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章 校庆之周海孙丽
    在这人群里跳兵舞的人还有一对是引人注目的,那就是一老一少搭配的教育局长周海和他手下的秘书孙丽。孙丽年轻貌美漂亮如斯,而周海却是人到中年,虽然有身份地位,但时间的年轮还是很公平,在他额头上划下了一道道的痕迹。因是教育局长的身份,自然没有人去说什么?也有人不方便说什么?谁也犯不着去得罪一个有地位的人找麻烦。谁难免有个琐事要求着人,这事不关已还是先给挂起。这跟往年李校长不同,李校工往年带着女儿参加首先就是把自己的女儿这身份给亮出来。这有谁愿意去得罪一中校长。都是一些有孩子要受教育的家长。现在没有麻烦,得罪人之后,以后也就有了麻烦。

    而明年人一眼就能看出,周海跟孙丽那动作,那手势就是不这么搭对,虽然说现在老少配很常见。但也就是那么几对都成了别人标榜爱怀的话题。而明年人可以看出,两人眼色全过程却是没有一次碰撞的机会。两个像是心不在蔫。女的一直低着头,情绪像是失落,但还是看的出这步伐显的有些笨拙。而男的更是一双眼睛却是左顾右盼的看着什么?脸上虽然一副无心的神色,但眼睛还是出卖了他。

    他也看到了那个高大的人影,那一身高大的兰色的西服却是让他记忆犹新,这还是前几天的事,这衣服的主人就 给自己上了一课。

    孙丽也是一个大学生,要身做有身段要脸面有脸面要文凭有文凭,本是想着领导邀了也不好却了领导的面子,可不曾想到还有这如许情节,他倒是不在意这些,这领导请你,而眼睛却是在搜寻着什么目标,自己就好像成了别人利用的工具似的,虽然不在乎,谁让人是大领导呢?但别人要是把你想在领导的什么什么人那自己这脸面往那儿摆?说白了,这是最起码的对人不尊重。

    而这样的情况,孙丽也不好说什么。能说吗?说了别人反而会曲解自己还是很在意这领导,那里面的歧意可想而知。

    “看那儿呢?倒底会不会跳舞?“一个被周海撞上的年轻学生大声说了。有好多是临时进来凑热闹,并不认识周海是什么人。

    “这眼球往那儿看呢?看人漂亮人已经有主了,都恨不得把眼球塞到人脸上去。”一个更加不好听发声音响起。

    “你能不能专业一点?人家那么漂亮的一女孩子就这么给损了。”这是一个黄毛头说的,看的出这是附近村子的就业青年。来玩来了。-----

    “就那么好看吗?那是不是跟你起绯闻的那个?”孙丽实在有些受不了别人的眼光和污言污语。说的是什么话?可这些话却是一句句的往耳朵里钻。她有点明白这周海怎么会整这事出来。就现她看到的李琼,真还让她有眼前一亮的感觉。她没有把谁入在眼里,但跟这个女孩子一较,自己无形中也就掉了三分。

    “你也听说了,这只是别人瞎传的,我们其实也没有什么?人都有男朋友了?别人嘴里就是喜欢瞎搅和。”周海掩饰着自己的失态。

    “那女的真是很漂亮,不过只要没有结婚还是可以试试的。”孙丽小声说,反正丢脸的也不是自己,是姓王名八的王八蛋。

    看到李琼那扑在马大身上的动作,周海心里头翻江倒海:这高大帅看来是自己成就爱情的绊脚石了。虽然表面上说着自己无心的话,但心里却是希望这些做下属的多懂事,多体谅自己,多帮自己出出主意。这才算是为领导分忧解难。而现实却是让他很引结。对方是水利局的部门,根本不在自己那一亩三分地吃饭,他也是有心无力。本想通过刘一明帮忙调查。可刘一明一直给他悬着,自己就是想要从他那着手都无从下手,那是人刘一明的亲戚,自己找去,指不定给人轰回来。自己再怎么混也不能冒充说是刘一明给托的。

    忽然周海的眼里出现一个人,那是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人,也就三十多岁,周海停下跳舞的动作,对孙丽说:“那是投资商的代表人,我们过去打个招呼?”

