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4章 受宠若惊
    马有根却是没有想到会有小车开到家里来,这车牌号见多了。这车主人是谁也心里清楚。想来自己这几十年的老村长在这个村子里还是有点影响力的。单凭这一点,就是除了老村长之外,桃花村没有人可以相提并论的。他有必要抽空跟镇长提一提,看看镇机关还要不要人,好歹怎么说,这儿子也是大学生,也不会给自己丢脸的。这说出去也是有面子的。他把锄头问墙角一靠,就急步奔进了门。看着正跟儿子聊天的胖大身影。

    “镇长,你日理万机,还抽时间上我这里来,这我们都没有什么好招待的。你请喝水。”马有根很想弄几斤西红柿给镇长,怕又引起别人闲话,要是别人说老村长住院了,刘四妹也不在,这几十年的村组长想要给镇长走近,图点什么?那他这一辈子的名声算是给毁了。

    “我呢是有点事,也没有什么大事?主要呢是来跟你了解一下你们村的情况,你现在要是不忙的话呢就跟我说说,要是忙呢?你就先去忙。”刘镇长今天来这的本意都没有跟马大说出来,要不这白来一趟了。

    “我不忙。我们下面的人也就是主要配合着村委镇委做事。你今天来了,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一定按时按量把你交待的任务完成的妥妥的。”马有根倒是一辈子老实的人,跟镇长说这话,还真是有一股受宠的语气。

    “老马倒底是干了几十年干部的人,这点觉悟就是高。”刘镇长喝了一口水,却是身子往后靠了靠。这话是向着马大说的,可马大这人眼睛放在电视机上,却是对于自己的话置若未闻。“我今天来呢,是有一个事要跟你说,这关系到你们村未来的方向问题。是这样的,我对你们村的村委有着年轻化的想法,你有什么看法,毕竟你是几十年工作的老同志,这些事上还是得争取一下你的意见。”

    “现在情况也就是这么一个情况,老村长住院,这新村长要增照顾着老村长,我们村现在是群龙无首,正等着镇长给我们指导方向呢?”马有根说这话时,倒是盼望着马大开口,陪镇长说话,自己这老人没有大学学历跟镇长这么一大人物聊天,有些不够格。看到马大无动于衷老神在在的样子,马有根恨不得抽他几鞭子。

    “所以呢,我想要对你们村的村委进行年轻一些的改组,力争做到年轻化,能让那些年轻的有学历的后来者接替你们这些老同志的重任。你为村里做的贡献,我也是看在眼里的,我这不亲自来你家请教你来了。”想要把马大这后生给拎出来,觉得这事要是让马有根自己说出来,或者效果更好。

    “------”年轻一些的改组,那是要让自己别占着这村组长的位置,马有根可不比马大没心没肺的。这事立马想到自己身上。几十年为村民跑进跑后的,他有些力不从心,也有些许的无奈:“那好,你看我们村组长年纪除了我大一点之外,其他人都是在四十岁以下,我觉得这还是可以理解的。他们有的也都干了十年,而在他们几个当中最高的也就是高中毕业,我也就是读过一个小学五年级,读过《人这初》。马有根也一块把自己那点儿家底给交待了。

    “老马同志,你想哪去了,这些后辈的干部,经验还是不够的,正需要你这样的老干部带着他们干实事,我的意思呢?是不是觉得在你们这个村委输入一些新的人员血液,你看如何?”刘镇长大汗:这马有根说话不上调,跟老村长还凑合着,自己说话根本不在一个频道。

    “要输入新的血液?”马有根一下子还没有明白过来。

    “就比如说。”刘镇长指了指马大:“就打个比方,让你儿子马大也加进这个村委的工作中去,这就是所谓的新血液知道不?说你老马误会我话的间思了。”

    “那是,那也不成。”马有根算是听懂了,但后面却是听真了:“不行,这他怎么能进村委会,就他这种好吃懒做的人,也就依着是个大学生,现在工作都给下岗了,在这里睡觉看电视这还哪能成?”

