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6章 探望
    马大看了看和暖的太阳从窗外穿过窗棂直射在房间的笔记本上,还是起身把窗帘拉下。为愕然阳光把这笔记本给弄坏了。上午都几乎是在床上赖过的。

    马大吃过饭,看了一会和电视。以前总觉得发哥扮演的许文强最帅,可今天看到这电视节目,却是一点也看不出来情节。叹子一口气,又把频道给换了。这个时候反而是一些新闻广告这节目比较合适。一只脚长搁在茶几上,一个身子斜歪在沙发上。倒是被王连秀说了好几句:“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这样子,别人丢了工作也就是吃不下睡不着的。你倒好,丢了工作,反而成了大爷了。”

    “------”马大不想说,这妈这么说也是为自己好,也就怕自己在家里憋出个什么事出来:“妈,你放心,我没有事的。”

    “你吃了饭就在这看了一两个小时电视了,我都出菜园进而转悠了那么久,还在这还是这个动作这个姿势。你说你像什么话?”边说边剥着刚弄回来的四季豆。这东西一年四季都适合生长,而唯一的主是茎有些太粗,把茎抽掉,还真是一不错的蔬菜。

    “我这不去哪里做什么?我心情不好,去做什么也不好?再说了,你儿子也就是读书读成了残废,我都要怪你们,现在我离开了书本,我一无是处,主连自己做一顿饭都做不出来。你说你们把我培养成这样,是不是害我?”马大脾气又无名的上窜。

    “老大,你这么说你就不摸摸你自己的良心,自小我们有那件事没有依着你。你做成了什么?你什么都不去做,现在怪我们来了。就你弟二斤,我们自小倒是没有管过他什么?自己想事赚钱,就闲着没有事也帮着你爸去把西红柿给挑去卖,你有他这么在行吗?还别说,老二虽然小一点,但在这一点上还是比你这当哥的要懂事好多。”王连秀说完这话自己走进了厨房洗弄。

    “这难道还怪我,我现在不就把工作给弄没有了,我大不了去外面打工弄一工作去。”马大就烦老妈这不三不四的念叨:“你们放心,我也是个有尊严的人,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我不就丢了工作嘛?我不白吃不喝成不?我每个月伙食费照给。”马大粗声回了一句。

    “我也没有说错什么?就说两句就错了,你自己不想想,这不是还有两个月吗?怎么不过完这俩月,要停职就停职,反正一个月工资还有,那就先拿他一几个月再说。”可怜天下父母心,王连秀从小到大很少管马大的事,但并不代表她做为一个母亲,就不闻不问的。

    “现在倒好,都那么大了,还不让说了。你要知道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现在也就少了工作,但都那么,大了,想要做点什么都不方便。这好好天气,你爹都那么大年纪还要去地里弄,你倒好就像一有钱人家的千金似的不肯出屋门。”

    “妈,我没有说你说错我。我也知道你说的有理。但我这个事情严重了,就我爹那好人形像,我也不肯跟他说,现在那不要脸的老男人因为种种巧合知道我在育桃中学教书,这不正好找上我晦气了么?”马大觉得有必要把事情跟精明的妈透露了点出来。

    “我们都从小就教你,不要多事,你父母也就是一本份农民,是没有什么能力帮到你们,这事还就要靠你自己。”母亲的声音里虽然充满着责怪,但爱儿子的心却是无可替代。

    “妈,你放心,我这几天不就走不出去吗?我都没有想好该怎么跟那些打招呼的人回什么话。这话说出来,工作都没有了,多丢人,我都丢不起那人,我也就想要在家里休息几天,你让我好好理理,这事情行吗?我理顺了,我自己就没有事,我可以下去帮着咱爹让西红柿,再说了,我不也读书那么大,我可以从头开始学的,都还年轻着呢?”马大说这话也就是为了让母亲宽心。

    听到儿子肯听进自己的话了,王连秀也就不说,毕竟看到自己儿子好好的一教师,就为做了一件帮助人的事情,而把工作都给弄丢了。自己心里都不好受,何况是当事人的儿子。农民的心还是很朴实的,她跟冯有根一样的想法,认为儿子帮助需要帮助的李琼是正当的。但做为一个有想法的母亲,还是怪自己的儿子对自己的能力估计不足。

    屋前面的晒谷场传来汽车的声响,王连秀抬目向外一看,看到从车上走下的除了马丽之外,竟然还有一个衣着时尚的漂亮女孩子。忙站了起来:“这怎么回事?我也就打电话跟人说说,你竟然还当场就回来了,不怕工作没有了,领导处分你。”

