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章 顾虑
    回到家,李琼总感觉到哪里有问题,她只是说不上来,也就是一种感觉。从马大跟自己说话时的感觉。自从自己调到镇府工作,两人见面的机会也不是很多,李玟也就是负责一下文字的工作,处理一些有外文的字眼。而马大每下课总会在五点半出现在五点钟左右出现在外埠府门口。而以前马大来一次总是问自己要不要送自己回去。而自己不想让他多跑那么多冤西路,故而拒绝了。而今天马大却是没有问起这话。就好像心里有着什么主事似的。跟史丽这些天,倒是联系少了。史瓦对刘新米上心,李琼却是不想耽误她,又因为刘新米对自己做的一些事。李琼也就好多天没有联系史丽了。两个好姐妹真还有断交的倾向。但李琼跟史丽心里明白,她们两人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会断交。那是她们从小就有了这段友情。

    有电话打进来,李琼看了一下来电显示,不是别人,正是多日没有电话联系的史丽、

    按了一下通话键:“你有什么事么?”

    “合着我有事才能打一个电话给你,现在我没有事?打给你我犯错了?”史丽回了一句:“马大有没有跟你说什么?”

    “-------?你这什么意思?你的间思他要向我说些什么?他有什么向我说的,不还好好的么?”李琼被她问糊了,但感到马大一定有什么事。

    “这样吧,我告诉你一些事,你听了别上火行不?”史丽征询的说了一句。

    “行,我是那种控制不住自己情感的人吗?”李琼强忍着不问出来:“你有什么事说。”

    “在校庆那天,你不也看到曾经追求你的老男人上司不跟着一女的吗?”史丽反着问了李琼一句。????“是我是记得这么一个人,那女孩子挺漂亮的,马大跟我说过,那是他同村一个嫂子要给他做介绍,那女的是她表妹什么亲戚来着。-----”李琼揉了一下头发,刚冲完凉,都湿灑灑的。李琼伸出一只手把窗户打开,入眼处尽是一片青山绿水,县城的方向有灯光亮起。

    “他今天就没有跟你说什么来吗?”史丽反问了一句。

    “没有。”李琼感到有事发生:“今天出了什么事?”

    “我这么跟你说吧,我要是不说,我过不了我这一关。今天马大在学校跟周海照面了,而且也暴露出了他物理教师的身份。想必这和那个女的有关,现在可好,你们俩上演的这出戏都演不下去了,人家识破了根本就没有高大帅那人。”史丽慢声说。

    “我知道,这事肯定会迟早让他知道的。再说孙丽不也跟你表弟王强是同事吗?这事迟早会说漏嘴的。”又安慰似的说了一句:“你放心,我有心里准备。”李琼安慰着说:“当初我还没有想到那以远,倒是马大想到了,让我别把调镇府的机会给推了。现在看来,真还有先见之明。”

    “事情不是你想的这么简单,周海今天带着那个孙丽还有一大堆人到这来听课,实际上就是冲马大而来的。而虽然说为探一下实习生的底,但这底也探的够深的。原本事情没有那么遭,恰好方兵身体不舒服,要让马大顶他几节课。-----”

    “再说,实习那个阶段谁都一样总是有着怯场。那是正常,马大也是教物理的。那肯定可拿下的。”李琼打断史丽的话。

    “事情发展让人始料不及,而恰好有一个同学也是,方兵班上的刺头,他挑事,别扭了一节课,马大又没有跟方兵交接好。这整个一堂课也就这么给浪费了,所有的老师同学都不满,但最高兴得意的是谁?就是那个老男人周海,他也就是特意想要找马大的茬,却是没有想到马大自己给他送上一份大礼。”史丽轻扣了一下话筒。

    “你怎么知道原这么详细?”李琼觉得这里面肯定有事,只不过地是没有人去捅破他。校长跟周海在一小会议室坐了那么久,想必是在研究出处马大的事,毕竟这事在学校影响在坏了。”

    “你还责问我呢?我告诉你,这是还是刘新米说的,他自己也相着要找马大的不是,结果混进了高一物理教室,却知道这一确实情况,你说是不是化弄人”史丽为刘新米辩解。

    李琼想了想:“这事情可能有些往不理想的方向发展。校长是什么意思?”

