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章 听课4之张海洋
    名气害死人。马大哈在育桃中学的名气比起李琼那“小桃红”的外号要响亮多了。因为美女的缘固,绝大部分人是不愿意把这三个字当着李琼的面给说出来。而马大哈却是不一样。因为马大哈之所以是马大哈,那全是得罪人所为。马大哈那张得罪人的嘴跟他的外号一样的响当当。马大哈这三字外号可是从这嘴上来的。马大甩了甩膀子站到讲台上,居高临下俯视着下面的一教室人。这种听课的场面却是经历太多,对于他来说却是无丝毫异样。可有一样不清楚的事,他这是代替方兵上课。而更让人有些想不出的是,方兵不上这课的理由竟然是身体不舒服。身体早不舒服,晚不舒服,偏偏就是这个时候不舒服。这是让人郁闷的事。

    每个班都有那么几个刺头,也主是肖福跟大头之流的人。他们也的上课就是给老师难堪,算是他们开心的一部份。

    “老师,我有问题?”一个个子1米六左右的男学生说。并装模做样的举起了自己那有些发白的右手。

    “你有话就说有比就放别那么吞吞吐吐吐?没有看到我这写,你好好的做你的笔记。”马大心里也没有底,这主要是做给贺校长跟自己的冤家周海看的。要知道今天是公众场合,要不给周海一个堵嘴的理由,想必自己还是会有一身麻烦。他倒是忽略了贺校长的良苦用心。

    马大这句话让贺校长心沉到谷底,他感到事情糟,往自己不想看到的方向去发展。但做为一个听课的,无论是谁是不准出声影响课堂的纪律,上课的上十五分钟全部由讲谭的老师说了算。是好是坏,那都是下课后老师们给出的结论。马大这么一句话却是引起台下面一众师生的侧视。

    “老师,你的头把我的视线给挡住了,能不能矮一点?”张海洋站了起来,并用手握着钢笔在笔记本上装模做样的写着什么?被马大这么一哼,让他当着那么同学还有老师的面下不来,要知道这里还有本校校长还有今天一大人物。高一三个班的学生里面,他是最刺头的珍上,他家是富有的,老爹是一个包工头,这些年不但有了车,还在县城有了一幢房子。就乡下的房子也盖的跟别墅似的气派。张海洋更是3凭这一点成了学习高一睥级说一不二风头正劲的人物。比起初三的大头几个,那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矮什么矮?你长了这么高难道真让人把头给削平一点?现在看不到,一下子也就好了,我又不会一直在这里不动。”马大这么说,但也是不知情的缘固,要是知情的都知道这张海洋是不记笔记的。

    “-------”张海洋看了看人群后面一眼:我让你给我横!我玩不死你。但还是装着委屈的坐了下来。????“老师我要上洗手间。”上课要上洗手间,必须要向老师报告,并得到批准后而才能离开座位。这是每个学生都知道的。张海洋同学并这么做了。

    可马老师不知道这家伙是学习刺头,听到洗手间三字,不由的皱了一下眉头:“懒汉屎尿多,就你事多,要去快点去,赶紧的。哵影响上课。”

    张海洋转身就跑,后面却是传出一人的话声:“这马老师,学生去个洗手间都有耐烦了。难不成让学生憋在裤子里。”

    张海洋了去不到三分钟,又快速的窜了进来。

    马大急着转过头:“你又怎么了,进来开门之前要先说一声报告,你懂不懂,连这些都不懂,天天只顾着添乱。”

    “我这不是刚才出去时报告过吗?再说了,再说一声你不嫌我烦,我都觉得我烦呢?”马大脸上黑了下来,接二连三的被这个学生打搅到教学,这能让他不烦吗?想到这么一点,一句话脱口而出:“你们班都是一些什么人?上个课都一个人就不是这又是那?这还像话吗?这节课还让不让好好上。难怪这大众的成绩都不怎么样?”

