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章 听课3
    打开高一教室的门,看到外面一行十个左右的人时。马大傻眼了。这背的是什么运。都还以为是这一行空走错了。走在前面的就是周海还有贺校长。后面跟着一连串男女老师,要知道好多人不知道周海的职位,但大家都感到今天来的是一个很有来头的人物。大家跟着往前挤,为的也就是混个脸熟。倒把漂亮的孙丽给挤到后面了。孙丽想不去,但做为周海的局长秘书,不去还真说不过去。

    马大这次是躲不过去了,他也没有想过要躲。要知道在这位大领导面前,自己一直用胜利者态看待对方。也就像征性的冲校长点了一下头,孓只是眼睛扫了一下校长身边的周海。也没有多余的话,本以为对方就这样可以从他身边走过去。

    周海在这方面都混成精了。他知道知道一套客套话,马大越是这种样子,那自己就更加的有把握抓住他的底气。只要坐实了马大违反操作,周海就可以堂而惶之毁掉这一切。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周海怎么可能放过这种问罪马大的心事。要知道后面一排人可都看着这周海。还有的人却是为了拍一下周大领导的马屁而心甘情愿的做一代课老师。对于周海,想要混脸熟的老师才最为提心吊胆,要知道这所有的一切,可都是冲着周海来的。

    “怎么会是你呢?这不是方兵代班的课本才是真的。

    “你这不是高大帅吗?怎么还不在水利局做了,现在怎么到学校来做起老师来了?”周海这话相当于给了马大一个耳括子。

    “怎么会是你?”马大一转眼心思还没有活转过来。这跟那天跟李琼见到的周海完全是两个人。这个周海却是给人一种深沉的心机,话里话外间都是一些让人揪心的难受,感到事情有些乌龙:这好端端的跟方兵代什么课。再说,这方兵是实习,这一天迟早会来的,而且时间一久,也就习惯了,说白了,那就是对自己信心缺失的一种心里问题。

    “是我,你没有想到吧?我更加没有想到我们这么快就又见面了?”周海又补充了一句:“那天的校庆你的舞跳的不怎么样?倒是小李的舞跳的格外的引人注目。”

    贺校长怎么也没有想到,迎接的不是实习老师方兵,就是全校里风头无限的马大。贺校长也知道李琼所面临的这些问题,对马大说:“方兵老师呢?这要不还是把方兵老师找来,这是他的课。再说了,他也没有向我请假,怎么能随意请人代课呢?“????马大嘴里有了少许的苦涩,但还是觉替方兵掩饰了一下:“他说他心里有些紧张,这一堂课让我代他得了。”

    “怎么能代,你还是去找一下方兵得了,这是一个实习老师必须要面对的,这也是他的人生要经历的一次实习。你代的了吗?”对马大示意了一个眼色。

    “马老师方该不会怕了吧。做为一个初三的物理教师,不敢上高一的课,那对于我们教育界来说,那是一件不好向外人道的事。按理说,初中部高中部,还有更高更深的课程,做为你们老师来说,想必已经都修习过了吧?难不成马老师都给忘了?”又转而自嘲的说:“我还忘了,马老师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高大帅。做为一个老师,你这么说有欺骗人的嫌疑。”

    “做为一个为人师表的教师,你有这种品德可是不怎么样的。”这些话不咸不淡,说的人轻描淡写,尤如冷风轻吹过。

    “我是骗了人,这不是为了对付那些对漂亮的女孩子不死心的人吗?都要可以当你爹了,还死不要脸皮的动歪心思?我这不是仗义相助吗?”马大想到那张不要脸的嘴脸,就又来气。想到要是那时要是不答应帮李琼,也许有可能李琼就要委身于这个老男人。想想就是让人吐不干净的恶心事。

    马大不管不顾的性格直接把周海得罪了。

    贺校长一下子回过神来:“马老师怎么说话呢?那可是我们周局长,在县教育界可是说一不二的人物。你怎么就这么不长记性呢?去找方兵来。”

    听了贺校长这话,马大也觉得真还有必要去找方兵。正想转身就走。

    “你该不会连高一的课都担任不了吧?这我可告诉你,你这就不如一实习老师哟?”又往后挪了半步,扶了一下那有些偏歪的眼镜:“要知道,你们正式老师赚的可比人家实习老师多的多。而你们却是往往不如人家实习老师,这现在总算是看明白了这一点。”

