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章 有种冲我来
    从一中到苏琳的住处,还必须经过一条商业街。而此时在一商业街卖服装的店门口。黑痣看了看一根毛:“你能不能安份一些?等会儿,那女的要是来了,你最好注意一点,咱也就是替二黑出一口气,真要是过火了,咱就是犯罪,你知道不?”

    “还别说,这女人我认识,从脸蛋身材还真是少见,要是那样的女人让我睡一觉,我就是少活十年八年的也无所谓。”“一根毛”嘴里叼着一根烟。牙齿被烟给熏黄了,说话间满口的烟草味。

    “做梦去吧,这女人你能睡?你也不瞧瞧 你是什么德性,人家可是大超市的老板,放个屁都能把你给吹跑。”“黑痣”对二黑说:“你确定吗?”

    “你放心,错不了。我们做保安的首先得认清老板的车牌号,看到大老板每次还要在门口给他来一个立正敬礼呢?”二黑丢了工作,这事都怪到苏琳头上,自己可是出力执行,却是落个这样的下场,这事搁谁谁也过不了这道坎。

    而今天他们三个也去参加了一中的校庆,他看到苏琳的车,也就嗖“黑痣”“一根毛”提前出来,守住这个地方。只要她从这过了,今天这气是出定了。二黑同志还想着苏琳答应自己的两个请求,请自己回去做保安队长还有就是给自己加工资加奖金。这事想来就是让人掉口水。

    “先把东西准备好。”二黑对“一根毛”说:“把东西先搬出来。”

    苏琳一手握着方向盘,进入后街范围,这段路她没有少走,也就是路面不够宽,两边都是店铺。这是她住处到一中的毕经之路,而超市却是在另一有三车道的主路上。这是一条近路,平时她是很少进入这块,这块也就是人来人往的多,不适合车辆经过。

    看到中间放着一桌子。苏琳按了两下车喇叭。硬是没有人出来,正待下车,看到从服装店里走出的人,却是打消了开门下车的想法。她有一种预想,今天可能遇到事了。冷静的想了想。这时一个脸上有一黑痣的年青人走到他的车门旁:“这里不过车,你绕路去吧?人家在拜菩萨呢?”

    做生意的一般就是拜财神,这是苏琳还是知道的。

    “那么宽的路,干嘛摆到中间,还让不让过路?”苏琳不知道情况。

    “你嚷嚷啥?别误人家正事,你就绕过吧?”两人说话之际。二黑却是走了过来:“哟?这不是我们的苏经理吗?今天怎么有空走这路。”

    “刘二黑,你要干什么?叫你的同伴给让开,这还有没有天理?”苏琳说话之际,一手翻了一下手机的通话键。

    “你问我要干什么?我还要问你想干什么呢?”刘二黑火气窜上来了:“说白了,今天这出就是为你而来的。我让你不分是非,我让你不知好歹,今天还得给我一个说法。下车吧,咱们来聊一会。”

    看到苏琳并没有打算下车的想法,刘二黑一只手却是伸进了车门,想要揪苏琳的头发。

    “你不要无礼,有什么事都好说。”苏琳情急之下按了手机的一个号码。

    “你想报警是吧?”“一根毛”窜了过来,一只手伸到车门上,想要把车门拉开,苏琳机警的把车门给锁上:“刘二黑,你别胡来,你知道吗?你是在范罪,这性质很严重的。”

    “黑痣”不知什么时候走到车后面去堵住了苏琳要退车的可能。

    “犯罪,你是在把我往绝路上逼知道不?我那么得罪人,那还不是为谁?那不是为了商场,你倒好直接说我得罪客人,把我给开了。我何错之有。”刘二黑心里气着,用力拍着车门。这三个人在这一带都是人人皆知的,而那服装店也是他们的一个哥们开的。为了这一天,几人轮流盯着苏琳的车子,在想着法子出这口气。

    “我是商场的负责人,我得为商场的利益着想,而商场也是服务行业,最主要的就是给消费者好的服务态度,这样才可以吸此回头客。“苏琳好声解释。心里却是明白,这货即然找上了,前后把路堵死了,想必今天这事很难罢休。拔通了马大的电话。她心里第一想到的竟然是马大。

    “找人是吧,是不是又想找你那情郎,我告诉你,你情郎只要来了,我保证今天要他跪着。”二黑看了一下店里面探头看的人:“看到没有,这是我的地盘,到了这里,就是我说了算。”

