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 自讨无趣
    白一飞跟女伴道了谢,向吴超凡走了过来:“要不咱去休息一下。”并冲李琼马大的方向指了指。

    “要不咱去那边坐坐?”白一飞那么多年来,倒是有了一双察眼观色的眼睛。有了这双眼睛,在对待当年的情结问题上才不至于陷的太深。

    “我还是去跟我这小学妹聊聊天。”吴超凡怎么肯放过这就近聊天的机会。边走边说:“你怎么把这事告诉她了,我都没有想到她会来,这不弄了一个措手不及呢?”

    “你还别怨人?人杨小凤可是二中的代数教师,要所有同学中,也就你敢不卖她的帐。这事换成是我,我也做不到你这境界,这境界竟然如此高,直接把人给跳走了。要是让她那一众追随者知道她今天所受的委屈,都不知心疼多少回了。”

    这杨小凤多漂亮一个人,你怎么偏偏就一根筋的不上吊呢?这我们也不在年轻了,这三十而立之言,你可没有时间在挥霍了,我承认,你那小学妹是很出众,但有些事情我还没有来的及跟你说起呢?”

    白一飞带着吴超凡在离马大李琼的五米之处找了一张桌子坐了下来。这一来,倒是方便吴超凡看了,正好脸对着李琼脸的方向。

    “你告诉我,你对杨小凤为什么会有这么深的成见?这是不合常理的事情知道吗?就是石头,被人杨小凤捂了那么久也该软化了。”白一飞自己孩子都上三年级了,他替好友着急。

    “都是一些过往的小事,不提也罢。”吴超凡却是极不愿意在人背后说人闲话:“这事也过了直多年,我们都不是当初无知的少年时代。”

    “超凡兄,你怎么就退一步呢?再说,这杨小凤有什么不好,值得你这么消遣,这可是我们初中到高中的班花,有多少人在暗里里就妒忌你呢?”

    “我真的不能说,这关于一个女孩子的道德礼貌尊老爱幼的品德。”停了一会:“当然,人无完人金无足赤,我承认那时对她是有些许的好感,但还谈不上爱上她,可那时也不是小孩子了,你别提了行么?再说,我心里有了人,怎么还能接受她?这一点你也是清楚的。”

    白一飞冲马大李琼的位置摆了一个眼神:“这你也看到了,你觉得还有希望么?”

    “看的出来,还没有走到那一步,或者就还是刚才开始的。”吴超凡却是看出了马大时不时用手抹一下额头的汗,用心里学的角度去评论,那一半就是心里紧张放不开。何为紧张放不开,那自然是面对着一位如此出色的丽人,是个人都会有压力的。

    “你想那儿呢?人家那是跳舞累的,那美女心疼男朋友,这才坐在边上休息的,不是我们两个看到,而是我们大家都看到。你觉得这样有必要吗?没有可能的事就趁早放手,免了自己深陷的痛苦。”白一飞一直认为自己把对杨小凤的好感转移是明智的。只要不点出名字,李琼他们就是听到,也不会怀疑他们议论的话题是他们。

    “要不我跟你去探探口风。”白一飞当起桌子上的果汁喝了一口,起身走向李琼马大的桌子。

    ------

    “你今天怎么了?真有那么累吗?”李琼从桌子上的纸巾抽了两张递给马大:“擦擦,都让别人给笑话了。”

    “第一次跳舞,读书时跳过,现在好久没有跳了,有点生疏。”马大感到再说自己会跳的话有些吹牛皮的成份,咱可是个实在人啦。

    “少来,我现在到时对你有一点新人认识。”李琼想到什么,脸上忽然嘻笑开来。这一笑,尤如春阳融雪,使得马大开的有些失神。

    “看什么呢?这么出神。”李琼心里高兴喜欢,她看的出,马大的心神。

    “你真好看,我还是第一次见你笑的这么好看。”马大有些口不择言。

    “那我以前笑的时候就不好看了?”

