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章 一起面对
    李琼今天着的是一件粉红色及膝长裙,一头披肩长发散开来倒是给整张白玉般的脸增添了几分秀色。真还有一股欲看青山秀,清风扶晚霞的意味。在做老师的时候,也就是为有师表,面对着自己下面的学生,还必须保持着一股教师的形像。李琼倒也不会着的这么休闲。现在在镇办公室这人走出来,平添一股修闲的庸懒之美感。给人看到总是有一股要好好安慰疼爱一翻的感受。

    看到从豪华奔驰车里出来的人,李琼心里却是增加几分厌恶之态。很想不出来,但父母亲还是在工作,怎么说也不能让父母亲提前内退。现在这人对父母的工作有着决定权。

    “你有什么事吗?”李琼就是想称呼他为周局都觉得恶心了局长这个名字。揉了一下松散的头发,倒是一有差不多半数把脸给遮住了。

    “我这不想要去育桃中学,有事路过,听说你在这工作,也就进来看看,没有想到还真看到你了。”这事透给他的也就是那个刘新米。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李琼肯定这不是马大说的。自己能来这都是马大的主意,目的也就是让自己清静。

    “你说你换了工作也不跟我招呼一声,我也好关心一下你工作的情况,你说你好好的教师不想做,跟我说说,我可你把你调到局里面来。这些都不成问题,就凭咱俩的关系,这些事对我来说还是举手之劳的。”周海把在肚子里憋了几天的话一股脑儿给说了出来。

    他不求她同意自己的,只求她给自己几分钟说话的时间,自己还有好多要做的决定跟她有关系,当然也包括他父母亲工作的问题,要是自己成了李琼男朋友,那工作肯定不能提前退休。这么年轻还得为在自己的教育事业上工作个十二三年是不成问题的,也就六十多岁么?可要是李琼不能同意真要是不方便给他提前退休,但在符合年龄规定的情况下,退休还是有这个必要的。周海工作这么多年,也算是经历过人生的大起大落。也深知到一个道理,做为一个在位都不能让自己的人生更加充实,那就让自己经历更加丰富。

    而一旦离开了这个岗位,就那些人,很可能人走茶凉,自己在清白的教育岗位什么好处也没有捞着,心里倒有几分过不去。也就李琼出现在自己眼里的那一刻,他心思动了,真要是把这么一个漂亮的女教师变为自己女朋友,也不枉在任这么些年。他能在众多对手是一人胜出,手段自然高明几分。他不想离了位置时后悔,也就要在位时着手去做一些事情。以前是受了马大的那翻话误导,自己在水利局绕了这么大一弯路。

    现丰好了,自己的对手底子自己清楚,那周海自然也要利用手里资源合法的做自己想要做的事。前些天也跟马大打了一针预防针,他的目的不是让马大答应把李琼让给自己。他就是晓明利害,让马大要知道,自己去找李琼时。他要是插手会带来的后果。相反这样说了,或者有可能自己去找李琼时,马大要是知道也是装着不知道的。这就是他想要的结果。

    “我觉得没有这个必要,我父母亲都那么大年纪你要让他们退就让他们退吧、他们辛苦了那么些年,也该好好休息一下。再说这么些年,他们也没有少吃苦,做儿女的是该让他们好好休息一下,”李琼很想不应这老男人,但觉得这又不是自己的风格。虽然不能做到有问必答,但有些事情还是要说的。

    “你说的也是,我现在不是你的上头领导,可如果我要向上级要你回到教育部门业,或者这个事也能成功。我的理由就是没有经过我这个一把手的同意,不能私自调动我的老师。特别是你这么漂亮的女老师。”周海说这话时,老色眼也变的发光起来。周海说这话时觉得自己这脸皮是厚了不少,怎么么不要脸的话还能说出来。

    “-----?”看着一双眼睛在扫视自己全身的时,李琼觉得这真还有几分理?而刘镇长给自己说的话又像是定海神针:“你也太高看你自己了。大不了我跟马大去打工大不了我让他在家里歇着我养他。”

    李琼这话让周海直接哑火。都有了丢工作的打算,你还能怎么办?都想好了要去打工了,你还能使出什么招。自己的杀手锏,就是用李清远夫妇的工作做砝码。而两个砝码丢出去,就都被对方完好的丢了回来,这还怎么让人出下面的招数。

