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章 歪招
    刘新米很是不爽,自己跟史丽跳的同时,眼睛却是一直左顾右盼。时不时瞟向马大李琼。当他看到另外一个女人,正跟自己最是看不起的马大有说有笑的。他觉得自己脑容量有些不够用:这年头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就是比他这咱精干型的有市场,这什么水平?

    史丽很是不屑:“走,我们也去那边坐坐?”

    “我不去。”刘新米拒绝了这个提议,要知道出现在李琼马大他们身边的也是一两大美女好不?自己眼睛有些不够看了。最主要还是跟马大这事弄的脸不是脸,背不是背的。真要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去求马大放弃转调镇委的机会,那人脑残啊。就是马大自己想让,也会有那些好事多事的人劝其不要让,这是熟人拉关系套近乎的不二法门。这马大这二百五,现在不知那根筋搭错了,自己的话竟然一句也听不进了。就好似自从闹出跟李琼的新闻后,自己的话就不起作用了。现在想来,又有点后悔,自己这么挖空心思的坏李琼名声,却是平空被这马大接个便宜。这想想就是有去。

    “混个脸熟也好。”史丽松开手。

    “脸熟有什么好?”刘新米很是有自知之明,他知道在育桃中学也就是仗着姑姑的关系,自己把李琼的名声弄臭,然后在没有人接近李琼的情况下,自己主动接近,给对方一个肩膀或者自己就可以得手。他是看好,做为一个漂亮无二的女孩子,怎么可能去随意从一个当自己爹的人。他一直没有防着马大,马大说话得罪人的那可是全校的师生都知道。这样的人也用不着去搞好关系,可事情就坏在这人身上,平时这马大对自己的话还真是有一不二。现在倒给自己脸色了,也就想要让他让一个转调,就这么不讲情面。他很希望一手抓住马大的胸部问他有什么条件,可自己手却是没有那么长。

    “你要是去的话,我就回去了,在这地方老是呆着也没有多大意思。”临了,倒还不忘续上一句:“记得帮我说句好话,让马大那货让一下名额,你就是我的最大功臣。”

    “你还想着那事,自己去吧。来的时候,我又不是没有看到,人家是不搭理你。”史丽有些好笑:“你也有不被人搭理的时侯。”

    “我可是你带来的,你怎么也要-----”刘新米话没有说完,史丽已经转身向休息处走去。

    史丽自顾自的就向马大李琼的位置走去。她心里却是数着一二三,刘新米自己追上来。心里默数到十时,回过头,刘新米人都不知道去哪了。史丽心里还是有那么一丝失落。

    刘新米出了连化一中的校门,不经意的走到门口停车场的位置,看着那一长串的车,心里有些想法,要是自己有一辆豪华车,那李琼会不会喜欢自己或者要是自己用一车去跟马大换一个转调的名额?那货会不会换?-----不换脑子有毛病,自己要人家换脑子也是有毛病。刘新米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坐下来瞟着这些车出神。一个熟悉的车牌进入他的眼睛。他记过这个车牌,那就是在老李保安室的桌面上看到过这个车牌,他也默记过,现在细看一下,这款车倒是有几辆,这车牌却是只有这么一个。不由有了兴致,抬步起脚往那车子走去。

    “没有错,就是这车牌,这车子在育桃中学也出现过多次,每一次出现都会伴随着一条有关系李琼的新闻出来。刘新米围着这车子转起了圈。很显然这种车子极其显眼。刘新米找到那种熟悉的感觉。

    “干嘛呢?干嘛呢?又想偷车是吧?”一个女性绵长纤柔的声间响自校门口。

    刘新米抬眼一看,不正是在育桃镇府碰上的眼镜女吗?自己这还真是晦气了,也就转到家里一趟,怎么还在这给遇上了,难不成这女人就是自己的克星。“怎么又是你?怎么去哪儿都能碰上你?”刘新米很是不解,很是气忿。

    小林不习惯跟哥那些同学扎堆,也就出来透气。也是没有想到会再一次看到刘新米:“你说你是不是又想偷车?我告诉你,你最好打消这个想法,我是会报警的。”说完这话,并伸手掏出手同,并按了几下。

    “你有问题吧?我刚才都跟你见了镇长,镇长都说了我不是,你怎么就不能把人往好处想。”刘新米有些气了,回回都是这女人给自己生事:“你就不能盼人点好?”

