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章 屈服
    马大这下算是栽了,打落牙齿只能往肚里咽,心里有些许的不平衡起来:你好好的喝什么酒,这不把我也给绕进去了吗?

    马大不敢出声,起身:“那个苏经理,我妹担心你,我给她回个电话让她放心。现在你也没有事了,我-----”看着苏琳不悦的脸色,还是咬了咬牙:“现在我也要回去了,家里有俩老人,他们也担心。”

    “你看,你这个人,还说是老实人,刚才都叫我苏姐,现在一下子就变成苏经理了。其实我觉得你叫我苏姐的时候,反而要亲切多了。”苏琳看着马大拿起手机想要拔电话,也就大有深意的说了一句。意识早就清醒了,每难受时,她都到洗手间去吐了一回,这酒也就没有多大后劲。

    “其实现在跟马丽拔电话最合适的是我,她听了我的声音想必会放心些。”说着话,就要从马大手里抓手机。

    “------”马大一侧身躲开,他知道他手机上可有着李琼的电话号码,要是她心血来潮给李琼来那么一次,那自己彻底被她给整了。

    “还骗人,肯定不是给那个女的拔电话,你要是没有做亏心事,你还还躲什么?”苏琳试着伸了一下手,却是够不着马大的手了。灵机一动,把我的手机给我拿来,我有工作上的事要跟马丽说一声。说真的,这真还得谢谢你。”

    “你手机不是在你手上吗?”马大明明看到她的手机:这女强人真还难伺侯。

    “不是这一部,我有一部手机在那随身的包里。”苏琳指了指对面柜子上的一只黑色皮包,那包里才放联系人的电话号。这手机就是在家里放着备用。”苏琳对马大的态度很是不满:“你最好让我高兴起来,只要我一高兴,我那些不愉快的事,马上就不记得了。只要不高兴,怕有不愉快的事也全都记起来了。”

    马大信以为真,走过去抓起她的随身真皮包,在里面看了一下,真还有一部手机,里面除了手机之外,还有一些女性用品。他提心吊胆的,就怕一个不慎把这女的人招惹了。他觉得有必要跟妹子马丽说道说道。自己可谓是一失手成千古恨哪。要是当初在超市,自己稍微有一点教师的职业道德就不致于如此。自己能这么受到苏琳照顾跟妹子有着直接的关系,上次也就是自己去找妹子还车才被这苏琳看到,这才给自己签了什么条约,而现在这回又是妹子给自己说的事。难道说自己做为一个人民教师,人品有问题?

    苏琳从马大手里接过手机:“其实呢?这事可以不追究,毕竟你今天也是一翻好意,但有些事情还的说明白,上次那条约是我逼着你签的,是你自己的无疏之失,而这次呢?其实就是你自己,我就说你这人没有安好心,也就是一披着羊皮的狼,这次我可是喝醇了,也幸好有这电子眼,把什么都给拍进去了,要不我去找谁说理去。”

    “苏经理,你听我说,我这不担心你出事么?”马大怕又叫错了,也就听到电话里马丽的叫法邮局就顺口给改了。

    “你一会儿叫我苏姐,一会儿叫我苏经理,你说你这人怎么就变脸那么快呢?刚才叫我苏姐不挺好的吗?”嘴角露出笑意。

    “你刚才说的对,我叫你苏姐是我不对------”马大话还没有说完,苏琳就接了过来:“你本来就不对,我年纪都没有你大,咱们谁大谁小还说不定呢?你一句叫姐,把我给叫老了。我都还要嫁人知道不?”

    “说实在的,今天真还是多亏你,出于这个原因,我决定对你今天的所做所为不预追究。”苏琳试着动了一下手壁,还是有一股力不从心的感觉。

    “那苏经理,你说你跟那种人喝酒有那个必要吗?这人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也就是戴着眼镜装斯文。”

    “也不能不去,他是我们超市的农品供应商,我们商场卖的一些菜蔬都是从他那进货的,别的不说,这农产品真还不错。”苏琳想了想。

    “还别说这个,就刚才那人这么灌你酒,我就觉得那人品有问题。再说了,跟女孩子来这种地方喝酒,那目的能单纯吗?”马大条件反射似出于自我安全意识的考虑。

    苏琳眼睛在颜春脸上正视了有三五分钟,直把颜春看的心里发毛:“那个人是有问题,我们认识也有几年,说起来也是生意场上的合作伙伴,这人无时不在对我示意对我的好感,这点我自己是心知肚明。说白了,这王月也就是个真小人。但是----”苏琳说到这又停顿了一会:“真小人比起君子显然要可爱一些。”

