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章 家门不顺
    马有根从城里回家时,已经是五点半了。看到马大的摩托车在停在门口,还是说了一句:“这车子怎么不放屋里去呢?这外面的被小孩子弄花了,那可就得花钱修。”

    这话说出口时,有些后悔。以前他遇到马大的事一律不过问,自己这儿子可是长子,要是连做大哥的这点事都要让自己这老爹说来说去的,那这老师当的也没劲。先自己都教不好,还教人子弟。

    “又怎么了?”马大听了老爹的话:“现在心情不好,就把村委那职位给辞了,咱家也不愁你那小组长的官。”

    “你说什么呢?现在长大了,翅膀硬了,说两句就还两句,你们可是我养大的,我可告诉你,这小官我还稀罕呢?我都当了二三十年,真要是没有这个职位,我会觉得自己给丢了魂似的。浑身不自在。”

    “我就说嘛?现在村长一家有事,而其他人都没有往村委跑了,就你一个天天上午去村委,别人不知道还以为你占了多大便宜似的,其实每天也就去那里开个门,扫扫地而已。”马大听李琼说这十几二十天上班真正手头的工作也就是那么一个两个小时处理,其他时间也就看报纸喝茶打扫一下桌子卫生。摆放一下。以前教书是让学生做这些事,现在是自己的办公桌子,还得自己动手擦拭才安心工作。她觉得这样充实多了。也就觉得这村委也不过是这个样子。

    “那能比么?那是你们这些国家正式职工的事情。就桃花村委那两把破旧的靠背椅子,开会的时候都使着劲往上蹭,不到最后一刻是不起来的。这也用得着去擦拭,我还不如弄一袋烟丝去烧呢?”马有根印像中自己是没有擦过几次,这两把椅子却是溜光溜光的。马有根说完这话,有些奇怪的看碰上这个大儿子,他感到有事发生。自己这个儿子算是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倒是从没有跟自己拌过嘴什么的,比起老二二斤自己基本上没有操什么心,懂事早的那一类。这么一想,倒是拿着烟锅忘记装烟丝:“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跟那学校的女老师闹分了?”

    马有根也就认为是感情上的事,才会让自己这个不接地气的儿子,心事重重。以前读书时,因为马大成绩好肯用功,马大一直不让他下地干活,自从考上大专后,更是不让他帮着做家活。就把他当老太爷给供着也得了。谁让他是光宗耀祖的大专生呢,

    听了老父亲关心的话,马大警觉自己是不是有些过头了,自己怎么把工作的情绪带给生养自己的老父身上。有关于他的事情贺校长力保无力,毕竟还是在周海手下混饭吃的,贺校长问过马大停职带薪水这一年将有什么打算。马大信誓旦旦的说想要去外面看看。说那样的话时,他心里是没有一点底气的,要知道自己在学校也就是个物理老师。马大回到家里又不知道要怎么开口。总得跟父亲一个合理的解释。而公告也就月底要出来,倒是方兵够意思,硬是去校长办公室帮自己求情,不让把这公告给贴出来。马大倒是想过。现在也就是在全校师生面前还有一点面子。公告一出来,这事很快就传到父亲耳朵里了。

    “正式工又能怎么样?要丢工作还不是分分钟的事。”马大想着把这事告诉父亲,自己有可能要在这里休整一年,但问题的关键是一年后,自己还有机会去学校任教吗?那些学生还会记得自己这个物理老师吗?

    这一年的工资看是好拿,其实相当于买断以后的工作,马大能不揪心吗?当然也有一年后重回工作岗位的例子。但马大知道,只要周海还是在职,自己的机会可能就不大。正如周海说的那样,自己除非放弃李琼,那有可能这事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现在相反事情扩大化了。但马大做为一个有担当血气方刚的青年才俊怎么可能把这些事影响到李琼,别人不知道李琼,通过这一段时间的了解。马大感到李琼就是上天对自己的恩赐。但这事又不能把李琼给牵连来。这些事想要不告诉李琼,琼迟早会知道的。纸也是包不住火的。

    “------?”马有根一下子转不过弯来,眼睛定定的看着马大:“这考上的工作还能丢,那哄三岁小孩子呢?”

