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章 不欢而散
    吴超凡跟几个三十出头的精英人士有说有笑的跳着,他们有男有女,他此时正跟他跳在一起的是他高三时期的班花杨小凤。而此时的杨小凤一头黄色的披肩花,一袭白色的针织外套,白色的齐膝短裙包裹着那修长的大腿,很是惹人眼。 而无奈今天却是撞上了李琼跟马大这俩人。她的光环被掩没了。虽然大家都是多年未见的同学,吴超凡眼睛总是在向着那道红色的身影。

    “老同学多年未见,本以为可以见着嫂夫人了,怎么也没有想到确是让我大吃了一惊,你竟然带着小妹来跳舞,难不成些女孩子看不出你这棵校草。还是你眼光大高,众多女孩子都不放在眼里。”说这话是白一飞倒是跳的好。他当年在学校就是舞王的称号。而他却是迷恋上班花杨小凤。殊不知命运弄人,这杨小凤心里早有所属。这话他一直没有说出来,却是有不得已的苦衷。这吴超凡可是自己的要好的一个,他却不想坏人家修行。咬一咬跟一税务局的女孩子结了婚,而现在两个人都已经有了一个四岁的男孩子,这生活倒是幸福。

    “说什么呢?像你,都早就背上家庭负担这项包袱,我告诉你,这事我最少要到明年才考虑。”说完这话,看了看身边的杨小凤,时光流逝,现在也是三十一二的年纪,再漂亮的班花,脸上也出现几许像样的皱折,那是岁月的沧澡给她脸上划下一道道的印记。而此时的杨小凤却是做为一名教师来参加母校的校庆。

    “你还是一个人?”杨小凤感觉到吴超凡那飘忽不定的眼神,自己这么些年,心里的那个他却是依然心思不在自己身上,她有些沮丧。上一次跟吴超凡碰面时还是五年前,也就是二十七岁的年纪,而如今自己都三十二了。一个女孩子有几个五年。

    “一直在外地工作,也不想父母担心,要是找到外地的女孩子,担心父母年纪大了,多有照顾不周。”吴超凡多希望问自己这话原是自己心里想的那道红色身影。但也知道这个女孩子其实不错。“你呢?现在找到自己的意中人了吗?”

    “这算是关心我吗?”听到这句话,杨小凤喉咙间一下子咽住了,但经历了那么些年,心性还是要坚强许多:“还没有遇到合适的,要不咱俩试着相处吧?再说咱们可是知根知底的老同学,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吗?我保证孝敬老人。”

    吴超凡沉默了几秒:“其实你当年应该也看出了一飞的心思,一飞都跟我说过,我也就不想影响我们之间的同学情谊。”

    “你说的口不对心,当年我都当着你的面跟白一飞说过,这么多年来,我们可是没有联系过,你难道不相信我?”杨小凤说话都有些勉强。

    “不是不相信你。是我不想让兄弟为难。”吴超凡说这话时,却是瞟了一眼红色的身影。当年他一直没有喜欢上这班花是因为无意间听到班花说那么一句话,那是他去杨小凤家里无意间听到的。那还是邻居一个婆婆没有及时去买米,做饭时没有米了,一进去镇上要七八里路。而杨小凤爹妈都在,她爸妈还没有开声。她却先回了话,说了两字:没有。而她妈却是把米借给了人邻居。吴超凡感到他这位漂亮的女同学没有同情心。打心里就对杨小凤生出一种排斥感,这就是以后杨小凤再怎么对他好,他都没有办法喜欢上杨小凤。这是他却是不能说出来,这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说出来就好比打杨小凤的脸。以及后面见到初中时的李琼,杨小凤的身影在他心里渐渐的淡发下去。他知道白一飞是杨小凤的追求者,而自己跟白一飞的关系是班里最铁杆的两个,他回来工作的想法,苦等了那么多年的杨小凤怎么能没有准备。

    “我知道你当时心里就是有想法,这么些年了,我心里一直没有别人。”杨小凤算是狠下心了,那么多年一直没有机会说出口,凭自己家世相貌功课却是得不到吴超凡的一眼青睐,这是她的一个心结。

