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章 差评
    在育桃中学的一间会议室里,一众老师领导都坐进来。这些都是参于刚才听马大物理课的人。他们不为什么就是为了对马大刚才的课给个基础评价。最终上层决策也是根据这个评价做出对这师质的判断。

    而小会议室的,也就今天参于听课的几个人员。周海看了孙丽一眼,心满意足的对其他人说:“大家对马老师的课有看法吗?”

    “周局,我觉得这个事不是这么说的,这相反马老师是有功的,这小方有事请假,他临时补上,也不至于影响到同学们的上课时间,这是个好事。我觉得这是一种好的现像,我们应该给予以理解。”贺校长很是看重马大这人。但也知道这周局对李琼有意思,就是不故道高大帅这么一事。

    “老贺,这你就不知道了,对于我们一个老师的评定,还得从教学质量来下结论。教学质量不过关,难不成一个初中水平的老师也可以过关。”看了一下四周围,周海把烟点了:“别人的表现是可圈可点,大家有目共睹。但马老师的,我相信在座的各位老师都能给一个公正的评价。这这老师的水平,还怎么提高升学率?难不成他一个代课,就要白白浪费掉四五十名学生的四十五分钟时间?这是对大家的不负责任。我还就说,这种教师在们的教师队伍里,就是一祸害,他祸害的不是别人,而是我们的未来。”

    “有那么严重吗?”贺校长这次不能跟周海碰了,毕竟是那么多人的面,何况那个周海还是自己的上级。上级说是就是,说不是也是。而今天差强人意的,马大竟然代了方兵的课。

    “贺校长,你这话就有点外道,什么叫临时仓促,难不成没有做好准备就去给学生上课,这么做我们做教师的对得起那些学长吗?他们可是跟着要学文化知识,这他们能学到什么?还退一步来讲,对的起那些学生家长吗?他们把自己的孩子送到我们学校,也就希望他们能掌握好知识将来好出人投地。为这个国家做贡献,你说这样他们学到了知识吗?一节课的时间,就这样跟学长打打嘴仗就过去了。这是一个老师的方式?那肖老师你说句等方面。你觉得这样能行吗?”

    周海对高一(2)班的班主任肖德说。这肖德长的结实,跟肖福长相极其相似,而年纪上却是接近三十五了。他知道老弟在马大那个班,平日里马大给自己包容不少,这时候断不可能就这么说马大什么话,但马大今天确实把一整堂课给整没有了。就那学生张海洋,也是个因素,这些都不是主要的。

    清了清嗓子:“我觉得,这次事就一个学生来说,是有点过了。我们班这个学生是该给个处分,但我们毕竟是临时起意来听这堂课的,想马老师也是临时代课,手里没有什么准备。”????“这不是关键,关键是一个老师不能跟一个学生在这些问题上纠结而浪费了整整一堂课,这是我首要说明的。”周海不愧是局长,每一句话都能直击要害。这马大,他是不想轻放。这可是一次难得的机会。真要是去听他的课,还保不准找不出瑕疵。现在这事竟然自己给撞来了。本来想好的要先听他的课,这是事先准备好的。可人算不如天算,活该这二百五倒霉,竟然自己突发奇想去听实习生这课。这不难得找到这样的机会。真要是是马大自己的课,自己真还难从中找出什么来头。现在好了,所有的问题都迎难而解。所有的烦恼都成了别人的麻烦。这事怎么说都是一件格外开心的事。他是教育局的一把手,所有的事经过他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他可心一句话决定一个人的前途。他现在用俯视的角度看待这件事。

    马大现在就是自己脚下的一只小蚂蚁。自己只要稍为动一个手指头都能把他给碾死。想必自己不用做什么,只要表示出对这件事的不满,其他人也会帮自己把事给办了?周海很不要脸的想着自己的得意人生。有必要跟马大或者高大帅开诚公布的谈一谈了。

