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章 李四妹找上门
    马有根把自己的值了,也却不过两家的关系帮谭良人也给替了。而被朱三娇这么一软硬相逼,也把朱三娇的一个礼拜都给替了。

    这村委可是在大路边上,马有根天天有事没有事往村委跑,好些人都注意到了。而最上心的也也就是李四妹,朱三娇之后就是她值日,那一周的村主任,可是她朱三娇先说的。很显然,朱三娇这一周都没有去。反倒是马有根一连三周都在那值着。上午在那坐着看报纸,下午却是回到家伺侯那两亩西红柿了。这里面肯定有问题。李四妹觉得这事要先问问朱三娇。最起码了要跟她好好通一下气知道一下情况。毕竟是桃花村村干部的一员,总不能撒手不管。

    太阳从云层里冒了出来,李四妹想走自己天天盖的被子有许久没有见过阳光了,得拿出来晒一会。看了看在云层穿梭而过在天空中飘着。感到今天这天气不稳定,都有可能会下雨,这晒被子是个不明智的选择。她跟朱三娇个头差不多。两个性格做事方式却是不一样。朱三娇做什么事讲谋略,让别人欲罢不能,不得不尊自己的间思行事,但表面上却是一团和气,需要别人保护的那种,想来男人一直在外打工,自己一个人低调的行事。这倒是跟左邻右舍博了一个和气的好名声。每家人都能跟她说上几句,往往话能说到人心坎上。在众人的推举表决下,以满票通过做了三组的组长。

    李四妹却全然相反,行事风格一切在脸上表现。办事风风火火很是果断,却是得罪不少人。了正是因为有这个优点缺点,敢于得罪人,不怕得罪人,以票半数能过当了四组的组长。李四妹伸手拍了几下休闲衣上的些许灰尘,向朱三娇的家走去。

    跟朱三娇相距不远,也主都在马路边上,中间也就隔着一个大鱼塘。只不过现在鱼塘已经不存在,被人填平了三分之一,做了地基,在上面修起了房子开起了超市。李四妹走到鱼塘的另一头,看到朱三娇家的院门给开着,也就推开走了进去。

    她忽然全身十数亿个毛孔给绷紧了。那是从周围的空气中感知到一丝危险,继而一条硕大的黄狗出现在院墙的一角,冲李四妹发出一声叫声,李四妹吓得不行,急的大叫:“三娇还不快来人,你们家的狗咬人了?”

    “我们家那有狗。”一个少年人从屋子里窜了出来。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朱金。朱金出来看到角落的狗,暗觉不好,这肯定是刚才自己民回家那会忘了关门,那狗也给跟了进来。对李四妹说:“李姨,你别动,边狗的尾巴夹着,别被它给咬了。”

    是个农村人都知道尾巴夹着的狗铁定就是疯狗,或者被疯狗给咬了。????“不是你家的狗,你把人狗关院子里干嘛?想要把人家狗给打了?”李四妹惊魂未定,轻拍了几下胸部,急着让开了路,把这黄狗给放了出去。

    “李姨,你有没有搞清楚状况?那狗可是跑到我们家院里了,我们都还不知道呢?要不是你说话,我都不知道你来了。”朱金皱了一下眉头。

    “我要是在你家被狗咬了,就要你们家负责。”李四妹这嘴这话也往处说。

    “我们家又没有养狗。”朱三娇听到声音,走出来对李四妹说:“狗有四条腿,你不会躲着点。”后面半句就是“咬了活该”却是没有说出来。

    “你来我们家又有什么事?”朱三娇跟李四妹在别人眼里,两个相处的很好,常常是互相帮着对方落别人面子。

    而相处久了的人也就知道,是朱三娇把李四妹当枪使。就是把李四妹卖了,李四妹还要帮着点钱。

    “你不说,我还真给忘了,我是来问一下你,你那村委值日是怎么一回事?怎么就没有看到你去过了,这一个星期也就总是看到马有根在那里值班,下午去下午回的。你们不值了?”