    “你大可不必为了我浪费自己的青春,一个人没有几个五年。”吴超凡的眼神并没有逃过杨小凤的感官。

    “当年我自问并不比班里别的女孩子差,无论相貌还是功课还是家世,你心里是不是有人了?”好一会儿,没有听到吴超凡的回话。

    “没有,怎么可能,只是那时年纪还小,根本没有顾得上这回事。”吴超凡怎么可能承认自己心里有了别人,他大胆的认为,杨小凤是不认识李琼的,也不知道自己内心里早就有了一道清丽的身影。他也就不想承认。要知道自己这么些年都是想着那身影过来的。自己也把青春给挥霍掉了。

    “你现在怎么又有回来的想法?”杨小凤心里思念不断,做为一个知识份子,这也是他们很不幸的一面。凡是总是用理性的态度去对待,而缺少那种平常人那种风风火火的性子。要是当年她能不顾及那么多面,或者对自己早就有脸上交待了。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在青春年少时,总是把别人对自己的追求爱慕当成是一种理所当然的资本。那是她一心想让有校草之称的吴超凡围在自己左右,对自己说着各种好听的话。这一等也就等了多年,却跟吴超凡仍然是那种普通不过的同学之谊。

    “还是为了工作的事,在外面感到自己怎么都是一外乡人,老话说的好,叶落归根,我也就总算是归根吧。”跟李琼对上一眼,冲她点了点头。眼睛快望穿了,好不容易才对上一眼,极是难得,他不由有点妒忌这跟李琼跳舞那货。

    女人的第六感是非常灵敏的。杨小凤从吴超凡不断转头的那动作,总是感到有些不自在,但一心在吴超凡身上,这倒是忽略了就近的人。顺着吴超凡的目光一看,也就只能看到那些舞动的人群。

    “你别把我当傻子好不,你对我有什么想法?或者说你看到我那些缺点我改成不?”杨小凤她知道自己没有在等的机会了,自己再等,就连青春的尾巴都抓不到。她做为一个成熟的知识份子,她不想这么孤苦一生,她必须给自己大胆的人生。

    白一飞就是连化一中的教师,早就认识到自己追求杨小凤的下场失败,他选择了她人。

    吴超凡听出了杨小凤那近似怨妇的语气。求助似的看着白一飞俩人,他今天有些认为是白一飞把自己给卖了,也就怪自己当时怎么就不多问那么一句。现在迟了,当着那么多学生的面下不来台,才是丢面子的事。吴超凡今天来这参加舞会,也是从白一飞那知道李琼的一些情况,当看到李琼的一刻,他确定自己的等待是正确的,李琼大致没有变,比初中时期更加成熟有风韵。很高兴的是父亲吴镇长也在李清远的邀请之内。他跟着妹妹理所当然的来了。

    白一飞倒是很想把有关于李琼的情况跟他说一下,可毕竟这事真要落到自己头上,自己估摸着还会怪说这话的人。而现在吴超凡杨小凤跳的正热,他怎么好意思说这些扫兴的事。再说,当年自己都还不认识李琼这号学妹呢?

    “真没有想法?你是个好的女孩子,跟以前没有什么变化,就是比以前要成熟多了。”吴超凡苦笑,要是妹妹不走,说不定,这还不至于让他得手,他原本以为杨小凤有白一飞带着,自己也感觉没有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大家成年人,有许多事都看开了。

    “我就觉得你说的是反话,你觉得我比以前更加不明事理,这么多人面前让你不堪是不?”杨小凤可是抱着不成功就嫁人的想法,这也算是在这可年纪段给自己一个交待。

    “没有,我怎么会呢?”说这话时,心里发酸,却是很希望李琼跟那人也就是个同事如自己跟杨小凤那般的同事同学之谊。可他这么些年也并不是白吃的,从两个跳舞的动作就是感到男的倒是手忙脚乱,而趁手忙脚乱之际,那手在李琼身上的着力点也就更加用力了。而从李琼那没有反应的一些情况表面,她心里有可能默许这个情况的发生,是他最不想看到的。说这话时,心里倒是生出一股悲凉之意,这话倒有几分肺腑之言。

    “你的眼神告诉了我,你有心事,有可能就是这里的那一位。我不想以后后悔,能不能告诉我,我究竟有那一点缺点,你说出来我改还不成吗?”都是在拉下脸苦求。她感到自己肯定有那些缺点被吴超凡给看到。

    “------”这话怎么能说出口。

    杨小凤忽然松开了吴超凡的手:“行,你不说,我也不问,反正你心里一直没有我这个人,我做什么你也无动于衷,我最后要告诉你,你最好别后悔。”

    说完这话,杨小凤转身离开了舞动的人群。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