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章 受伤
    刘二黑三个都受到罚款三百的处分,而主谋刘二黑还要拘留半个月。并保证了从今之后不再犯这类错误事的检查。

    出了公安局,已是晚上十点钟了,而苏琳商场也到了下班的时间。这内地的山村还是过早的进入了沉寂。街上已经看不到几个人了。也就看到一连串的路灯光在照耀着这座县城。偶尔走动的几个人影,也是行色匆匆,急着回家睡觉,准备迎来第二天的新生活。

    马大忽然一阵吃痛。左手臂膀的肌肉一阵痛。不由就着公安局门口的路灯光看了一下,上面那衣服却是有明显的刮到,显然刚才被棍子给擦到。光顾着其他事,还是不觉得,现在让马大一阵吃痛。不由倒抽了一口气。

    苏琳却是跟刚才有些不一样。这是马大感觉到的。她一直注视着马大的侧脸,看到马大忍受痛的样子:“你这衣服都破了,要不要去医院?”

    “你怎么了?现在不没有事吗?”马大看了看苏琳闷闷不乐的样子。

    “不用去医院,我自己回家擦一些药水就可以了。”马大不敢跟苏琳过份的露面,也怕万一苏琳一个不慎,把自己掐她大腿那事给说了出来。

    摩托车还在公安局,马大想起了还想要转回去,可守门的老头,已经关了灯休息了。马大一脸苦像的说:“看来我还得打车回去。”

    他多么希望这个时候苏琳能雪中送炭用车子送她一程,但看的出苏琳出来后,话不多,情绪一直不怎么好。想必是今天的事情受到影响。也不好开这口了。

    “你看你方便吗?”马大想要给妹妹打电话,但都十点多了,马丽肯定会问今天怎么一回事?而看到自己这伤,肯定又会唠叨一阵子。

    “我就住在海峡大楼,要不去,我哪里先擦一些药水吧?”苏琳忽然开口说了一句。

    “------?”马大没有办法,人家都不接你那茬,还想着搭人家便车。而这个时候不去还真的别无他法。难不在走路回去。那怎么也要走几个时辰。

    上了苏琳的车,也就不到三分钟就拐进了海峡大楼的停车场。苏琳的住处在三楼三室一厅,两厨三卫,这是她不跟父母住在一起的,就是不想听父母唠叨。马大看的出这房子最少了要花个五六十万。

    苏琳没有配男人拖鞋,也就把自己那双宽大的暖拖给马大应付着穿。苏琳自己也就配有红花油正骨水活络油这些治青肿的药水。马大接过,看了看苏琳,有些不好意思的对苏琳说:“我去卫生间擦行不?”

    “不行,这会儿还讲究算了,当初掐人家大腿时,怎么就不知道害臊。”苏琳一句话脱口而出。

    “------?”不行了不行了,最好不要开口了,马大这下还真急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苏琳会跟他提这么一出。“当时我也不是有意的,我还认为是模特呢?这你们超市那模特做的太好了,都跟真人似的。”

    “我们那是真人模特,也是一句经营的方式。就是模特你也应该去掐,我眼珠子动,你难道看不出来吗?”苏琳很好奇,当时自己眼睛明明动了。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真人。”马大还想为自己找个借口,马大拗不过苏琳,只好坐在沙发上,看到这古色古香的一整套红木家具:“这不少钱吧?”

    “钱是小意思,主要是我这心里受到伤害,你想想,我一个年轻人漂亮的女孩子被一陌生男人掐了大腿。这说出去都感到丢人,我还想要把这口气给出了,不过看在你今天冒死相助的份上,这事我也就不在追究了。”苏琳有些大度的说。一边用药棉沾了红花油在破皮有红痕的手臂处擦拭。

    看到马大皱起了眉头:“疼吗?我可是没有用多大的力气。”

    “没有事,你继续吧。”看到苏琳那小心的样子:“我自己来。”

    “不行,我好歹得帮着做,再说,你可是因为我才被他们给弄伤的,也是因为我才进了公安局,我真有些过意不去。”苏琳不好意思的说。

    马大想到一事:“你刚才说这事以后不在追究我了,那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你能不能答应?”