    “怎么没有值?我值了,也就今天我有事提前回来了一会。”朱三娇倒是明白,要是把自己让马有根值日的前后说出来,是没有几个人信的。

    朱三娇想到自己把马有根给骗了让他帮自己值了,这事可不好告诉李四妹,要知道李四妹这张嘴很快就给说出去了,到时别人怎么想的,就不知道。再说光凭李四妹,马有根未必肯帮这个忙,也就是自己从朱金那知道谭良人的情况再找上马有根的。这事可不能说出来。

    “骗谁呢?都有人看到马有根在村委一上午,你跟我说说,怎么是他值的?当时不是说好了,大家七个人一个人一周,那不都省事么?现在怎么就轮马有根一个人值了?要是这样,我那七天也让他给帮了吧?”李四妹有口无心的说了一句。

    “那你去找找马有根,或者他会答应你的,这人是个好人。”朱三娇心里想着:去找马有根吧,不让你撞个南墙才怪。

    “好说,今天我就差点倒霉了,这狗都咬到我了,我就在你们家不走了。”李四妹边说边走出了院门。

    “又不是我们请你来的,是你自己走到我家来,你跟那狗好像商量了似的,那个一前一后的,很有默契。”朱三娇声音柔和的说。

    “我也不知道,你们家进了一狗。”李四妹没有听出朱三娇话里的挪揄之意:“真要是在你们家被咬了,还真的要你们家给我报销医药费。”

    朱金倒是接过口:“李姨你这话说的,好像是我们请你来让这狗咬似的,那狗怎么只想着咬人,不咬别人,我估计这狗跟你是特别有缘。”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没大没小的,有这么说长辈的吗?”李四妹这话倒是听出不是一好话:跟狗有缘,自己也成狗东西了。

    “我怎么不尊长辈了,我不一口一个李姨吗?你要一直跟我们胡搅蛮緾,这狗不是我们家的狗,咬到了要我们赔医药费。有那条明文规定,注明了我们要赔你医药费呢?”朱金跟李四妹说话,朱三娇却是不曾开口喝止。

    “法律上也有这么一说,在你家地盘被受到伤害,这必须得你们赔偿我应有的损失。我现在不是在你们家院六吗?”

    朱金少年人心性:“是我们家请你来的?我要说是你擅自闯进我们家院门,也幸好有一只狗叫,要不我们还指不定会少什么东西呢?”他这副自信的样子,让出了门的李四妹狠不得咬他两口。

    “这孩子你怎么说话呢?有这么对姨说话的吗?都是姨,还这么说。”虽然看起来是责备,语气间却是没有多少严励的成份。朱三娇对李四妹说:“你要去找马有根就快点去,这个时候估计他现在都还在西红柿里面呢?”

    而大家都知道马有根西红柿地里养着一只狗。整日就像一门神似的在进去的柴门前守着,真要是有人来,那可就不一定咬上那么一口。朱金倒是好心的补上一句:“姨,你对马大伯说话小声点,估计你那嗓门,肯定是没有戏。人家都不想搭理你,看到你躲都来不及呢?”

    “这孩子,你怎么说话呢?能不盼点好吗?就不往好处想。”李四妹觉得这话有些不对调。

    “还说往好处想,你都说在我们家被狗咬了,还要我们家负责医药费你说你这说的是人话吗?再说,就你跟我妈这两家的关系,这话也说的出来。”朱金说话继承了朱三娇的,这话一股脑和的向李四妹说了过去。

    “你分不清玩笑话呢?我学不跟你开玩笑呢?”李四妹总算找了个台阶。

    “你还玩笑。玩人呢?我妈什么时候跟人开过这种玩笑。你倒好什么话不经过大脑往外扔。我妈不稀的说你,我可忍不住了。”

    “你还有理了,读那么多书。没大没小的。你就不记得你姨的好。你妈也不管管,是越来越学坏了,不知跟谁学的。”说这话时,声音已经过了屋角,听的有些不清淅了。

    马有根老远就听到李四妹的声音向自己这西红柿地接近,想到上会朱三娇给自己使的招,也就二话不说,趁她人还没有现身出来,快速的钻进瓜棚里。眼不见为净总是好的,倒是忘了把自己那绿色的旧中山装外套挂在西红柿的树旁。

    “老马,老马。你人呢?”叫了两句不见有人回应,倒是看到西红柿旁边的衣服:“你别躲着不见我,我告诉你,我是知道你在这的。这有事要跟你商量的。”

    没有人应声,李四妹看到棚子的缝隙也看到棚子里坐的人影:“你还真别躲着不见,都看到你了。你再不应我,我就进来了,你躲到地里去,我也要跟你翻出来,你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马有根人在,也就门给开着,而旁边树下趴着的大黄狗却是抬起了头。

    李四妹不知道这里还藏着这么一东西,走了过去,随着一声狗叫,也就看到从树下冲出的大黄狗。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