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章 无耻的刘新米
    看到自己的情敌快要倒大霉了,刘新米这几天心情格外的好。他觉得做为一起共过事的老师,对于马大马上在离开育桃中学,他觉得很有必要跟马大说上几句告别安慰之类的话。怎么说,这共事一场虽然彼此没有太多的友好,但也没有七怨八仇。虽然在对待女老师李琼情感方面有那么一些烦恼,但随着马大的离开,这些烦恼将一起走失。他觉得有必要自己入下身架,对马大说个再见之类的话。

    而自从李琼调到镇府工作之后,刘新米立马明白了一件事,这是马大在替李琼掩饰着。自己还错把泥菩萨当真神,这面子丢大了。那么多天一直没有跟马大有过任何语言上的交流。他觉得马大这事做的太不地道了:你即然明知道不是你转工作,告诉我不就得了,还害得在你这马大哈面前丢尽了脸,说尽了好话,早知道你是这样一人,本人也犯不着如此作践自己。马大现在不停职带薪水一年吗?这一年的钱白拿的,这怎么说也是好事。再说了,两个人成为这么久的怨家,几句落井下石的话还是要说的,要不以后没有机会了,自己这口气也就只能这么干憋着。

    远远的看到方兵跟马大在说着什么?刘新米冲两人说了一声“哈喽!”

    马大跟方兵对视一眼,方兵倒是反应快:“刘老师,你这脸上容光焕发的,是不是遇到什么喜事了?”

    “这不马大老师马上就要离开育桃了,怎么说也是那么久的同事,这不想来跟马大老师说几句告别的话吗?”刘新米说这话的时候,觉得自己的形像比马大要光辉高大,自己都放得下以前的恩怨,这马大也应该是感到无限荣幸之至。

    “你的我真还受不起,说白了,我们是两个不同类别的人。”马大用手平着自己的肩膀跟刘新米身高差不多的部位:“咱俩身高不在一个水平,你说我们能在一起尿到一个壶里吗?”

    揭人不揭短,打人不打脸。都是人民教师为人师表的人。刘新米很是注重自己这脸面。要是没有第三人在场,他倒是不这么上心,要是有第三个人在场,那就是直接一把掌甩脸上去了。刘新米眼睛盯着马大看了一会,忽然好脾气的一笑:“你都要走的人了?我也不我一般计较。再说了,咱们以前还是有好多相处比较开心时候。”

    马大倒是有些厌恶的看着刘新米,一边的方兵却是忍不住说了出口:“我听说刘老师在那天的听课上,也溜了进来,而且还跟那叫张海洋同学眉来眼去的配合的很有默契,真要这么说,马老师这次能受到这个处分,对于你来说,那是功不可没了。”

    “我没有其他的坏意,我本就是要听你的课,可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你临时请了假,是马老师来代的课,这我也想不到,我倒是从别人那听说了,听课要去马大初三(2)班,然后------,可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会是临时变封的。”刘新米眼睛一转,立马想出一套说词。

    “------”方兵这一下被刘新米捅了痛处,手里的拳头握了握:“谁允许你去听我的课了?”

    “你也是知道,咱俩关系虽然不如从前,但我好歹还跟你说的算是关系好,我这不关心你嘛?想要去听听你课是怎么一回事?”刘新米眼睛眨了几下,这脑子反应可谓是八面玲珑,见缝插针。

    “-------?”马大一下子没有话说了,这事真还有那么一回事?

    “那跟张海洋眉来眼去的总是不假吧?难不成我上课张海洋还要来给我使绊?”就那天的事,方兵没有少在同学们身上下功夫,毕竟全班有四十多双眼睛,这两人当时的情景还是有同学看在眼里。

    “你换个思路,就马大这人品在育桃中学,那个不叫他马大哈?就某个调皮的同学给他下绊使招也习以为常。这事能说明什么?”看到马大一双眼睛要吃了自己似的,刘新米说这话时,心里却是七下八下的跳个不停。

    “在同学们中间你只有听课的份,但我还真从没有见过一个耆师去听别人的课,还会提那么多问题,你这不是故意的是什么?”马大倒是记得刘新米那天说的什么话。在一定程度上这话还真有一股火上浇油的味道。

    刘新米连着后退了几步,这家伙眼力太好,他发觉到自己这位置刚处在方兵跟马大呈三角,马大人高手长,要是突然动手,自己准只有吃亏的份。他悄然退后一步,也就在马大手伸的距离之外。这也算是安全距离。

    “你还算是个男人么?就你那天原心事你还不知道,在上课之前我好像还看到你。你还说你不知道是我还是方老师上课,你说的是人话么?”马大到是想起一件事:“当时好像看到你走到那周海面前去说什么?”

