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章 马福宝的要挟2
    马有根也并不是三岁小孩子,说给一块五毛钱的棉花粮就可以打发掉。我说什么你就听什么?就村组长的几个人里面,说白了,也就本家兄弟喜欢跟自己对着干。给人的感觉他跟谭良人是同一种人,都是那种偏与斯文注重外表形像的人。而所不同的是谭良人做事不对明着跟你对干,他虽然会让马有根哑马吃黄莲有苦难言,但在那么多人面前,谭良人会给足面子。马有根反而对谭良人感觉要好,跟谭良人反而有了好关系。

    而这个马福宝,说话不要脸皮,做事不要脸皮。有时候跟自己提的不同间见也就是他提的多。也就是不数服从多数的情况下,他才投自己的票。马有根不可能有那么好糊弄。听了马福宝的话:“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你说你以我的马首是瞻,那一次不是你最先给我提的反对意见?”

    马有根断铁拒绝了马福宝的要求。“你这么想,我们是五服之外的兄弟,五服之外那么多姓马的,要是别人也跟我这么来一句,我也就天天为你们跑路得了。”

    马有根想起今天刚才跟马大说的话,那口气真还没有商量的佬余地。

    马福宝的老婆王桂兰却是从里面走了出来叫姐夫。王桂兰跟王连秀是同一个地方的人,她们那村姓王的女人嫁给桃花村姓马的男人多着,王连秀在同村嫁过来的王姓女人中年纪上大的。这声姐夫叫也算合适。可马有根正一股情绪冲了头,口里的兰色烟雾不断的冒了出来:“你别叫我姐夫,就是叫妹夫今天这事也没有商量。

    王桂兰也是心直口快的女人,生有两女一子,子为小。大女都参加工作在连化县医院做护士。她完全可以活的像老太爷似的,每天也就打打麻桨,这日子过的很是滋润。她并不卖马有根的面子,倒是给同村的姐妹王连秀给足了面子。被马有根这么一呛,心里也是不舒服:“你还要不要脸,你地间思说这话,你做我妹夫,你多大年纪了?我可没有你这样当妇女主任的妹夫。”

    马有根见这王桂兰都这般说话呛人,也就不想去跟他们多说些什么了?自己这话是带到,反正明天后天,也就还有两天,这村妇女主任的位置给出去了。他不喜欢跟人吵架,远近都知道这是一马好人。也尖理王桂兰两夫妻的话,打着背手下了晒就下来路行去。

    “有些事是说不清楚的,你马大哥都知道你是一好人,可别人不知道你做的一些事,我还能瞒得过我马福宝,你也知道,一撇写不出两个马字。就你那些心眼,表面上是一好人,其实暗里里做过一些什么事?也就只有你自己知道?”

    马福宝声音不少,这话又亮起嗓子,一字一句都给送进马有根耳朵里。马有根当了几十年组长,这不图别的,就图个名头,这几十年的好名声可不能让人给毁了。听了马福宝这最后面一句话,不由转过身来,看着马福宝:“你什么意思?平时我也没有说你什么?”

    “我这个人是直人,有事也是当面说的。绝不搞后面那些动作。”马福宝并没有因为马有根有怀疑而住口。

    “大哥,你也清楚,咱们村委也就只有两个女组长,你说谭良人的代了,我信。你们关系走的近。可要说你也帮朱三娇李四妹代了。谁让她们都是女人呢?”马福宝这下却是一毫不在乎的样子。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说清楚一点。”马有根都当了几十年村组长,这话里的意思他怎么可能听不出来。要知道人要脸,树要皮。这本来没有什么的事,硬是被他说成有什么?那自己在这里,要是自己转身走了,那几十年维持的形像也就毁于一旦了。听到这马福宝不阴不阳的一句,他停下脚步。有些错愕的看着马福宝。

    “我也不相信,但我也是听说,那朱三娇那次到你西红柿地里找过你,结果你也就同意了帮她给代了------”马福宝说完这话,又看着马有根:“我也不相信这是真,但你的眼神告诉了我,这是真事。”还不待马有根回过神,马福宝接着追问一句:“你说究竟那天朱三娇有没有到你西红柿地里找过你?”

    “有。”马有根脱口而出,感觉这话的意思跟马福宝说的不是同一个意思:“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其实,我们两清清白白什么也没有干?”

