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章 坦白交待
    第二天中午,打开学校住宿的门,看到门口站着的马大,还捧着一速花:“哟,今天还学起时尚来给我送花来了?”

    “我也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马大把花捧向李琼,就等着李琼接过好转身回去。并没有进去的意思。

    李琼却是不伸手接,指了指空着的花瓶:“自己插进去,你还喜欢站在外面让那些小人看到,后面他们免不了又有风言风语。”

    “我这不是怕打扰你休息吗?”马大心虚,像是做了错事似的。今天早上睡过过了,竟然睡到七点四十,这还多亏了苏琳识大体,并没有为难他,直接醒来用车送他到学校,也就是还有五分钟八点的样子。而这沿途经过,难免被人给认出来,还幸好自己机灵,在拒门口有三十米远的拐脚处让苏琳停车。真要是让老李头看到,那全学校师生都知道了,全校师生都知道。那李琼也知道了。他不知道为什么?就怕让李琼知道这事。

    “有什么打扰的,你要是乐意就站在外面吧?”李琼转身向里走。马大无活,只得跟着走了进去,把花插在李琼那办公桌子上的花瓶里。他心里加快,插好话:“你休息,我不打扰你,你下午还有课。------”

    “说什么呢?先坐在这儿。”李琼并没有放马大出去的意思:“你就没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

    “我送这花也就是我的心意,我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马大边说边打量着李琼的脸,害怕从她嘴里问出昨天自己的去处。要是今天有人看到,那真还是说不清道不明的。

    “你心意是什么?我不知道,你不说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李琼坐在桌子的另一边,看着马大的眼睛,装,还继续给我装。????“我从来没有给那个女孩子送过花,你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马大坚难的说。

    “那为什么?”李琼装傻到底:“你不说明白,我怎么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呢?就像史丽,我们有时侯也会互相送花的。”李琼拿这话挤他。

    “不为什么?就是因为我喜欢你。”急了,马大那直爽的二百五性格又犯了,说出来轻松多了。

    “那可是你说的喜欢我的。”李琼大有所指的说:“那有必要把你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都交待给我吧?我总不能找一个有事瞒着我的人做男朋友吧?”李琼心里乐了,这货能把他逼到这个地步也是难为他了。但这事却是心软不得。

    “你说我有什么事瞒着你,我都不知道是那一件了。”马大急于表白。

    “真要我说,说出来可别怪我?”李琼看着马大并不躲闪的眼睛:“昨天你跟那孙丽倒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么说吧?就是我家里有一位嫂子,也就是谭小秋的妈妈,想要把她表妹介绍给我,我当时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当时他是让谭良人大哥请我去吃饺子的,我还真去了,那见到的就是孙丽。------”声音越来越小了。他断然不能把有心去相亲的话说出来,要知道,自己还并不知道李琼的想法,而这花送出,刚才李琼的话也表明了,李琼对自己还是有那么一丝同意的。

    “你肯定很高兴吧?这可是个大美女,而且还有好的工作。你肯定很得意吧?后面呢?”李琼补充挤兑了一句。

    “我承认没有错,可我心里有一个人,那就是你了,我就是觉得不能做对不起你的事了。”马大这回倒是直接说了。

    李琼眼睛看到刘新米从门口经过,并向这边望了一下。倒是不在意,自己跟马大都是独身男未婚女未嫁,还怕什么谣言。

    “这事我就不怪你,想必你那个乡巴佬还入不了人家的法眼呢?”李琼也觉得事情有些不可思议。周海对自己没有少纠緾,却是自己把心系在前面这个男孩子身上,而恰好孙丽昨天也出现在周海的身边。而孙丽却是别人给马大介绍的相亲对像。缘份真还是让人无从捉摸的。

    “我听史丽来的时候,说碰到过昨天那苏琳的车子,她没有看出是谁?但可以肯定那是个女人,而刚才好她在你后面进了学校,你说,你们会不会让人联想到一块去?”

