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章 试探
    倒是服务员的话提醒了马大。从自己口袋里摸出二十块钱递给了服务员。

    马大正想说话,却是听到苏琳说了:“你拿进来吧,我现在不方便出来。”

    “那就不要出来,我这二十块钱我交了。”马大想到一事:“对了,你要了两份,你一个人吃得了那么多吗?我是不是也可以帮你吃一份?”

    “你看你还是个老师,就不知道等我出来一起吃吗?”苏琳不紧不慢的说出一句:“最起码的礼貌,知道不?”

    马大一想也是,自己好歹还是一人民教师。看着这外卖还烫着呢?要是依他本来的性子,也就不在意这么多了。可这里面的人是谁?那可是苏琳,有自己把柄在手的苏琳。凭良心说,苏琳也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大美女,比起李丽还要成熟不少,这身材也是经得起考验的。放眼马大所见的美女,也就李琼是自己喜欢的类型外,很难找到能跟这个苏琳相提并论的。马大掐了自己一把:后事莫忘前事之师,想些什么呢?那事都还没有过去。他只有尽力想着李琼才把对这个女人的想法给掐下去了。

    幸亏吃了点晚饭,现在都过了五六个小时,马大看着面前的外卖,暗自吞着口水。

    “对了,我忘了拿衣服,你帮我把衣服给拿一下进来。”一个娇懒的声音从浴间传出来。清淅的传进了自己的耳朵里。

    马大装着没有听到,这不能应真的不能应,李琼的事就是个例子。这女人怎么就那么麻烦,特别是那种漂亮的女人,总是丢三拉四的。

    “你听到没有?”苏琳连着说了几句,没有听到回声,自言自语了一句:“这人走了,我出去看看,有没有少什么东西?”

    “你别出来,我帮你拿。”马大急了,真要是出来,那就是白的也是黑的,黑的也就可以说成是白的。

    “你的衣服在哪?”马大还是倒是没有进去苏琳的房间。

    “就在我房间里面的床上,我放着呢?”苏琳说完这话时,又脸如笑意的缩回到浴缸里,有一种得逞的快意。

    马大老实巴交的进了苏琳的房间,哪有看到衣服,看到高档的席梦丝上面放着一件薄如金丝的若隐若现半透明的睡袍:“这了就没有人的时候可以穿,就想着找找或者还可以看到其合适的。”也就拉开衣柜看了一下,傻眼了:这苏琳的衣物都价值不菲,李琼的衣柜他是看过,但从李琼着衣的品味都是一些时尚名贵的,但从价格上,还并不是真贵。而这苏琳的衣柜可真是各种名贵的衣物。外国名牌也有,上面还都标了价格都两千多。李琼给自己买一件大西装,花了近半个月的薪水,这女人一件衣物,很可能要值一个半月的薪水,上面明目标价,有一件价格竟然达到一万一。

    “看什么呢?叫你帮忙拿一件衣服半天,我这不怕在水里久了着凉了么?要是我不及时出来,你是不是很想找一件贴身的衣物收藏?”苏琳笑着逗趣。久久不见马大有动静,她也就不耐烦出来了,身上也就围着一件宽大的浴巾,整个人还有一种喷着热气香喷喷的感觉。

    马大一回头,吓的感紧捂住了鼻子,他感觉到一股热流直冲鼻端:不好,流鼻血了。再也顾不了那么多,转身扎进刚才苏琳冲澡的浴间。

    看着马大不要命似的逃窜,苏琳心里笑意盈然:这还是第一回合的试探,后面还有正餐给你上呢?

    本以为这人就是人痞子,可看到他为自己竟然不闻不顾不管自身的安危。这好像又不是一个痞子能做的。她决定试探一下,这马大的意图。要知道她除了在父母身边得到苛护我,还少有男人会这么不顾不管的帮自己。

    “你急什么?你怎么啦流鼻血了?是不是心火过高。”苏琳好像不知道这回事似的,就系着浴间跟进浴室,而马大正在用土办法治流鼻血。用冷水浸后脑,把头向上仰起,一只手后脑上轻轻的拍打着。鼻间闻到一股香味,后脑上多了一只拍打的手。马大从反光镜中看到苏琳光滑的玉背,忙拉开苏琳拍打的手,闭上眼睛:“你不用帮了,我自己来,你来帮我,我这鼻血会流的更多,这样你先把衣服穿好成不?这或者就好了。”

