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2章 闲话
    桃花村前一条小江。而在江边浅水清弯的地方,有几个女人正在洗着衣服。并说着一些闲话,村委会就在过江水的水泥路边。都是年轻三十左右的女人,家里都有着洗衣机。而她们却是乐意到这来洗衣服。就是有几个同年龄段的女人聊个家长里短的。这才是她们的东趣。

    “花妹,你家有洗衣机干嘛不用?就是为了省这几度电。”一个脸上长黑斑的女人对一个个子不高,圆脸胖身的女人说。

    “还说我,你们家还不是,那新的舍不得用,旧的倒是给倒腾上了。”那叫花妹的女人,回了一句:“对了,你们听说没,那马大好像被学校给开除了?”边说着话,花妹使着劲的抡着棒槌,一下又一下的拍打着那一堆的衣服。

    “谁说呢?”一个个子高大的女人说:“这马大这一老师,也就是一马大哈,这名字听说还是他妹给起出来的。这还真有点来头。”发觉到自己说的话跟那女人不在同一个频道:“我也听说了,那是隔壁朱三娇家的朱金说过这事。”

    一个高大的女人说:“人马大挺好的,就那天在花家村那事,那谭良人家的小秋被那个人要论几百块钱,倒是马大碰上,就为着谭小秋说话,这老师当的还是有点责任心。”

    “听说了吗?这次马大出这事好像是因为一个女老师而起的。像是得罪了什么不该得罪的大人物,人家看不过马大这么一派,“一个年纪较大一点的女人说。

    “还不是吧,我们家妞却是听说,人马大是自己倒霉,本来这课不归他上,他帮人家代课,结果这班上的问题学生很是不服就跟马大对着干,结果正好是那些领导地听课,那马大老师这才叫倒霉。”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说。

    “平日里这马大也好人。跟他爹一样的好,怎么就摊上这事呢?”用棒槌打衣服的女人把衣服翻了个身,又继续打着。

    “我跟你们说,这马大今天都一天没有去上课。现在都在家里不知做什么呢?”叫花妹女人想了想:“我也是听我们家隔壁的朱金说的。”

    “听他们说,这那天刚好有一个问题学生,这学生就是不上课,跟马大对着干。也就是仗着家里有几个钱。”那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说:“这事那还能瞒得住,这村子那么大,那么大的孩子在育桃中学上学,能瞒吗?”

    “瞒肯定是瞒不了的,不过这马大好像几天都没有上课去,在家都躲着。”一个对江边来洗菜的女人说:“你 说这考上老师有什么用,到头来,竟然是一个这样的下场。这还不是白睚了一回。”

    “这也就是他里犯了太岁。我跟你们说,这马大那么大一人,现在要是被开除了,人家都学什么都不成,原先做老师是多有面儿的事,现在一下子窝在家里什么事也不干,这事搁谁谁也过不了。”年岁大一些的女人想了想:“我们家妞要是将来考得上,就直接考个技校得了,将来去哪都有一门技术在手,去哪都不怕。”

    “你多说什么呢?就你们家妞这成绩,听说也就很烂的,跟她同班的都知道,你们那妞一次考多少分你还不清楚,想法是好的,对于孩子的学习要抓紧一点,就是考个技术学校,那分数也要有每科都能格。”高大的女人说:“我们家孩子读书也不是块料,高三毕业就去打工得了。家里没有占到好风水,这怎么读都没有用。”

    “这有啥?这我看读书好不好是个人的命,你们家不是有那块坟给崩了吗?要是崩了,就去修理一下,或者这风水马上就转过来了。”一个年纪大一些的女人衣服洗完了,站起来接了话。

    “咱们有一句老话说的,好人不长命,坏蛋活千年。这是还有点道理,马大跟马好人一样的,表面上看起来是不好,说话是冲一点,但人老师挺好的,就我们村他班的那几个,没有那个不说他好。人家上课从不恶言恶语骂学长,而是有些学生跟人没大没小的。”洗菜的女人把菜里多余的水给倒掉:“也该回家做饭了,我们读书的现在都没有回来。”

    “现在没有回来肯定是留校,现在老师那都是为了赶升学率,都给孩子一大堆的考试题。每两三天就是测试什么的,反而最基本的课都不算了。”

