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章 最后一堂课
    初三(2)班的气氛有点沉重,而马大一如即往的在黑板上写着各种物理名词。随着粉笔灰往下掉落,同学们的心情随着沉到谷底。教室静的有些不可思议,四十几个学生就连呼吸都变的轻微。就怕呼吸声大了,影响老师写定的心情。除了老师在粉笔在黑板上的点动声响之外,就同学们动一下身子都觉得打破了此时的宁静气氛。

    就连平时最喜欢做小动作的大头肖福都难得的静下心来,眼睛盯着黑板还有黑板上站着的高大帅气的人影。不得不说,马大老师在他们心中是一个正面的阳光的高大帅气形像。自己没有办法长的比他帅比他高大,而马大老师天生那随和的性格。他们彻度把他当成马大哈。几年来,马大哈老师当面也叫过背后也叫过。而他们只看到老师笑着挥过去的一面,对予以他们的嘻闹皆不当一回事。那不是老师不知道,而是老师大度。他们都是十六岁了,都知道评判事情的好坏。从老师一进教室就没有时间跟他们说一句话,就连以往正常的“上课”都不叫了。他们预感到事情不些不对劲。

    马大看满是黑板的物理名词。觉得很是满意。转过身来,感到今天的气氛有些不对。

    “奇了怪了,今天怎么都那么听话,一个做小动作的也没有。”马大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习惯性的扶了一下眼镜,

    “大头肖福,你们几个平时都看到你们动来动去的,今天怎么一回事?都变的那么认真,老师还以为有什么地方不对呢?”

    还是没有说话声,用手敲击了一下桌面:“这些都是这学期常用的物理名字,大家到了高中的时候,这些物理中词还是会用得上。我希望大家把这些都记下来。”

    “都记下来了。”学习委员杨小风着一粉色的连衣及膝长裙。她是记下了,但别的同学有没有记下,那是另一回事。

    马大自然知道杨小风是记下了:“我知道你是记下了,同学们都记下来了吗?”

    “都记下了。”这话是出自肖福大头之口。这俩人一点也不笨,这种时候这种场合自然知道不掉链子才是正道,要是跟坳师反着说,有可能成为全班同学的焦点。他们感到今天这焦点不好做。

    “记下了就好,我还希望你们更加熟练的掌握各个名词的用法。大家都是在学习的年纪,而明年上半年又是人们人生的转折点,我希望大家加油,不要掉链子,那是对你们以后的人生不负责任。我给大家提个醒。凡事得尽心尽力,真要是没有达到自己的目标,也就没有什么遗憾事。因为自己已经努力过。-------”

    “老师,你就没有什么要跟我们说的吗?”说这话的是一个成熟的女声,那是坐在前排的谭小珍说的。平时这几个女生很是得马大赞赏。她们听课那认真劲,也是马大用来教育别的同学的教材。

    “大家还希望我说什么?大家可能也都知道一些事情,但这些事都成了定局,我也不能怪人?这是自己运气不好。”马大说着想到难处,喉咙一下子真还堵住了。

    “老师,我们都替你冤,我们去找校长说去,这别的班我们不知道,但我知道我们班是离不开马老师。”肖福大头能在这班说话顶用,他们往往知道大家想要说什么?说的话符合了大家的意愿。

    “同学们的心意我也就心领了。”马大转过头想了想:“我这么跟大家说吧,今天是我上的最后一堂课。老师给校领导写了报告,说自己身体不舒服,要休息段时间。-------”

    “你身体都壮的像牛一样,还需要休息?”一个小女生声音柔柔的说。这个小女生叫王小莹,是这群女生中年纪小的一个。

    “牛怎么就不要休息了呢?就好像家里的牛一样,都累了一天了,总得要歇一口气吧?”马大回了一句:“大家有什么问题尽管问,今天也就是最后一天跟大家相聚。当然以后在这个育桃镇还会再见面的,我们都是同一镇的人,难免见面是个常事,大家要是还记得我这个老师就碰上叫一句,不叫我也不会怪大家的。毕间在以后的生活中大家各有自己要走的路。老师在这里祝大家一路顺风。”