    “行,我知道你也是不行的。”苏琳也知道见好就收,真要是这次过火了,有可能下次这马大见都不见自己了,自己的免费劳力才刚才开始。

    马大从浴间出来时,苏琳也就着上了刚才以大看到的真丝透明若隐若现的睡衣。不过不同的是,里面却是加了一件打底的粉红色衣物,而不受约束的身体条部位,更加彰显女性的青春活力。马大松了一口气,这样顺眼多了。但还是多看了一眼。

    “好看吗?”苏琳揉着湿头发边擦着边问马大。

    “好看。”马大习惯性的回话。这人说不好看吗?说不好看,说你眼睛有问题,不懂的欣赏。

    马大把电视机给开了,有了节目看,脑子里胡思乱想的想法又少了不少。

    “那比你那位女朋友谁更加好看一些。”苏琳坐到马大身边的沙发上,就凑近身子,那极少的衣服领口向下开着。

    “这能有什么好比的?这怎么比?”马大最怕回答这话了。说不好看,对方肯定是不依的;是好看,对方肯定还是不依不饶的。

    “也就眼光不同,这没有办法比的。”马大别过头,额头上有汗渍流出。

    “你好虚伪,是那种不要脸的虚伪,明明很喜欢看我这样的。都恨不得把眼珠子塞进我那打底衫里面去,还这么死不要脸的装正经。说白了,你也就是有色心没有色胆。”也不再逗弄他,打开一个盒饭:“给你的,一个西红柿炒鸡蛋,一个猪肝炒青椒。都是你喜欢吃的。”

    “-------?”马大讶然,很想问一句自己可从来没有说过喜欢吃什么?也没有说过要点什么。

    “别感到奇怪,我从你妹妹那也就知道你喜欢吃这俩菜。”两份是同样的。两人各要了一份。就着在茶几上边看电视边吃。

    马大不敢吭声了,他是这么认为,苏琳也就想对自己多一份了解,这样才更加好对付自己。他发觉到这是个错误,自己本应该回去的,就刚才拔马丽电话,想让马丽先把电动车给骑来。

    什么也抵不过肚子饿。马大打心里觉得这外卖确实够水平。吃完饭,感到跟这人不能在呆了:“我拔我妹妹的电话,让她车子给我送来,我自己回去得了。我一男人怕什么?”

    “你拔吧。”苏琳自己也拿出手机,再说,她也不知道我在这里的位置,你让她一个女孩子家往哪儿送?”

    想想也是,马大放弃打电话的想法。看着苏琳:“那怎么办?我可不能在这过夜呢?要是第二天被人看到,我怎么说的清楚。”

    “你一大男人怕什么?我一小女孩子都不怕,你难道还怕我吃了你不成。”边说话,苏琳身子又移近几分:“要不我拉开衣领让你看看,咱这料还行不行?”

    别过头不理了。马大知道这肯定就是个坑。额头上都有了汗汁。

    吃饭这过程是香艳而惊心动魄的。但马大清楚这个女孩子并不是自己可以对付的了的,也就想要敬而远之,犯过一次错,不可能再犯一次。对苏琳的话就装着没有听到。

    吃完饭,苏琳对马大说:“你自己去洗个澡,你身上今天那股味道很是难闻。”

    “不吗?”马大自做聪明的用手拿起自己的手袖闻了闻:“没有啊?什么味道也没有。”

    “自己当然是闻不出来。”指了指刚才自己用的浴间:“我帮你放好了热水,就当是感谢你为我受了伤,去吧。”

    “我没有衣服换,怎么洗?”马大脑子这点意识还是有的,难不成用人家女孩子用过的。这让人知道丢人现眼吧。

    “你还就是个农民,现在睡衣都可以穿的,我都有几套的。”苏琳从房间里抱出一件衣物,马大看出那是睡衣,那是那种绵的,不会透光,但会透气,穿在身上很暖和的那种。倒是有几分释然:刚才想必这女人把这衣留给自己,才着上那种睡衣,都用上打底衫了,自己可没有背心。

    “衣服不用洗,我有洗衣机。”

    “--------”马大不应,他都不打算换衣服。也就一天而已。

    “怎么不说话呢?我告诉你这套西服也就两千多,我才还有一套四千多的。这两千多的还稀罕个啥。”

    “这西服是不能洗的,你也是知道的。”马大了就十五分钟的时间,重新出现在客厅里,

    “这衣服还是适合你的。”苏琳看了看马大那双手紧护着胸口的动作,不由皱了一下眉头:“你把手放下来我看看。”

    看到马大很是可怜的配合自己的话,心里乐了:也有这种时候?

    “别动,我跟你照张像合个影。”

    马大却是没有意识到,一男一女着睡衣在一室里的想想空间。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