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1章 李涛周柔
    在连化县汽车站,一个年轻帅气的小伙子背着包,手里拎着一个大的包。另一只空着的手还牵着一漂亮的姑娘。两个人怀着学成归来的心情走出汽车站。李涛看了看后面走着的姑娘:“周柔,你不是说你爸会来接你吗?怎么一个人都没有看到?”

    “还说呢?我都跟他说了,我这次还带男朋友回来,他硬是不把我这事当一回事?”周柔感到在李涛面前夸下海口:“还别说,我这爸爸,有那么一比不靠谱,我妈出事以后,你姐都到国外去了,也就家里还有俩老人,我又到外面读书。家里这年过半百的人还要伺侯着年近八旬的老人,这也够呛的。”周柔想了想:“要不我们打个车吧,这大包小包的,你捴着我都心痛死了。”周柔这么一想,也就伸手冲一的士司样挥了一下。

    “不用,我家很近,就在这不远,要不先去我家吧?”李涛想了想,看了看时间:“要不我打电话让我姐开车来接行不?”

    “不行,凭什么要先去你家,我是女生,应该还要先去我家。”周柔想了想,总觉得有些什么地方不对劲。

    “我家你家还不是一样的?关键是你们家你爸你姐都不在,而我们家?”李涛看了看时间:“离这里近,就跟我爸打一个电话,他三分钟就可以把车给开过来。”

    “涛子,你这次是先分配到实习还是直接去工作?”周柔想了想:“我们这种学科好像用不着实习。这又不比教师。”

    “我呢是学利民工程的,直接分到劳务局上班,你的呢?”李涛想了想还是问了出来。

    “我被分到一工商所做实习生,想来我们是学金融的,还会得去跟企业管理打交道。”周柔想了想:“幸好咱的工作单位不是很远。”????李涛对周柔这话很是赞同,看了看时间,都快到饭点了,掏出手机拔通了家里的电话,响了一下,就通了。

    “涛子,我们要不先去找一家饭店随便吃一点什么?然后呢?你就直接回去,我呢,直接到工商所去报到你看呢?”周柔趁李涛还没有打通电话之际说。第一次去男朋友家,她总觉得这样子有点太匆忙,好歹自己得对着镜子整理一翻,或者先到超市买一点什么东西。这才不至于丢了份,好歹咱爹也是连化县城有头有脸的人物。

    “行,听你的。只要你高兴就是。”李涛一听周柔这么一说,倒是有些奇怪:做为女生第一次去见男朋友的家人,总是有些拉不下面子。涛子说完这话就听到电话里传来一个年轻女孩子的声音:“哥,你在哪呢?”

    “跟爸妈说一声,我可能还有一会儿就到了。”李涛家里住的久,也就步行十多分钟的路程,真怕这妹子赶过来找到。他倒是有心,看的出周柔现在还不想见自己的家人。想必还没有准备好吧。

    “刚才跟爸打电话说十二点半准到吗?谁怎么那么胆肥,竟然跟爸妈说谎起来,都几年没有回家翅膀硬了是吧?”话筒里的女声说话利索。

    “你说什么呢?还怪起你哥来了,我告诉你,咱爸妈咱姐都可以说我的不是,就你不行,我可是你哥,你别没大没小的。”李涛看了一眼身边的周柔:“刚才车在路上停了一会,好像是前面出了事故,这不耽误了一点时间吗?”

    “麻烦你跟爸妈说一声,不用等我们吃饭了。”说完这话李涛把电话摁断。看了看停在原地的周柔,眼睛看着车站两边的店铺:“这里倒是没有什么变化,这些店一直都是这么开着,想必毕竟是人多的地方。”

    周柔看了看李涛:“行啊,你还有妹有姐的。全家人就你一男孩,还特别惯着的吧。”

    “还别说,我们这个年代的人,那一个不是父母心中的宝。先别说我,就说你,你在你父母心中还不是一样的。”李涛这话让周柔心里有些不安。

    “那要看一些父母,我出去这几年,都很少跟父亲联系,倒是跟我姐联系的多,我父亲一直怪我没有选择教育部门,可我不喜欢这教师,一整天就是跟粉笔灰打交道,好好的一件衣服,只上了一节课,也就变的满是灰尘。这太没有劲。而因此我爸说什么都不原谅我。每年除了把生活费打给我之外,也就不闻不问的。”周柔说到这,鼻子里感到有些酸酸的。