    “我怎么就不盼人好了?我什么时候把人往坏处想了,你不想想你现在的行为落人眼睛里是什么样的行为?那跟一个偷车贼有区别吗?”小林不甘示弱,刚才被马大激起的一股火气冲刘新米给发上了。

    “怎么没有区别?区别大了去,小偷会在这么光天化日之下做这事吗?那可是学校门口,脸长点脑子成不?”刘新米也有气:“这是你家的,我就不能在这里转着看一眼?”

    “我还就说你那点是好人?在我们机关,你说你这歪头看什么?也幸好是被我这种有正义感的人给发现,做为一个有正义感的人,发现了这种不良行为,就要给制止。这是人最基本的道德原则。”小林把手机揣回口袋。

    毕竟是机关公务人员,说话也是一套一套的。倒是把一向口齿伶俐的刘新米说的不知如何是好。刘新米想着也不能过份得罪于她,有事找她还的费手脚。有些无奈的说:“我也没有就是坏人,你总把我往坏人想,我可是一名人名教师。”

    “你干嘛不说你是一名人民教授呢?”小林不快语续上,并摘下眼镜擦了几下镜片。

    “我不认识你,咱俩也没有那么熟?”刘新米感到喉咙里塞了十三只鳖进去。

    “我还就说呢?你得把事情交待清楚要不我就报警说有人有小偷的行为倾向。你说你是老师,老师会想你那样鬼头换脑的?”小林走到刘新火魔面前个头都比刘新米还高一些。

    刘新米不想说话,但也不便于得罪于她,要知道以后去了镇机关做事还得天天跟她打交道,那抬头不见低头见,怎么着也要留点好印像。

    “我跟你说,我也是刚才从里面出来的,我是跟我们同事一起来参加这个活动舞会的。”

    “你怎么说话呢?还老师,说话时别开口闭口就是‘我们’我们还没有那么熟。”小林把刚才从马大处受来的气冲刘新米发出来,心情好多了。

    “老实交待,现在盯上那车了,你究竟是要做什么?”小林声音软了下来。

    “------”这怎么能说出口,刘新米是打着跟周海说实话的心思,才盯上周海的车。就是想要告诉周海,马大跟李琼啥事也没有,有套路尽管上。这最起码自己乐得又看热闹,让全校多有茶余饭后的话题。他不相信马大这脑子灌水的二百五会经得起如引谣言,说不定嘴都要气歪。以前也就是想要把马大李琼名声给搞臭,倒是没有想过要直接找上周海老先生把实情相告,这不恰好听到马大要转调的消息。这还希望马大慈悲心善,让给自己。却是没有想到,自己想尽办法,硬是没有达到目的。他心里能不怀恨么?

    挑事的偏遇上好事的。自己本想去镇机关把这名额给周转一下,可还就遇到一个不待见的人。虽说好男不跟女斗,正在这气头上,刘新米把这女孩子的形像给深印在心里,只要有机会还是要还人家一道的。

    “你没有话说了吧?我一看你就觉得不像是好人,好人有你长的像营养不良贼眉鼠眼的吗?”小林从鼻吼里哼出一声。

    “我是男人,我就不跟你一样计较。”刘新米这时有一种遇到克星的感觉。在镇委好好的要受这女人的气,却是发作不得,还要说尽好话,镇委绝不是让人撒野的地方。而现在好好的,竟然也能遇上:“我知道,你叫小林。”

    刘新米倒是计得刘镇长是这么叫面前这个女孩子的。

    听到刘新米这么一叫,小林镜片后的眼珠转了几下:“怎么还说不是坏人,我的名字怎么就记上了,是不是把我也记上了,等着有一天找到机会给报复一下?”

    小林这话直接把刘新米心里的想法给说出来。

    “你怎么能这样说,我怎么可能对你有那样的想法,我绝对是正直无私的那种人。我敢发誓。”刘新米被她一语点破,脸红的就想要发誓。他心里明白:这发誓也就是嘴上用强硬的语气给对方服软而已。

    “得了吧,现在什么年代,还来这一套。”

    “你相信我,我也是刚从里面出来的。”刘新米摸出手机,就想着拔通史丽的电话号码?他很想拔通李琼的,但人家未必会搭自己,自己为马大转调这事心烦着,现在都不想看到这马大,脸都给丢地上了,还是油盐不进。

    “你有几句是真话,鬼才信。”小林由高向低俯视着刘新米的眼睛。

    刘新米扭头就走,说多了是要得罪人的,他还是知道这一点。以后万一还要去镇机关工作,那不给自己添堵吗?

    小林却是不知道,她这无心一出来,倒是无意中帮了马大一忙。要真让刘新米见到周海及陪同的孙丽,有可能就要识破马大的教师身份,这对马大是非常不利的。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