    马大头大了:坏了,要是被李琼从旁边知道了,那就不好了。但也是明白,这事不能过于瞒着她。说吧,就把一切实情都告诉她得了。是命是运全凭她的决定。

    马大总感到李琼身上有些变化,以前见到的李琼总是刻意招摇着衣服着的太鲜艳,或者说是时髦。而现在这些天来,他感到李琼的衣服倒是没有这么鲜亮,就以前爱好的鲜红色,李琼没有再着了,他心里倒是喜欢现在的李琼着衣大众普通。现在的李琼给人的感觉是更加知性大气。

    “你是不是有什么不想说,还是觉得没有必要说的?当然我还是有机会从一边知道的。”李琼不咸不淡的说。

    “我这么跟你说吧,这些事情都是在料想中发生,要怪就怪我自己手欠。”马大急了,说话有些不分主次:“我们前些天去那超市,不是看到一模特吗?我当时也就以为是橡胶的模物,我就用手在那大腿上给掐了一下。可怎么也没有想到那是个真人,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那叫苏琳的女孩子,我现在后悔都来不及了。-------”

    李琼出声打断了马大的话:“你让我先顺一下思路,你本意是去掐那模特,却是没有想到掐的是一真人。而且还是一个年轻美貌的女经理。也就是苏琳。难怪我就觉得有些面熟。你不说我还真没有想到了。那天我就看到你去掐的时候,那模特怎么把手正好放在这个位置,真一下还没有想到这是真人模特。”李琼乐了:“你说我该怎么说你好,人一模特在哪,你要去掐两下。不说你脑子有问题才怪?”

    马大纠正说:“确切的说,我就掐了一下,第二下都还没有掐着,当时都把我给吓住了,我也不乐意。”

    “你说人一个漂亮的女孩子让你掐这么一下,人家怎么受得了,这地方可是很敏感的位置。想必那时想发作又不好发作,人家是不知道怎么发火,都是自家店里,要是引来很多人也不是个事,还幸好她还忍的住。要是换成我,我还就要你负责,到医院检查个伤残指标啥的,也够你喝一壶的。那是不是特别希望那美女要找你麻烦,这样你们也就认识了?”

    “是----”马大发觉这话答错了:“也不是。”

    反訤着李琼的话:“也就掐那么一下,怎么还到医院去开伤残指标了?我也没有用什么力?”

    “你这是往人少女心里给抹了一道黑。人家好好的少女清白,就被你这以一掐,也就掐没有了,你说人家不找你找谁去?”李琼为被马大掐的苏琳不平。但这事还是自己叫他去,可自己两人也没有这样的心贴近,就是自己知道想必也不会阻止。

    “那不是吗?我去还我妹电动车,恰好被她给看到,这麻烦还大了去。”马大苦着脸。

    “还有什么事瞒着的?”李琼饶有兴趣的说。

    “我那知道会有那么麻烦,我掐的可是模特。可这女孩子硬是说我污了她的清白,要把这事向学校反应。”马大压低了声音,要是让学校别人知道,我还怎么弄?”

    “你现在也知道自己是为人师表的老师,那我问你,别人看到你用手掐模特怎么看你,还人品呢?”李琼眼睛一瞪:“你还有理了。”

    “我想起来了,就是周一你去还电动车的那次。”李琼起身看了看门口,故意加大声音说:“我还就说了,你怎么能这样。你是我男朋友,以后这些事都的听我的。都的一丝一毫的跟我汇报。马大,你听明白没有。”

    “听到了。”马大就是整不明白,李琼为什么突然那么大声。李琼走到门边,并不伸头出去,她感到门边上有个人影在偷听,走到马大身后,用手拍了一下马大的右手臂。

    痛的马大缩了一下身子,李琼这无心的一下,却是正好拍到马大被黑痣棍子打到的地之,昨天还没有觉得怎么痛,可今天却是明显的痛了。

    “你怎么了?”李琼想了想:“什么时候你请老刘师父一块到家里来吃饭,正式见我爸妈。”

    边说边翻开马大手袖的衣服,看到一大块的青紫:“你这是怎么弄的?怎么就那么不小心呢?”

    “------”没有法子再瞒了:“昨天,我想要回去,也就是刚同你们分手。那苏琳打了一个电话,她有麻烦了。那是那天她手下一个员工被她炒掉怀恨在心,而叫上外面的人来找她麻烦,也幸好我去的及时,这一棍就是被他们给打的。”马大想着把昨天在苏琳那过夜的事给瞒下来。

    “据今天史丽说的,你昨天可能就住在苏琳家里,她看到苏琳的,也就是一副没有睡醒的样子。行啊,都有车接车送了。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孤男寡女的,就不发生一点什么事?”李琼思路跳跃的让马大接不下了。

    “-------”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