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章 明心湖
    在育桃镇偏一百米之处的矮山中间,有一个如草写的“明”字的湖,都是青有一条田埂路从湖旁直达育桃镇,而湖周围也住着不少人家,有山有水才好养人。这是农民的常识。湖不深,最深处不过两米,那还是在中间。湖水是从山谷间流出,一年四季湖水常年清绿如镜,倒是不少的鸭子在湖中间戏水。时不时扑腾着翅膀一个猛子扎了进去。露出头时已在一米开外。

    中午,太阳照在湖面上,在鸭子的戏耍中,湖面形成一圈圈的涟漪向四周扩散。而此时在湖面靠育桃镇方向的几棵绿茶树下面,一男一女坐在干净的草叶上。这俩人不是别人,正是马大跟李琼。

    “这倒底怎么一回事?我昨天问你你还不跟我说,在电话里我也听不清楚,你今天跟我说说这情况,倒底是怎么了?”李琼硬是把马大拽出来的,并要胁要是马大不出来,又要到学校来。马大无奈只得出来见她,两个人曾经带着学生到这地方踏春。对这湖面的景色还是很喜欢,看了四周的清水绿山倒影,一些烦恼也就不翼而飞。

    “说这些真的没有什么用,我也就是帮小方带一节课,这周海还真把我给识破了,这显然对我是有心怀不满。”马大尽量把事情往边上带,愕然李琼把这事跟她想在一起,就周海昨天在那瑶口村说的话,明摆着是冲李琼而来。这些话也就他们两个人知道,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说出来。

    “怎么就没有用?这周海倒是安的什么心?这人还真是无耻不要脸,他还走俏发他自己是法了?”李琼反问。

    “身正不怕影子歪,真要搞火了,我就不客气。”马大一惯说话不过脑的做派又出来了。

    “你以为是三岁小孩子呢?这么一吓准会吓哭。”李琼埋怨了马大一句:“你好好的方兵带什么课?”也幸好方兵没有跟自己接近。真要是这么做,李琼就会想到是不是方兵故意的。

    “也不能怪方兵。”马大手里弄了一根狗尾巴草:“平时跟方兵挺阳光,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还怕这么一下。”马大现在都有些后悔,自己不换也不会给周海如此一把柄,要是在自己的课堂,自己可以毫不夸张的说,用不着课本。而也就这么一节课,还这么一个学生。竟然把自己给弄了。想到学生,马大想到一个人张海洋,而在张海洋跟自己说话时,明显眼睛在四周寻着什么?也就是刘新米的话,才让他安定下来。????“难道这也是刘新米的主意,这刘新米要是这种主意也出,那心眼也就在坏了吧?”

    “那怎么一回事?”看到马大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而脸上的表情变换不停。

    “我昨天还忽略了这个人,今天想起来,这还是刘新米那王八蛋给害的。你知道为什么会有一个学生给我把上课给弄黄了吗?那就是刘新米。本来那一节也不是语文课,而他却是偷偷的进来坐在后面的角落。张海洋时不时跟他眼神相对,我敢肯定,这两个人肯定有什么事。肯定有什么商量,要不这么一个学生当着听课老师的面,怎么可能有胆量这么做。这分明是有人故意唆使的。”马大肯定的说。

    “你指的就是刘新米?”李琼也想到这家伙可是阴暗面的人。真要是让他得到痛,想必效果要好的多,但理智告诉她,做为一个老师不能这么做。

    “还要证据,这些老师都看呢?这还能有假?再说了,那张海洋说话时,一双眼睛时不时往人堆里看,他看的就是刘新米,显然这是刘新米弄的。

    马大肯定的说。

    “你能有证据吗?要知道,刘新米可有一个教导主任的姑姑,你要是没有证据,小心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李琼提醒着说了一句。

    “那么多人谁会为你去得罪有一个教导主任做后台的老师,就是学生,谁会那么傻。这些学生精的很,不可能听你这一套。做为老师又有谁去给你证明?明摆着这是得罪人的事,大家都犯不着做这种不靠谱的事。这是要脑子。你多想想就知道。”李琼心里担心自己一直担心的事还是要出现。周海为了达到目的有可能要拿工作来说事,自己一家人都不在乎了。真要是让马大把工作给丢了,那她也无所谓,大不了自己养他。再说了现在下海找工作的人多我是,比马大高学历的也有,何必还在意这工作,外面私企或者还要赚的多一些。

    “这工作每天得跟粉笔灰打交道,换个工作也不是不可以?”马大说完这话,心里感到挺委屈的,他也得刘新米说过这话,自己怎么跟他说出一样的话来了。但马大知道,自己不这么说不行,目的也就是让自己在意的这个女子宽心。要知道自己在农村长大,二十四节气搞不清楚,一年四季什么季节去田里忙活了分不出来。他除了教一下书,还能干啥?

