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章 听课5之体育委员
    马大把张海洋三个字在心里默念了几遍。转身回到教室。他现在有些后悔上这课了,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出这事。每年领导来听课那是必须要的,还就实习生的课也是必须的,但这些课是分开听的。也就是因为跟方兵关系刚才弄好,这方兵是实习生,在育桃中学也算跟自己聊的来。而自己都是从那个时期过来的,本以为可以轻松的帮他把这节课给代了。马大也明白,局领导主要是来听各班各级的课,那是冲升学率来的,只要升学率高,或者第二年的奖金就无缘无固多了不少。

    每个班都有刺头,他是清楚的,就像自己的三(2)班,大头跟肖福六指这几个就是自己一大块心病,常在学生面前让自己下不来台,最后还不能跟他们一般见识,只能做出让步。而他们毕竟还会顾忌到自己是个班主任,而对自己有所不满也只能忍着。

    而今天不一样,今天本是想着帮方兵把这课给替了,却是没有想到也出来一个搅局的搅屎棍。看到张海洋摔门而出时,那门发出的声响。马大忍不住说了一句:“这什么学生,这读高一,还这么一点修养素质。没有礼貌。”

    马大翻开了书:“大家不用去理会这人了?我们上我们的课,这人将来也就是这么一个没有素质的人。做老师只能是引路的作用,走路的还是你们自己,别枉费老师的一片苦心。

    一个很不和谐的声音在一个从一个女孩子的口里说了出来:“马老师,张海洋可是我们班的体育委员,我们一般的运动都是他拿高分。”

    “-------?”马大顺着话声看到一个身着兰色小西装的女学生,看的出女学生的个头有一米六多,脸上的麻痘让人知道这女孩子正值青春期。

    “体育委员怎么了?现在可是上课时间,而不是体育课的时间,现在是物理课,真要是体育课,你们的体育老师也不一定会管你们。他是体育委员就要开个特例,那育桃中学也没有这个规矩。”

    马大边翻动着书本,门又给推开了。张海洋的身影又出现在门口。张海洋口里倒也叫了一声报告。????“你来干什么?我的课你还也上?那就委屈你了。”马大并没有叫他入座的意思,怎么着刚才给自己弄了个开门红,自己也得给他一个下马威。

    “我来上课,我是这个班的学生。”张海洋这会少有的正经起来。

    “这位同学,我的课不欢迎你,你爱上哪就去那?我也不想管你了。”马大有些气了,见到这家伙就有些气了:这么大一个人,这不给你使绊吗?

    “这位老师,我们班还不欢迎你呢?你爱上哪就上哪去?”张海洋说这话时,手里还握着珍上手机。

    马大的话让所有的老师同学引起了反映,但听课的规定就是课堂上由主讲老师说了算,说什么就是什么?

    马大用手轻敲了几下桌子,教室又恢复了安静:“我现在给大家做一个物理实验。”

    马大忽然大汗:自己都忘了问方兵他讲到第几课了。这么多人在看着总不能问出来。情急之下对门口的张海洋说:“座位上翻到下一课。”

    他的想法就是张海洋翻到下一课,那上一课就是方兵讲到的课程,而方兵却是跟他说了,今天主要就是做一个实验。也就是一个很少的实验。这总是本课后面的实验。

    他很想问一下近在第一排的学生,可又拉不下这张脸:你一个老师都不知道现在是第几课,还算什么课?关键是自己初代这个班,跟那些学生不熟悉。而这些学生唯一熟悉的就是马大哈老师这外号。要是问出来,那又坐实了自己“马大哈”三字的外号。

    张海洋的座位在第二排,马大抬首扶了一下眼镜,借此看到张海洋的课本竟然翻到第26课。

    “请大家把课本打开翻到第26课。”马大这声刚落。刚才说话的女孩子又出声说:“老师,我们老师讲到二十七课了。”

    “------”马大大汗:这些是什么学生?“你们谁是这里的学习委员?”

