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章 马福宝的要挟
    有人提议是一人当一天妇女主任,这样一共七个组,也就刚好一个星期轮完。也不知道是谁,在快要散会时,提议一人任一周。这一天一人,这人员更换也是频繁了些。这样也有于事无益。有些情况当天没有完成,第二天还得用他来处理,这样就相当于给对方找了窝心事。这谁也不想做的,但都有明天的理由,这事还得从长计议。

    这提议是没有任何异议的经过了刘四妹女村长的同意。

    马有根算着自己都是第四个星期了,再过两天也就是五组组长马福宝的任期,自己正想着要怎么把这事跟马福宝交结一下。毕竟两个大人,再怎么说也要把全村人的事放在头一位。马有根觉得自己做为一个老组长,有必要要提醒一下年轻一些的马福宝。万一人家小马忘了怎么办?说好听一点是忘了,要是说的不好听一些,是自己占着茅坑,这话太难听了。马有根也觉得这回自己要委屈一下自己,成全一下别人了。再说了,这马福宝可是自己出服的侄子,论辈份还得管自己叫叔呢。马有根满以为自己这回这个位置是让定了。看看墙上的挂钟,都还早,也就五点不到,离吃饭还早的些,不规则说了,马丽刚走也不久,这就吃饭也太不时时候。

    马有根想到什么,冲王莲秀,拍了一下自个的脑袋:“刚才咋就忘记了给小丽还有她领导一人装一袋西红柿呢?这东西可以当水果吃的。”

    “你说这些干嘛呢?无非就是还有一些烂的和快要烂的,不送人爱一袋做个人情就觉得不得劲。”马大缓过神来。刚才被苏琳一通话说的提心吊胆的。现在苏琳一起,底气也就有了,听了老爹的话,这马大哈脾气又给犯上了。

    马有根被儿子呛了一句,这话真还说中了他的心事,临出门时,顺手拿了门角落的烟窝,背着手出了门。倒也顺便溜出一句:“难怪你妹叫你马大哈,这话还真是有来头。胳膊肘怎么能往外拐呢?放在家里烂也是烂掉,这么烂掉也是可惜,倒不如做个顺水人情。再说这是自己树下结出来的东西,那可是好东西。”

    桃花村马姓是一主姓,全村人有百分之八十五都是姓马,也夹着一小倍分其他姓。马有根能做近二十年的村组长,跟这个原因倒也是有一些关系。就冲这好人性格,姓马的多少还是会给一些面子。马福宝先祖是跟马有根这祖先是亲兄弟来着,只是后来分房出服,现在做个红白喜事,也还得叫上。马有根以为这可就是顺手到来的事情,口里哼着小调,向着第五组家的马福宝家走去。

    马福宝四十出头,长的文静清秀,整天里也就疏着个三七分头,身材不是很高大,一副读书人的样子。最明显的是头上总爱喷一些花椒什么的。看直来倒也是有型有款。

    “大侄子。”也是在桃花村的范围,上下也就相差三百米的距离而已。马福宝叫的房子盖在靠山的黄土坡上。马有根走到大樟树下,看到马福宝站在门前晒谷场看风景,而自己都来了,也不先叫一句打个招呼,心里还是有些不顺。这话叫出来,语气也有些急。而在整个桃花村的几个村组长里,也就除了自己这外,唯一的姓马的。

    “大哥来了。”马福宝四十多岁,一直也就叫马有根大哥,他觉得俩人都服服了,总不能平白无故的被马有有占了便宜,再说马有根家的大女儿大叶也才三十五六岁,比自己也就小了近十岁。这平白的小了一辈说话也弱了三分底气。俩人是各叫各的,但对方这么叫,也就是不反对而已。

    “这么晚来,去哪儿去?”马福宝正愁着要不要找上去跟马有根说这一周主任的事。看着对面老樟树出神。看到马有根来了,还是从口袋里摸出一根过滤嘴递了过去。马福宝儿子女儿都出外去打工赚钱了。也就两个子夜,都有大女儿也就比马二斤小两岁。叫马有根大哥还是有道理的。

    “倒底是俩孩子在外面赚了大钱,这房子就是气派。”马有根并不接马福宝的茬,要知道自己可是来找他解决事情的。

    “赚什么钱?外面打工能赚到多少钱,你就好了,都可以在做太爷了,儿子马大还教着书。这可是在桃花村不多见的。”马福宝往外喷出一长口口串兰色烟雾。真是想什么就来什么。刚才正想着怎么去找马有根说这事呢?看到马有根并没有往上走的意思,也就招呼着:“进来坐,反正也就是还早,叫她等一会多炒几个菜咱哥俩好好喝两杯。”

