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章 带薪停职
    周海有一种轻飘飘的感觉。多日来心里积下的怨气一下子给发出去了。人也就显的轻松之极。他一刻也没有忘记,李琼跟他坐在一起,对自己视而不见的样子。就那天,他感到李琼身上散发出一种神圣的气质。那是自己特别喜欢的。而也就从那时起,他下定决心非要把李琼给弄到手不可。做为县教育一把手,要是连自己手下一个老师都不能征服,那话说出去丢人。下课的时候,他是眼睛抽空一间一间的教室看,却是没有看到李琼的身影。

    他甚至怀疑自己把要来听课的消息告诉贺校长时,是贺校长特意批准李琼给躲开的。但仔细一想,没有道理。贺校长也不知道自己咋想的,怎么可能会支开她。再说了,做为一名合格的老师,是没有理由离开工作岗位的。

    他倒是来过几次育桃中学,而且也给李琼带来闲言闲语。在育桃中学却是一点也没有听到。有关于李琼的话。他有些好奇。他承认自己有时候也是思想不够坚定。这也不能怪他。当他知道高大帅是水利部门时,就是有力也无处使,人家都不在人属下,从何使力来着。那么大年纪张孙子容易么?

    而现在好了,他终于知道原来李琼跟高大帅竟然是合起伙来欺骗自己。这事自己这个县教育界一把手无论如何也忍不下这口气。自己手下职工竟然还想瞒着自己这一把手。这要是换了别人还可以睁只眼闭只眼,可这人是李琼,是自己下属的一个教师。而她爸妈竟然同时为自己的下属职工,出于这个条件,借着公事的便利找了李琼几次。心里着实得意了几下,满以为风声四起的时候,借老人的脸面来定下这事。

    可凭空出来一个高大帅把自己所有的布局全都给搅黄了。他怎么能顺下这口气。当得知高大帅是水利部门时,他心凉了。都不属他管辖范围了。可自从听了孙丽的话,查到了马大就是一教师,而且还是自己手下一名物理教师,那自己的心思又开始活起来了。在水利部门不能把你怎么样?在教育部门那可是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想把你怎么样就把你怎么样?狠不得在孙丽那漂亮的小嘴上亲上那么一口。

    至于那个马大,即然在自己那一亩三分地刨食,那是剥皮活剐还是清蒸油炸那全凭自己的喜好。想到将来的美人在怀的情景,那老脸无端端的生出一层喜色。他决定给那个叫马大的一点颜色看看。最少要让他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睛。只要自己大权在握也就不怕你不从。

    “在我的手下混饭吃,还就得看我的脸色。”周海自言自语了一句,他觉得,先把计划安排好,在来实施。就马大那天代课的表现,把这种老师清理出教师行列,也是正当其所,免得祸害其他的学生。有必要跟李琼见上一面了。或者去见一见李清远一家了。

    他坐在贺校长的办公室里,看着前面跟自己年纪相差不大的贺校长,而此时贺校长手里正燃着一根香叶香烟:他正范愁。他也对这周海有所耳闻,都能跟李琼整出那么一大新闻,这人肯定不是善茬。他不知道马大跟周海有什么过节,但隐隐觉得马大这次可能遇到麻烦。而要说这麻烦是李琼,他倒是很看好他们。而要是这周海对这俩年轻人使坏,那就不是他们都能揽下的。他也明白一个道理,一个上级要弄黄一个下级也就秒秒钟的事。而一个下级要弄黄一个上级有时候还要花一辈子耗寿命。他替马大担忧。他隐隐觉得这事有点眉目。可仔细一想还就是一团雾气。难不成这事忠恕李琼有关系。他几乎确定了这一点,前阵子也就有人传出他跟李琼有事。结果阴差阳错竟然李琼跟马大走的近了。是个过来人,也是个有眼力的。两个年轻的老师走的近,也是他看在眼里的。他倒是希望两人拎着酒来请他保媒。事实却是不尽然,马大老师这是一道坎。????他道是可以肯定,这李琼调出教师行列绝对是正确的选择。

    “贺校长,对于马大老师这讲课的水平,我看是不怎么样?现在的孩子都是大人的宝,这样的教学质量,怎么对得起那些花了钱的家长。”周海也是老谋深算,这贺校长可是马大的直属领导,再怎么专横也不能越过贺校长这道门。

