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章 周海的伎俩
    马大跟李琼下班时,会一起等着共路到花家村口,然后分路,这是多天来,两人商定好的。必须等到一起。马大跟李琼分了路之后。远远的看一瑶口村口停着一辆豪华型小车。他有些面熟这车的银灰色。看到从车里出来的人后。马大脸色如常就要从对方的身边过去。赖的浪费这打招呼的表情。

    “要不咱俩谈谈吧?”周海从车里出来。他今天特意在这等着,就是为了跟马大谈个条件。他现在有了马大的把柄在手,感觉得到也有底气了。虽然自己人接近老年,但无论怎么说还算是一个上位者,在马大这种小虾米面前,自己有的是摆脸的机会。

    “我们有什么好谈的?”马大却是一副誓死如归的样子。都认定了,这周海肯定要报复自己,而他也打算接收着周海的一切报复。他好像打周海一顿,但做为一个男人,动手不是唯一解决事情的办法。相反,动了手,事情会向更加不利于自己的方向发展。他觉得自己看着这老不要脸的就恶心。

    “你难道就不想知道我对你的处理结论,我可以明确的把话摞给你,你这次算是事大了。我的结果是净化教师行列不合格的教师。想必你们贺校长子也找你谈过话?”周海一手搭在车门上,把脸上的墨镜给摘了下来。

    马大都觉得有些恶心:这么大老脸了,还学年轻装什么酷。“你不就是想要趁着手里有这么一点权力,我还告诉你,你这是公报私仇,”

    “公报私仇怎么了?现在是胜者才有权利说这话,输了的人是没有权利说这话的。”周海这下到不担心,周海真要是对他动粗,那性质就严重了,那抠打领导,公报私仇,可够马大立即开除出教师行列的。

    “你有什么招就放马过来,我还不怕你,你周海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的,只要我马大还在,你就别想得逞。”马大停下摩托车。

    “这摩托车也要一两万吧?这么拉风的车不骑确实有点可惜。以前听人说,你一直骑一破自行车来上课的。”周海状是悠闲,神经却是绷的很紧,马大一旦要跟他拳脚向向,他也做好了钻回车里的打算。????“我骑什么车关你屁事!你这么大年纪了还那么不要脸。”马大脱口而出,看到有车来了,也就往边上让了让。待车过去,马大对周海大声说:“你得意什么?这教育部也不是你一个人的天下,上面不还有厅吗?你是不会得逞的。”

    当马大说这话时,感到自己是没有底气的。

    “当然,我这个人也不是那种不好说话的人,我或者还可以跟你网开一面,我也可以把这事给压下来,这样我就当着这是一个小小的失误。”周海说这话时,脸色似笑非笑的看着马大。阴晴不定的脸。他看出马在内心的变化。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我跟你是没有什么好说的。”话是这么说,马大还是没有发动车子。毕竟现在主动权握在周海的手里。

    “做为一个年轻教师,你可以好好说话,我知道,你这样说也就是一些表面的,那更加说明侈心里是没有底气,也就是从这个角度分析,你还是可以做教师的。”周海玩味的用纸巾擦拭着手里的镜片。

    马大不说话,是想听听从这个不要脸的老男人口里能说出一些什么样的话来。自己跟贺校长谈话的时候,这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情绪。而一切都是因为面前这个男人。这个不要脸的老男人。

    “你只要不跟李琼来往,我就给你一个机会,或者你还可以进一步留在教师的行列之中。------”周海这话没有说完。眼神玩味等着看马大的反应。他觉得马大还是懂得的,这话说白了也就没有多大间思。

    “你休想,就你这老不要脸的,你信不信,我到上级哪里去告你。”马大声音加大都差点吼出来。这也是他内心极度无奈,口里也就是虚张声势。

    “你那么多年读书,也就是为了一份好工作能安稳下来,现在也有近三十了,这还年轻,以后还有机会遇到合适的好姑娘。这次你别挡我的路,我可以考虑给你一个重新开头的机会。前提是,你必须断绝跟李琼的一切交往。当然,要是做一个熟人那样,也还是可以的。”