    “什么事?你说。只要我办的到,看到今天你为我冒着生命危险这事,我应了。”苏琳不假思索的说。

    “要不这样,你把那条约还给我,这我就感激不尽。”马大小心翼翼的说。

    “不行。”苏琳一口断然拒绝:“你除了这事,其它事都可以商量。”

    “那不是你说的么?再说了,我也跟你解释了,这不是我有心的。”马大忽然想到一句话:女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出口就反悔这是正常不过了。

    马大有些无奈的说。

    “这事情相比于一女孩子孤名节那就是小事,你说你当时怎么样的?我这不为你好,给你当一面镜子吗?”苏琳想了想:“我这里是三室一厅,你有房子可以住的。”

    “你不是跟你的家人一起住吗?”马大憋着这话很久了。

    “我父亲母亲都在外地去了,我们家也就我一个人住在这,再说了,我那么大一个人,也不跟家里一起住。当然,你可以晚上趁我睡着了对我做点什么?我也不会喊叫的,毕竟------”苏琳恢复了原来的精明。

    “停停停。”马大急了:还趁你睡着了对你做点什么?你得了吧,我怎么在你眼里就成了那种趁众人之危的人呢?再说了,就是借我一个胆,我了不敢再惹你。

    看到马大没有话说了,苏琳试着说了一句:“我不够漂亮?还是我身材不好?”

    “大姐,你饶了我吧?就当我什么都没有说。”马大急了:“这女人真还是做生意的料。

    “你够漂亮,你身材够好,但我们还就是正人君子。”马大说这话时还真有些心虚。他这话在谁面前说都可以,就是不能在李琼跟苏琳面前说。

    “你叫谁大姐呢?你才大姐?我有你大吗?”苏琳漂亮的眼睛一瞪,把手里的东西放在茶几上:“你自己擦,我去叫个外卖,我肚子饥着呢?”

    马大只得接过:这有钱人家的大小姐脾气又上来了。

    “------?“马大恨不得抽自己俩嘴巴:这说什么来着,说多错多。也不在坚持,接过苏琳擦过的药绵,弄了一些药水在受伤处,然后用手使劲的去揉着,这些手法是跟一个老中医学的。为的就是把受伤的地方揉发热,把药性给发挥出来。

    马大想着,这女人怎么有事业心,难不成还没有男朋友?好心的问:“你男朋友呢?”

    “我找不到男朋友?我的大腿都被别人掐过,还有谁会要我?”苏琳不阴不阳的回了一句。

    “人家也是无心的,难不成叫人家负责?”马大都急了:自己现在说什么都不是。

    “怎么不说话了?”苏琳看到马大一会不出声。

    “我无话说了。”马大可怜巴巴的说。

    “你无话说了,不代表你心里对我没有想法?”苏琳这话说出人的想法跟做法是有不一致的。

    “没有。绝对没有。”马大紧着为自己证明这一点。

    “是我不够好,很是我身材不怎么样?还是人不漂亮?”苏琳这话又绕回了刚才的意思,李琼的优秀她是见过。真还有点自叹不如。但女人的好强心还是有的。要想得到相同的价值,只有得到同一人的认可。

    “你够好。你漂亮你身材也好。”马大这次变了话风:刚才不就是没有回话吗?这才又问一次,现在他反三个问题全给答了,满意了吧。

    “我就说嘛?你们男人就是虚伪,总是说一套做一套,对漂亮的身材又好的我,你就没有想法,我不信。”苏琳这话说出,让马大差点翻倒在地。好在门铃响了。苏琳笑着说:“我去洗个澡,你把外卖帮我拿进来一下。月结,我自己常叫,他们是规定十一点停止送外卖。”

    说完这话,带直一阵香风转身进了浴间。

    马大只得开了门,倒是外卖的服务员送上一帐单:“先生,你在这签字。”

    “还要签什么字?”马大傻了:“不是说月结了吗?”

    “是啊,你还得签字,要不这次,我们怎么承认。你不签字,我们老板会认为我们是做假帐的。”

    看到服务员一脸的真诚:马大有些头痛了:“我不是这里的主人,还得请主人签字。”

    马大想了想:“我问问吧?”在服务员的催促之下,到了苏琳冲澡的外间门口:“有个外卖的要签字,你看方不方便?”

    “我门没有关,你要不拿进来吧?”

    “这不好吧?”马大想到上次李琼的事件:“我放在外面,你来取,你签好我就给人家。”

    “我在浴缸里不方便。”苏琳并没有动身的意思。

    倒是客厅的服务员听说了一句:“你爱人都说了,由你签也是一样的。不就二十块钱吗?”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