    “说的轻巧,你什么也不会,那个工厂企业要你?人家到处招工的是熟手好不好?”李琼兜头一盆冷水沷了过去。

    “不知道可以学了,你难道没有看到,外面的招工说明都有写着要的是生熟生,年纪十八到四十五,我也就二十多一点,这还年轻着呢?”马大说这话时,两眼看着湖面出神。

    “你不要有太多的想法,我们毕竟要踏踏实实的生活,再说,事情还有我呢?我现在特别佩服,你怎么硬要去换工作,刚开始我还真没有想那么多。你说你是怎么知道的?是不是有人跟你说了什么?”李琼今天着的是一袭兰色的确良打底衫,下身倒是一修身长裤,给马大焕然一新的感觉。

    “谁跟我说啊?又有谁能事先知道呢?你还当真以为是孔明在世。我只是觉得,上课也就是如刘新米说的,天天跟粉笔灰打交道。再说人家不找的是懂外文的吗?”马大想到什么,拣起一扁瓦片对着那湖心一下削了过去,溅起一连串的水花,把那正戏水的鸭子给惊走了。

    李琼也学着他的样子,也就丢下去,直接沉入湖底去。

    “你看我要平着跟湖面接触,这样才不至于沉到湖底。你看我。”马大又做了个示范,又是一连串水花往湖主射去。

    李琼学着再丢了一个,也就溅起三个水花而已:“不错,大有长进。”马大笑着:“我说实在的,我自己有时候也想着要干点别的,但还真没有想好。我的原因很简单,你也知道,刘新米那么一张嘴巴,什么话都会说,不就是仗着他姑是教导主会吗?”

    李琼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她觉得自己欠马大的,好好的自已要把他给拉了进来。可当时却是没有想到两个人会发展到这一步。现在想想又有些后悔,很明显,马大一旦认出来就成了周海打击的对像,自己当时怎么就不多想一下。

    “你不要有心里负担,这本来是没有什么的,你也看到在校庆舞会上,那个女的对我说的那话,只要是个智商健全的人就大致明白。周海是什么人?他怎么会忽视掉这个环节。”不就是一工作吗?现在这个年代,私企打工的人多了去,再说去外面打工了,还能知道什么?做为一个男人没有这工作也不会饿死。你放心,无论在什么时候,还都得要凭本事吃饭。就像我刚才说的那样,我还年轻,什么工作都可以做,出生在农村,脏活累活都可以干。”马大一口气说出这话,感到心里舒服多了。

    “公告有出来吗?”李琼忽然问了一句。

    “没有,也快了。-------?”马大说完这话时,一下子怔住了,他都没有想到李琼那跳跃性的思维方式会这么问。真还转不过弯来。

    “什么公告?我都不明白。”马大感到怪怪的,今天最不想说的就是跟李琼说这公告的事。但却是回避不了这个话题。

    “我今天要不是打电话给你,你是不是还就瞒着我了?”李琼有些许的生气。她感到自己有些没有受以重视。

    “那不可能,我都打算今天来跟你说这事呢?”马大倒是不想让李琼想到什么?

    “算了吧?你还跟我说,你巴不得我不闻不问,我这还是从史丽那知道的消息。”李琼佯装生气的白了马大一眼。

    “这----,有些事我怎么能跟你们说,毕竟我是一个男人,男人必须要有所担当。”马大想着措词。

    “我倒是没有想那么宽,真要是这样,我真就害了你。”李琼说话声音小了不少。

    “你不用这么说,周海这种人就该下地狱。只查稍微有一些正义感,都会帮你。何况我还有一合副侠义心肠,我能坐视不理吗?”马大尽可能想要挤出一个笑容。

    “得了吧,我估计当时,你都有见我就避的想法,你当我没有长眼睛?”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