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3章 贵人上门
    马大还是已经连续两天没有出家门,只要睡不着就去坐着看电视,电视看累了又窝在床上躺着。这几天里,他脑子一片空白:自己辛苦寒窗十年,竟然是临了这么一结局。他心里总觉得自己有一股气没有发出去。自己落这一结局怪谁?

    怪李琼?不可能,马大怎么会怪李琼?要知道这李琼无论那一方面可说是上上之选的女孩子。自己涎着脸往前凑都怕没有机会。那还舍得怪她。再说了。就是一个不认识的,遇到这种个人事情的难处。要真撞上,马大也会毫不迟疑的伸出援手,前提是对方必须是李琼这种级别的美女。

    就自己见过的女孩子,史丽苏琳孙丽还有那天校庆所见的,虽然都是不错的漂亮女孩子,也称得上各有特色,但放到李琼面前一对比,总觉得少了一点什么。马大却是说不上来。而通过这一段时间的接触,他彻底改变了,最初李琼在他心中的形像,本想着慢慢的花时间培养感情。有机会,久了,就能生情,这是情圣说的。不曾想,自己的背时运会连着来。要是让他放弃李琼,真还有一种噬心的难受。他这话说不出口,也下不了这决心。、

    农村人就得有农村人的活法,他很想不依靠年老的父母,凭自己的能力在县城买一套三居室。可时不来运,钱还没有存够,这工作就提前下岗了。

    他有自己的想法,自己怎么说也读了那么多书,与其没有尊严的继续这一工作,还不如有尊严的重新开始。

    虽然比起二十岁的小青年,自己算是个老男人。但跟那些成四五十岁的中年人相比,自己还是有的时间,无论做什么,只要自己一路走下去,迟早有一天会翻身的。他觉得自己就是这个家的希望,是俩老人的希望。自己可是这家里唯一的大学生,怎么可能就因为这工作而埋没了自己一生?马大一直在床上双手抱着头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换个思维,老师职业虽然高尚,但也有一定的难处。

    就比如对于那些调皮的学生,打也不是,作为一个人民教师,是不能有体罚学生的行动。骂也不行,要知道,做为一个受人尊敬的老师,骂学生是一种忌讳。做为一为人师表的园丁,要是让学生依你骂人为榜样,那这个老师是真在祸害学生。这是马大刚考上师大时,老爹对他说的。也正受到爹的影响,马大在学生当中,才一直保持一马大哈的开像。快人快语,说话不拖泥带水,是他一惯做事说话的风格。这是随性格决定。

    他虽然开着电视机,眼睛却是在看着电视上的画面,脑子里想的却是自己怎么做才能从当前的困境中走出来。他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虽然说自己提前了俩月,但这也算是有尊严的离开,反正工资照拿,但真要是到了时间,那心里真还有一种无所适从的感觉。那有一种死赖着不走,到最后还是不得不走的感觉。他明知的选择了前者。要走也就要走的有尊严一些。没有工作做,那不是个事,只要在家村,不怕没有事做。自己就是一农民家庭生,真要是回归农村,也算是归本还源。

    他也知道,自己还有几个月,也不能天天就这么给躺着。在家不出门呆个三五天倒是正常,真要是久了,别人还以为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呢?真要呆个十天半月,马大那是绝对坐不住的。要是让他睡个俩月,那他不如帮着父亲卖西红柿,家村人,就得适应农村的生活方式。马大还是明白这一点。现在他还是想理理这些天发生的事,自己到今天这一步?不怪谁?要怪就怪自己。马大给自己下着宝义。

    父亲吃过中午饭就去了西红柿时,老人家也就四十多岁,才学着种植,慢慢的摸出一套方法,竟然种出了年收入几万块的好结果。这是老人把西红柿当成自己的孩子来对待的原因。要知道,那也是自己的劳动成果,在这里他可以得到收获的喜悦。

    妈,吃过饭,又去弄那几个菜园子了,这么些年,家里境况好转,跟这母亲分不开,单说别的,现在外面的蔬菜价高的离谱,而马大家却是从来没有去飞买过蔬菜,这每年都要节省一大笔的开资,足够马大从小学到大专的学费。

    马大眼球从电视上收了回来,看到老父亲放在茶几上的一根过滤嘴,刚想伸手去拿。还是想了想,把手缩了回来。

    门口传来汽车开关门的声音,马大以为是借位置放车的,想都没有想,也没有动。

    “家里有人吗?”一个有点熟悉的声音给传了进来。

    马大还没有来得衣起身,一个肥胖的人影出现在面前。马大盯着进来的人,一阵错愕:这不是刘镇长吗?怎么今天有事到这来了?”