    “你当然可以不要这个工作?但别人怎么想?马大老师又是怎么想的?他要是因为你而把这工作丢了,他心里是大度,他为工作所犯的错终究是要有人承担,而那个人必须是他自己。但这些事其实也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其实还就是你一句话的事情。”周海见李琼心里迟疑,又火上加油:“当然,马大老师现在跟你为了爱情也许不计较那么多,但过了一年或者两年,后面如果遇到什么不如意,他难免要把这事当成他一生的痛,我问你要是遇到了那种情况,你说你跟马老师还能如此毫无顾忌的走下去吗?想必到时候你听了他这话也是觉得有所亏欠吧?”

    “不用,这要看谁?这是我所喜欢我最爱的人,我只会用一生来呵护他,怕他过的不幸福。”一个浑厚的男声从出现在镇府的大门口。

    刚才也是接到周海的电话,李琼就给他打了一个电话,让他中午过来一趟,并告诉他周海那老王八蛋中午会到镇府找自己。

    马大恰好把周海的话给听到了,这话把他心里的火气给点燃了,马大握了握那硕大的拳头。

    周海退了几步躲到车子的后面:“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我是你上司,真要是直接抠打上司是犯法的,你信不信?我要找律师去起诉你?”周海现在有些觉得自己有些话说的太满了。他也听说了育桃中学的人说起这马大哈的事:做事全凭个人喜好。一旦情绪冲动之下,说出什么话,做出什么事那是自己都没有想到的后果。自己做为堂堂一有身份有地位的局长,真还犯不着跟这马大哈较真。

    马大走到李琼身边,一手搂住李琼的肩头:“我为了我喜欢的人,什么事都是做的出来的,我这拳头痒,有时候也的把劲给发出去,要不很不好受的。你不就是个局长嘛?我还跟你说了,这工作我不要了,但是一旦让我生气做出什么事自己都想不到的事情,那可怪不了我。”马大想了想,对李琼说:“我会把有教育局领导用职位威胁我女朋友,这事给捅出去,怎么说也要让全连化县人都知道,这教育局竟然有了这么一种人。而且是很不要脸的国人,都那么大年纪了还,死不要脸的想要对女生进行威逼利诱。我正好也有一当律师的同学,我去找找他或者还有什么办法让这老男人在局子里呆个三两年,给他定个什么滥用手中的职权,做一些不体面的事情。我相信我这个同学还是给我这个面子的。”

    听了马大这么一说,周海脸如死灰。天大地大面子最大。自己这些年所经营的无非是在众人面前有一个好的形像,是一个体面的领导。而一旦这些事给捅了去,让检举院给知道,那自己都有可能两个职位都要丢掉,要知道教育局有一个副局长,文化馆有一个副馆长。他们可都是自己的对头,他们都是希望自己早退下这个岗位,他们好顺其自然的接了上去,所有失都知道。局长不走,副局长何以上任。馆长不走,副馆长一直是副馆长。而这马大哈万一真不管不顾的给自己来上这么一梭子,那自己这位置是保不住,真有可能要进去呆个三两年,别人不知道自己的事,自己还是清楚。

    “我告诉侈凡事要讲证据,你不能这么诬谄我,”说这话时,周海有些没有底气:这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人家都不打算要这工作了,说白了,就想要动手打自己一顿,那要是在法院把自己这些事给捅上去,自己这脸怕也是丢光了。

    “我凭什么不能这么诬蔑你?你用你手中的权利还做过一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说了,我有一个号叫马大哈,想必你也听说过吧?我还就告诉你,我这人说话做事真可就一冲动起来,我可对你没有什么好留情面的。”马大转了一下拳头,一拳重重的击在奔驰车的车棚上。

    “还就告诉你,我是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有话好说,有话好说。”看到自己的车凹进去一大块,周海心痛了:这可是几十万的车啊。

    “就你局长一个月能有多少工资,还要供孩子上学,还有一那么好的别墅,这点工资可能不够吧?”马大算是彻底把周海给得罪了。

    ------

    看到周海灰溜溜的上车走了。李琼握紧了马大的手,跟马大对视了一个眼神,读懂了彼此心里的想法:有事一起面对。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