    “我也觉得什么也没有干,清清白白的,空口无凭,可现在也就是那天好,你就答应帮人家代了。这事你想想都觉得有问题。再说天下没有不吃腥的猫,朱三娇这老公都不在家,你帮她给代了,她巴不得呢?你敢说你没有收她的好处?”

    “没有。真没有。”马有奶这下倒是不急于走了,真要是走了,这话从他们两夫妻口中出来,那即使没有也会被人怀疑,更何况那一次朱三娇是真的到自己西红柿地里找过自己,这是他没有办法否认的事实。

    “我要知道是没有。但现在就是基本上是这个情况,事实上朱三娇让你给她代了这个主任,她给了你一定的好处。”马福宝把最后一段过滤嘴给丢到大路边上:“你说没有,没有人信。”

    “你不信,去问问三娇,我们可什么都没有干过。”马有根情急之下倒是把叫朱三娇的姓给省了。

    “还说没有干过什么?现在三娇都中上了。这现在又是我信口开河?”马福宝好整以暇,直把马有根说的直翻白眼。

    “我这不情急下叫错了吗?你说我们做了什么?你拿出证据来,就是。”

    一边的王桂兰却是接上话:“这还有什么人呢?你跟朱三娇在西红柿的棚子里做了什么,你不说她不说,除了天知地知,也就无人知了。”

    马有根确实有些不喜欢王桂兰这女人,说话怎么就瞎起哄呢?你了解到事情的经过吗?

    “你知道什么?你什么也不知道。”马有根想用这话来堵王桂兰的嘴巴。

    “她能知道什么?也就是一妇道人家,有些事做了就是,但不要以为别人不知道,还就要把别人当傻子似的。”马福宝这下开始打官腔了。

    “关键我们什么都没有做?”马有根急着要扳回这一口气,这要是传到别人耳朵里去,那自己的半辈子英名也就全毁了。

    “我也相信你大哥什么都没有做,但别人信吗?就好像我假如跟朱三娇两个人一直在屋里,然后有人看到,跟她说。我跟她说我们什么都没有做过你说她会相信吗?”马福宝用王桂兰打着比喻。

    “肯定不相信。”这夫妻两个很人默契,一唱一合的。

    “你们这么说有意思么?我马有根是什么人你跟我共事那么多年,我相信你应该要清楚。”马有根盯着马福宝的眼睛,眼里似有着不容言说的落寞。

    “这个难说,有老话说的好知人知面不知心,画虎画皮难画骨。我们谁也不能打包票说可以把那个人给看穿。人的眼睛往往看的也就是一些表像。真正的意图那会说出来,但事实就是事实。”马神宝这么说真还是把这马有根给吃定了。

    一阵电动车的声响了起来,一个漂亮的女孩子着红色连衣初外套黑色的小西装,唇涂的红红的。不是别人,正是马福宝在连化县医院工作的女儿马若兰回来。倒底是读过书,看到马有根,冲马有根打了个招呼。、

    “若兰回来了。”马有根心知跟这俩夫妻说不通了。但这话要是不说清楚自己回去了也是不得安宁。而看到这马若兰回来,倒也和善的回了一句,借此缓和一下三人的僵硬的场面。

    “我无意中听你们马大在学校里也是因为一女老师的事而被开除了,这事还当真了?马大多少还得到你的遗传。”马福宝这嘴毒的。这真还是个小人。马有根也就把马福宝当成是阳春阴违的小人。

    “这不是问题,这是带薪水停职好不?在家里坐着,还可以拿着工资,了就这种单位才有这些待遇。”马有根心里急,但父子情深,虽然吵嘴不说,在外人面前还是要维护儿子形像。

    “你说这些话无非就是不想去村委值班?”马有根倒像是明白一一些什么东西。

    “我也没有什么不能去的,不就是一个礼拜么?我就奇了怪了,朱三娇李四妹,你马大哥都代了,也就我的不代,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我也自信没有得罪过你,再说。你这不是,你说我怎么说你好呢?”马福宝说到这份上停了一下。他就等着这话从马有根嘴里出来。

    “行,即然你大后天有事不能去值班,那我给你替了。但是我还是要说明一点,我们马大确实是带薪水停职的,他身体有一些不舒服。关于朱三娇李四妹这事你可不要给我乱传。”马有根叮嘱。

    “放心,我就说大哥是好人。”马福宝心里大石头给放下了,他是要面子的人,要是大后天,自己坐到村委办公室去,让别人看到自己这妇女主任,那才是丢脸的事情。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