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章 父与子
    马有根回到家,见马大还在床上不起床。而老伴王连秀却是一声也不吭,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多久了,还不起来吃饭,就真的不去学校了?”

    直到今天上午,马有根都觉得这马大是在说话唬弄自己老俩口,上午吃完早饭也就自顾自的去了村委会。

    “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去给他请个医生来看看。”王连秀想了想:“这么大一个儿子窝在家里睡觉也不是个事,他心里有什么事也不说出来,这不让我们着急吗?”丝毫忘了昨天的话。这母爱还是如海般深又宽。

    马有根走到马大房间:“老大,你还真不起来了,这心里不管有多少坎,也得把饭吃了,把身体给保护好,老话说,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你这本钱可不是你自己的是你父母给你的。你要懂得珍惜知道不?”

    “爸,我没有事。”马大说这话时,却是没有起床的想法。昨天贺校长也让他不要请假,或者有什么转机也说不定,而马大却是知道这事不是贺校长说了算,也怪自己运气不怎么好,偏还就摊上那众多人来听课。真要说丢了工作他不后悔,那是假的。

    但做为一个有担当的年轻人,后悔是没有用的,有些事是不能后悔。李琼那一事,他真还没有后悔过。要是真让周海这样的混蛋得手了李琼,这才是让他后悔一辈子的事呢?现在最揪心的是跟李琼的关系。这么多天,他心里是已经喜欢上了这个女孩子,但也知道这事不怪李琼,主要是李琼也没有想到会跟自己假戏真做。而随着两个对对方的加深了解,他们却是更加放心不下了。

    而这些原因缺一个不能。就刘新米方兵,这些也真还不能怪,也就是一个一个的巧合发生在自己身上,把自己弄成珍上倒霉鬼而已。

    “儿子,起来吃点饭,你就是坐在家里看电视,这几天就当心情调整一下。但你这样躲在床上也不是个事,你起来好歹吃点东西,爸妈也放心。”又语重心长的说:“这丢了工作没有关系,这大不了不要这工作,现在形势政策这么好,随便做一份工作都可以好好的生活,老话说的好,现在就是一个个体户也比这当老师的强。------”

    马大听到很不是滋味:“你怎么说的呢?你的意思是说,我这工作合着丢了就丢了,大不了去打一份工,那跟我那工作性质是一样的吗?你要知道我们那是国家分配的,那是有一切保险的。这些福利制度可都是一样不少。打工就连最基本的工资都有点困难。合着我那工作还不如你那村组长,每天上午往村委会去,下午回来,又没有工资拿,合着是你要高尚一些。”马大说这话地,倒是语气间满是挪揶之意。

    “-------”马有根这么一下真还被儿子给嗦了个底,停了一会:“我这都当了村组长那么多年,丢了,谁做都是做,现在我在这村里还算个说得上话的人。”马有根伸辩。

    “也就一个人当了几十年村组长,别人都是镇委选出来是要去领国家工资的。你就这么一点水平,不就读了一个小学五年级吗?现在高三的多了去呢?”马大说这话却是有着不少的挖苦之意。

    “老大,你这么说你爹就不对了,你参加工作以来,也就一个月给了我们一点伙食费,我们这那么多人吃用,就你那点伙食费早就不知道去哪了,现在物价那个飞涨,你妹倒是把每个月的工资都交给我,你还是老大,做的事像个老大吗?这么些年,你就吃穿用光读书也就花了大价钱,你还这说跟你爹说话,你摸着自己的良心说,你每个月把工资自己存起来,我有没有说过你一句?就你爹有没有说过你一句?”

