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章 如此不要脸
    周海已经做了决定,再说下去也是无所谓,这就是所谓的倒霉透了。想必马大是倒大霉了。现在只是他们初步议定的处置结论,虽有不公。贺校长也是知道做为下级,也就只有服从的理。这并不是私立中学,一切还得公事公办。也就是公事公办,周海在的着为公的名义来处理自己心里的怨。而做为一局之长,他却是有这个权利。这就是定论,但要走个正常的流程,也就还要到这个学期之后,或者说下发通知等月底,提前带薪水停职。说白了,这一年就是让你白拿一年的工资,至于一年后复职。凡受到这种处分的教职工,很少有复职的。都一年停了,那都生疏了,还复什么职。到时也就自然而然的离开了这个工作,或者去南下加入打工的潮流。这是周海为马大拟定好的路。

    马大确是不知道情况比想想的要严重。而这些贺校长也不可能会告诉他。曾经有老师因为带薪水停职,而发疯了。这事说出来还是让人难以置信,但贺校长却是不能不说。

    散学前一刻,贺校长找到马大,他怕马大一下子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他跟周海谈完,也就抽空找到以马大:“今天的事断不能就此算了,你自己要有个心里准备。我都没有允许给人代课,你现在可好,好意成坏事。这都成了你自己的窝心事。”

    “贺校长,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也就是回家歇着呗,我倒可以趁这个机会去闯闯?”马大虽然说的轻松,但心里也还是清楚,真可要南下,那只有像老弟二斤那样住着一百多块的租房。二斤出去多天了,一直没有给家里电话。他心里想的倒好,只要自己不丢下课本,那返回学校任教是迟早的事。“我倒是忽略了这一块,方兵走的急,真还把这授到第几课没有来得及跟我说了,以前不也有过这类的事情吗?”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贺校长看了一眼马大那套兰色的名牌西服,还别说,这套西服上身真还是换了一个人,配上马大那高大之气,整个人散发出一种王者霸气。“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但真就听课这事,真还不算什么事?现在关键是周海现在就是那个说话有决定权的人。要不你年轻,能屈能伸服个软,说不定那事真还就此算了。”

    贺校长全是一片好心,他知道马大这人表面上大大咧咧,其实心里一直在包容别人。有什么话,直接说出。说破无毒,省的人在背后使绊。

    “贺校长这事真还不是一般的事。”马大想要把前因后果说出,但觉得,这好像有点不合事理。现在人家在决定自己的去留,自己来说这些,有故意使坏之嫌。做为一个男人,他觉得这说三道四是女人的行径。“贺校长,这事就让你费心了,他要怎么来就怎么来?大不了我不干这工作,回家跟我老爸种那几亩地西红柿去。”

    他说这话也就是要宽慰一下这校长。????“你可千万使不得,我告诉你,就万一要是你真的离开这个工作岗位,你也不能把这课本丢下,说不定那天我急需要人,就把你又抽调回来呢?说真的,真要是停你职,你就好好休息一段时间,把有些生疏了的课给复习一次几次不就得了。顺便还可以考个研什么的?那都是在职老师允许的,在说了,你是带薪水的,又不给你钱,你不每个月要来领一次吗?”

    :“我真要是到这地步,还真就不来了,这钱发我卡里,我也就直接去用主是,再说了,就为了那工资条-----现在这事扯的有点远。”马大觉得这贺校长肯定有什么意思,怎么跟自己纠结这个话题呢?

    想了想,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贺校长,你也知道我跟李琼的事吧?”

    “知道,小马你还真有眼光,李琼老师不但人漂亮,其业务水平教学质量都是在育桃中学拔尖的,这是不争的事实。要不是那边急需要一个英语老师,我还不放呢?”贺校长明白,这李琼真要是跟马大有发展,还得丢掉这老师的工作。就自己耳听到手,闲话,显然是有人在背后使坏。

    “校长这话就有点不外道了,我不瞒你说,这周海我在李琼家见过,也就是那上个月的一个周六晚上,而周海竟然想着把他的老父亲请出山来坐实他跟李琼那男女朋友关系的事实。幸好李琼识破了,把我给叫上。我起先不知道这人这么不要脸,可听了李琼的心里话,我决定帮了,不管什么后果李琼这忙我是管定了,以后还请贺校长高抬贵手,不要让李琼重调回来,反正机关工资跟这也是差不多的,我想那更适合她。”