    “这是我的私事,你管不着。”马大松开了脚刹车。

    “我怎么就管不着呢?只要在连化县的教育部门,我就可以管得着,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在我那个部门做了。”周海主要就是来说这话的,只要这话说出来,给马大原压力也就大了。要么就不用清除,自动“净化”这个教育部门。这是周海的想法。只有先把他从云端推到低谷。想必到时吃饭都成了问题,这么漂亮的女朋友也是很难供养的。他还是知道一些由头,就几段时间有关于李琼的事,在育桃中学真还没有敢动念想。也就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马大,竟然敢给自己摆脸子,对自己上心的女孩子有想法。这实在要清除出这个部门。

    从孙丽嘴里知道马大家住桃花村,自己在这等了好一会儿了。这话跟贺校长商量是处理,现在自己用职位压马大,让他知难而退。万一马大自己自动辞掉这个职位,自己还可以落个顺水人情。又用不着跟贺校长讲大道理甩脸子。毕竟做为一个中学的校长,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

    “你打的是什么主意,是让我自已辞掉,然后随心所欲是吧?”马大脑门一热,差点也就随了周海的意,也就反应过来:“我还就告诉你,我真不辞职。无论如何我也不会去辞职。你省省吧?”马大看到周海那满是黄色的皱纹脸,怎么都觉得恶心。

    “我送你一个外号,就叫鬼见愁,就是鬼见到你都要发愁。就你这样的,还好意思出来吓人?”马大很想动手给他点厉害瞧瞧,但清楚真要是动了手,那事情可就有些严重了。第一,治安的问题,自己可能要去拘留所待个十天半月的,那时彻底跟教书告别。他是不会做这种傻事情。第二个就是周海那狗日的确实是上司,而且还是校长的上司。自己这么动手,也就落了个目无法纪的罪名,那教育部门,不等到别人来清也就净化了。他不会做这种没有脑子的事,就是做不成老师,也要给自己找个理由讨个说法。他更担心的是,自己要是有什么事?指不定那老王八蛋又去要胁李琼一家也说不定。现在看来,自己让李琼离开学校去镇机关,是一件非常明智的事情。

    打脸。周海感到自己那么大年纪,又身居如此高位掌握着全县教育的命脉,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还被一个手下教师说脸丑。这是他不能忍的事情,他没有办法忍下这口气,周海看着马大,强忍着没有发作出来:现在就让你得意,有你哭的时候。周海平下了这口中气,安慰着自己。

    “我就说年轻人嘛?说话不要这么冲动,要知道有很多严重的后果都是从口出。知道不?”周海尽量忍住,不让自己爆发出山来。

    “你要想别人尊敬你,自己是不是得有一个让人尊重的样子。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你对李琼一家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有数。想用自己的职位去要胁人家,怎么也没有想到李琼根本就不吃这一套,我告诉你,李琼以前是一个人,现在还有我呢?只要我在你要是敢动她一根手指,我不把你拆了才怪。”马大说这话声音够大,倒是让在田间忙活的许多人把目光都注意到这边。

    马大倒是注意到有几个散学的同学向自己这边看来,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朱金。

    朱金要打扫卫生,才弄到现在,这算是回家最晚的一个。看到马大老师跟一个开着车的人在说着什么:“马老师,你怎么还在这?”、

    :“你们先走。”马大还是把车熄了火:这事不跟那周海说清楚,他要是不要脸皮的一而再,再而三的去给李琼家里施加压力,那怎么是好。这事今天还非得要跟他说个清楚明白:“你做为一老爷们,有本事就冲我来,不要给李琼使绊。”

    “李琼在哪?我今天都没有见到李琼,你给我们使上什么个劲?”周海这话可憋了一天。在育桃中学的时候,很想问一下贺校长或者其他人,但觉得这要是问了,无疑是告诉别人,自己是还惦记着这女老师,而最怕的是惊动了马大那条大蛇。万一这笨蛋跟自己来横的,那也不好收场。今天只是第一天,也就是开始,他相信,凭自己的威望,要想征服女老师一家还是容易的。

    “-------”马大盯着周海的眼睛看了半晌,才憋出一句:“不告诉你,你这老不要脸的。”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