    “-----?”马大不想说了,也不知道如何跟这关心自己在意自己的父亲说这话。

    倒是王莲秀从外面进来:“我刚才碰到你海燕婶了,她说她那表妹好像认识你?还对你有那么一些意思,正主动跟她说你的情况呢?”

    “你别说了!”马大冲母亲无端端的大声说了一句。他知道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也就是这个叫孙丽的女孩子,要不是这个女孩子把自己在学校当老师的身份透露给周海,自己也不会这么被动。现在好了,都有可能要丢工作了,还假惺惺的。想必也是她称心了吧。但马大也知道,这事要是孙丽不说,周海或者有可能还是要知道的。也只不过时间的长短而已。

    “你个白眼狼,你冲我发什么火,我生你养你关心你还错了?”王莲秀倒是看出儿子有心事,但这也不能成为中父母无端发火的理由。

    “有些事情你们不知道。”马大心苦涩,这工作上的事情是没有办法去跟父母说明白,说多了,反而让俩老人担心。

    “那小孩子呢?”几天了,马大总感到妈身边少了什么?姐家那小外甥女以前一直跟在妈身边,现在没有看到这身影。几天没有看到人影了。

    “都回去一个星期了,你现在还知道记着那小孩子,在这的时候,做为一个舅舅,也不知道买点吃的给她开心一下。你现在说这有什么用?现在断好奶了,天天在这,她奶奶爷爷也不高兴。”

    王连秀说出这话,马大暗叫惭愧:“刚开始不也买了,现在事多也就忘了。”

    “你还说?你也就去那边小店买了一包雪饼,也就三四块钱而已,一个月那么多的工资,就给这小孩子三四块钱,你还好意思做人大舅。你这一点比起你弟二斤差远了。二斤还动不动就给人买游戏机什么的,最少也要五六十。人还是个没有工作的人?难怪你妹叫你马大哈,这名字还真是没有起错。”王连秀这话把马大轰了个外焦里嫩。说这话时,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也是马大这事确实有些让她堵心。

    “我可是你亲儿子,有这么揭短的吗?”马大被母亲说的很是无语,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为人在母亲心里竟然存在这么多的意见。

    “你说什么呢?现在不在说爸的村组长一事吗?这还扯我身上了。没完没了了。”马大无奈,自己好像是有些理亏,老妈说的也是实情。

    “-----?”马大很想跟父母说一下自己工作的事情,但又怕让两老担心。

    “你有事吗?”王莲秀细心:“看我爸正愁眉苦脸的样子,相问问什么事?”马大情急之下,也就只有把这话说出来做挡箭牌。

    “他现在正忙着呢?比县委书记还要忙,一个人要打理着村委的事。村里缺村子还是什么事都没有,缺那个组长也是一点事都没有,唯独不能缺他,你看他多重要。-------“

    王莲秀还在说个不停,而马有根的脸色却是很不好。他也是成精的人,从老伴的嘴里怎么就听不出一丝的关切,倒是有那么一些兴灾乐祸。对王莲秀说:“你不要说了,中午吃多了,准备一下晚上的菜,都饿着肚子呢?”

    “早都弄好了,这不看你们在这说个不停,是打算让我再热一遍呢?还是现在就吃。”

    “都做好了,还放在厨房不端出来。”马大哈这话把母亲也给得罪了。

    “都那么大一儿子了,我做好还要我去端出来伺侯你们爷俩好吃好喝着,你们却是当我是使唤丫头还是保姆呢?你们不吃就算了,我也不去端。”

    “我错了行不?”马大看到母亲一脸的不快。也就起身,走向厨房,不管怎么说,自己要对得起高等学校毕业的招牌。要是让别人说没有素质还情有可原,要是让爸妈这么说,那就是不孝顺。他还是清楚,父母的养育之恩大于一切。

    “你有什么事说出来?咱们现在这好年代,无论做什么都有一口饭吃,你就安心的娶个媳妇得了。工作没有了,可以去找,让你弟在那边给你留意一下,要是有合适的工作,你也去。------”做父母的都为这事焦心。

    马大一下子错愕的回过神来:“你听谁说的?”

    马大有些蛋痛,自己本是要瞒着俩人,这倒好,他们却是先得知这一情况。这倒省了自己的事。

    “我碰到你海燕婶了,她表妹给她打电话,说是要转告你跟你说一声对不起。”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