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5章 按条约办
    马大算是听出来,这镇长跟老爹并没有聊什么村委的事情。而镇长时不时把话题转移到自己身上时,自己忙又把话题往老爹身上引。马大总觉得这镇长来自己家这是话里有话。用自己打比喻时,自己倒是不好回什么嘴,也就只能讪笑了之。

    刘镇长本想用话来探探马大,细想觉得不妥。自己今天来的时候,怎么就忘了叫上李琼呢?想必只要李琼来了,这马大想必好说话。而自己的想法,也跟李琼交过底,回去得跟李琼就这事想个对策。

    看到马有根这副不敢坐的样子。刘镇长只得叹了一口气,说了今天聊到这,有时间还要来了解一下桃花村的情况,而对于桃花村的情况,最有发言权的就是马有根。好人好的没有话说。

    刘育桃看看时间都快五点了,而马大娘却是地里一直还没有回家。刘育桃起了身,有意无意的驿马大说:“这么好的天气,虽然工作暂时性丢了,你也可以借此回归田园,帮老人家菜园子里弄弄,老人家也不致于那么辛苦。”

    这话还带有那么一丝的不客气。这话倒是把马大说的一句话也接不上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自己做为一镇之长只能扮演着白脸的好人角色。而能唱红脸又不会拆台的也就是李琼了。

    刘镇长钻进车里:“这么好的天气,与其在家闲着还不如去帮家人做点事?这样心情可能会恢复的快一些。”刘镇长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这些天,有没有跟你女朋友联系?”看到马大愕然的样子:“年轻人,不能长时间不联系,要知道她可是个很优秀的人,再说镇委机关还是有几个没有婚的王老五,你要有思想准备。”

    把镇长送出来是马大送的,而做为村组长的马有根却是被拦住了。理由就是,这都那么大年纪,比自己大了十几岁,而又是为村民做了几十年工作的老组长,理应受到自己尊重。并留话,要是马有根出来送了,就是对自己的话不放在心上。而刘镇长正是想要借此机会跟他把李琼给透露一下。他以为马有根还不知道李琼的事情。他还是看的出,李琼跟马大走的近是近,但并没有越礼的举止行为。

    看着刘镇长的车子的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马大对老爹说:“你匆匆忙忙的回来干嘛?你以为除了你这外,桃花村别的人就听不到村里的情况?”

    “你知道什么?说了你也不懂。”看到儿子问自己,马大有恢复了老子的尊严:自己都二十几年的村组长,还有你插话的余地?

    “我什么不懂,你不就当了二十多年村组长么?”马大一句话硬是把老爹给噎了个做声不得。

    马有根狠瞪了儿子一眼,怪他刚才在镇长面前表现的要比自己镇定,这儿子表现比老子好,那对于老子也是个压力。看了看墙上的挂钟:“都五点半了,你那么大一儿子还要等到你娘回来煮饭,这也太不像话了,你倒底是在家里休假,还是在家里渡假?”

    “我这不起身了吗?”马大很是汗颜,这俩老人貌似不应该这么累到老,他们这么劳累倒底是为什么?这么一想,也就起了身:“你别动,我来,反正也就是电饭煲。那把米洗好就不用管了。这事谁都做的来。”

    “电饭煲煮总要个人做好。你那么大一儿子,你就是一大爷。”马有根还在为刚才镇长在的时候,这儿子比自己表现好这事生着闷气。

    “我都好久没有做过这事,我也不知道放多少米多少水。”马大一直因为有两姐一妹,这些家务活,他比弟弟二斤都做的少。

    马有根还是怕他把饭煮糊了或者把饭给烧焦了,还是忍不住开口对他说:“两碗水一碗米,这都不知道。都那么大了,就连在家里弄吃的都成问题,我看你还能做什么?难怪老人常说,百无一用是书生,这读书的除了书本,什么都做不了,就连做顿饭都成问题。”

    马大吭声不得,想着心事:要是没有把工作给弄掉,现在在给同学们写作业,地会出现这等窝心的事。放在床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你手机有电话了。”马有根倒是希望有电话来。他寄希望是学生打来电话让马大去上课。

    “那你来。”马大只得停下打水的动作,走到房间把电话给拿了起来,上面显示马丽两字。马大担心妹出什么事,接起了电话。

    “哥,你快来,我们苏经理遇到事了。”对面传来马丽焦急的声音。

    “你等着。”马大担心妹出什么事,这做哥的怎么能不心急。忙着把电话挂了:“爹,小丽有事,我得去一趟。”

