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1章 贺白狗不孝
    出了医院,刘镇长把车开向桃花村的路上。看着侧面李琼那无精打采的神色:“你怎么了?有担心小马不听你话么?”

    李琼解释:“镇长,你误会了,我不是担心他听不听,我是看到刚才那位老村长,这真还有那种为了人民把自己一生精力都付出去的人。他们做这事的时候,也就没有想要取得什么样的回报。这种人我真的佩服。”李琼对刚才两村长的境遇也有些难过:“这好人就生这样的病。”

    “好人坏人全在人的想法。也就是一念之差。真正决定的还是人自己,别人是左右不了的。我就觉得小马将来也是这类人。”

    听刘镇长这么一说,李琼想到马大为了让自己做调到镇上工作,不惜冒着被刘新米误会而不走漏风声,脸上的神色也就舒展开来。

    “镇长,你觉得他有可能会答应你么?毕竟他爹当了那么多年的村组长,这事多少对他来说是个影响。”李琼心神飘忽。

    “真还没有底,我这不把你叫来,帮忙做做小马的工作,没有准这一说还真成了。”刘镇长在花家村拐上了去桃花村的路上。

    而此时已是十月公路两边的家田里都被收的干干净净,有的人家都还晒上了油菜种。那油菜种冒出初生的嬾菜。放眼农田,所见的也就是一片绿色。李琼有些出神,而车子里面却是有一种沉闷的气氛。一直放眼于村市的生活,现在看着一片片冒着青绿的农田,李琼有一种身在画中的感觉。

    “小李,我呢就把这事当成一件任务,你务必要出马帮我请到小马,有你去我心里踏实一些。我听老村长说了,这小马的一些事情,真还别说,这小马也就是一根筋那样的人,认定了,就不会在放弃,现在为人民做工作还得要这种想法才能成。”

    “镇长,我尽力就是。他现在工作都没有,我还真不好跟他说事,这是个敏感的时候,他只要听到别人说这话,第一时间就会想到我们是不是同情他,这样的话,对于我们的目的可就要增加不少麻烦。”开了窗,一阵凉风从窗外直冲灌进来。李琼又把窗子关小了一点。

    “小李,你说老村长说的这个方法可行吗?我怎么都觉得有点不踏实?”刘镇长开着车看了一眼李琼的侧脸。

    “或者这事还真能成,毕竟是老村长要了解他们,都在一个村生活了那么多年。”李琼轻抚了一下胸口:“我就这事真还没有发言权。”

    “什么叫你没有发言权?小李,我跟你说,就这事我觉得就你有发言权,你不是小马的女朋友吗?你们两个相处了那么久,你还不了解这个人?我都是把希望寄托在你身上呢?”刘育桃按了一下喇叭,一头要走向路中间的牛受惊的立马往回窜。

    “-------”李琼有苦难言,她总不能告诉刘镇长,自己跟马大也就是这一两个月才确定的事情。这庆真还不好说:“那你照坳村长的意思,你想好了要怎么激他吗?”李琼想了想,轻声说。

    “我看,我就在村委会开会,把所有村干部都如集中过来,让他们公然投票解决,说谁最合适做这个人选。”刘镇长兴致挺高,有了希望,这桃花村这棋可就盘活了:“要知道,现在小马是最合适的人选,让别人上来当这个村官,干的事村长的事,却是给村主任的待遇,谁都不会干。而小马不同,他是有工资的人,他不在意这点钱,再说了,这不白领一年的工资,就用这个一年时间,我相信小马会让我刮目相看的。”

    “那镇长,这会你是不想让马大参加,他也就不会知道这事了。你干嘛不把开会的地点放到马大家里?反正这么几个人也就随便隐天一样的,这反而还轻松许多。要是把会放到村委会开。马大也不会去村委会,这样开会的过程他也就不知道,也就达不到这个目的。”李琼目视前方,

    “这说的也有道理,但是一个村委会放在人家家里开,这跟大家以往的做法不一样,有那次村委会会在人家家里开的?”刘镇长也是让观意识,反而李琼这事就客观方面考虑还是要周全一些。可如果是去人家里,那些人有谁会卖人家面子。万一到了人家家里来个选举什么的,那些人手里的一张票可就要把投给对方,边说的通吗?”

