗嗦。”

    同时,少女心底还不忘轻喃道:“当然也没有这么关心过媚儿。”

    被云千秋凝重不减的目光直视,林媚儿才有些无奈地答应道:“好吧,媚儿答应到时手段不太过分就是了。但若是冷凝玉不领情的话,千秋哥哥可别怪媚儿出手太重噢。”

    “当然。”

    云千秋不屑和冷凝玉计较是一回事,但他更不会允许那女人伤害林媚儿半分!

    “冷凝玉若敢伤你,千秋哥哥,绝不会放过她!”

    记忆中,冷凝玉的手段可算不上正大光明,甚至前年的试炼大会,还出阴招坑了林媚儿一次,最后还是闹得两家府主出面,事态才算平息。

    接过林福送来的云柔丹,云千秋又与少女嬉闹片刻,直至夕阳渐暗,才准备告辞。

    “千秋哥哥别忘了,媚儿过几天找你的时候,记得让水柔姐做满桌好吃的!”

    “嗯,一定。”

    又在市集为水柔姐买了不少灵药,云千秋回到府邸时,夜幕已然降临。

    “呼……还好没忘了买份水柔姐爱吃的烧鹿腿,不然这么晚回来肯定要被责怪。”

    实际上,云千秋已经离开云府两天。

    两天时间,云府并无太多变化。

    倒是云府杂役看向自己的恭敬眼神,令云千秋有些诧异。

    “白天在比武场的事,想毕已经传到云天雄耳朵里了,如果他还算聪明的话,应该不会再轻易招惹我。”

    “不过话说回来,若是那白眼狗真的狗急跳墙,水柔姐才是最危险的!”

    想到此,云千秋的脚步更快几分。

    好在,回到独院时,院落干净,丝毫没有打斗的痕迹,才令他微微松了口气。

    “水柔姐,我回来了!”

    拎着烧鹿腿以及满麻袋灵药,云千秋推门进屋,见到的便是云水柔那张憔悴的脸。

    “水,水柔姐,你怎么了?”

    望着那清澈的美眸中充斥的血丝,云千秋语气顿时变得关切。

    眼见少年俯身,云水柔才回过神来,猛然抬头:“云弟,你……这两天,去哪了?”

    “你知不知道,这两天姐姐有多担心!”

    “……”

    借着灯火,云千秋甚至还能看到脸颊上未曾干涩的泪痕。

    顿时,少年心底好似打碎了什么似的,五味陈杂。

    自己离开不过两天,水柔姐便如此憔悴,可想而知她脑海中究竟闪过多少可能发生的意外……

    而这些,归根结底就是因为水柔姐惦记自己的安危。

    放下麻袋,云千秋犹豫片刻,才扬起一抹温煦笑意:“上午在市集的事,水柔姐你应该听说了吧。弟弟给咱们云府树立威信,应该开心才对啊。”

    “嗯,云弟你说的没错,姐应该替你高兴才对!”

    轻抚着云水柔温软的白皙后背,云千秋将肩膀借给前者,才淡淡说道:“不是替我,是替咱们,因为云府,是咱们的家。”

    良久过后,云水柔好似想通了一切,俏脸上的担忧才渐渐化为喜悦。

    “是啊,这里,是云弟和水柔姐的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