    马丽指了指漂亮的苏琳:“妈,这是我们苏经理,她也是认识我哥的,一听说我哥有事,就想着来看看什么情况。-----”

    后面的话被苏琳的一个眼神给止住了。

    “伯母,你好,我也认识马大的,这一听说出了事,我也就怕小丽回来不方便,我这不有车也就顺路来看看。没有打扰到你吧?”苏琳客气的说。

    “没有,没有。小丽都把你都惊动了。”王连秀感到自己要应付这衣着光鲜的经理有些困难,还是让自己马大哈儿子来招呼得了,反正是马大哈,这谁都知道的,也就冲口对刚进房间的马大说:“老大,小丽她经理来探望你了。你出来见见人家。”

    马大是看到车子来了才进去的,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这妈给自己找了这事,这不好好的把债主给招来了吗?还探望呢?

    “哥,你到底怎么了?我这不还在上班呢?一接到妈的电话,就火急炎撩的回来,就怕你有什么事?你出来让我看看,是少那和缺那儿了?”

    马丽这声音很是清淅,一字一句的全进了马大耳朵。马大强忍着接话的冲动,还缺哪还少哪?有这么咒哥的吗?马大想着还是看到她们经理在的情面这事不给予以计较。要不怎么咽得下这口气。索性把头矇在被子里装睡。只要没有动静,外面也就以为睡着了。那债主或者耐不住,自己回去了,这事也省了许多麻烦。

    门外的苏琳看了看马丽:“都没有声响了,是不是想不开,别与世长辞了。叫人把锁给弄开一下,进去看看?”

    这么一说,倒是让王连秀担心起来:“坏了,我刚才都还跟他吵来着,你爸也跟他吵来着,这万一要是有个好歹, 我们怎么弄?”

    王莲秀被苏琳这么一说,又急了:“老大,你出来;老大,你还在吗?妈说错了,妈刚才不应该这么说你,妈也是为你好?妈没有读过什么书,不懂的什么大道理,你千万不可以有事啊?”

    “妈,把我爹叫回来把门给砸开得了。万一哥有个三长两短的那就坏事了,别咱在家里还没有事似的。”马丽情急之下。

    马大来气了,这什么妹子,就不能盼哥一点好,把门打开,气冲冲的对马丽说:“你们怎么说话呢?就不能盼望我点好?不是三长两短?就是缺那少哪?这么一说,我还能像个正常人吗?”

    “能开门了?你没有事就好?我一接到妈的电话就着急着赶回来,这不还有我们苏经理不也听说你有大事,就用车送我回家,你还不得要谢谢我们苏经理。”马丽说完这话就闪到一边去。把还没有来得及说话的苏琳跟马大晾了个面对面。

    “我凭什么感谢人家呀?送是你又不是我?你说话过不过脑子。”马大急了,这什么逻辑。

    “兄妹之间能不能好好说话呢?”苏琳倒是有意思的开着这对兄妹,有兄弟姐妹的人想必也是一种乐趣。

    “你看,这什么马大哈,说话这么说?苏经理是她的苏经理,又不是我的苏经理,你说这人那么大了,脑子是不是也退化了?”马大指着妹子。

    “你才马大哈呢?”马丽回了一句,转到客厅上坐着,从桌子上的盘子里顺手拿了一个西红柿放到口里嚼着。

    苏琳意味深长的笑笑:“这么大一个应该没有事就好。我担心你要是有什么事?我那债都收不回来了?”

    “什么债?苏经理,他竟然还欠着你债,这事还得说清楚,欠债就得还钱。”王莲秀倒是不知道这俩人是怎么一回事。

    马丽把妈的话给止住了:“妈,给我们做点好吃的,我们苏经理难得来我们家一吃。关于我哥跟苏经理的事,你不要插口,我也不掺和。”

    马大一下子吭不了声:“都没有什么事了,那用得着那么客气。”

    “伯母可能不知道,我们发生的事,要不我还是跟伯母来说一遍。”苏琳转回身,走到王莲秀面前:“伯母,我跟马大认识的有一些巧,就那天他竟然把我当成模特,用-------”

    苏琳的嘴被马大给捂住了,马大知道妈可是一个传统的农村女人,思想传统,要是听说自己这一出,说不定要自己负责任。这还探望呢?就怕自己没有事似的。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