    “刘二黑,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是犯法的,我们可以商量。”这个时候,唯一能做的就是拖延时间,苏琳也是知道这里的人们只是看热闹,而巡逻车也很少到这地方来,她也就寄希望于马大接到自己的电话。能否立即赶来帮自己,很难说。

    “你现在还跟我横,我告诉你,我现在不是你的员工,你也不是我的老板,我现在就想怎么样?那是我的事,你说我工作好好的,就为了那么一个客户把我给炒掉,你说你是不是黑心,想要杀鸡儆猴,我就成了你儆猴的那只鸡,我不甘心。出于我心灵上受过伤害,我总得要回一点补偿吧?我知道你还很有钱,钱多的数不完。我也不多要,就要个十万,你想想。我这工作本来就想着做个二十年,一年三十万的进帐,还过个两年升了队长,再加个五百,也就是三千五六,加一些杂七杂八的,也就是四千块钱。一年也就四万,十年就四十万,二十年,也就要八十万,我还扣取青春损损失费不要,你说你给我十万赔偿,应不应该?”说话时,嘴巴凑近车门开口,一手伸了时去。

    “你想干嘛?你还有没有王法。”苏琳急了,看到街两边那些看热闹的人:“你再无礼,我就报警了。”

    “你报啊,你报啊?我还告诉你,警察局长是我亲戚,要不这县城有几个人干这么横行无忌。”刘二黑故意吓苏琳:“你把门开开,要是让我打开了,那事情可就更加严重了。”

    “我的朋友马上就来,你最好别得意,他也知道这里是厚街。”

    “什么朋友?这不就是那天那个吗?我告诉你,今天我还真就在这里等着他,他要是来了,我就收拾他,保准让他娘都认不出来了。”二黑那天可是试过马大的手劲,真要是碰上,心里还真是一点底也没有。

    看到两边时不时探头看的人,竟然没有一个上来问出了什么事?苏琳有些沮丧,这时代赚钱成了人们的注流,什么道德都抛到脑后去了。

    “你别傻了,出来吧,开门让哥几个都进去,咱们去唱歌跳舞,把哥几个弄高兴了,或者哥几个还放你一马呢?”“一根毛”说这话时,脸上露出恶心的笑。

    “你无耻!你们把我当什么人了?”苏琳气急,但也清楚这不能意气用事,这门还不能打开,一旦开了,后果就很难预料,现在最有希望的就是希望马大快点过来。

    -------

    马大转了弯心里放下来,这下倒好了,这麻烦都自动找上门了。现在都有些后悔去碰上孙丽,那天要是不去吃那碗饺子,今天也就没有这事了。手机震动了一下。以大一看来电显示:这是别人,正是才分开的苏琳打来的,想了想还是按了通话键。却是没有回声,倒是听到几人的说话声。苏琳的话中提到“二黑”两字。心里一紧:不好,是那人在伺机报复。

    厚街可是大多数连化人知道的地方,你可以不知道连化车站,但一定要知道厚街这地段。马大再也不做停留,拔转身子抄近路向厚街开去。手机没有挂,里面一直都传出苏琳的声音,还有熟悉的男声。不错就是那个叫二黑的声音。

    “这真还有能耐竟然找上女人的麻烦了。”马大心里倒是怪自己那次不该多事,要是让他们闹到公安局去,或者早就可以用法律的手段依法解决。现在反倒凭空生出许多事端。

    苏琳这摩托车性能还真是出奇的好。也就抄近路,五分钟不到,马大也就看到了厚街的路中间停了一辆车,而这车正是苏琳的小车。

    “干嘛呢?欺负一个女孩子算什么男人?”马大把车支好,直到手扶着车门的二黑身边。

    倒是一边的黑痣接了一句:“哥们别多事,我们正在处理家务事。”

    “你们处理家务事我不管,但里面的是我朋友,我就看不惯。”马大说这话时,一手拎起二黑的衣领,就向外甩出。

    “-----”二黑没有想到马大都还直接动上手了。一下子不曾防备被马大甩到店门边上。

    正主儿来了,二黑一看,正是自己不对付的马大,对俩人说:“兄弟们,把他放倒,今天的宵夜我请。”

    苏琳看到马大真的出现了,心里一暖。见三个人把马大围住了,把车门开了,走出来:“快上车,他们人多。”

    “你进去。”马大顺手把苏琳塞回车内,并把车门给关了,把堵车的桌子挪开了地方。

    对几个说:“你有种就冲我来,别为难一个女孩子。”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