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章 商议
    在客厅里,一家四口都在。却是只有这电视机的男女演员正在昭示着这一家人还在。李琼特意从镇府回来。她今天本想去见马大。可打电话不接,倒是拔通了史丽的电话。史丽倒是去问了一下,处知初三(2)班新来了一个班主任,而马大因为有事情担前请假回去休息。说白了,也就可能就告别了他的教育事业。李琼也跟马大打过几个电话,可马大却是不接,一个也没有接。李琼觉得这有可能是手机落在家里,人或者出去办什么事了?她心里希望这是。但那也只是自己的想法,事实还是不如人意。

    李琼也想要去马大家找找,但马大以前都没有跟自己提到过要去见家人。自己要是提出,怕是马大把自己想成什么人了?再说她还是希望明天马大来上班,那怕是给自己一个心安的眼神。她知道自己可能看不到,但马大说这些话时,李琼却是有感觉。就昨天,她一个电话过去,马大赶来给自己解了围撑了腰。而今天马大竟然消失了。她也想过打个电话把马大给骗来。但她不是不懂事的小女生。也知道马大经历过这事,也是需要时间进行消化。她这事又不好跟同事透露半个字。毕竟这镇府的同事,还是极少数人知道他的恋爱史。

    他回到家,把马大最近发生的事原原本本的跟爸妈说了一遍。

    一边的李丽却是听的眼睛一眨也不眨的。她是今天才听说,这马大来做自己的姐夫,也就是姐姐出的主意,是用来挡住周海那个老色人的挡箭牌。自己原本还想着怪这个姐夫骗自己,现在却是都是被姐给骗了。而她也是明年人,姐怎么可能会同意一个老男人的追求。也有可能是情急之下抓个人来做挡箭牌,却是没有想到这次把挡箭牌给害了。

    李清远吐了口烟雾,平时他很少吸烟,这事却是让他有些犯困。

    “你爸,你说句话,这倒底是怎么一回事?要怎么办?说清楚一点,这事我都一直被你们父女矇在鼓里。”王连秀有些手足无措。

    “这我还是让他们瞒着你的。小马其实早就把真实情况跟我说了,我觉得这事还是先不要说出来,我怕你们的表现让周海有了可乘之机。其实这小马倒是个诚实可靠的人。我倒是不反对跟小琼走到一起。”李清远是一中的校长,多年的威望确定了他在这个家里雯话的主导地位。

    “其实,这本来跟他无关的,现在好端端的出了这事,也就是我们李家把他给连累了。这事我们李家的不是,倒是要做出一些补偿。可相对于一个老师来说,让他离开了教育事业,那就是毁了他以后的人生。这并不是一些物质的东西可以补偿得了的。”看了看神情低落的李琼:“小琼,你对这事怎么看?后悔吗?后悔把小马拉进这个事?”????“我不后悔。”李琼坚决的说,像是做了某种决定:“再说以后不管他马大是什么人?我李琼都打算跟着这个男人。他用一样工作,换我李琼的感情,他也不亏。”

    “这孩子,人家现在都不接你电话,你还说这话有什么用?”李清远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大女儿,他们都知道,李琼是个有主见的女孩子。

    “我可以等。”李琼想到刘镇长跟自己说的话,想来以后真要是如刘镇长所说,那以后两个人见面的机会倒是多了去。但也如刘镇长所说,这还是需要一个过程。就这几天,想必马大在家里无所事事矇着头睡觉,而刚刚从教育事业上退下来,一下子成了一个无业游民,要让他死拿这一年的工资,这马大真还不是个能闲得下来的人。

    “不接我电话,他不就在桃花村么?育桃镇也就这么几个村,他还能飞了不成。不管是三天也好,十天也好,那怕是半个月,我都等。”李琼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她并不是小女生,也并不是狗血电视里那些情节,男方因为女方受了委屈,女方就要后悔谴责。她不会,他相信,这个男人不会轻易的倒下。再说,她都做好了准备,打算用自己的一生来主导这个男人的一生,或者让他的一生来主导自己的一生。

    李清远手机响了,见是儿子打来的电话,对一边的李丽说:“你去接一下,你哥。他昨天就打电话,他分配工作了,好像是在劳务局。具体我也不清楚,等他本来回来后,再让他说。”

    “对了,他在电话中提到一个‘我们’,难不成除了他之外还有别的人么?”

