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6章 苏琳装醉
    马大对这妹子的话特别是言听计从。从小到大,自己可说是除了读书就是一无是从。而所有的家里家外,无论什么事?自己这个妹子可是超过自己太多。马大还是有这点自知之明。就性格而言,自己确实还不如这妹妹。这妹子里外左邻右舍凡认识的无一不说个好。而自己在这妹子眼中却是一劬副其实的马大哈。马大曾经想过要用拳头教训妹子,让她知道自己这个当哥的也是有脾气的。可思前想后,自己这么能跟这小学没有毕业的人计较。这是读书人绝不会做的事,有辱斯文。但他也确实吃够了这妹的苦。一个马大哈,从她口里说出,现在竟然成了县里的名人了。

    对于这妹子,他可是招惹不得,也招惹不起。对于马丽的话,他下意识的是当做任务来完成。

    按照马丽的话,他进了ktv。可是看到二楼走到每一个房间都有人传出,马大暗暗把自己骂了几句马大哈。要是刚才在前台问一下,两男一女去了个房间不就得了。省得现在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找。

    人家一小情侣或者老情侣在一房间喝着高兴着,突然间门开了,那所有的兴趣再怎么好,也是会中断。毕竟出现的是一个陌生人。谁在陌生人面前放得开。马大连找了几个房间,都找错了,只得陪不是。女的倒是没有什么说的,毕竟还没有太出格。而男的却是大骂出声。就差那兴致,被掐了。

    看了看205的房门后,这一回可就得小心,马大先是听了听,动静却是没有以往那几个大。马大心里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动静再大,也就是胡吹海侃。而这般没有动静的却是少了去。马大伸手一拧锁,门并没有反锁,想来有三个人反锁并不是件很理智的事情。

    马大看到了苏琳正在周旋于两个男人之间,而他们面前却是放着几张白纸,而一个斯文的男人看的出也有三十四五的年纪了,却在劝苏琳喝着。从桌子上的空酒看的出一个人都喝了近一。马大说话性子直,他并不笨。而对于他的来的,三人却是没有发觉。马大冷眼观了一会。

    倒是看出那个戴眼镜的男人目的并不只想要把合同给签了,从的行为语言看的出,这男的还着着更男人的企图。现在只不过是借另一人的手把苏琳给灌醉得了。换句话换个立场说:就是苏琳喝醉了不省人事,把他怎么着都是说的过去的事了。谁愿意跟一个酒醉的人计较那么多。反正是喝醉了酒,是就是,不是也就是。这是人惯用的伎俩。

    马大遇事不喜欢藏着掖着,与人熟悉程度无关,是他的性格决定。他一直觉得藏着掖着反而闹心,倒不如敝开心扉返璞归真坦坦荡荡的直接,也不用花那么多心事纠緾于一些不必要的事上。

    那喝酒的眼镜男看着这突然闯进来的高大男人,眼睛里满是奇怪:“你谁啊?是不是走错房间啊,这不坏人兴致吗?”

    “我现在是坏你们兴致,要是我不坏你们兴致,你马上就要坏一女孩子名声。人都那么大一直生活在优越,现在倒真还摊上事了。”马大端起苏琳面前的杯子:“你们不还要喝吗?我来陪着。”

    “不行,我自己喝。”苏琳话是这么说,人却是趴在桌子上闭着眼睛说话呢?心里却是暗叫好险,这还真亏了这马丽这及时雨送的及时。

    这儒雅的眼镜男不是叫王月,正是经营着一处农场,几十亩的保温棚每年都给他带来可观的收入。也凭着四季蔬菜不断货的敲开了连化各超市的柜台,因为销量大。这些不但是超市的需要,更是小摊小贩的急需。现在因为把生意弄到外县去了,这三四十亩凉棚的货反而有些紧缺。出于这种情况,他把外县的价格涨上。却是没有想到,这么一涨,外县客户竟然接收,并有大肆吃进的的想法。王月跟苏尔玛超市签的合同到期了。

    王月想着是不是把超市的价格趁着合约到期的,以此为条件要超市加价。

    王月早就惦记着这苏琳的美貌。也就来开了这包房,本想着把苏琳灌醉,趁着她人事不省或者还可以办点什么,比如研究一下人身各种结构或者还可以趁着醉酒用相机拍一些有用的视频,这样可以说是一箭三雕。只要用了,以后还要用时,也就方便叫过来再用。他知道自己这些农产品都是各超市小贩炽手的货物。他不愁没有销路。而现在被马大这么一搅混,王月心里不快,仗着有两人。