    “老师,我都替你不平,这你当时要是不去代那课,我们班的物理课要好一点,或者你会有更多充分的时间,这样就不至于这么草率了。”说这话的是肖福。

    “做为一个局长,他要听你的课,肯定也做了充分的准备。”马大心里明白,想必老师上课的时间课间时间,这周海来之前都了解了。

    “老师,当时是那个同学竟然还这样?这不是-----”说这话是一个不太起眼,又不了解事情的一个学生,他对整件事就是一个好奇。而他这句话却是问出了四十几个人心里的疑问。

    “这事情也不是巧合,而是有人故意安排的。那个同学也是很无辜,我都没有怪他的意思,很显然是有人给了那同学壮胆,要不一个学生那会做出这么出格的事,还当着那么多领导的面,再说都读高一了,还有这么捣蛋的人吗?这肯定是成了别人手中的一颗棋子。”马大说这话时,想到刘新米当时的情景。

    “我们还是多少看的出来,那都是米老鼠刘新米在做这些事,也就他对你是最有敌意的。你抢走了他的心上人。”说这话的是大头,他父亲也是老师,他听到的资源跟肖福差不多,但比别的同学却是要多的多。

    “感情是人的自由。”马大这话说的深,也没有点出大头说的是谁。反过来主,就换成谁都希望找一个帅的漂亮的高大的,这就是人的自由,刘新米长的这么难看,李琼自然有他自己选择的自由。这话却是不能说的。这就是老师跟学生的差别。

    “老师,这怎么也不能走,你就舍得我们这些跟了你三年的学生,也就是还有最后一个学期了。”那是一个胖胖的,脸色粉白的如洋娃娃的女孩子说的。这女生叫王天兰,家住竹湖村,成绩在全班排在中上,也是马大看重的学生之一。

    “王兰同学,谢谢你的好意,有一句话说的好: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老师只不过提前跟你们告个别,也许到年暑假的时候,大家还是如此伤感,只不过老师现在事情复杂。”马大现在都有些吃力,面对这些思维活跃的学生,他还真有一股无力之感。

    “大家可能都替老师不平,但这事不是大家说了算,也不是老师的意愿。老师也就是受到这事的影响,老师决定提前请假,还不如好好休息几个月,再说了,明年说不定我还会来到这中学给大家当老师呢?”马大说这话时,心里觉得堵。他这话完全是为了宽同学们的心。

    “明年大家可就不一样了。考重点的也有,停学毕业的也有,外面出去打工的也有。你们都将开始你们新的人生。这就是你们人生第一个转折点,老师在这里祝你们明的第一个转折,都很顺利。”说这话时,双手撑在桌子的两个角,一副众揽众生的感觉。

    “老师,你跟李琼老师的谣言也都是那刘米老鼠给传出来的,我就觉得这老鼠不是好东西,都鼠头鼠脑的坏心眼多。”说这话的是大头。

    “这些都是大估的事,同学们都还小,没有必要为了这些事而浪费自已的时间,明天将会有新的老师任你们班主任,我现在是提前休假,来的也就是你们的代班主任。或者采跟你们有一个适应期,我还希望各位同学上课认真,别让人下不了台。真要是碰上一个斤斤计较的班主任,同学们就只有天天带好多作业回家做。这是历来老师对付学生的法宝之一,这也是我大学时期的一个老师跟我说的。”

    马大看了看时间,以前觉得时间过的很快,一节课内容刚好讲完;而现在他却是希望时间停留在这一刻。这会儿,这些带了两年的学生跟他讲的都是心里话。而现在都几句话,也就写了一黑板字,时间都过了一半了。

    “老师你是不是还有约会?”说这话的不是别人,正是马大眼中的学习委员杨小风。这女孩子在马大眼里,几年来也就是一个认真学习的尖子,是个稳重懂事的学生,怎么也想到这么一句话,竟然会从这个尖子生口里说出。

    “现在是上课时间,怎么会约会呢?”马大想要说几句严肃一点的,却是狠不下这心,毕竟今天是最后一次跟他们打交道了。

    “我们以后要是遇到难事找你可不可以?”一个漂亮的女生说。

    “可以,一日为师,终身为师,我今天是你们的老师,也就是一辈子都是你们的老师。学生有事,老师怎么能不闻不问呢?”马大不知道这些学生脑子里是怎么想的。

    -------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