    “或者是涛子交了女朋友也说不定,毕竟也是二十四五的小伙子了,遇到合适的还真不能错过。”李琼倒是理解了弟弟的想法。

    “还是先带回来见一见再下定论。”被李琼马大弄了这么一下,王连秀这思维都是条件反射似的。

    “放心吧,我弟是劳局局,这也是国家正式单位,而不比学校,那么多学校都全在一周海的领导之下。再说了,周海不一手遮天么?上面不还有教育部教育厅吗?他做的一些事会有报应的。”李琼这话说的没有错。马大这事也就在教育部门犯个小错,或者一个警告而已,却是达不到要离开教育事业的严重性,毕竟前提是还有一学生做主导。这事上面迟早会查出来的,周海再有权力,也掩盖不了事实。

    “这孩子想来是为我们家挡灾的呀?”王连秀想通了这一节,心里豁然开朗,对正在修剪指夹李琼说:“什么时候把这孩子领回家,咱们重新认识一下,这次你可要拿定主意,到时候又是一出,都二十七了,不安心找个男的,都成了老姑娘了。”

    “现在他心情很不好,我打电话都不接了。或者他还心里有些过不了这坎。”李琼着的是一灰白色的直筒休闲裤,上身着的绿色大西装外套,内着白色的的确良衬衫。在学校着好看时尚一些,是为了给那些正当花季的学生一个时尚感。而在镇府部门,天天时不时要跟一些农民打交道,她还是选择了古朴一点的风格。就好比一个乡村的女孩子一样看着清清淡淡,除了脸色白皙外,身材超好外,倒也没有太多的花俏让人主意。

    “即然不接电话,那你更应该去他家里看看?别让这孩子因为这一点事自暴自弃的。”李清远想了想:“要不现在政策好,老师并不比一些个体户赚的多,问问那孩子有没有兴趣,要是有兴趣的话,我们这里还有空着的门面,也有一间快到合同的门面,我们让他来经营一点什么,或者还要赚的多。就我们前面那几家开店的老板,他们那个月不都有上万的收入。还别说,当年我提建房子的时候,多装了几车砖,也就把这建一排杂物间,准没有想到这倒排上大用场了。”

    “你有在居功,当年你可是主张建两三间,而是我要求把这靠边上那一长串水沟给填好。当时也就想着把建房以后多出的泥石给把这地填平了,当时还不知道这公路就改新,刚好就在这一排杂物间过。要是不改路,咱这一排还起不了用处。这一半多还是政策好。”王连秀白了李清远一眼。

    “现在这段时间,我见他都见不到,我还得问他同村原先他那个班的学生,才了解一些他的情况。现在估计他还是在坎上,这事多少对他还是个打击,我想等这事过好再去看看,那时候想必也收心了吧。”李琼边伸手从茶几上拿了一个苹果,洗了切了,端到父母面前。

    这虽然只是一个小事,但却是让李清远夫妇很是宽心,这女儿随便做什么总会想到父母。

    “那这孩子要是因为这事而跟你发生矛盾,那怎么办?”王连秀想了想,也用牙签挑了一块苹果。

    “不会的,我昨天那周海都我们单位找我,我打了他的电话,他却忙着赶了过来。周海才会弄一个灰溜溜的走了。”李琼想到昨天一事。

    “什么?这老不要脸的竟然还想到你现在的工作部门去把这名声给坏了。”看了看李清远:“老李,我说,这事咱不能随着让这周海给坏了女儿的名声。干脆让小琼先跟那孩子定个名份。这也算是名花有主了。”

    “妈,你想什么呢?我们镇长可认识他,当时还问我他家的情况呢?就是他在我们镇长面前替我把这事给应下来。当时我都想要把这事给推了。有一矮个子语文老师,就特别想着这事,那老师以为是镇长要转调他,就差给他跪下,让他把这名额给让一下。他硬是瞒着不把这真实情况给说出来。还别说,这事他还真有心,也就怕一旦说出来。这老师指不定出什么幺蛾子把这事给我黄了。”

    看到父母都拿了一块,李琼自己也拿了一块,另一块也就放到茶几上,

    “我呢?我呢我还没有呢?”李丽急了。

    “自己拿,都那么大了,也要自己活动活动?”李琼白了妹子一眼。

    “你是我姐吗?小心我把这事给你弄黄了。”李丽白了姐一眼,还是不满的茶几上的盘子里把插有牙签的苹果给挑到自己嘴里。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