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章 校庆之史丽刘新米
    刘新米现在一听史丽说,李琼马大要参加这校庆舞会,也硬磨着史丽给带来。有人说的好,只要没有离开战,才有可能扳到自己的对手;要是离开了战场,跟对手交锋的机会都没有。他现在主要的对手就是马大,自己挖空心思弄好这局,把李琼的名声弄的纷纷扬扬的。这倒好,便宜那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主了。自己改变这后代基因的机会就要彻底给流失了。他原本打的好算盘,先把李琼这名声给弄坏,那李琼在所有人面前都成了那种女孩子,而李琼恰好是没有办法解释这事情,这周海的几次出现,让自己就是浑身是嘴也说不出来。刘新米抓住了这个机会。而事实如刘新米想的那样,李琼这么漂亮一朵花不可能随了一个都可以当自己爹的男人,哪怕这个男人再有权势,他赌的就是李琼不会在意那权势。而在意自己的选择,

    事情如他想的那样往好的方向发展,李琼被大部分师生给孤立了,而做为一个为人师一身正气的老师,谁愿意冒着名声被坏的势头接近李琼,那就是那人有问题。这是他如期的想法,他达到了。并还时不时找李琼说上那么一句,时不时在李琼眼前晃一下,为的就是让李琼有事记得还有自己这么一个男老师。这样就剩下机会的来临。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马大这家伙给闯进了自己眼睛,并打乱了自己民布署。刘新米就是想不通,马大怎么就上了李琼的眼睛。这马大哈也就无中生有去请教英语单词,要是自己脑子再多想一步,或者现在跟李琼跳舞的就是自己这号人物了。

    李琼本以为把自己的好朋友史丽叫上,也好权当为自己老爸举办的舞会增加一道人气,可却是让一边的刘新米给听到了。刘新米正苦于李琼对自己不顺眼,他自然也知道惹急了,真要是李琼豁出去刮自己耳光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而现在自己只要搭上了史丽这

    条船,那以后想必就有大把的机会,刘新米跟着史丽来了,其光明正大的理由是见场面,场面是见到了,也够大的上千人的舞场,大多是学生。不想看到的场面也看到了,他也看到了,李琼身子一歪扑在马大身上,把马大给抱住了的现实,他牙根紧咬,狠不得代替马大,这李琼拐脚抱的就是自己。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忍忍忍,要是自己的想法让史丽给知道,说不定自己这条路了是行不通的。而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让马大自己知道这李琼并不是他这种大身板的人可以拿下的。要知道斗智斗勇靠的还是脑子。而事实的反应有些让他措手不及,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马大哈竟然还有可能去镇府工作,要知道。要知道,老师打交道的除了学生就是粉笔粉。这工作可是天天如此平淡。

    而镇府的工作相反要多姿多彩,自己甚至可以一杯咖啡一张报纸,并架起一个二朗腿,就是把腿架在另一椅子上都没有事,这一天也可以过,还落个尽心工作的好话,要知道。镇府的工作,除了镇长之外,谁会理会这些芝麻绿豆的小事而得罪于人。他想过这样的生活,也就想要把这机会从马大身上给抢过来。这是心急了。他都不惜拿下脸皮找到镇府去。还被人误会成为偷车贼。听了镇长这些话,他更确信自己的判断。这条跟眼看着行不通了。

    ”对了你知道镇府向学校调人的事吗?“刘新米人长的不咋样,这舞还是跳的中规中矩,跟史丽跳起来跟节奏倒是不在话下。

    ”不知道,你问这个干嘛?”李琼真还没有把这事告诉史丽,李琼起先并不想去,只是当着校长的面不好拒绝。又因为马大也是极力想让自己去的,她也不想扫马大的兴。却是没有想到李琼回到家却是完全改变了想法。

    “我也就是随便问问,你说这马大哈这种脑子有问题的人都可以去镇府工作,我们谁都有这个能力,老天怎么会把这么好的机会给这么一残疾人?”刘新米却也把史丽列入自己同一阵线的人。

    “你管得着人家,再说了,这是镇长看上的,是镇长亲自来要的人,这些是学校内部的事,这些事应该不会公告出来,只要调动程序一走,马大随时都可以走人。”史丽这么一说,刘新米更急了。

