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章 校庆之吴超凡兄妹
    吴超凡跟一个戴着眼镜的女孩子跳着,那女孩子不是别人,正是育桃镇府的小林。

    “哥,你是不是看上那女的?”小林看到吴超凡眼睛总是往那一对高大引人注目的男女身上瞟着。女孩子心想,也感到这有些不寻常。

    “你瞎想什么呢?那女的是我我以前的学妹,你不在家读书,你要去外婆家,要不你肯定跟她是同学什么的。”吴超凡肯定的说。

    “人家都有男朋友,你还有那撬墙角的本事?”小林不由取笑一句。

    “你说什么呢?有这样想哥的吗?”吴超凡说这话时没有底气了。他记得自己读书高三那年,在初中部就有一个很漂亮的女生,因年龄的差别,他只有远远的看着,那漂亮的女孩子跟别的男女同学笑着着,他自己却是把这个女孩子的形像深深的藏进心底。在外面工作那些年,心里的那个女孩子却是更加的清淅,再怎么变化,但外形的轮廓还是变不了,特别是那双清彻的眼神。一辈子都不会变。当得见到她的一刹那,还是一眼就给认出来了。但无奈现在的她已经更加的成熟具有风韵。他只有远远的看着,却是想不到用什么样的方去跟人的招呼,更加让他难受的是,她的身边竟然多了一个高大的帅哥。这对他来说,也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打击。他通过关系倒是知道她父亲在一中教书,从同学那得知了这女孩子还是单身,他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是驴是马总得溜一溜才能见效。跟着父亲本想利用父亲的关系,跟她认识。可现在的李校长根本就没有为他们引见的必要。原因很是明显。换谁谁一样。女儿已经带了一个出色的人,何必多此一举引见。

    只要没有结婚,就有机会,但一切还都得靠自己。他也坚定情圣说的话:没有刨不到的墙角,只怕心不诚。

    “还说不是,你眼睛出卖了你,要不要给你一个机会去跟她跳一支舞?”小林是文静端庄的女孩子,那是在众人的眼里,在家人面前,要哥面前却仍然还是一个妹妹。她很想为哥做些什么?

    “你有办法?”吴超凡眼睛一亮,说不定这局还孓靠这妹妹给破了。

    “机会是人创造的,你妹妹这么聪明,怎么可能没有办法。”边说边做,小林带着哥哥舞动却是,向着两人身边靠拢。小林的想法是借机会抢舞伴。可抢舞伴的同时,自己了要被别人抢为舞伴,这种让别人抢自己做舞伴的事可是生平第一次做。

    可事情不受控制的是,吴超凡看李琼的眼光过于频繁,这却是引起了马大原注意。马大对李琼说:“那人在看着你呢?”

    “我跟你说了,那是我以前一学长,在我读初中时,就读高中。”虽然那么些年,当年这高中生在同学眼里可是出类拔萃的,有着不错的家世,父亲在镇府工作,这随便那一样拎出来,都是让人羡慕的。李琼虽然不至于跟风,自己一直就是同学们之中的焦点人物。李琼还是认出了这个当时优秀的学长。这一刻,她心里却是身边这个牵着自己手笨手笨脚跳舞的男孩子。

    看到对方看自己的眼神,吴超凡冲李琼笑着点了个头,算是招呼。“你是不是我中学时的学妹,叫什么李什么来着?”吴超凡见李琼看息的眼神,鼓气勇气说。这话一出口,倒是脚被小林给踩了一脚。

    “有点印像,但不太清淅。”李琼不冷不热的说,眼睛则是没有离开过马大。她也是明白人,自己跟别人叙旧,那马大听着了会高兴吗?再说了,两个人也没有什么旧好叙,当时自己是初中部,面对方却是高中部。这根本就是挨不着边的,两人个当时就没有什么交集。要说现在,那就是给对方父亲一点面子,她还是看的出,吴超凡跟那个吴镇长脸形的相似,同时姓吴,不用说,就能猜出其中的道道。

    “是啊,我也就是觉得你好像在哪见过,但一下子还真认不出来。”这也算掩饰了自己时不时回头看他的情形。要知道今天这种场合,看李琼马大的人多着去,两个实在太出色。他们兄妹也就是其中的一两个。这一点还引不起别人的兴趣。

    小林反应不慢:“哥碰着熟人了,聊两句呗?”这一来就是为了说明两人的关系,好让别人不心存疑虑:这边跟人跳的正欢,那边还要跟人叙旧,

    李琼还来不及说话,倒是吴超凡一听妹的话,就停下来,对马大说:“兄弟,咱换一下舞伴行吗?”