    李琼想了想,她还是觉得贺校长想必不会置之不理:“就马大的教学质量,想必贺校长也要做些什么工作。”

    “还能做什么?我倒是亲眼看到贺校长从小会议室出来时,那才叫愁眉苦脸的。反而那个周海倒是满脸的红光。就好似把你给娶进门似的那个高兴。”史丽想到一个形像的比喻。

    “这打的什么比喻。就周海那种人------”李琼忽然想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我先挂了。”李琼就想要挂电话,这事还得问问马大是个什么情况。

    “我对不起。当初就不应该跟你商量用马大来做你的挡箭牌,现在怎么也没有想到你们两个会有发展,现在看情况好像有点害了马大。-----”

    “这不关你的事,再说。我潜意识里也是认可马大的,我就是怪他出了这事还瞒着我,在我面前一字不说。这你要是不说了,还真不知道他要瞒到什么时候?”李琼急着挂电话。

    “行,你问一下情况,不要着急上火,他也是为你好,怕这事让你有不必要的担心,他一个男人,没有什么迈不过去的坎,你把心放宽一点。”

    挂了电话,李琼着急的拔通了马大的号码:“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向我说一下?”

    “没有的事,我能有什么事?”电话里传来马大的声音。李琼还是听出来,马大说这话的语气,就像是有气无力的那种。

    “事情很严重吗?”李琼都不知道怎么说才好,想要说声对不起,但现在两人的关系发展,这么说肯定会让马大觉得生分。

    “没有什么,能有什么事?”马大装存轻描淡写的样子,这事他怎么能跟李琼说。自己是个男人,无论如何要有男人的担当。

    “你怎么不把这事告诉我?还想着隐瞒,你就是不说,我也会问史丽,我们两个最主要的是互相信任。”李琼好言劝慰。

    “这些是小事,我是男人,连这么一点小事都要向你诉苦,那还能做什么事?”马大想了想:“真的没有什么?也就是个意外,那天校庆见到那个女的时,我就感觉到不妙,这事真还应验了。”

    “我知道,这事通盘是怪我,要是我们没有发展,这事真清空无所谓。”李琼明白,要是真跟马大就那一件事后,互不想欠,这奶本影响不到马大:“你不要有心里负担,大不了我养你。”

    “你说的是什么啊?事情也没有严重到这地步,你放心,真没有事?”马大看了看老爹的脸色:“好了,我爸来了,我先挂了。”

    “你别挂,我还有话要说,”李琼也知道他是在应付自己,真挂了电话,这心里真还就不踏实。

    “是不是周海堵你了?”李琼这事也是听史丽说的。

    “没有,光天化日之下,我一个大男人,就他那样的我两个都能把他甩一边去,他堵我?他堵得了么?”马大状似轻松,岔开话题:“现在在镇府工作还顺利吧?”

    “自然是,没有那不必要的压力,不过也就是一些文字上的东西需要翻译,镇府些事都是小事,现在的大专毕业生,多少都有四级英语底子,就是没有我,也一样难不了他们。有时候也觉得地聊。”李琼心里不好过:“其实你应该跟我说,这事。”

    “我真的没有什么事?你只要安心就好,再说了,我也是一物理老师,还那么年轻就是做个保安什么的?也都不成问题。”马大说这话时纯是无奈之举,也只有说这些宽李琼的心。

    “再说呢?我正好也想去外面散散心,大不了去外面闯。现在去外面打工的多的事,我年轻还有什么担心的。”马大安慰着说:“你不要担心我,你自己也是一大堆事,这事不要说出来。”

    “我现在好的很,一天也就是坐在办公室翻一些资料,能有什么事?你别老是转移话题,我听你说的这么随意,越是感到有事发生。”李琼想了想:“你不管有什么情况,也是第一个要告诉我知道不?我想这个礼拜天带你来家里吃饭。”

    “那有什么,你家里都认识?还要看我有没有空?”马大心里有想法,真要是如贺校长说的,他觉得没有必要把李琼也连累。再说,这王八蛋都自己说出口,这事真还得三思。

    “这次不一样,------,相当于我第一次带你见我父母,跟以前不一样。”李琼纠正说。

    “我有空再说。”马大顾虑重重。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