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章 校庆之李琼马大
    而在这广场的另一个位置,一个身着兰色西装的大帅哥正被一身着红外套餐着紧身皮裤的大美女跳着,而从哪笨拙的动作,倒是看的出,那男的也就是跳舞的水平够欠火侯。不得不说,这上千人的大场合,这两人还是很惹眼的。

    “我说你要是不会跳,就说嘛?今天中午在教你时不也挺好的吗?怎么一上场就,原形毕露了。”李琼抱怨说。

    “又踩到我脚了。”李琼气恼的说了一句。“你眼睛看哪去了呢?有这么一大美女陪着呢?“

    马大冲校舍的方向点了点头:“伯父伯母都来了。”马大个儿高,个儿有个高的好处。

    “那人是琴亭镇的吴镇长,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那个年轻的人是他的儿子,叫吴超凡,是我们高中时期的学长。”李琼也看到了。

    “不用,我们又不熟。”马大也就是这么随便一问,怎么可能去涎着脸皮跟人打招呼。这也不是他的性格。

    “手上用力点,我感觉得到好像是我拽着你似的。”李琼看到时不时有人看过来,是外行还是无所谓,要是一个内行,还真是看的的出来。马大的右手在自己背后感觉不到力度,倒是自己担心身体失去平衡,而相应的用上一定力量。

    “我这不是怕把你给弄疼了吗?”马大为自己的不会找着理由。当着那么多人,自己这么说还真是不恰当。但右手的力道也增加了不少。

    “你不是说你很会跳吗,在读初三的时候这舞蹈课教的也就是交谊舞?”李琼半是挖苦了马大一句。

    “学校读书时跟现在多久,都那么多年没有跳过了,是有点生疏了。”马大为自己的鳖角找借口。

    “少来,有人跟我说,读大专时还参加过这样的舞会活动,现在怎么还成了理由?”李琼故意糗他。声音倒是不大,也刚好传到马大的耳朵里。

    “那不是话赶庆嘛?我参加舞会也就是凑个热闹,看别人跳。”马大脸不红气不喘的说:“再说了学校里组织活动,可是有免费的汽水喝。”马大说这话时,脸都红了,这些事也就心里想的,真要说出来,还真是一道坎。马大却是顺口给溜了出来。

    “你要不要喝?想喝我们就去那坐一会,反正大部分都是一些学生,他们知道什么呀?”李琼个儿高挑近一米七,女孩子能有一米六就高了。

    “我又不渴,再说呢?我们在这里默默的支持你爸爸,那边就不用去了,人太多了,真还容易成为别人的焦点。”马大倒是不想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别人当成焦点。

    “我还自作多情了我。”李琼扶马大的手在马大背后掐了一下。“我还枉做好人了我?’”力度倒是不大。

    “对了,我还有事要问你呢?”想到马大跟自己说母亲早就过世了,心里就不舒服,这不是在骗自己吗?

    “你有什么不明白的就问,我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保证回答让你满意。“马大黄口白牙大包大揽的说。

    “为什么你跟我说,你就一个单身父亲,你在我家里说,你你母不都好好的吗?”李琼说这话时,总觉得自己是在责问马大。就好像是咒人父母有事似的。不是她不明事理,这话卡在喉咙里就像一根刺似的,让她难受极了。

    马大脸红了,有一种被剥透了感觉:“我们那时接触也不多,我就是跟你说了实话,你也未必相信,我也没有想过把实情说给一个接触不多的,毕竟那时的你,我不怎么了解,我看到的也就是一些表面现象。”

    李琼心里一宽,这理由还是说的过去。脸上却是升起一抹晕红:自己干嘛那么在乎马大。不就是一个谎言吗?对于不熟悉或者不想熟悉的人,真还 少说几句,多反而成了别人挤兑自己的把柄。

    “下次还跟我说这谎吗?”李琼着的是高根鞋这鞋跟都有一寸高,李琼并不想着太高的鞋,以前读大学时有一次参加舞会,鞋跟给掉了,结果也就早早的退了,这是一直记着。李琼把它当成一个教训。

    “不说了,不说了,就是借我一个胆,我也不跟你说谎了。”马大说这话时,手上的力道却是随着加大几分。都可以感觉得到李琼那柔软的皮肤的温度。他却是不曾觉得。

    感受到马大的力度,李琼脸上红云一片:这想必就是那种安全感吧。

    李琼倒是看到周海,而周海的眼睛也在四处瞄着,似在寻找着什么?李琼把马大的身体扳过来挡住了周海看向这边的视线。心里跳实多了。忽然李琼做了一个大胆的举动,有意无意间当那么多人的面亲了马大一下。马大当场如遭雷打电击,倾刻手足无措不知手放那儿了。