    “你搞清楚状况好不?那天是领导叫我来问话,他还把我当成一学生呢?”刘新米暗叫不好。

    “我现在算是明白了,你刘新米倒是看出我有事请假,然后合着知道马老师要帮我代课,就跟人这么说,你敢说你问心远远愧吗?”方兵倒是直接把刘新米是成心的扣往他头上。

    “说不定,那个学生也是受了你的指使,你觉得这样做合适吗?”马大也就是吓吓刘新米,最起码在学生面前老师打架,那是情节很严重的,为人师表。这要是让学生家长知道这学校的威严还在么?为人师表的形像还能保持么?要知道马大虽然是马大哈一点,说话得罪的也就是老师,而自己好像并没有得罪过一个学生。虽然在学生之间名头是有点响。但做为一个学生,看看笑话,听听八卦还是善长,真要是得罪一个老师,再怎么也是不明智的。他们还是清楚,老师跟学生有事发生纠纷,首先错的就在学生。

    “那你今天来干什么?我们还用得着叙旧情么?”马大倒是直接吼了过去。对待这种人,马大觉得没有必要好声好气。而对付这种人,他都没有耐心。一点耐心也没有。

    “我现在说句公道话,你说你现在自己都这样了,工作都要丢掉了,你还死抓住李琼老师不放,首先你得要活你自己。说白了,大家都心里清楚,真要是一个老师停职拿了一年的工资,有几个还有心情回来教书,真要是个有脸面的人,他也不会回来。关键是你一旦回来,唯一证明的就是你一无是处,除了教书就没有其他的活路了,而现在是什么年代,就是出去找一工作,也不愁找不到四五千一个月。停职拿的薪水也就是最为基本的工资,也就四五千的样子。我觉得人还可以选择多种活法,不应当再回到以前的老路上来。就不为别的,这事你要为李老师想想,一个没有工作的人会给她以后的生活带来多大幸福,换句话,一个打工的能有什么幸福可言。今天不知道明天的去处。说不定明天就被老板给炒了呢?要是我的话就选择成全,成全是爱的最高境界。成全有条件给李琼幸福的人,这才是爱李琼的表现。”

    刘新米在三人当中是语文,很显然,俩人的话语水平跟他比起来,显然是差上不少。虽然说这话说的有点不要脸,但都还说到马大的心里去。马大虽然心里有这种想法,但还是不太明朗,被刘新米这么一说,倒也是明白了一些事情。但马大怎么可能会让这个家伙得意。最起码自己即使跟李琼分手,也不能让这个不要脸的人知道。

    “我听人说,你家一家几代都是矮子,你们一家人为了改变家庭这种不良的基因,就想着用各种不要脸的手段找一个高大漂亮的女孩子,这样的话,这事也就解决了。而全校的人都知道,李老师人长的漂亮高大,全身无一缺点,想必这事你策划了很久?”马大想想心里有气,即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干脆什么都给他挑明了,摆在明处。想必也不好使什么见不得人的招。

    要知道,这可是有第三者在场的。方兵就是最好的证明。

    “谁说的?瞎说。”刘新米被马大这么一说,就好像老鼠尾巴被踩了。本想以为悄然不知的做这些事,却是不曾想被人直说了。说自己一矮子,被人点破心事,谁还肯认这事。“这你们可不能听别人瞎起哄。”

    “你放心,这事大概没有人说了,李老师怎么会看得上你这种,就这学校最矮的人也就是你,你跟人站在一起,就好像是个孩子似的,你不要脸,也得替人李老师想想。李老师这么一号人物,那可丢不起那人?”方兵对刘新米了解倒是多。

    “刘老师你或者还不知道,这事在大部分老师都听说了,也就没有想必李老师也是知道的。你说,你这种无耻的人,李老师这种天仙似的人物你配吗?”方兵皮笑肉不笑的说。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