    贺校长讶然:“怎么还有这么一出?李老师都没有提起过。你们这事瞒的也真够死的。”贺校长想了想:“真要是李老师自己愿意,那也就罢了。这男女之间的事,是不能一厢情愿的。”

    “贺校长,你不知道。那李琼的爸是一中的校长,她妈也是学校的在职工人。但周海竟用他们一家人折工作为要胁,想要逼李琼的妈妈应了此事。,也幸好,李琼跟她爸有过通气,这开明的李校长倒也没有自做主张,为了工作把李琼的幸福给送掉,也正是因为这事,李琼也就在那个周六带我去见了她的家人,也正是在那天晚上,我们去买了一套衣服。”马大指了一下身上的那套:“这两千七八的衣服,都是李琼送的。而当时,李琼跟我商量好的,我就用别名叫高大帅。目的就是叫给他听。”

    听了马大的话,贺校长倒抽了一口气:“难怪呢?你坏了周海的好事。也幸好坏了周海的好事。要不我们聪明漂亮的李琼老师去哪里找这么好的人。”贺校长倒是不忘调节一下马大的心情:“你说这周局都可以当人爹了,还想着动这歪脑子。这真是不要脸。”

    “岂止不要脸,简直就是无耻到家了。”马大气愤的说:“不就是一局长吗?有这么不要脸的人么?还威胁上了。我就看不惯他这么不要脸。”

    “我也没有想到这老王八蛋竟然还这么不死心,我跟校长你摞一句话,李琼就是看不上我也行,可以去找别的青年才俊,但怎么会看上这种不要脸的人。他还就用李琼一家人的工作来威胁。我就看不惯。”

    “所以你上次听到刘镇长要我们这里借调一个外语老师,你立刻就帮李琼答应下来。”贺校长点了点头:“别人不知道你,还说你小马头脑简单,四肢发达,我看完全就说错了。他们只是说了你的表像。”又想到什么:“放心,我跟刘镇长熟,刘镇长为人正直,只要在刘镇长手下做事,周海能耐再大,也不敢到镇机关去要人。我会把这事告诉给刘镇长的。打算什么时候喝到你们的喜酒?”

    “-------?”马大顿了一会:“迟早的事,现在最关键的是不要让这老不要脸的去打扰李琼。李琼也够委屈的,那天要不是我去了,她还真就为了爸妈的工作问题而屈服了。”

    “那时你是怎么去的?周海怎么会又被你给镇住了呢?”贺校长思维一下子跳不过来。

    “是这样的,我们说好了,我就是去做李琼的临时男朋友,这套衣服也就是李琼送给我的感谢。现在想想,这忙换谁都得帮。”马大从贺校长话外意思听出,这次对自己的处分可是超严重了,带薪水停职,那在以前也就有过那么一例。不过,人家是一辈子带薪,

    “也就是帮那次忙,才有了李琼老师跟你的发展。”贺校长笑着打趣了一句。

    “------?”马大心里涌上一层苦涩,但却是没有表现出来:“也不算什么发展?坒竟我们两个人还没有走到那一步。真要是有那么一天,我也就希望跟李琼有更好更好的发展。”真要是丢了这工作,李琼还愿意跟自己继续交往下去吗?反过来说,就是李琼愿意,自己也不想李琼跟着自己受罪。难不成一男一女生活在一起,还要女的主家赚钱,而自己却还是吃着闲饭,啥事也不干?

    “李琼老师选中你是没有看错人?你相信我的判断,李琼不是那种看得这些物质条件的人,她看中的是你这个人?你对你自己要有自信。这种话在我面前说说我理解,但不能在李琼老师面前流露出来。”贺校长想了想。

    “我只是觉得我真还配不上她,我到过她家里,一家人对我都好。我也不想周海去伤害到她们一家。”

    “要想有出头,你必须付出很多,我建议你回家把高中以后的课程都温习,争取有个名额,你可以去考研,这样不至于看周海脸色知道不?”贺校长给马大打气。

    “我谢谢你校长。”马大感到这校长是真的希望他好。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