    “我们看事情也不能光看表面,这马老师教学质量不错,就升学率的分数做为证,都是靠前的。”贺校长这马大说话。他知道自己有可能一句话就把这马老师的教师生崖给断送了。

    “贺校长哪里的话,难道眼睛看到的还不是真的?耳朵听到的才是那么一回事?这话说出去有人信吗?”周海却是不冷静。今天的情形,他都等了很久。

    “那周局的意见是该怎么处理这事?再说,周局也是要做爹的人了,难道对于这些小年轻人就不能,网开一面吗?你要知道,这可能关系到一个年轻教师的终身。周局说的未免有些严重。再说了,就是这样,也不能如周局说的,把这种人清除出我们的教师行列。不是吗?”

    “那怎么行?那可是全校师生的面,我做为教能部门的最高领导人,我看到了,我能当成视而不见?对于这种不良的风气必须及时刹住。我做为一个领导人,我有必要带好这个头,净化这里的师质。我的意见是直接把这种老师开除出我们的队伍。你觉得这个结论如何?”周海脸色阴晴不定。

    “我不同意,我做为一名校长我有理由有责任对我手下的教师担当一些。再说了,仅凭一堂课也不能代表什么?那也不是这老师的真实水平。要是你说的他本堂课,或者这还说的过去。”贺校长知道,自己的课是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那么做为一个老师,公然把别课的老师给轰出去,这是不是可以加上一条,不懂理虚心学习,你想那位老师是多么的优秀,都想着要多接受一些别人的教学经验,我也知道那位老师也是有压力的。”周海口气生硬,毕竟是县教育部门的第一把手。说话丝毫不拖泥带水。

    “这事情太严重了,你是不是跟这马大老师有什么不必要的误会?”贺校长有口无心的问了出来,这事他憋在心里很久了。

    “是-------?”周海随口这么一说,一下子僵住了。这不承认自己公报私仇了吗?再说了,自己可是县教育局的第一把手,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还跟一个教职工计较个人得失。这贺校长也真是的,咱们不是讨论马大的处分问题,这还转到这上面来了。

    唯一不出声的是孙丽,她是周海的秘书,这是周海执行公事必须带上的。也可以做出一个见证,顺便也让孙丽了解一下自己这个局长的威望何在?孙丽,认真的在做着记录,问了出来:“周局,这要记上吗?”

    “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我做为一把手,还是有一些决断权的。即然贺校长要承担责任,那我就从轻处罚,不过我还的去跟他本人谈话,看看他是怎么对自己的教课有什么看法?”周海觉得有必要让马大认识一下自己这个局长的存在,并不是所有领导人愿意跟下属达成一致的意见。

    “我的意见是开除,直接把他开除出我们的教师行列。贺校长有什么建议吗?”周海感到自己被这贺校长给逼的,这怎么能从轻处罚呢?都要小事化大,大事化为更严重的后果,才是他所要的结果。

    “我不同意,这是的教职工,是我在学校管理不到位。”人家是上级,还必须服从上级的安排:“我的意见也就是给一个警告,或者给一个小过。毕竟这是一起小事,也就说白了,那是教学出了一点小插曲,还说这是那个学生也有一部分责任,再说了。这不明摆着在给老师使绊吗?”贺校长想到张海洋的举动:“我觉得有必要去访谈一下那个学生,或者还能有更新的线索。毕竟学校还是要给学生宽大处理。我们也不能因为这个学生出了这种事,而把这个学长给开除,这何况一个教师,这在以前是没有这种先例。”

    “凡事都有开头,要想止住这股不正之风,我必须做出一个结论,还要严肃处理这事,我做为教育部门的领导人,我不能容忍我的下属职工出这类事件。这事必须要全县公布,让所有的教师引心为戒,这样才能起到净化教学质量的。”周海想了想:“这样吧,我也不坚持我的看法,我让一步,就让他休个长假吧?让他好好调整一下自己的状态,要知道这种教学怎么对得起那些出钱供子女成才的家长?”

    “我的意见就是给教师一个机会。”休长假几年全凭上级领导一句话。

    “不行,那就办给带薪停职。”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