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章 听课
    公历十一月二十三周四,太阳带着一片金光覆盖着育桃中学。育桃中学今天的气氛有些隆重。原因无他,贺校长昨天就接到通知,今天教育局一众干部要来听课,而且点名道姓要来听一节物理课。至于是谁的物理课到了之后再定。

    贺校长也是经历过来的人,也知道这教育局长来听课,而且还是普通的职高,这在以前是前所未有的事情,就按以前的惯例,局长这些领导要听课也是听一些重点高中,比如去一中听课,这还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而昨天却是点了将要到这里来听课,同行有五六人,同行的还有其他学校的一些人员跟着参观或者借鉴经验,一共也就六七人之多。昨天,贺校长就把事情几所有的物理老师做了布置,让他们有个充分的思想准备,至于听谁的课,也就只有现场决定。大家做为老师都知道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换句话说,而这里却是分了几个实习的物理老师,他们也就是实习的末期而已。元月份他们的岗位还在不在,那也是由不得他们。他们的心情是可想而知的。而更加让人不可思议的是,教育局长来听课。学校领导得陪同,还有必要让一物理老师也参加陪同听课。这才显示出对这个校长的隆重接待。

    马大很是不安,总感到会生出什么事似的。但又不能肯定。跟李琼关系得到别人的肯定,也就是差公开承认去见双方的父母,两人都有默契的商量着年底去见父母,马大倒是去见了李琼的父母;就是李琼去见马大的父母亲。而李琼也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跟马大说了,就是周海是教育局长这事也就直接说了。本以为跟马大就是不可能有这样的发展,也就觉得是个无关的挡箭牌而已。事情比想的要复杂,跟马大现在发展到了这一步,李琼把自己想法跟马大全说出。有些担心马大万一被周海得知高大帅跟马大是同一人,那就有些不妙。

    李琼自己去镇机关工作了差不多有半个月了。这事刘镇长直接要人过去的。这是谁也阻不住的事,

    而除了马大之外还有一个人也是心情很是不安,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高一的物理实习老师方兵,也就分了两个实习物理老师,他是高中部的,是最有可能听课的不二人选。而方兵却还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他有些苦恼的找着马大。“这事你得帮我?帮我挺过这一关就谢了。”

    “我帮不了你。我们实习的时候也是这样的,那就是跟平常讲课是一样的,没有什么可能,在上课的时候你不要去想下面坐着的是谁?你只要去想下面坐的就是你的学生。这心态就好多了。也就是那么一回事,大不了得个差评得了。”马大这鼓励的方式有些特别,要知道一个教师实习期是非常重要的,有可能决定以后的工作分配问题,也有可能得分高,分到重点高中,工资肯定要高上一些。别说多高,比同级的普通中学的老师高个五六百块还是有的。他们在高等学院物理系学的课程是一样的,只不过分工不一样。相反来说

    “马哥,你不知道,我从小就有那恐惧症,怕这种情悦。”方兵部觉得自己被人在看着成为别人的焦点,总有一种被看光的感觉。

    “你担心什么?当初我实习也是这种心情,慢慢也就习惯了。”马大安慰方兵:“平时看你这么果断也不像是这么一件事就能把你给难住的人。”????“大家跟你一样,好在我们都是教物理的,第一节课要是从高中部往下,反正如果是初中部的,那今天有物理课的班都要去听。要么就是高中部。我也好不了多少,要是初中部听,我也在所难免。”马大想到兵来将来,水来土淹,大不了得个差评。再说了,都在育桃中学教了几年,差评还能到哪儿去?这么一想,心里反而从容多了。

    马大想了想:“你想让我怎么帮你,现在不还没有确定要去你实习的班级吗?再说了,我们初三毕业班也有可能进入听课。或者有可能就是从我们初中部开始也说不定,你倒好先自己给弄了阵脚。”

    马大倒是先几届,也知道不到进教室门,其实还不能确定行程的真实可靠。实习生的分配固然重要,但这是个时间问题,也就是过了一定的时间后,也就是站讲台面临这种老师做学生的情形多了,也就习以为常,相反来说。领导们还是比较关心来生升学率,而这个情况一般就出在初三和高三。他们大多会去听初三或者高三的老师给学生上课质量。相对于高三来说,全靠的是自觉。初三的可能必比以往要大的多。

    “你不用担心,这或者不是先听你的课程,我看还是你先要镇定下来,别先让了阵脚。”马大想了想:“要是他们临时决定去我上课的玫级,你后悔有用吗?”停了一会:“这样吧,我就跟人互换一节课怎么样?”

