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章 悔不当初
    贺校长本着保护马大的想法,跟马大说了,这事就当内部处理,公告不帖出,但呈情的结果是成了定局。而导另一个始作俑的同学张海洋却是被直接开除,众所周知,这个学生根本是不想上课,也就家里有钱自己读书读成什么样子都无所谓。对于这事张海洋却是高兴之极,终于把全校的渣老师马大哈给整惨了。自己的使命完了,不誌就不读吧,本来这高中也是买来的。他并不稀罕,倒是觉得有些浪费那几千块钱。

    另一个心里自责的就是方兵,他第二天上谭,倒是从各位学生口里听到了有关于马大上课,第海洋大闹课堂的事。而当着那么多师生的面这情节肯琮要严重。他跟马大相处这么些天,觉得马大这人靠谱多了,跟刘新米简直就是两个人。本以为事情并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可当初是有怎么就急着走人,忘了把课程安排交待一下呢?他也清楚,自己要是把什么都交待好了,等待马大的处分充其量也就是个教学方法的问题,并不会严重到要马大带薪停职的严重。所谓带薪停职,也就让你拿着薪水不在工作把职位给停下来的意思。

    而做为一个老师,这里面的内容还是清楚。一旦停教一年,再怎么熟悉也会变的生疏,而最主要的是心态发生了变化。或者已经不习惯跟粉笔灰打交道的日子。或者有可能都不想在进行教学工作了。总之,很少有人得到这种处份。看是让你拿了一年的工资,实际上有可能让你永远的离开了教师队伍,这是每一个当老师的都清楚的事情。都有可能中断一辈子的教学工作。

    而马大这大专毕业生,除了教书回家还能做什么?就是做农民他都不合格。

    方兵因为心里内疚,遇到马大反而不知道如何开口,那是自己无心之失,只是被有心人给利用了而已。而他心里却是通过一些学生的嘴里,陆续也知道刘新米也来听课的意思。他也明白这是刘新米始做俑者。别课老师来听课也是常有,这错也不在于刘新米,只是错的是刘新米不该串通张海洋设计陷害马大,这事他真还过不了心里一关。要说自己也有错。本来有个事请个假,那是个教师都会有的。侧自己那一天请假一方面固然是想避开一下听课;而另一个原因是身体真的有些问题。这事他自己知道的。而自己当时就是不应该让马大替。换谁都无所谓,最起码刘新米不会伙同自己班上的学生给马大老师使这么一绊。

    他敲开了贺校长的办公室门。贺校长看到方兵的一脸悔不当初的脸色:“怎么了?今天没有课了?”

    “校长,我有件事想跟你说一下,能不能把马大老师的处份给我背?”他有心想要把这处分给背下来。

    “你当这是什么地方,这是学校,可不是你们小孩子玩过家家的地方,你这不是乱弹琴吗?别人的处份你说替就能替啊?这是你说了算还是上头说了算?”贺校长也知道方兵此时的心情,本是为了躲开这听课给心里造成的负面影响,却是没有想到竟然会把另一老师给处分了。????“校长,你这么想吧,那天马大的事本来就是因为我的课,现在这样我能心安吗?这导致马大离开了教学工作,我这心里不好受,说白了这就是我害了他的。我真不知道怎么面对他?”方兵晚上想着跟马大道个歉,可又不知道这是怎么说。当时自己跟马大说这事时,马大却是很爽快的答应了。要是不答应是自己强行让他代,这事情就更加不可收拾了。

    “你当初怎么想的?现在事后来说这话。”贺校长并没有动身,只是把一副眼镜摘了下来,从纸巾盒里抽出一张纸巾,轻轻的擦拭着里面的灰尘。

    贺校长看到方兵遭受心里打击的样子,轻叹了一口气:“放心吧,这事也不能怪你一个人,而是有很多方面的事情,就那天正常来说,你这种情况是没有错的,做为一个老师谁都有些事,或者身体不舒服或者家事,这些都要别人代课的。这是个无可非厚的事情,错不在于你。当然你怯意听课这想法可是要不昨的,还是希望你以后改变。就马大这事来说,你也在学校听说了不少,跟李老师关系发展到这地步,这是我们都没有想到的。想必你现在这几个月,也听说了李琼的一些事。说白了,这马大还冲上了李琼的阵线。”