    孙丽拒绝:“周局,你去就是了,我看就免了吧,再说了这是你们这些大人物要做的。她是不喜欢农村那个地方,哪里交通不方便,而且还倒处都是牛粪味猪粪味,她一心想要努力离开那个地方,在城市里有一个自己的家,她想过要凭自己的努力达成这些,或者找一个样子家世好的男朋友前提是城里有房有家。而王强就符合这条件。但她根本没有想过要走捷径。就比如现在,跟着周海来参加 校庆,百所有的人却把她都看成是周海有伴侣附庸。她很是气恼,但却有口难辩。这自己是陪领导来参加的,可别人却是不往这块想。

    周海怎么可能让孙丽离开,这可一一好的陪衬,有了这么一花衬着,要面子有面子,要里子有里子。虽然比起李琼还有所不如,但总体来说陪自己还是够份。自己毕竟不是二十出头的英俊帅哥。“小孙那,你就那么怕跟我在一起,我告诉你,那人可是有来头的,好像是投资商的代表人,这我们过去寒暄两句,以后也有个交情,这让你有机会接触这些,这对于你以后的人脉关系是有帮助的,别说句不爱听的,这年头除了金钱地位,人脉却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环。不管遇到什么事,少了那一块的人脉,就是个缺。”

    周海心有所感,就水利局这一块,自己要是有熟人,也犯不着对这高大帅毫无办法。凭他那么多年的经验得出:是人都有缺点,只要抓着人的缺点,事情就容易解决了。在他这一块,他可以用莫须有的理由让别人下课。但在别人的地里,自己就是有再大的能耐也是无处着力。

    话赶话都盐赶到这份上了,再推托也就有些过,孙丽也明白,要是跟这周海闹瓣了,那自己工作上还是有许多不如意,就是没有,人家也会给自己制造不如意的。她好歹也是一大学生,这点理还是想的明白。跟着周海挤出人群走到那眼镜年轻人的面前:“那阵风把你给吹来了,肖总怎么没有来啊。”

    “我们肖总今天要去见一外商洽谈一些事宜,这一中的校庆涉及到跟县府机关的合作,再忙也要抽时间来,我也就是肖总派过来的全权代表。”扶了扶眼镜,他对男人倒是不感兴趣,这是何方神圣,倒是对他身边的女伴孙丽多看了两眼。

    李清远再也没有办法不出面,走了过来冲两个人介绍:“这就是我们周局,也就是掌管教育部门的那块。”

    眼镜的年轻人扶了一下眼镜:“有幸认识你这大局长,这位想必是------”看到孙丽有眼前一亮的感觉。

    ”这是小孙。”周海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却给人很多想想空间。就是两夫妻,也有过小孙老周这样的称呼。

    彭天华看了看,不禁替这位小孙可惜。也伸出手去,口里却是说着幸会的客套话。

    孙丽不笨握着彭天华的手:“彭代表,我们周局介绍的不够全面,我重新介绍一下,我就是周局的秘书,我叫孙丽,很高兴认识你。”

    一听孙丽跟自己撇清关系的话,周海心里有些吃味,毕竟被一个女人放了鸽子那是大意。而现在孙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跟他撇清关系,那不是打他脸嘛?再说了,这不还有李清远夫妇坐着。

    “小孙在工作上也是认真负责的。“这话一出,也就摆正了自己的立场,

    彭天华眼镜一亮,对周海说:“我能请小孙跳一会儿吗?”

    学校的舞曲反复就是那曲交谊舞,这是规定的。这学生走向社会面对的是各种各样的交谊,百这交谊舞却是相当于教会他们一种社交方式。这是一种简单易学的舞蹈。

    两个人走到广场,彭天华客气的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孙丽一个心花怒放。这下直接把周海给晾在一边。李清远察言观色,在孙丽几个说话之际,也跟王连秀也下了舞场。

    “孙秘书年纪轻轻,就做到这么大领导的红人,将来可谓是前途无量啊。”彭天华跳舞的动作很规范,不比周海,时不时让孙丽有一种被抓痛的感觉。

    “今天怎么不把嫂夫人给带来?”孙丽笑着说。一手拱着彭天华的手,

    “接孩子放学呢?我刚才还以为孙秘书是周局的伴侣,现在看来也只能理解成为舞伴了。我为我刚才的失礼向你道歉。”

    “用不着,这事到谁都一样,再说了。我们周局这样介绍也没有什么错处。”虽然说是没有错,但当面点出来,就是对周海这样介绍不满。

    彭天华是商人怎么会听不出其中的道道。

    “今天很高兴认识孙秘书这样的大美女,只要以后用得着请吱一声。”经商的人很是看重有权的人,其次就是他们手下的助理秘书也是他们的人脉对像。

    (来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