    “不行,我对你的舞伴不感兴趣。”马大心里一急,这得罪人的话,也就直接给爆了出来。

    打脸哪!打一个男人的脸尚且不能忍,何况还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打一个女孩子的脸。小林也是大专毕业。这修养是何等高深,马大这话也就是了当做耳边风,但心里却是没有任何表示出来。说什么呢?那是哥自找的,还是自己出的主意。心里把马大的祖宗给问侯了好多遍:你找别的理上不行吗?还非得这么寒掺人。这小林算是把马大给惦记上了。

    李琼手掐了马大一下:“怎么说话呢?不换就是,这说话太不得体了。”心里却时忍不住,这马大真还是个活宝。

    这话换谁了不会这么说出来,得罪当事人不说,还得罪那无辜的女孩子,向小林歉意的笑笑:“对不起,这人说话就是这样。”

    “没有事,这说明他对你感情很好,这也看的出来,他是很在意你的。”吴超凡自己给自己找了一台阶。有话无话的找话:“学妹现在在哪工作?”

    “教书。跟我同一中学。”马大很不礼貌的代李琼回答。

    李琼却是没有任何的反感,这让吴超凡心里有气也撒不出。要是一撒气,指不定就给李琼留下一不好的印像。今天这天也就白聊了。昊超凡是个聪明人,也懂得见好就收的理。把满脸不高兴的小林舞进人丛中,多呆一会,只能让场面更加不好受。人家是有底气,而自己只能是受气。

    “怕什么?”小林对哥哥这逃兵的动作很是不满。嘴都不高兴的变了形。

    “你傻啊,这人一看就是个二楞子,你犯得着生这种人的气。好在见一面也就永不再见面了,这以后不用生这么大的气。”吴超凡安慰妹妹。

    “像你,受着这气充好人,还是一副道貌岸然的君子样,跟岳不群倒是有的一比。”小林讽讽了一句。

    “这跟谁比不好呢?还把哥比成一伪君子。”吴超凡笑着,对这个妹妹他也是无奈,今天可是自己硬拉他来的。

    “伪君子比这种笨蛋可爱多了。”小林看看离开了李琼跟马大,狠声对哥说:“我都没有见过这种二百五马大哈,他是谁?我们都不认识,就凭什么给人下结论?好似他个儿高大就他是个能人似的。”小林这气受的,好歹还是个大专生,就这事小林倒是觉得,小学文化文盲要好多了,最起码他们不用有那么多的顾忌,可以直冲上去责问他凭啥说对自己不感举趣,好像他有多了不起似的,就这四肢发达的大块头,自己还不簷罕呢?

    而现在的她却是有着良好的家民,受过高等的教育,这事他就怎么可能放在心上。但女孩子的自尊心爱到伤害,这马大却是给她留下一个深刻的印像。她自我安慰:要是有一天,这货撞到自己手里,都要让他叫祖宗才可罢休。

    吴超凡笑着打趣了一句:“还说不生气,不生气嘴能成这样,都可以挂一个茶壶了。”

    “哥,你是不知道,我为一这样八杆打不着的主生气值得吗?我至于吗我?反倒是哥你自己喜欢的女孩子被这种二百五给得手了,你不生气?”

    吴超凡好脾气的说:“你也看到,我们在读书那会儿,就是互不认识,但彼此还是在学校里有点名气,他居然也认出我来了。这是我决想不一的。“吴超凡有那智能一点我沾沾自喜。

    “要不就通过咱爸给你们两个正式介绍,这样或者还可以起死回生。”小林鼓动说:一个女孩子鼓动哥去他另一男孩子的女朋友,那得有多大的恨意。

    “那肯定不成,你把你哥当成是什么人了?”停了一下:“我还就放一句话给你,这好女孩子多的事,何必在意她那么一个。”

    “哥,我也不是那决意思。我是想吧,那女的那么漂亮,竟然也知道你?可见对于他来说,你也是比那个二百五要先闯地她的心里,我觉得请华尔兹出面可能有大把的胜算。”

    “我跟你说,再大的胜算,你哥也不能做这种撬墙角的事,我倒是要看看这人倒底有什么值的她喜欢的地方。”

    “哥,老妹为你不平,你这么一好人,怎么还就输给他了。充其量也主是个二百五,真还应了一句话:鲜花插在牛粪上。”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