    “那有只是以前我很少看到你这么笑过。”马大心里紧张,说话有些吞吞吐吐,他一直被苏琳给吓了。今天苏琳的出现,对于她来说无疑是一颗闷心雷。要不是怕李琼误会,他都想掉头就走了,还就是他也怕古灵精怪的李丽发现了自己跟苏琳的那些事,自己不暴露口风,并不代表人家受委屈的也不走漏风声。就换成自己被一女人在大腿上掐一把,自己也一时还真念念不忘。

    “是不是看到小丽带的那个漂亮女孩子,心里怪别扭的,你身上那套可是在人家超市买的。”李琼故意趣笑马大:“你就没有一点别的想法。”

    “我有什么想法?她再怎么好看,我觉得没有你好看。就是有你一半好看也不错了。”马大情急之下冲口而出。

    “油嘴滑舌。”李琼心里窃喜,听到马大这么评论自己,心情好多了,这就是自己选的厚道人,心眼实在,不藏心事,什么事情都表现在言行,最起码不做亏心事,晚上可以睡个安稳觉。

    “姐姐夫,又在说人坏话呢?”说这话的是李丽,她牵着苏琳的手走了出来,走到身边把还来不及开口说话的吴超凡给当在身后。

    “------”马大看到李丽身后的苏琳时,大吃一惊:刚才的话要是听到,那就有事了,叫苦不迭,这什么事?

    吴超凡对李琼说:“这么多年,当初的小学妹现在可是成了一个大众瞩目的大美人了。”吴超凡看到他们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不说话还真被忽略了。

    “------”李琼才看到李丽身后的马大:“学长,你也是风采依旧。跟当年变化不大。”

    要知道当初吴超凡已经是个青年男子,脸型骨架都长成了,恰吴超凡一直是那种精干型的人,脸上也是没有几两肉,变化也是有限的,不同的是身上现在是一西服显的彬彬有礼。

    “我可以在这坐下来吗?”吴超凡说这话时,却是不顾一边的马大,忽略了刚才叫姐姐夫的李丽。

    “不可以,我们还有两个人呢?”李丽说完话,牵碰上苏琳的手在就近的两个位置坐了下来。

    “这不还有一个位置呢?”吴超凡感到自己是那条路上得罪了这小女生,倒想涎着脸坐下来,看了看一边的李琼。

    李琼却是抬手招呼史丽:“丽丽,来坐下来,那人呢?说真的,要是那个还在,我真不会叫你。”

    “说什么呢?要不是我出来了,就是那人在?你也不会叫我。在情感上我们是无条件支持对方。”史丽心里还是有些不着调,边说话边越过吴超凡坐在仅有一个位置。

    “不好意思,学长去看看别的地方,,应该还有位置吧?”李琼若无其事的说,真还没有把这位学长当一回事。最多也就是见过一面的学长,比起史丽这个好友,李丽这个妹子,马大这个男朋友,都不知道排那儿去了。

    吴超凡心里那个吃味,这还真是打脸,本就是想要找机会聊天了解一下近况,一句话,自己成了边缘人了。

    “不了,我过去了,我朋友在等我呢?”说这话时,眼睛恨恨的刮了一下那个跟李琼有几分相似的女孩子惊觉,这女孩子刚才叫李琼姐夫,是李琼妹妹的话得罪不得,要知道以后难免要山不转水转。相逢还是有缘的。

    极尽友好的说:“这位是你妹吧?总感觉到有几分相似。跟你一样的好看。”

    吴超凡倒底是过来人,经历过人生的起落,他深知拍马的好处。凡正常之人,无一不喜欢听好话。李丽听了吴超凡这话:“你反应太慢了,刚才都听到我叫姐姐夫,现在还问我是不是她的妹妹,这多年的书真有点白读了。”

    吴超凡一听这话,真有些气噎:这什么人?但当着李丽的面,这话还真不好说。脸色由白转红。

    “是我妹,说话有点淘,我是管不住,也就我老妈的话爱听。得罪了的话,还请学长不要见怪。”李琼貌似随意的说了一句。

    一边的马大却是不敢吭声,眼睛左顾右瞟,无意间看到李清远王连秀那么一伙人。倒是没有了去打招呼的兴致,他们身边多了周海孙丽两个。

    “那会呢?你妹很可爱。这天性使然,我很喜欢。”都要暴走了,却是不好露出一点不瞒,这算是自己走过来自讨无趣的。

    马大眼睛盯着茶杯你的水,心里却是不得平静,孙丽那可是自己去相过亲的,要是被李琼李丽两姐妹知道,那又怎么敢想,虽然对方没有同意,但自己确实是奔那事去的。这孙丽的相貌身材在这种场合也是很抢眼的。

    感到大腿上被一只手给掐住了,却是做声不得,而这正是苏琳靠近的地方,最是容易得手。

    马大有苦难言,就当是还人情。实在有些难忍:“你是苏尔玛超市的经理,真还有点认不出来。”

    “现在就熟悉了。”苏琳怕被俩姐妹看出不对,松了手:还装不认识,试试看。

    看到吴超凡到白一飞的座位处。李丽轻哼出声:“虚伪。”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