    “那要是如果万一那马大去不了呢?”刘新米没有到最后那一刻,还是不死心。一想到那粉笔粉齐涮涮的拄脸上掉,他就有想换工作的冲动,只要不到最后拍板的时候,他决定豁出去,这事也要让马大把这名额让给自己,大不了把这脸扔到他面前让他踩几脚。他也不知道,史丽也是不知道这事。李琼这事没有拍板也不好贸然下结论去还是不去。而现在又得到马大的提醒这事没有定局之前不要把这事告诉给史丽。再加上刘玉梅跟贺校长素有嫌隙,她也不好具休的问贺校长什么情况,要知道人家是领导。下属追问领导的事是官大忌。刘玉梅自然不会蠢到犯这大忌。

    再一个李琼这几天跟马大接触多,话里话外间听出马大对史丽跟刘新米有点看法,自己现在不跟马大还没有实质性的发展,也就不好说什么。相反,她反而在迁就马大。这是马大烧高香都没有想到的事。史丽给刘新米也就只能是错误的信息。

    “没有什么万一,你当人家是猪啊,真有那么笨吗?全世界就你刘新米聪明机灵,脑袋瓜子灵活好用。”史丽讥讽了一句。她今天着的一白色的运动装,人本就显的有些瘦,这衣服上身倒有大部分地方是空荡皱折。脸上的清秀倒是掩盖了身材上的不足。

    “我是说如果。-----”刘新米顿了顿:“如果的意思就是那种百分这一的可能要是马大求着我不去要让我去呢?”

    “你最好别给人使坏心眼,人马大虽然说话有点得罪人,但人心眼实,不想是某些人,一肚子坏水,总想着一些坑人的点子。”史丽很是看不惯刘新米这样:“你要是再这么说这些话,我可就不认识你了?”这话一出。

    刘新米算是把史丽也给看透了,自己身边真还没有一个可以交心的朋友,他也知道自己接近史丽目的不单纯。但难说史丽接近自己也未必就是那么好心无私,想必她也想从自己身上图点什么?

    “其实,你把我想成什么人啦!我就是一从人背后捅刀子的人吗?”刘新米无奈的转称了一下目光:“毕竟什么事都不能百分之百的把握。我们做人要往好处想,但也要考虑一下客观的因素。难道在你眼里的我就是那么一个上不得台面的人吗?你也知道我昨天都给人示好来着,可人家怎么样?还不是把热脸贴冷屁股上。我也是自找没趣。”刘新米顺口而出:“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你会-----”

    “行了,你的做事方法我看着呢?我算是看出来了,你总是针对着李琼,你图什么?我听人说,你就是眼睛打上人家主意了,其实你也知道,就你这条件,那是活生生的癞蛤蟆想吃天鹅同肉。有追求是好,但也要衡量一下自身的因素。“毕竟是女孩子,史丽有些难听的话还是说不出口。她倒有些羡慕李琼,最起码这马大在她面前没有隐藏心事,这人做的也就不那么累。

    “为了向你证明我是一个光明磊落的人,你就拭目以待,我就想着这马大会求着我请我去替他的。”史丽保证似的说。

    “你凭什么这么说这些没有根据的话,你当人马大哈是你亲戚啊、就星期一那天,你还踢球冲人家脸上去,就你这亲戚,谁有谁倒霉。”史丽这话直接让刘新米闭嘴。

    “不说了,我都道了歉,这事我也不是成心的,再说了,两个人踢球,我有球传给他那是我对他放心,要是别人我还不放心呢?就你那意思我要是直接把球给了方兵,那我是不是就可以跟马大成为朋友?“刘新米气恼的说说:”我告诉你,这人我还真做不来。你是没有看到马大哈看我那脸色,我可以去拉下脸求人,但我也不是那种没有人格的人。”

    “你的原则就是为了自己的目的不惜动用手段,其中也你包括一些见不得人的事。就踢球那事。你理由是充足,但没有人可以反訤,大不了说踢球的水平不到位,传的球力度大了,就往脸上去了。便这事可一不可再的。如果说也就有那么一次两次,大家都知道是无心的,而要是这种情况多了,那就有有意的,贼喊抓贼的道理你真不懂么?”

    “我能有什么手段?就我这人,使手段有用吗?别人真还把我给看扁了,其中包括你。”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