    “我好像没有请你?”倒是看出这眼镜帅哥像是为苏琳而来。他却是有口难辩,谁愿意煮熟的鸭子飞了。王月很是生气,别以为长的比我高大比我白就想为所欲为。仗着戴着眼镜装斯文就想骗的女孩子,你可知道我这眼镜可是香江进口的。眼镜男人看到马大这个子,有一种受欺负的感觉,自己这边还有两个人,怕打不死你。这么一想,心里悬着的石头又放了下来。

    “你心里有没有鬼,你比谁都清楚,做为一个男人请一个女孩子到这种地方喝酒,还试图着把女孩子给灌醉,这本身就是有企图的。”马大说话只图畅快淋漓,得罪人是难免的,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是这么走过来的。

    “我们这里不欢迎你。”王月有些生气,感到这这苏琳面前有些却不过面子,对门口经过的服务员说:“服务员,这个人是哪里的?怎么还有这种人,让人吃饭都不得安生。”

    酒店服务员一听有人叫,当即走了过来,对马大礼貌的说:“先生,你好,你跟他们是一起的。”

    “不是一起的。”马大再也不想说,扶起苏琳,桌子上的合同还有凳子上放着的包一并抓在手里,就向外走去。

    “你干嘛干嘛?你还有没有王法,做事还有一个先来后到呢?”倒是那个做陪的年轻人识事,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怎么的也要给人摆个架子做做样子。

    “------?”马大看着这二百五一下子倒还不知道说什么好,楞了一会:“这儿没有你的事,一边去。”

    倒是看出这二百五也就是个陪衬的样子。顶多算是给眼镜敲一下边鼓或者拎个包跑个腿溜个弯顺个嘴什么的。

    “怎么能这样?我这还可是交了钱请的客人?你还讲不讲规矩?”王月看着马大向要拦着的手下眼睛一瞪,手下立马吓退到一边去。一个月也就拿了那么一点工资,犯不着用身家的安危去找揍。

    “你看起来也就是一有文化人,怎么还干着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情。”马大冲他面前吐了一口口水。

    “怎么见不得人了?我们是谈生意好不?”被说穿了心里的想法,王月有些急了:关键现在什么事都没有办成,就连合同的手印都没有按上去,这房还是自个儿开的。自己这农产品来的容易不?说白了,也就是想先把苏琳灌醉,把手印按了。然后两个人关上房门,趁睡着了,拍一些写真的照片,没准以后有大用呢?有了这些照片,才可以保证合同有效的执行下去或者还有可能向纵深发展。

    “你看,做为一有原则的男人是不会去想着法子把女孩子灌醉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要知道女人爱面子更甚于男人受面子。女人的死要面子也就是男人死不要面子给养成的。碰上你这么一死不要面子的男人。任何女人也是有面子的。”马大理直气壮的指了指桌子上的菜:“这是谁也没有想到,你跟女孩子在这谈着生意,心里却是窝着坑人的心眼。”

    马大说完这话扬了扬手里的那份合同:“这是什么?”

    “我是我们的合同,你要是乱拿我是可以告你的。”王月脸上有些发青,但面子还是要维持的。

    “你告我?你去告啊。”马大一字一顿的说:“这就是证据,就是你借公事为名,想着要把一女孩子灌醉,满足一些自己肮脏的想法。”马大眼睛里满是不屑,老师的身份是他多了一份责任心:“对于你这样的人士,我送你两个字。下作。”

    “你根本不了解决事情的经过,就别轻下结论好不好?”王月被被马大说中了心事,脸一下子红成猪肝色:“这酒桌上谈合同,就是男人也是正常的,这说明你还级别不够,说白了,你也就是一个死捧着铁饭碗的人。”

    马大指了指站在一边的王月手下:“那么他刚才趁人醉酒时,用手握住人手指要按手印又是一怎么回事?难不成是我要坑你们信口胡绉?”

    马大看到苏琳醉的人事不省,就伸手横抱着她,在碰到他那肉皱巴巴丝袜时,心里还是有那么一丝痒痒。在快要滑过的那一会,也就随手两指轻掐了一下,苏琳的大腿。

    可就在那一刻,窝要马大怀里的苏琳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

    (未完)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