    “那可能是你爸工作忙,抽不出时间来吧?要不你现在打一个电话看看,或者就来到车站等你也有可能。”李涛笑着说。

    俩人走到一砂锅粉的店门口。这店里生意好的不得了。两间门面,外面都摆了六七桌子,里面也摆了六七桌子,生意却是好的委。竟然有人排着队要吃早餐。里外的桌子满员,也就端着炒好的粉,或者煲好的砂锅粉,让坐到那些刚才起身离开的位置。每个都是十元。

    “要不,我们去这里吃一点,这店生意好的很。都几年了,一直是这么生意红火。比我们餐面吃的早餐还要贵,我在外面经常吃的就是五块钱的,而这里一份却是十块钱。这都有辣味,很让人喜欢那口味,我去读书之前在这里吃过几次。都上瘾了。”

    “咱们大包小包的,要找个位置都有点困难,再说,我们在外面坐着吃这些东西,要是让熟人碰上那就不好。”周柔想了想。两个人站在一起,她也就只有李涛耳朵边高。

    “那有什么?你看那个不是提着包的,再说了,我们只顾着低着头吃面,其他的事还顾得着吗?就是万一碰上熟人,就当没有听到,在吃面的行不?”李涛笑着打趣,看到周柔情绪不是很好,倒也不在坚持自己的想法。

    “行,就依你。”李涛把放在地上的包重新挂回到肩膀上。

    倒是周柔,从他手里接过那较小的包:“这个给我,我拿一个。”

    “没有事,也不就两件换洗衣服么?再说了-----”眼睛停在“莲花血鸭”四个字的招牌下:“要不我们去吃血鸭怎么样?”

    “这个我喜欢。”周柔一看这店里装修还可以,也就二十平方米的样子,桌子倒是摆了不少,此时正是吃饭的点,两个漂亮的一个漂亮的服务员正忙着收拾客人吃过的桌子。

    “‘莲花血鸭’可是本地的一道名菜,怎么人员还没有刚才那炒粉店好了。”李涛看了看那几张桌子人员还真的有些稀少,也就六七桌而已。

    “你啊,多操心,我们正常的吃饭时间是十二点,一般炒是吃经工作什么的,就提前了半个小时吃饭,这是人们养成的习惯,怕把胃给饿着了,宁愿在饭店提前一点。想必这个正好过了吃饭的高峰期,不过正好,我们有着选位置的可能性。”

    周柔说完这话,倒是拎着李涛那个小点的包进了饭店。李涛也随后跟进,漂亮的女服务员看了看周柔倒是没有把眼光放到李涛身上。李涛见周柔兴致不是很高:“你在想什么呢?明天就可以去重新开始你的新人生。你应该高兴才是。”

    “涛子,我其实一点也不想家,在家里,除了我姐之外,我都不知道还有家人的温暖。可我姐在国外工作去了,一年也就回来一次,而我那个不靠谱的爹很少打电话给我们,问一下我们的学习情况,我还有一个爷爷都年近八十,你说这样的家庭回去也没有多大意思。”从服务员手里接过菜单,李涛把菜单给了周柔。

    “怎么没有意思?家的感觉不是别的地方可以代替的,先人说的叶落归根不是没有道理的,再说了,你不还有一个爷爷么?那爷爷更应该疼孙女才是。你最起码几年没有回家,也要关心一下老人家的身体状况。”

    周柔看了一眼女服务员:“你随便点。”

    “那可不一样?毕竟是两代人。儿子虽然是亲的,但作为一个老年人,更希望看到自己的孙辈。再说了,你爸每个月都给你那么高的伙食费你就知足吧,要不你包里的那些名牌化妆品,你还买的起。”李涛边说边在写着菜单,点了一个莲花血鸭炒青豆,外加一个西红柿汤,还加上一个麻辣豆腐。“够了,就这三个菜,多了吃不完也是浪费。”

    周柔端起茶水给李涛倒了一杯,又给自己倒了一杯:“你要搞清楚状况,那是我姐寄给我的,我姐现在可赚的都是美元,而每个月还都有钱寄给他,要不他这么一点工资还能买得上那么好的车?”

    “那还不是一个样,你姐就是你爹的女儿。”

    “不一样好不好?一个姐妹情深;一个是父女情淡。这给混为一谈吗?”

    “说不定,你爸也有自己的难处呢?做儿女的倒是要多体谅一下父母。”李涛端起温热的茶水喝了一口。

    “什么呀?我跟我姐通电话时,倒是听说过,我这爹色心不死,都这么大年纪了,还忙着帮我张罗后妈呢?“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