    并摇了摇头,大有看错人之意。

    马大也是一有尊严的男子汉,怎么可能就这么屈服于周海这几句话。脾气一倔,也就开口说:“贺校长,我答应了方兵今天帮他替这节课,方兵肚子不舒服,去买药了。”

    他身后有两个高中部的物理老师,还有一个是实习女老师,下一节课就是她的。都已经是熟悉的人,平常倒是没有跟马大发生过什么口角。一个个子稍高一点的拍了一下马大的肩头:“放心,我对你有信心。”

    孙丽眼睛看到马大时,明显的充满了同情。孙丽感到自己做了一件错事,冲马大露出一个歉意的笑。

    马大也就看了一眼,把目光移到别人身上了:虽然是老师,马大还是有尊严的。即然海燕嫂子家,你看我不入眼,要是再对你示好,真还有那么一丝热脸贴冷屁股之嫌。马大这么大一个人,也很在意这么大一张脸。

    孙丽讨了个没趣,经过马大身边时,口里冒出一句:“活该倒霉!”这么一想,刚才那一点内疚也很快就消失不见。

    马大看到并没有在意孙丽的神色,而是在看到周海和贺校长的时候不由有些讶然:要知道,自己可是代方兵的课。要不是事先有说好,真还怀疑这是方兵给他挖的坑。这当着那么多师生的面,他也是没有退路可说。在周海的挤兑之下,马大根本是没有退路的。要知道,周海现在可是顶着县教育界一把手的职位。是可以给自己制造麻烦的的大人物。马大可以不给别人面子,但却感激贺校长。给贺校长一个鼓劲的眼神:“你放心。”

    看到马大的那一会,周海眼里的笑意更加的浓了: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冤家的路怎么就那么窄呢?

    周海瞬间想到一句话:这马大只要在县教育部门,就好像屠夫肉桌子上的一块肉,要切要剐要剥皮要去毛全看自己的喜好。想到一直以业堵心的怨气可以消掉,心情大好。忍不住冲马大调侃了一句:“我该称你马老师呢还是称你为高老师?这么些天一直想要找马老师叙叙,可一直找不到人影,我都让熟人去水利局查了,硬是找不到高大帅本人,想必马老师也习惯用化名。”

    马大那不过脑的话脱口而出:“那要看什么人?有的都能当爹了还想着要坏人家女孩子名声,这种人就应该敷衍他一下。”

    孙丽听到他这话不禁皱了一下眉头:这人倒底是真有货还是假有货,怎么说话不分场合,在知道这个人可是可以确定你工作的领导。

    “马老师的意思很明显,那就是分人而去,这也不会是对周局说话直了一些,这种场合应该要懂提避讳。”对马大使了个眼色:“避讳懂吗?”

    贺校长外柔内刚,对于李琼马大这俩人他很是看好。他倒是看出这马大就是一块洁白的纸,说话也是全凭眼睛看到,是什么说什么?什么人都有可能得罪。要知道,对面这位可是连化教育界的领头人。自己都不想无事生非。李琼表面上是着衣花枝招展,其实说话做事都是中规中矩。这都是他看在眼里的。反观这刘新米,倒是做出许多小人行径。

    “小马,这不是你的课,你去把小方找来,让他来上,这小方要请换课请假怎么也不跟我这个校长说一声。”冲马大使眼色,别让得罪这么一号猛人。

    周海忍不住说了一句:“马老师如果是教不来高一的物理可以让小方老师来上,想来这小方老师也是看错了人。”

    孙丽却是明白,这大局长什么时侯听过老师讲课,这不明摆着是冲马大来的么?孙丽并不是没有脑子的人,结合那天的表况,她得出一个结论,想必这李琼就是一中李校长的女儿。而从王强口里听出的意思,想必这周局惦记这李大美女有些时候了。而这马大想必就是那李琼相中的人?这李大美女看上谁不好,怎么就偏偏喜欢这个说话不知轻重,把人往死里得罪的马大哈呢?

    人要脸,树要皮,周海当着校长的面这么说无疑就是否定了马大这个人不行,说白了连带责任,是校长带的人不行。要知道周海一句话,可决定马大做老师的前途。

    “行,没有问题。”马大豪气的轻拍了一下朐口。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