    “马大哈,你说谁呢?我也就是上个洗手间而已,你用得着这么不三不四的埋汰我吗?再说我都向你报告过吗?你用得着因为我一人而把我们全班人都给埋汰进去吗?”张海洋虽然这个班的刺头,但为人好义,仗着家里有钱,时常大包的薯片带来吃,班里同学大部分享受到这一好处,此时都有些同情张海洋而站在张海洋这一边了。

    “你说谁是马大哈?你说谁是马大哈呢?这么说话是不礼貌知道不?读书读了那么久怎么就连这么一点道理都不知道,你也是浪费家里粮食。”马大老师听着都火了:这学生怎么说话呢?自己那三(2)班就不会有这样的敢顶撞老师的同学。相比较之下,肖福大头之流都算是遵纪守法的好同学了。

    “就说你,你咬我。你本来就是马大哈,在全校有那个同学不知道你这马大哈?说你还不高兴,我听你平时叫你马大哈都应的挺高兴的,现在也来充斯文了?”张海洋有些火了,少年人心性,被马大这么几句话下来,倒底还是耐不住性子,话儿也格外的冲了起来。

    “你牛什么呀?现在是上课时间,我是来给你们上课的,你就这样浪费自己的生命不要紧,把估班四五十个人的时间都给浪费掉了,你好不好意思?你行不行?你有没有一点道德?”马大见这学生说一句顶两句,心里也有气了:再说今天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跟自己对着干,自己一个老师难不成还怕了你不成?也就一个学生而已,还牛成这副德性。

    “你这是一个老师说的话嘛?我不过是上个洗手间没有带纸而已,用得着把我说成是浪费大家时间的罪人呢?”张海洋这么一说,感到自己有底气了,有全班四十多个学生做后盾。

    “你这是什么话,我怎么就不是一个老师说的话了?你一上课不是这就是那的,我看你就是成心的。”马大火大了:“你上洗手间不没有准你?还是你站起来发言我有说你。先不说别的,就尊师这一项,你就做的不够,做为一个学生在课堂上公然顶撞老师那就是你的错误,那就是你的不对?做为一个传授你知识的老师,也就这么说了你几句,你说你不回话你会死啊?”

    “我怎么就不尊师了?首先你要有个师长的样儿,我跟你报告,你总是不耐烦似的,就好像全班同学都欠你的,有那么必要吗?要是有这么难,就不用来带班了,还用得着那么大费周章的跑来逞什么能?方老师多好?那会这么说。”张海洋可不是一个容易服软的主,从衣着就能看出这少年学生具有的反判性格。

    马大这点眼力见还是有的,从对方耳朵上吊着的大圆环也还是看出这学生就不是个好学习的料。“我看你根本就不想在这上课,你不想上就别在这上,这用得着这么整吗?我也是好心的不希望大家给落下一课。我都是受你们老师方兵所托,你们老师方兵今天身体有点不舒服,也就是一节课的时间,你就这么不遵守纪律好好上课。”

    “我懒的跟你马大哈说这事。”张海洋平日骄横惯了,自然不会把这马大放在眼里,何况还是全校师生人人好欺的马大哈。

    “你你你你你?”马大急了:“你说什么,再给我说清楚一点,我臭话摞在这,你要是这么出去了,这节课你就不要上了。”

    “我都跟你说了我上洗手间忘了带纸,你还想怎么样?我还就不信了?”张海洋感到自己特别有理:“我都说了要上洗手间,难不成你还让我给憋在裤子里头。你为嫌恶心我都觉得恶心了?你也不怕恶心了别人。”

    “我刚才不让你出去了吗?我只是希望你不要搞那么多的动作出来,我也就想安心上节课,我上完这节课你爱上哪上哪我也管不着,也不会说你,咱们两个是道不同。”马大看了看时间:“你要出去就快点出去,我还要上课。”后面又加了一句:“出去了就别进来。”

    “你上的课你以为我稀罕,就你马大哈这金口,我看是还是免开的好。”张海洋在经过马大身旁时,口里不经意的说出一句,话音不太,却是让马大听的一清二楚。手伸到门把上,要去开门。

    “你嘀嘀咕咕的说什么呢?有本事大声说,一看就不是什么好玩意儿,你吊着一个耳环充大头,就你这样的也就是个小马仔而已。”马大火了,看了看正要伸手开门的张海洋:“你叫什么名字?”

    “我也就上节课,有必要跟你认识吗?再说了,你要认识我你可以去查,我们班上几个人你也是知道的,我就省了向你介绍了,只要出了这个教室,我们也就互不相识,互不相欠。”

    “是男人就连自己名字都没有勇气说出来。”马大激他:下课后有必要找这班主任说说情况。

    “张海洋。”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