    “这样轻易不把学生的宝贵时间放在眼里的人,他也就是一个浪费生命的人,我们的教师队伍,就是不应该有这种人存在。这也是我们搞教育的对那些未来的花朵负责的一种表现,也是我们对师质力量的一种净化。我们的教育队伍里不需要这种人。”周海看了一眼一直抽着烟的花老师:“花老师,你有建议就说出来,我们可以共同讨论。这样我们的教师的质量才会有显著提高。大家要踊跃发言,敢于发言。善于发言。”

    花老师也就是花家村人,四十岁不到。平时跟马大也没有太我的交往,但却是教了几年的高三物理。这次旁听还必须有他陪同。他的话也就有着举足轻重的份量。他狠抽了两口,把烟头灭在烟灰缸:“我也说一句。做为老师,就教学方面我不说,但就为人处事方面我觉得马大老师还是有非议。就语文老师刘新米,在听课。竟然在课堂上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赶人出去。这是一个老师应有的素质吗?做为一个优秀的人民教师,是应该多听听别人的课,学习一下他人的教学经验。而马大老师在这一点上显然还是不到位的。”

    人老精鬼老灵。他把煽风点火的刘新米给牵进来了。而这段时间,刘新米跟马大在育桃中学时不时发生口角。两个都时常见到。刘新米喜欢做一些小动作,干脆把他扯进来。这对于马大来说,倒是无意间帮了一个忙。把刘新米扯进来,刘新米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做一些小动作。

    “我也觉得这事合理。这应该争取一下,那位同学的意见。”周海一直视线在马大身上,到止为此,还把刘新米当做一学生。

    贺校长皱了皱眉头:“这些事倒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用升学率说话,马耆师教学几年,这升学率还是不错。我们不要因为那么一点小问题而不松口,这对于一个献身于教育事业的老师来说,是不是有点不公平?”贺校长也知道这事还得周海定夺,自己能为马大做的也就这些了:“再说了,不管那个人都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错误,知错能改就是好同志,我们不必要着眼于某些细节不放,这该松的还是有必要松一下,我觉得对于马大老师的处分,就给个书面警告,做为一名老师误了学生一节课,这就是不应该的。”

    “贺校长对自己手下的老师爱护有加,我理解。我相信在座的各位都理解贺校长的一片苦心,但问题在于,你这翻苦心人家得理解。而要是不理解,反而在你这种做法下,让有些老师自以为是。这就连我们做教师的本份都丢失了。做为一个教育局长来说,我还是希望这个老师要理解。自己即然这么做了,就要为自己的做法做出一些不必要的牺牲。我觉得这事可大可小,对于老师来说。是应该从严处理。”

    “我做校长是有责任的,这次事情呢主要责任不能怪马老师,相反这个老师还是很负责的。在这种情况下都能上去代课,相对来说,那个叫张海洋的同学反而应该严肃处理。据我的了解,这学生目无师长,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公然无视课堂纪律,不把老师放在眼里,这是极端恶劣的。这种情况应该得心制止。而做为一个老师,我觉得马大还是称职的。”贺校长想了想:“一个年轻老师的前途,我们不应该就这么给毁了。”

    “那做为老师在课堂上找不到上课的内容,这是不是给学生闹了个大笑话。”周海不甘心就这样轻放马大。

    “这是情有可原的。毕竟是代课的,方老师是没有来的及做出交待。”肖福补了一句。

    “这不算理由,那我再说一事,一个老师去听别的课,竟然要当着那么多人轰人家出来,这是一个老师的做法吗?难道不是本课的老师就不能听?再说了,刘同-----”想到什么,周海又改口:“刘老师好歹也是一语文老师,就是来学习一点教学经验,也是理所当然无可厚非的。做为一个教师,我们应当支持这种做法,而公然要把这老师给轰出去,这事就是大事。这是一个老师最基本的道德都没有。”

    “最尽也有不少风言风语,这刘新米老师跟马大老师传出不和,两个人私下发生了不少茅盾,这事出现是不是有人安排刻意这么做为,也很难说。”贺校长力保马大,据他观察,马老师做教师完全是凭的是自身的努力,这种人就不应该受到这种待遇。”

    “做为育桃的校长,我有责任平时没有管理督导好学生的思想作风。”贺校长尽量把这事往学生身上引,这事情相对就要轻一些。

    -------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