    马大心里倒是觉得,到高中部的可性很少,这规定一直没有变动过。

    方兵一听马大愿意互换,心里那个激动:“你不用担心,这种情况很少的。万一要是出现先到初中部来听课,那你不正好撞上?到时可不冤我。””

    “肯定不冤你。”方兵镇定的说。

    马大的第一节课是初三(2)班九点钟的。刘新米得知这一情况倒是有些合不拢嘴巴。强忍住去马大面前得瑟几句的心思,现在跟马大可是闹僵了,要是换做以前,肯定得去跟马大说几句阴阳怪气的话。他现在就是觉得自已被马大给压了几头。而当李琼确定是调到镇府工作之后,心里也好受一些,毕竟李琼自己还是很佩服的,无论身材样貌还是什么条件,都不是自己可以相比较的。只怪马大把自己瞒的死,要是知道调动的是李琼,自己也省了许多去求人讨好的心思,都弄的里外不是人。特别是李琼调走的那么几天,自己没有少在马大面前低声下气装孙子,这马大哈就是不跟自己说个实话。把自己呛的够难受的。刘新米不了解别人,但却是了解自己。对马大吃了这么一大亏,怎么也得恶心一下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大块头。这些天一直把这事放在心里,这口气不顺下去,他都觉得这老师做的很是没有面子,他一直想着得找马大出口气把这折了的面子给要回来。

    用人的话说,自己这种脑力型的选手是靠智力创造财富的,而马大这种体力型的是靠蛮力改变生活的。

    看到马大跟方兵正在说着什么?刘新米觉得这是个机会。自己这么些天跟马大闹成了水火不相容的地步,自己要是贸然上去搭话,还有着讨好的嫌疑。刘新米他觉得自己丢不起那人。

    “哦?两位都在,听说今天大领导要来听课,而且还是物理课,那可是你们两个的一大幸事,只要表现好了,以后分配好一点学校是不在问题的。当然也就是就实习生而已。就其他人还真是好是坏不可知呢?”这事昨天就弄的全学沸沸扬扬的,大领导要听讲,提前一天电话知会了,贺校长怎么可能把这事给挡了,也不可能不把这消息给放出去,毕竟这是对一个实习老师的非正规考核,能非获得好评或者差评这可是关键的一步。关系不算大,但也有着不少的影响。

    方兵是实习生,自然不方便在这些事说话得罪刘新米,况且,他跟刘新米虽然不好,但也说不上坏。他没有必要做这头脑犯病的事。马大对尖嘴猴腮的刘新米很是反感,就别的事不说,李琼的事全都是出自他的一双手。说别的倒还无所谓,竟然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惜把李琼的名声来说事。一个女孩子真要是名节有问题,那多说是会让人另眼相看,也就是李琼那必格大大咧咧,不予以计较。要是换到封建时期,都有可能要闹出人命了,这可量个为人师表的老师,怎么能把这道德素质抛之于不顾。

    “是好事坏,那也不关你事,你就是想听也没有那资格。”马大不会做好人,也举装模做样,这话直接把刘新米的心情送到低谷。

    “你别好心没有好报,我这不是关注这些事情吗?”刘新米尽管挨了骂,但还是想着说点场面话挽回面子。这跟马大不把面子当了回事恰好是相反的。

    “你好心?是不是现在李琼走了,没有绯闻制造出来了,又想找我们来说点事?我还就告诉你,我呢?你说什么都是这样,我也不可能跟你有那种远远话不谈的好朋友交情。你真还犯不着,我也不用费那神。你听得懂话不?”

    “------”刘新米狠狠瞪了马大一眼,离开了两人的视线,进了自己的上课的教室。他教的是语文,是无缘凑这热闹喽。

    第一节课是自习课,来听课的人必须是九点钟之前来,听的也就是第二节课算正式的。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