    马有根也就这么一个上大学的儿子,还指望着他对城市去找更高更大的发展空间,有朝一日自己也好背着包上城里去儿子那住几天。这才是他想要说的话。

    “------你怎么说话呢?对自己的儿子没有信心,他要文化有文化要年轻又是年轻,那样不比人强,你是担心他把你们的带的文明了?”机会来了,刘镇长借着这机会把自己要说的话给接了出来。

    马大出声不得,想要阻止他们别把自己当成比喻,可人家一个是镇长,一个是老爹,竟然就自己在这一问题上争论起来。这算什么事?八字还没有一撇呢?就村委这些个干部,自己真还看不上,有那个是大学生,自己堂堂一大学生,去当个村委干部,还真是有一点屈才。

    “他不是有着教师的工作呢?再说了,他现在是在家养精神,现在这心态不平整。就他还还能当这村干部,这里外里都要让人吐口水。”马有根怎么可能让自己大学毕业的儿子来当这村组长,无非输入新血液,就是让自己儿子顶替自己做一个村组长。说白了这事真还另说,自己这个儿子他宁可他闲在家看电视也不想让他代替自己抛头露面的。要是让全村人看到自己儿子顶替自己做一个村组长,那自己这脸面往那儿搁。堂堂一大学生竟然跟老子一样干起了村组长,自己还有脸面在人前人后走动嘛?

    “什么里外里的,让人吐口水,你有没有看过电视剧《马向阳下乡记》这不但是个大学生,人家还是一个管理干部呢?人家都下乡当一个村官,代领着全村人发展致富,你还能有假吗?”刘镇长不客气的对马有根说。

    这电视马有根是看过,但却是人家是人家,人家是先有城里干部做底子,也就是去乡下实习一年村干部,用现在流行的话说也就是镀金。

    被刘镇长这么一说,马有根说话都开始打结了。现在就跟在镇领导相对坐着。马有根一惯的思维都派不上用场了。平日里,自己做了几十年的村组长,也就是带带也就是给村组里发个通知发个传单,传达一下镇里的会议精神,就是除了村长之外,他很少接触镇里面的领导干部。他也就是一个本份的乡下人,也没有想过要跟领导拉好关系。他只是想凭自己的能力,让自己的一家人过的轻松一下。他清楚自己的家的底子,自己是没有兄弟姐妹可以帮衬依靠的,他也就根本不去费那心思。

    而今天自己祖上烧高香了,竟然是镇长亲自开着车来到自己家里,还要找自己谈话。这是他上辈子积了多少福气才有的事。马有根心情激动。他没有跟镇长有过面对面的接触,以前只要老村长这,凡是镇领导要来,都是由老村长接待,自己通常是溜人。

    “镇长大人,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反正你说的都有理。”马有根说这话时,倒是忽略了身边还有一牛高马大的儿子。

    倒是刘镇长听了这话,把刚端茶杯喝的一口水给喷了出来:“老马同志,不是我说你。你做为一个村组长,也是要有原则性知道不?对村民我听过原先老村长说过,你很是照顾。而遇天台上级领导,你就犯愁。我觉得小马,你爹这思想还是需要改变。不能因为我是镇长就说什么是什么。我是一镇之长,可我也有说错话办糊涂事的时候,遇到这种情况,而是靠下面那些同志能够及时提出自己的意见,这样我才能有效的改正自已的错误。你不能因为我是镇长就按我说的错误去做,那你也跟着错。你知道这叫啥?这就叫盲从。知道不?”

    镇长话风一转:“现在你儿子小马了在这,小马可是个文化人,有学历,有胆识。这就是我都在他面前有点自愧不如,但你儿子就不会像你那样随便盲从。我来了一会,你要是还不进来,估计他眼睛全放到电视上去,我这人走没有走都不知道?这也就是一种主观思想,不会因为一个人来了而改变,这就是原则。原则性跟这性子有很大的关系。”

    “我爹就是这样一人?有什么说话不着调的地方,镇长你就批评他。我都跟他说了多少回。让他不要再做这村组长了。”马大说到这来了精神:“你说这村组长有什么好做的。做事要走在前面,又没有工资可拿,这换成是我,早就甩手,谁爱做谁做。”马大哈这性子又犯了。

    刘镇长倒是感到自己这话有点过了,貌似更加激起了马大对这村组长的不屑。

    “我其实也没有别的意思,对老马这么些年为村民做出的贡献还是有目共睹的。”

    马有根听到镇长这么一句,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了,眼里的喜色立现。镇长对自己的付出还是看在眼里的。

    (未完)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