    “你找我爹,他去地里了。”马大起身,忙着去给刘镇长倒了一杯水。“刘镇长有什么事?来找我爹,他现在不在,我可以代你转告一下。”

    “------”刘镇长缓缓的说:“转告也就不用了,我不急,如果方便的话,我就在这坐着等一会。”

    马大怎么知道刘镇长并不是冲他爹而来,而是直冲着他来。真要是把马有根找回来,不跟马大聊天,也不可能知道马大有什么想法。

    刘镇长接过马大端来的水,并随手放到桌子上,看着马大的侧脸:“你老爹都出去忙活了,你一大学生,不去上课,在这坐着,咋回事呢?”

    刘镇长也是从李琼那知道一些情况,也从贺校长那了解一大部情况。但他却是不能把自己的目的给亮出来,要亮出来也行,但现在显然还不是时候。

    “不瞒镇长你说,我以后还真不用去学校了。”说这话时,马大语气时还是透出一丝悲伤一份无奈。他想得到,自己不在教育部门了,那李琼还得承受多大原压力,也幸好自己当时硬是把去镇府工作的机会要李琼不要失去,要不更加被动。毕竟现在来说,也就只有李琼爸妈在教育部门,而李琼爸毕竟是一中校长,并不是随便怎么样都能行的。这周海无论如何还是要有所顾忌的。

    “为啥不用去学校呢?好好的老师不做,难道你也想学别人去下海经商什么的?”人老精,鬼老灵,何况还是任了多年的镇长,这表情这话问的多让人捉摸不透,明明自己从贺校长那知道一些,却硬装着一无所知。聊天的最高境界就是学问。你要想知道就得问。要是知道了,对方都会怀疑你问个什么劲。

    “现在暂时还不会,先适应一下家里,今年也就不做他想,在家里想想以后有什么路子可以走。我毕竟是这一家的长子,父母年岁都大了。我做为老大我不能什么都不知道。”马大好不容易把视线从电视机上移开。要知道,这个人全镇民从都想要巴结的镇长,自己再怎么也应当振作起来。心里却在祈祷着爹妈早点回来。这是来找爹的,那肯定有什么好事。

    “小马,不是我说你,你说你一个男人成年人都在家里睡觉那是个事吗?人还昨往前走,教育部门也就是这个社会发展的一个配件而已,还有许许多的工作任你选择,你现在是要文化有文化,要人品有人品。到哪都是稀有资源。不是我说你-----”刘镇长停顿了一下,觉得现在还不是说的时候:“你最起码了要替你爹减轻一下负担。”

    “不瞒镇长,我都跟爹说了,不要去弄这东西了,可老人家就是倔,听不进好赖人。我说他没有用呢?在家里看看电视,打打牌多好。”

    “你怎么说的?小马不是我说你,你这想法就错了,看电视打牌那是事嘛?你说你工作现在暂时性丢了,你要是让老人在家里闲着,一家人的开销去那里弄,难道天上会掉,这一点上,老人比你想的要多,一个家庭,这种要钱的地方多了去,你现在是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到时你娶了老婆成了家你就深有体会。”

    马大不禁一头大汗:这镇长还端起了镇长架子,你可是来找俺爹的好不?我现在是陪你聊天,也就是看在你给了李琼镇府工作的机会,要不我才赖得在这伺侯着你呢?但做为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生,马大这点素质还是有的,对于年长又是镇长的话,能做到不亢不卑。就给李琼这工作的机会,就应当给予以感激。但天生的性格,却是驱使他对于后面镇长的话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爱理不理。表面上做的却是滴水不漏,看不出心里的变化。却是一脸接受镇长批评教育的样子,心里却是在熬时间,等着俩老人回来这事就大功告成,说不定这镇长来自己家访,有可能是要找爹商量什么有关事宜,或者有可能爹要更进一步,或者有可能爹把这村组长摞下不干,那都是自己想要看到的。

    马有根扛着锄头回来,看到门前的车子牌号,忙着向屋里窜:这贵人到了,可不能怠慢。

    (未完)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