    说这话时,看马大的神色多了一层东西。

    “那有什么办法,要是没有他的农产品,我们有三分之一的农产品柜呈现空柜,这是商家最不想看到的,我们每天都要有那么多人发工资。”

    “你们怎么不试着找找别的渠道呢?”马大想了想:“就比如农产品西红柿之类的,只要你原意把眼光放开一点,你是不难找到货源的。”

    马大想着自己家都过几天又可收一批西红柿,不说多少,三五百斤还是有的。“这种小人有时为了一点利益用这些下作的手段,今天要不是我你是不是得不偿失。”

    马大又想提醒一下苏琳,自己可是有恩于她,这话却是不好说出来。毕竟是人民教师,这种话还是不适合说出,那毫无疑问是让人感谢自己,并报答自己,真这样自己在苏琳眼里的形像跟小人无异。马大同志还想着留个好印像,他这一刻却是忘记了,自己是怎么跟这苏经理纠结在一起的。

    “你还别说,这种真小人,我是见多了,像他们这种能使什么手段,我不妨告诉你,这ktv酒吧的老板是我一个朋友开的,自我进了里面,我的安全一言一行,她就在眼里,你说我有危险吗?反而遇到你这种伪君子更让人头疼。”苏琳感到身上的力气恢复了一些,使着抡动了一下手臂:“就这事来说吧,人家对我的好感都几年了,我只要见他,我就防着他,不瞒你说,我都吃了醒酒药。”

    “------”马大坐不住了:“你还这么不讲理,我都看到我要不是及时感过来,你那手印一按上去,那合同就板上钉钉的了。”

    “你说板上钉钉就板上钉钉,你不想想,这酒吧是谁开的。”苏琳拔通了一个电话,对里面出现的一个女人说:“刘经理,把酒吧的视频监控发到我手机上。”

    也就三分钟左右,那个女人对苏琳说了一句:“老板,视频监控我已经发给你了,放心,只要他进了我们酒吧,他不会轻易出得了我们的门。”

    马大方才反应过来:这还就是你自己开的,自己这活接的。

    “看明白了嘛?而对于某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总是打着一些好人的形像,到处招摇撞骗的,你自己心里做过什么你清楚,这个也就不用我提醒你吧?”苏琳感到身子还是有些不想动,身上的衣物沾了不少酒渍,就要把衣服脱下来。

    “你干什么?这还有外人在呢?”马大不提防她会这么来,忙出手制止。

    “我这衣服有味道,我要脱下来洗,再说你是读书人,非礼勿视这个理你还是明白的,这也就用不着我提醒你了。”苏琳并不在意马大的行为:“再说了,你不就喜欢这样吗?嘴上说不要不要,其实背地里都想着要掐我一吧,就刚你那手摸我的时候,我明显的感觉得到,你其实就是一人面兽心的伪君子。”

    也幸好苏琳只是把这外衣给脱下,马大松了一口气,他很想告诉她自己这么做也是无意的。谁头被驴踢了,在对方正常的思维下,还用手去掐人家大腿。那放开这种说法,也就只有两种情况,要么掐人的人是个神经病;要么被掐的根本就不是人。

    “你说那次在我商场里,你没有看出我是个真人?”

    “我那次是真的没有看出来,再说就是看出来,我也不可能会去用手掐人家女孩子大腿。”马的解释着自己的不耻行径。

    “就算那一次是你没有看出来,那么这次呢?这次,你刚才在我手臂上是不是捏过?再说,你对我这样的女孩子就真的一点也不动心?”苏琳好心提醒了一下。

    “-----”马大出不了声,这次真的是黄泥巴掉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那这次就算你大人不计小人过,我这不好心吗?”

    马大这么说也就等于承认了自己对苏琳做的一切都是真的。毕竟这是个厚道人。

    “我可以即往不咎,但要看你怎么表现喽。”说这话时,眼睛却是瞄着地上自己的外衣,这衣服掉在地上真还不好看,但自己身子骨还是有些力不从心之感。

    “------”马大憋了一会:“我帮你去放洗衣机。”

    马大这么一想,从地上把那衣物给拣起来,往洗衣间冲去。

    (未完)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