    刘育桃想了想:“这事还得去小马家,要是他们这些村干部摆谱不来,我就一个一个去请过来,我就不信,他们会不给我面子。”

    “再说了,这是可是关系到桃花村的发展问题上,你看,现在老村长因年事过高不宜过多的处理村里的事务。再说了,现在老村长都这么大把年纪了。人家说白了,这做法是有点旧,他不可能跟得上你们这代人的想法,还必须有新人参于到村发展这样。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老村长为了这个村工作了那么多年,用时下的话,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这担子也幸好由他儿媳妇给接了过去。而做为他儿媳妇的村干部,是很多人所不能理解的。我怎么也没有想到这老村长会患上这句病。就是好了,我也让他静养,这是国家干部,我们还负担的起。”

    “我其实刚才看了那个女村长,这真还可以,要不是因为这事,想必他还是可以做这个位置的。”李琼看着前方围了一群人

    一个年近七十的老人正跟着一个四十出头的壮年人在大马路上大打出手,而围观的大都是一些过路的,倒是有几个左邻右舍忙着劝架。

    “算了,白狗,都那么大年纪了,还有几年活在世上。不要像他一样的。”围观的人中有认识他们的左邻右舍。

    “算了,老要合时,少要合乖,这就是三岁小孩子都懂的理,我天天在说,那么大年纪白活了,就连三岁小孩子都不如。”中年人在别人的劝说下停了手,但却还是喋喋不休的,很是不解气。

    “人老了,心性又回到小孩子一样的,你就当是在对小孩子,这事还只有想开一些。”有旁人劝说:“无论如何他是爹,你是子,你打他,你有理也就是无理的。”

    刚好,路过的年轻人说了一句。这年轻人不是别人,正是桃花村的风云人物马大。他是到县城去取钱,这在家里歇着钱还得用,自己总不能天天去吃俩老人的。这是他自己都过不了自己一关,现在是有,真要是没有了,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但他坚信不会有那么一天,就是在家待一年,这一年后,自己一定要有工作。他甚至想过到时硬逼着自己去不丢下书本,想必这书还是可以教的。马大想着凭自己这一年,或许可以干出一点什么事来也说不定。他回来时看到这一幕。他认识这中年人,曾经也去过自己家,是村干部的一个,叫贺白狗。是六组组长。

    没有撞上,那是不要紧,撞上了这事还真要说一句,他觉得凭自己父子俩的脸面,在桃花村还是有那么几分面子的。

    “马大,这不关你们的事,这老人不合时。”贺白狗主要还是想要做个样子,想要给别人一个凶猛的形像,这样会圾人顾忌到自己的无敌,而不惹上自己的。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好好的西装几百块钱,现在一个扣子不知道掉到哪地儿了。气愤的想,这活有点过了冲老人家说:“说你两句,就动上手了,还把我衣服扣子给拔掉了,这几百块钱的西装,就这么给毁了。你等着。”

    “行了,到是叫你老婆帮你买一一样的扣子给按一下回去不就得了。”说这话的是隔壁的谭奶奶。

    刘镇长觉得这事还得自己下去一回,这现在让自己撞上了,这自己的范围竟然有父子打架现像,这说出去都丢人。对李琼说:“小李,我看一下去。到底是什么个情况。”

    “到底是什么情况呢?”刘育桃也没有让李琼下车的意思,自己脚沾地,就开口问了出来。

    大部分人见一大腹便便的胖子从这么一车里钻出来,有些有眼力的倒是认出来了,也看出了这人是有来头的。给刘育桃自动让出一条路来。

    “你这什么情况,有这么对待老人的吗?”刘育桃有理无理先要哼中年人,打父亲就是最大的无礼,不孝子就是这德性,只要是一个有良知的人,就对这打父亲这情况看不过去。何况他还是这个镇的镇长。

    看到来人是刘镇长。贺白狗很是郁闷,自己这不是撞风口上吗?

    刘镇长却是很不给面子的不把这打父亲的不孝子放在眼里,他倒是想的通透,这种事情当着这么多的人打老人,这怎么解释清楚,说出来也是自己有礼老人的不是。他直接问上马大:“小马,这什么个情况?”

    “我都看了好一会?这那么多人都看到了。”马大并不是笨蛋,这前因后果跟镇长说了,那自己就完全得罪了贺白狗,好歹这人还跟老爹都是村委会的干部呢?

    (未完)

    ,精彩!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