    几十年的知根知底,两夫妻都一直没有发生过口角。除了互相包容之外,还有着彼止的依赖。这下辈子还是他(她)的,谁给她(他)委屈都不行,那怕是自己的子女。

    “妈,你也真是的,这么些年尽是依着他,就不能做一些靠谱的事,我们都大了。你们用不着这么拼命?全村人看到咱一家人这么拼命,还以为咱家温饱没有解决呢?”马大起身换了个姿势。

    马有根生性善良,对自己的子女也是不善于发脾气。听到妻子的话,马有根走出来马大的房间。

    王连秀抢过儿子的话:“你太没有良心了,你爸是个有情有义的人?小时候,你爸要是不当这个组长,咱家人生活都困难,你大姐二姐也还少,只有当了这个村组长,这工分才好拿,一个人都可以拿到两个人的工分。我那时身体不好,别说做田里的活,就是做家里的事都有些力不从心。那时还怀着你妹。你摸着良心说,这些年,你爸那么大年纪还在伺侯着地里的西红柿,那为了谁?还不是为了我们这个家里能过煌好一些。”

    “咱家怎么不好了?我当初把工资给你们,你们让我自己存着,现在又说我存了。”马大气的拗过了身子。

    “你还别说,你是读书的,爸妈还是希望你将来有本事自己去城里买一套房子,这样咱家也就服底气,我们就是苦一点累一点倒是不怎么样?只要你们好就昨了。你听你说的寻些话,合着我们这么些年的苦都是白吃的。”王连秀说着,想到什么,眼睛竟然有些湿润。

    听到妈说话的语气,马大心里不好受了:“我这不是没有办法的吗?你们和子也就是没有办法才落到这种地步,这也是我没有一个好爹的原因,但 我也没有怪什么?就只不过说了两句。”

    马大语气软了下来,觉得自己这个话跟妈说真还有一点过份。“妈就算我说错话了行不?但有一点你还不得不说,我爹现在天天往村委会跑,这 像什么样?别人真还把他当成一笑话呢?”

    “你妹也就读了一个高中毕业,她比你懂事多了。”王连秀说着:“全家人原先就一供着你读书,也就希望你有个出息,你倒好,直接把工作丢掉回家了,你心情不好,你爸你妈也没有说过你什么?合着你倒是埋怨上我们了,我们这么些睥养你还有错了。”

    “就你大姐二姐,嫁人先成家了,他们在你没有工作之前,也时不时接济一下家里,你爸一个人就靠着这两亩西红柿起早贪黑的很不容易,你大了也要学着去理解他知道不?”王连秀出了门。

    “怎么又把我二姐大姐给扯进来了,我也知道,一个月只交伙食费那是我的不对。”马大想了想,转身从床头柜里找出一张银行卡:“这是我这几年的工资,全给你,我反正吃家里用家里,也花不了什么钱。”

    “-----”王连秀不理,独自坐在客厅一椅子上发楞。

    倒是马有根的话又传了进来:“你自己的卡自己收起来,你不想去城里生活吗?我们身边还有几万块,一块给你,到时在城里买一套房子或者租个什么门面做点小生意都能赚钱。这工作即然丢了,或者你重新弄出一点什么事来,也未必不是好事。”

    “爹,我的事我自己会处理,你们别担心我,我自己都这么大了,怎么会用家里的钱,我妈说也没有错。但是我还是要说一句,以前在村委会做事固然是为了我们,但现在那么大三十岁的年轻的一点的,他们怎么就不能当这村组长呢?他们一说起好像是说你站着这个位置不想动似的。”

    马大知道这么一弄,这觉是睡不成了,也就起床。

    “老大,你不知道,做人有时候不能光为自己着想,不前老村长,也就是刘四妹的老公公。人可是对我有恩,也就是在咱家最需要的时候,他伸手帮了一把,他现在一直任村长的位置,我也心甘情愿的,帮她跑腿做点事,说白了,当时我跟人两个人去医院查出他身体有问题,但我也不能就摞挑子不做,我得还人情,把他这些年的事我帮他挑了,这样他就有心去医院,要不是实在没有办法,他也不能住院,我跟你妈抽时间还是要去一趟医院,看看。”

    “咱两家关系不一样。别人说我是占着这个位置,你想想,要是我不占着这个位置,刘四妹当村长,就有好多反对的,我现在一力支持,也就没有那个不长心眼的出来反对。再说了刘四妹男人出事,一个人要是不拿工资还真不容易。就大树底下的小店,也是我给他们出的主意。现在这生活多少还是有些改变,可这孩子毕竟还是在读初中,这还需要大笔的钱。这人啦,在这世上,有时候好多时候不能有着自己的性子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你说的多都懂,但别人却不会这么理解,我替你不值。”马大起身。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