    还不待马有根回话,动动了屋檐下的摩托车,这是苏琳留下的那一辆。马大本是急性子,心知,真要是苏琳出了什么事?那自己这虽然无关昆要,但想必妹子心里过意不去,就冲苏琳昨天送妹子来看自己,还不扣妹子工资这事,马大就有义不容辞的责任。男人么?就是要有点担当。

    苏琳这摩托车性能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到县城十五里路,也就十多分钟就到了。

    在苏尔玛超市的门口,马丽手里拿着一个对讲机,身上穿着正规的职业装,一副白领丽人的风范,一脸焦急的样子,看到马大的摩托车停着:“哥你来了,”

    指了指对面的一家ktv:“哥,我们去看看出了什么事?”

    “到底有什么事情?”看到妹子担心的样子马大问出口。

    “是这样的,今天下午来了俩供货商,他们要求跟苏经理谈谈价格的问题,说要是再谈不拢,就停供货。我是服装部。但我认识这俩人,苏经理跟他们到那家酒吧谈事情去,都有好一会儿了,我担心出什么事?哥我不方便出去,你去看看行不?”她也了解到一些这哥自己那上司有事发生。而遇到这种事,自己能求助的也就是自己一哥。

    “行,这事交给哥,你放心。”马大也就把摩托车放在车棚下,自言自语了一句:“这车还真不错。”

    而此时的酒吧二楼的一豪华包厢里,有两男一女正在喝着,很显然,女的喝的已经不行了,头脑有点昏沉沉的。头重脚轻的,眼睛都半睁着。面对着供货商,苏琳不能不喝,要知道,自己这超市能开,也就是需要各方面的供货,让客人高兴那是长期合作的前提。

    “咱们的合同没有问题,真的,”苏琳来时候为了防止酒精过敏,身上带着醒酒药,刚才都起身到洗手间吃了一粒。感到没有多大人生用。

    “合同是没有问题,但我们还得重新签。”一个带着眼镜的儒雅人看到苏琳都这个样子,眼里放出一阵精光,从随身的包里把早已经准备好的合同给拿了出来,这合同上是利润上浮百分之二十,也就是由原先的四六分,变成现在的七三分,自己拿七,苏琳拿三。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自己对这大超市的苏经理惦记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是惦记一两年了,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而现在这合同到期了。以往到期只要把合同续回就是,而现在看到苏尔玛超市超好,这利润翻了倍了,

    “不行,都说好了,这合同的事今天不谈,明天再签。”苏琳说话舌头打结,做为在生意场上生意人,跟供应商吃饭喝酒是正常不过的事情。苏琳脑子并不完全糊涂。就是有些不听使唤。

    “咱们这合同都到期了,我们这么好的农产品要是不在苏尔玛超市上柜台,那就太可惜了。”另一个年纪小一点的,也就三十岁出头,看的出,他也就是那眼镜的属下。刚才他也就是遵从老板的意思,一杯一杯的劝苏琳喝着,这五加白,自己两个倒是喝的兴致。

    “有什么可惜的,不都说好了,合同到期自动续上,你们派人明天周一到超市来重签就好了,还要那么麻烦。”停了一下:“就为了一合同还那么大费周章的到这喝酒,我都忙的抽不出时间。”

    苏琳说着这话,看了看手机的时间,眼睛都有些睁不开了。

    “合同的事咱先不谈,咱继续喝。”眼镜男人想着呆会儿把这合同给弄好,让手下先回去,自己或者还可以做一点什么别的事。单身男女,喝醉酒在同一个包厢里,发生什么事都有可能。

    “喝就喝,咱谁怕谁?”苏琳的醒酒药发生了效用,但喝过量了,头也有些不听使唤,脑子里却是清醒着。

    “苏经理,我们这次签的是长期的合作,也就是一签十年,我的货也不担心销路,你们也不要担心供源。”把准备好的印泥拿出来,让自己的属下抓住苏琳那不听使唤的手,就在印泥上按了一下,正待把这盖在合同上。

    一个高大的眼镜帅哥走了进来:“这么做是不是有些不地道?两个男的欺负一个女的,还趁着喝醉酒,想要做一些不正当的事。”

    马大看了看:“还按合同办事。不就是一些农产品嘛?”

    (未完)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