    “你课本翻到第几课了?”马大指着张海洋的课本:“你天天在听老师讲,连上到第几课了都不知道,你这父母这钱也是打水漂了。”

    “我是不知道,我也不想学,我正因为不知道,我才随便翻了一下。”张海洋大有深意的嘴角现出一抹笑意,大有得逞的意思。

    “你说你这体育委员是合着给人搞事的啊?即然不想学,也就别勉强得了,干嘛那么有钱人家的孩子勉强了自己为难了别人。”马大同志说这话时,倒是心随口说,相有心生。可这话要是没有外人在那正当调侃一调皮孩子似的浑不当一回事,可现在是什么时期,他教室后面可坐着一堆人,老师校长一溜儿的还到教育局长,这娄子可谓捅大了。

    听了马大这话听到的学生不禁皱起眉头:这是什么老师不会教孩子吗?怎么还上赶着巴不得人学生不学好就往差里整。要不要为人师表的老师做傻?难怪这不是教本班的老师能教出什么好玩意儿?就连上课到第向课都不知道了,这什么老师。难怪就是一马大哈。

    马大老师再一次坐实了他马大哈人如其名的事实。可心直口快大块头的马老师却是全然不知道这堂课对他的影响。

    “合着我样样合格,还要老师干嘛?那老师不都是失业么?”张海洋这话硬是把马大同志轰的接不了。

    “-------?”马大同志感到遇到这种刺头有气也无使,做为一个人民教师,何时被一个学生这么挤兑过,虽然大头肖福调皮一点,但也不会这么恶意老师俩字:“我再好好跟你说一声,要听课就坐下来讲,要么就出去,现在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别影响了自己,浪费别人的时间。”

    马大觉得这话说的有理,心里松了一口气。

    “谁浪费别人时间,这方老师怎么会找你这样的人代班,就你还不知道我们讲到第几课,你说你代班,成不?我学习不好,我将来只要考上体校也就得了,我不在意这些分数。我只在意我体育运动的成绩,无论长跑短跑乒乓球足球跳远什么的,你觉得你一定给胜过我吗?”

    学生都亮了底牌,四十几个同学都觉得这次马大要难塔了。

    “-------你牛什么啊?这学生得学习各种知识,你还真当你是一回事了?”马大想想觉得这话太不地道了:“你一个学生,连尊师重道的理都不知道你还做学生,你说这学生做的?以后人生的路还长,有你学的,你读书也就是这个年纪。”马大感到他一句话说到点子上,自己今天可是要给四十多个人代课,而在方兵走的匆忙,倒是忘了把课堂的情况跟他说了。

    “张海洋,你老实坐着。”一个威严的声音从角落里发出,那是一个男人的声音,他史叫周志,是这个班的班主任。“不能影响老师的讲课。”

    马大犯难了,被这恶心孩子这么一打茬,刚才的思绪给乱了,这课本又不知道往那翻了。

    “昨天方兵老师讲到第二十五课。”一个尖细的有些熟悉的声音像是从地底下冒出来似的。

    马大一听,又把课本翻到第二十五课,看着上面那不曾动过的纸张:这也不像是讲到第二十五课的样子。这纸张还是平整没有动过的痕迹。

    “那请大家把课本翻到第二十五课。”马大看了看黑板上面写的字,自己好似进来时,那教课辅导教材上面方兵翻到的就是二十五课。而自己一进来时,这就往上面写了这二十五课,这回对上线了,心下大定。

    “马老师,我听方老师说过,这他都教到二十六课了。”顺着这话声,刘新米像是从地底下冒出来似的。

    “你这添的是什么乱?”马大看清楚了这刘新米:“你又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你什么时候进了教室?”大有责怪之意。

    “我呢不是我的课,我看到大领导都来听课,我也就来听听方兵的课,没有想到是马大老师做代课,我昨天都跟方老师聊过讲到那儿,没有成想这次还真有点做用。”刘新米目的就是想要打科插浑把这一节课搅过去,坐实马大胡乱教学的事实。给马大难堪。

    “你语文老师,到我这来听课,这不是你的语文课成不?”马大火了,这货成心给自己找绊子,说这话时,语气加重。

    “我这不想来听一堂课学点教学经验吗?再说,学校也没有这规定,不准老师去听别的课,那别的老师都不要去上体育课,这现实吗?”

    刘新米这话得到一众师生的认可。

    周海却是给了刘新米一个会意的眼神:一切尽在不言中,这学生有心了。

    随着一声铃响,这节课算是到时间了。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