    看到马大如此反,李琼抿嘴想笑:而在众人眼中李琼这全举动再正常不过,可‘马大同志有些接受不了。

    “有人看着呢?”马大口里小声说,脸上却是有了一些许的脸红。远一点真还看不出来,心里却是盼着李琼再亲一下。或者那怕是半下也好。

    “别再多心,那是做给别人看的。”忽然转过身后背跟马大换了一个方向。她感觉到有一双眼睛在有意无意的瞄着她。

    马大看平时李琼在学校也是一副大大咧咧么事都不放在心上,却是没有想到这些细微的动作,她都看到。

    “史丽也来了。”马大看到跟史丽在一起跳舞的还有一个是自己非常不想看到的人刘新米。

    “史丽是我打电话的,我没有想到这里这私通多人。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李琼把头埋在马大胸前的位置,给别人的感觉就是两个人在秀恩爱。

    “不用了吧,都还带着人,人跳正高兴呢?”马大就是想不通这史丽跟谁跳不好,把这人给带来了“马大看到四面八方都有好多双眼睛在看着,却是有些手足无措:“你踩着我脚了。”马大感到从脚背上传来一阵疼。也幸好了这些年轻的男女并不觉得奇怪,要是农村,指不定又要引来多少议论呢?

    “你管得着吗?活该!”李琼第一句是回答马大怪人史丽带人来。第二句话是怪马大心不在蔫,都跟自己在跳了,还眼睛左右顾盼,又有意无意的使上了力。

    “我爸妈本以为你今天会到家来吃饭,怎么也没有想到你倒是随便硬是不进去?什么意思?我这做女儿的也跟着你直接来了,成了不孝女了?”李琼抱怨了一句。两个人来的时候骑的是李琼的摩托车。马大骑着苏琳给的那辆心里总是有一种别扭感。硬是挤在李琼的摩托车上。

    “这么多人,我们来不来是无所谓了。”马大看到人那么多。

    “什么无所谓。我是校长的女儿,我不来捧场谁还来?你是不是特别觉得怨?”李琼把头抬起来,脸上的一抹红晕犹存。“要不,我们过去看看史丽吧?”李琼想了想说:“反正这么多人,有我们没有我们也是一样的。我老妈在陪着我爸就行了。”李琼今年心安了,以往自己一个人站在老爸身边,有人邀请跳舞,不想去,李琼也就说不会。而有些人却是实在没有办法推的,就周海也就是那一次舞会后纠緾着自己。现在她很带着马大出现在爸的身边,向别人回敬一声:自己也算是有主的人了。她觉得马大也知道自己的想法,自己在言语间表达的够清楚明白了。要是不同意他做自己男朋友,自己会不惜女儿家的清白抱他吗?她相信马大不会笨到这个地步。

    不知不觉中,他们四周的人有意无意的把他们围在中间,形成一个圈子。看到李琼这么大胆,那些男男女女有意无意间就拉开了他们距离,谁能想到身边有一那么高大的保镖,谁还去生事。

    马大想了想:“我们还是去哪里坐一会,我脚都被你给踩痛了。”马大死不要脸的说反了。

    “这怎么说呢?踩人反到痛了,被踩的人还不痛。你这脸皮还真够厚的。”李琼无奈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马大会说出这么一句。手上着力在马大手臂上掐了一下。

    “-----”马大不吭声了。这说多错多。古人说的好,把想法写在书上,不要说出来那就是圣人。

    “怎么不说话了,我说错你了?”李琼上身红,而马大一身兰色,两人形像俊朗漂亮。

    “这不怕说错了吗?总之,跟你说什么我都是错的?”马大有些委屈的说。

    “那我说错你了吗?”李琼想了想:“我跟你说,就咱们那合约的事,还没有完,这时间还必须延长。以观后效,你也知道一个老师要是说出去这清白肯定毁了,名声也毁了,我这还是个女孩子。”李琼是个有貌有才的女孩子,怎么可能亲口说出跟马大相处的话,就是要说了来,也要找个无中生有冠冕堂皇的理由。她觉得把合同的时间延是最切实可行的。到于延长多长时间,是几天向个月几年或者几十年这就没有说清楚,也不想不能不愿意去说清楚,靠脑子自已想想吧。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