    “这倒是明白。想必那天来听课的老师就是跟李琼或者马大有摩擦的个中原有?”方兵被贺校长这么一说,心里好多了:“听说这人很有背景。”

    “说实在话,就是没有你那节课,在马大自已的课上,他同样会给马大各种处分的,他真正的意图是在向马大老师示威。要马大老师服软,甚至于服软中断李李琼的关系。这些事就是个明年人也能看出来。”

    “那这个人身份是什么?在教育界怎么成他说了算?他倒底是什么来路?”方兵有些替马大不值,只是不知道的情况下,自己去是成了让马在受处分的祸首。

    “你这话还睦是说对了,在我们连化教育部门,还就是他说了算。他就是教育局局长周海?没有听说过吧?”贺校长说完这话,看了看方兵惊慌失措的脸色:“现在吓住了吧?”

    “我还就告诉你这连化教育界,就是他说了算,做为一个校长也是在人手底下讨饭吃的。这事也由不得我,也不是你所能做出一些结果的。”方兵后悔,那天来听课的来怎么就不知道来的是这么一号人物呢?

    “这事也并不单纯是这么一个原因,还有更乱的在里面就是刘新米老师知道不?这有关于李老师的话都是他给说出来的,这是你们年轻人的事,我也就不想参于,只要你们不把这学校给拆了,我是不说你们什么?做为一个老师,或者人生,这些都是要经历的。那也就看的出来,其实那件事的真正主事的人是刘新米,得是在向马老师挑衅。刘新米也是喜欢李老师的,而李老师这么号人怎么会看上他这么一号。”方兵却是没有听出贺校长说到马大李琼就用马老师李老师,说到刘新米却是直接用了其名。

    “当然那天的事,你大概也听说过,你们班那个学生却是这件事的妈作俑者,他又是里面充当了刘新米对付马老师的工具。而说白了,他也就是个学生,我们把他开除了学籍,这对于一个学生来说是很严重的事情。而马老师受到的处分相当于这学生的命运却是轻了不少。这事我能说什么吗?要是那天你把课程跟他交待一下,这也就是不会发生。当然也不能因为是这样,这只是其中的一个环节而已。直白的说,就是没有听课的意思,周海也会通过其他的事来整马老师,这是为什么李老师匆匆要调离学校的原因。”贺校长叹了一口气:“可尽管李老师被调出去了,这事想必对她还是有影响的。”

    “这事对谁也不好,对于马老师的处分是有点过了,但还是差强人意,那天的情况是有点不靠边了。受到这种处分,就依当时的情形来说,也不为过。这不就是浪费别人生命。好在这是有人故意这样做的,这事还真就委屈了马老师。对于这事我会写一个详细的报告反应到上一级。不管怎么说,对于马老师来说,也就是一年的停职,要是他真心想扑在教学事业上,明年这个时候重新加入教师一列,我们育桃中学还是欢迎的。”

    “那贺校长这事能不能缓一缓?”方兵心情轻松了不少,他觉得这事还是有些商量余地的。

    “怎么缓?你是周海他爹?他决定的事情谁能更改。就是上级也不见得会同意我的反应,这要是跟别的老师也就是小事一桩,也就是马老师正好撞在这刀口上。好了,你也别东想西想的,只要马老师有心从事教学事业,他明年还是可以进来的,也许你们是这样认为的,都丢下一年的课本,这课程还能一样吗?”贺校长动了一下身子:“这恰好就是考验一个人耐心的时候。马老师真要是有心要返回到教学的职位,他就要用功把不至于把自己的东西给丢了。这事对于他来说,也未必不是什么坏事。”

    “但这事对于他来说,却一定不是好事。”方兵说完这话,就转过身:“或者还是有转机也说不定。”

    “就你还转机什么转机?你当真你自己是老太爷,其他的事不用想,先好好的就好。”

    “什么好好的?贺校长我就不同意你的看法,好人就合着要受排挤,我说这事我还较真了。要说后悔,我还真有点,我就是后悔当初不该请马老师故而我把这课给代了。”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