    “那还早着呢?家里饭菜都熟了。”马有根这会不吃亏了。有老话说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上次帮课良人代这村主任,也就是在课良人家吃了一顿饭,吃着人家的饭,怎么好意思拒绝人家的要求。马有根这会学了一着。再说了,这些人做村组长的人,那一个不是一精明的主。就自己要是有差,这一年几万块钱的西红柿收入可不是假的。

    “这不反正要吃嘛?”一听马有根并没有要留下来吃饭的意思,马福宝从屋里头拿了一条四方凳子出放在晒谷场马有根的面前:“坐会儿,去那去,那么晚了。”自己这事还找不到开口的机会,真要那么一说人家跑了,那不白费心思了。马福宝打的有算盘。

    “就是走走,我还顺便来看看你。”马有根倒是接过马福宝递过来的过滤嘴,也就顺的放在耳根上。对马福宝说:“都吸了几十年了,这东西要顺口一点。自己倒是很少买这种东西,我待会儿尝尝是什么味儿。”

    “还别说,我这烟十多块钱一包,还真不错。”马福宝给马有根没有上火的烟窝上了火,无话找话的说:“大哥我最佩服的就是你。都那么大年纪了还是那么四十多岁的人一样。”

    “我这不劳累了一辈子吗?”马有根往外吐了一个烟圈,口里吧嗒了两口,看着马福宝说:“我现在有些事要找你,就是这样的,关于村委会值日的事,后天就是你了。你可要记着这事。别整忘了。”

    马有根小声的说,都接了人家烟了,这话还得好声说。

    “大哥,我现在没有时间,这段时间家里正要想着盖一间厨房,天天在正屋里,那烟把房子给黑的难看了。”马福宝并不拒绝这事:“大哥,那谭良人怎么也你替他给代了?”

    “这不正赶上他媳妇身体不舒服,要去医院吗?”马有根一听马福宝这么说,有口难言,只得替谭良人想个理由。要知道,当时杨海燕可是炒菜时的样子,好着呢?

    “大哥你看,我现在是没有时间,这厨房要盖还得去买材料,要不在正屋里做厨房,指不定那天出个什么煤气事给影响了。”马福宝想了想:“大哥,我看这样,你先帮我值一个星期,到时你有事我,帮你值回来成不?”

    马福宝试着商量这事。无论怎么说,有求于人,得礼贤下士。

    “我一直在村委呆一上午,家里西红柿都没有时间去照看,这不马上要摘西红柿了嘛?”马有根也不笨,想着找机会诉苦。

    “大哥你这话说的见外了,就咱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谭良人家里有事,你就顶着;我现在家里有事,你就不理了,合着我们那马字不是一样的。”绝了,马福宝竟然能找出这么一个理由。

    “我现在不西红柿地里离不开人嘛?”马有根有些难为情的样子。这马福宝这话说到点上,这真还真是这么个事。他眼睛前后左右看了看:“你不是要屋前盖厨房吗?盖哪儿呢?怎么没有看到一点要盖的样子,难不成你还要去盖一个厨房到马路上去。”

    “这就就在这晒谷场上,现在正为这事犯愁呢?要是盖吧,就得把这好好的晒谷场给坏了;不盖吧,这一天到晚的,在正屋里做厨房,这烟都给黑成什么样子了。”

    这倒是一句实话,马有根自己家也被那烟给黑了楼层下一大片。“都没有盖的迹像,等你要盖了,我们再说这事好不?”

    “大哥,你好人做到底,这不还要准备一段时间嘛?”马福宝被马有根这么一说,也不脸红:“都打算叫车去县城里把砖给买回来。这事宜早不宜晚。这几天正在忙这事呢?”

    马有根不出声了:这根本就是没有影子的事了。“你看我都在那坐了一个月了,这村委会可是大家一致同意过的。”

    “大哥,要知道,你跟谭良人都能挤到一块去,我们还是一个姓马的,我有事,你没有理由不帮我对不?我让女人给弄两个菜,咱哥俩好好喝一杯?”马福宝真还不想做这事:“大哥,你也知道,我是以你马首是瞻。你说什么?我从来没有提过反对意见。我们可是同一个姓的兄弟,再说了,也就现在出了服,在我爷那会儿,我们两家可是合伙饭的。”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