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章 女警官吴桂花
    马大看了看三个:“就你们三个,还空着手,都还惹事,今天可就没有那么好运。”对苏琳说:“你把车开走。”

    “不走。”苏琳断不能因为这事而让这个男孩子出事,要是出了事,怎么向马丽交待,怎么还李丽一个姐夫。脑子还算清醒,走出车门,拔了报警电话:“我刚才报警了,要是再不走,警方来了就走不掉了。”

    “一根毛”一听对方报了警:“哥们,咱撤吧,万一警方来了,就不划算,这二黑这事也就暂时记下了。------”

    “你傻呢?没有看出人家这是在骗咱。你想想要是报了警我还巴不得呢?”二黑总觉得自己无辜,说话也是理由十足:“兄弟们,今天宵夜去ktv,大家去洗个澡什么的我包了。”

    这么一说,黑痣仗着人高,一拳向着马大面门打了过来。马大把苏琳护在身后,一手却是运足力道,抓住了黑痣打来的手。黑痣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一只铁箍给套住了,动弹不得。口里叫着:“松手,先松手。”他有马大那么高,但人站到马大身边,就像一个发育不良的人士。

    “我让你横。”二黑说话时,手里多了一条木棍:“一根毛,抄家伙,今天把这对狗男女给收拾了,怎么也要让他们生活不能自理。”

    二黑脑门了热,说话也就不管不顾了:我们三个人今天还不能把他们给拿下,那以后还有脸在这后街混。他得出一个结论:人还是长的高大占优势,就这手力,马大一只手拎自己时,那简直就是老鹰抓小鸡的欺负。自己三个在厚街这面何时受过这等气。

    他气了,本是自己带人来找人晦气,现在要是黑痣受了伤,自己还得往外掂医药费。这太伤人了,这面子是不能丢了,这么多人看着,让这些人以后怎么看自己。自己以后还要不要在这条街混下去。这关系到自己的人品和以后的出路问题,这面子是要找回来。

    马大暗叫糟糕,苏琳不知那根筋搭错了,好好的车内不呆,出来做啥,你好好的把车开出去报个警,我这也没有压力,现在也不好躲开,这女孩子就在身后,自己躲开了,这女孩子可就未必能躲开。情急之下,举起黑痣的手向二黑打来的木棍迎了过去。

    二黑哪敢打下去,只得把木棍撤回来:“你把人给放开。”但因为用力太猛,一下真还撤不回来,倒是把大部分力道给撤了,那挟带着余力的棍子击在黑痣的手骨上,痛的黑痣眼泪都快要流出来。

    “对不起,我这是打他的。”二黑情急之下向黑痣道歉。

    黑痣冲二黑瞪了几下眼睛:“你眼睛放亮的,这可是哥们在帮你出招,你眼睛瞎了是不,这不清空有路灯亮着呢?”冲马大只能干瞪眼。

    二黑一手握着棍子一手指着马大:“你先把人放开。”有了刚才那一下,他是不敢在动棍了,最起码黑痣还在人家手上。

    “我傻啊?我凭什么听你的?你叫我把人放开就放开。”马大再笨,这种时候怎么可能去听二黑的,要知道这还有一个女孩子,要是被这些人得只不逞了,这女孩子也就毁了。这一刻。马大就是正义的化身,他就想着怎么样才能保护好身后这个女孩子,与女孩的地位身份职业无关。

    黑痣手被抓着动弹不得,被二黑打到的手指却慢慢的恢复了知觉。

    一根毛偷偷的绕到另一边,想要给马大来一下猛的。被苏琳给看到,他情急之下,把苏琳给抓到手里,口里不干不净的说:“奶奶的,你还跟爷们做对,看我怎么收拾你。你别怪,要怪就怪你跟错了人。”

    根毛说这话时,一脸的贱笑。

    苏琳情急之下,左手一用力,倒是挣脱开了,身上那套职业装却是给是给撕开掉了一颗钮扣。

    把女孩子衣服给撕了,那是什么情形,那情况更加恶劣上升到犯罪的行为。一根毛尽管是混惯了,但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么肆无忌惮的去做这些事,他还是没有这个胆量。一下子,不知如何是好。

    马大回过身,情急之下一脚对着“一根毛”胸部踹了过去:“我让你欺负女人。”