    “你知道什么?现在这些题目大多是包函了高考的题目,也就是说平时把这些题目做会了,那么成绩也就七七八八的错不了了。”一个刚把衣服弄过来的女人,听了一会才把衣服入水。

    “我听他们说马大就是在学校为了一女老师才这么弄的。这真还应了一句老话色字头上一把刀。”那个洗菜的女人并没有动的意思。

    “听说这马大哈跟那女老师是正处的男女朋友,也就这事上,我觉得马大哈还像个男人,遇到事得帮自己的女人顶上去,这事搁谁也是。”新来的女人也是把洗菜的女人给挤走了。

    “好像是多方面的原因,还有的说,这马大哈在学校就是跟一老师争一女老师,人家有的是背景,把农民出生的马大哈给挤回来了。这事一点也不公平。这马大这么大一人,也真还忍得下这一口气。”那个叫花妹的女人把衣服入水,搓了几下,把那些脏水给搓到江里漂走了。

    “你说这衣服洗的,要是像你这么洗就放在洗衣机里面也就是一点洗衣服转几圈得了,就那么几下子还用得着那么麻烦。也就是一度电而已。”高大的女人想了想。

    “好里一度电,上个月我都用了有六十度电,这也不知道是怎么用的?”叫花妹的女人想了想。

    “你们家花狗赚那么多钱,还给他省这么几块钱干嘛?再说了,他们男人在外面赚钱,那个不是为了让家里女人过的好一点。”三十多岁的女人也有个孩子在读书:“我们家孩子也就是刚好是马大代课的那个班,听说也是够霉的,刚好是物理老量身体不舒服,马大帮代的课。”

    “我看哪,那是他们一伙的故意做的局,陷马大一把,要是换了我,肯定得识破这计,也就马大哈这人硬生生的往里跳。”洗菜的女人想了想。

    “就你九妹,什么事都说的好听,其实呢?你自己也清楚这事并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不要说在学校,现在我们做那一行不是这就是那的。就我们那在外面打工的,在工厂里也会遇到人给你使绊。也会有各种各样的麻烦。说白了,在外面打工也就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你自己的利益跟人家的利益是犯了冲突的,大家都是互相使着性子,就怕别人过的比自己好了似的。”

    这时一辆小声在江边停了下来,从小车里下来一个胖子一样的人,也就五十左右的人。对那洗菜的女人说:“我向你们问一下路,那马有根家住哪呢?”

    “你找马有根,上午来就好了,上午他就在这村委会,下午就回去了,这样你把车开到大路上,看到一三角形的晒谷场就是。”洗菜的女人还来不及开口,倒是那花妹抢先接上话头。

    “那就谢谢了。”问路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育桃镇长刘育桃。刘镇长钻回车里:“你们忙吧?”

    “那也不一定,马有根这会儿,应该不在家里而是去了西红柿地里去了。”高大的女人接了话,看到对方这菜都开走:“现在马有根怎么会在家里,你们不看看几点,不马有根这人劳了一辈子,你让他闲下来,他还不习惯。”

    “这马好人真还是个好人,在咱村,大多数人都受过他的好。人脾气就是好。”那个叫花妹的女人把衣服拧干水,看到那小车开走了,小声说:“你们知道刚才那人是谁吗?我告诉你,我在镇府门口看到过他。”

    “看这样子也就知道是个当官大,你看到那个跑腿的有这福像。肚子吃的大大的,”

    “那不是喝啤酒多了吗?现在的饮料就是有点不好。”三十多岁的女人对洗菜的女人说:“还不快回去,家里都马上要炒了,别半天没有菜吃。”

    “那个好像就是来找马大的也说不定。”倒是有人想到这也许可能是学校来长马大的。

    “这老师当的,也还不如跟着马有根弄一下西红柿,这地每年都要赚五六万块钱,现在这几年马有根真还是走了运了。就他这两亩地,并不比马大的工资赚的少。”

    “平时,我们去人家那买这东西的时候,人马有根总是把小数给去掉,而且卖的也便宜,边好人应有好报。”花妹这事最有话语权。

    “你花妹买了人家那么多西红柿,你说你有几次是给过钱的。还不是赊帐,然后就忘记了,反正马有根真还不把这几斤西红柿当一回事。”

    三十多岁的女人起身了。每天到这来跟几人聊天一会,比在家里看新闻有用多了。

    花妹听着这话,狠不得她就掉江里去:这嘴,不说这话会烂嘛?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