    一根毛还正在走神,没有想到马大反应这么快,腿比手长,这一脚硬是踢在一根毛左手的麻筋,一根毛只得松了手,半天动不了。

    “你快回车子里去。”马大情急之下,把车门给开了,把苏琳塞进了车里。

    “我报警了,警方马上就有来人,你们到时一个也跑不掉。”苏琳还是说了一句。她现在不由自主的开始担心这马大。

    马大回身向二黑迎了过去,他明白,这二黑才是关键所在,这是可是因他而起。二黑没有想到,这马大竟然向自己迎来,人还来不及做出反应,被被马大一把抓住头发。“我让你欺负女孩子,你还是爷们嘛?”对车子里的苏琳说:“你傻啊,还不快走。”

    苏琳这时却是发怔:她本以为自己今天是要倒霉,怎么也没有想到,马大还真的来了。她心里触动了一根筋,马大的形像这时在她心里发生了变化,不在是那个喜欢掐模特大腿的马大,而是一个正义的化身。这一刻她感到这男人才是有担当。那一刻,马大掐人大腿的形像竟然变的如此可爱。

    看到马大冲自己急,心思回到现实,却是没有启动车子,而是拔通了报警电话。看到路口,警车的呼啸声,才把通话给掐断。

    一看到警车来了,一根毛忍着手痛,钻进了一家“帅哥”时装店。

    后街两头都有警车停着,也是有好心人给报警了。两边都被给堵了,也就一百米不到的长街,两边尽是店铺,这两头一堵,还真是走不出去。

    当先的一辆车开到打架的现场。从警车上下来一位身着制服的三十左右的女警官。马大认识这个人,正是屋后黄泥坡上吴奶奶的孙女。是个警校毕业的高材生。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吴桂花看了看几个人,二黑几个说:“你们都跟我回局里一趟。”

    即然有人报警,而又在事故现场,他们出了警,就必须对这事做个了解,这事一起必走的程序。

    二黑黑痣也是被控制了,倒是反应快的一根毛跑没了,谁会去举报,除百这人是不想安生了。

    吴桂花看了看小车上的女孩子:“你怎么一回事?”

    在公安局的会议室里,吴桂花看了看几个人的材料,这都是几个人交代的笔录,看了几个人的,到是把桃花村的马大多瞧了几眼,不动声色的说:“你们有什么事都可以去商量解决。用边种方法去解决事情,只会把事情给弄的更糟。指了指黑痣:“你知道你是什么行为吗?这帮人打架,这如果这事闹大了,会出人命的,而对于你来说,这值的吗?这就是为了一个朋友的义气。”

    “------”黑痣倒是不吭声,现在都进了局子了,说什么也都是白搭,也就怕万一那句给说错了。

    吴桂花想了想:“这事情很严重,你已经因为几起打架事件在这里有过备案,叫上三百的罚款金。自己好好反省,要是再进这里可就不是罚款三百的事情。再说了,人家是事出有因,都可以通过法律解决,你凑什么热闹。”

    并让墨痣写好保证书交罚款金。

    “你是刘二黑。”吴桂花看了看一脸死灰的刘二黑:“老实交待为什么打人?”

    “我是因为工作的关系,对上司感到不满,才导致事情----”刘二黑都不知怎么说了:“是这样的,我在商场工作,而我们按老板的话不让闲杂人进入商场,而老板却说我不该对顾客采取这种态度,这就把我给炒了,我也就不服气。”

    “你在那一家商场上班?”吴桂花听到刘二黑的话,却是一头雾水:这倒底还有没有一点认错的态度。

    “就是苏尔玛超市。”

    苏琳不愧是职场女强人,整理好自己的情绪:这要是自己不出来说话,马大有可能要被带走。“我就是超市的负责人,我们做服务业有工作原则跟制度,不管是谁,侵犯了顾客的人身权利,我这里是不允许的。”

    “我算是明白过来了,你是因为他犯错了,你就要把他给炒掉。”吴桂花接过苏琳的话。

    “事情就是这样的。”

    “不是这样的,她骗人。”二黑急了:“我是保安,她要我们不准闲杂人进来,要我们保护客人的财产安全,我就盯上这个可疑人,而他在这里却是鬼鬼的。------”

    “我不是闲杂人。”马大急了:“我是来找我妹的,我妹就在这个商场做领班。”

    “这点我证明,他妹正是我们商场的领班。”苏琳为马大印证。

    “这其中是不是有误会?”吴桂花想了想:“你把找人的马大当成闲杂人。而且还给予以身体的攻击,这是不对的。”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