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章 确定关系
    李清远听完李琼的一翻话,惊愕的说不出来:“你还骗你爸妈。你说这孩子大了怎么这么整事呢?难怪吧,昨天中午看到那大帅,他瞅都不往这屋这块瞅一眼,原来你跟人整的这个事,合着伙来骗你爸妈,你这次算是把我给骗着了。”

    “爸,其实整件事,也不是为了骗你们,我是你的女儿,我怎么会骗你呢?我是想着那周海不就想把他老人叫来逼咱家松口,然后当着老人的面把这事给确定了吗?爸,我不想让你为难,这周海都比你还大着几岁,这人我看着都恶心。我就是嫁给谁也不会跟了这人。再说这马大挺好。他为了帮我,都被学校的人当成新闻了。而我在学校成了别人话题。还就是因为周海有事没有事去学校找过几次。这我就是有嘴也说不清楚,加上一些有心人要坏我名声,好从中作梗,这事我也是想到的唯一办法。我不可能让他来用老人来说事,那天我们把小丽给叫回来那是最明智的。”

    李清远扶了一下眼镜:“明智的不止这一件,就是把马大弄来这事才是最明智的,这不但打消了周海对你的心思,最起码爸觉得这人跟我很合适。”

    “-----”李琼不敢出声了,他怕明天马大一来,什么事都像那天一样来一套,那才是骗父母。而这件事中,马大也算是被自己给拉扯进去的。这些事不应给马大承担,而是自己来向爸妈说明一切。

    “我这倒是没有问题,可惜就是你妈一直盼望着你找个好人,都盼了好多年了,现在都二十六七了,这人还没有着落,也就前天晚上她还跟我说这心上的石头总算给放下来了,现在这石头又给悬起来了。”李清远这么一说,倒是让李琼不知如何接话。

    “我这不商量来着,怕我妈给误会着了。我明天还约了马大来一起去参加校庆。”李琼想了想,觉得还是把这事情给说出来。听听爸色的意见。

    “可以啊,我也是这个意思的,本来呢我做为校长不跳舞是说不过去,总会有人要拉下去,这一点不能不给面子。上次叫你去,我也是一个人很少跟别人说话。难得我女儿终于给开窍了。这事我赞成。但起码有一点,这事你跟我说了也就算了,这事还得哄哄你妈,你妈心脏不好,万一她受不了这个惊吓,出了什么事,你担的起吗?”李清远人老成精:“还别说,这马大还真适合你,不管外形还是内在的气质,都让我看着上眼。他自己也说了,他自己妈也就王莲秀,这就是说,你们两个特有缘份。你们看到你妹一口一个姐夫的叫,那都不生分了。”

    “爸,这事小丽也不知道,我们要不要把实情告诉给他们?”

    “这倒不用,没准有小丽跟你妈这俩不知情的,他们这么一直错下去,一个把他当女婿,一个当姐夫,说不定这马大还真成了。”想了想转过身,看着女儿的脸:“这马大都那么大了,也是一表人才的,你知道不知道他有没有对象?”

    “没有,在学校他跟我一样都成了别人眼中的风云人物。”李琼想想这事都是刘新米给整的,不过就这事,她倒是不反对,随他怎么着。心里默许着。也正因为这事,学校都用马大把那周海这号人物给盖过去了。这是她心里非常乐意看到的。

    “这事你自己好好把握,这些事爸妈也左右不了你,但就爸爸觉得,这马大这人还真对眼,就明天这事,如果能冒充让他继续冒充。你妹还不知情,就不要把实情告诉她了,免得她给添乱。”

    看到李琼并没有想要离开书房的意思:“你还有什么事要跟爸爸说吗?”

    “是这样的,育桃镇府向我们学校要一名英语老师,去处理一些有关外语的文件,我们校长推荐了我,爸爸,你看我要不要放弃教学这事,去做公务员?”李琼迟疑着。

    “这是好事,这马大知道吗?你们两个要想成事,如果不在一个单位,可能不是很顺利,”李清远到是忽略了育桃镇到中学也就三百米的距离而已:“这事你跟马大说过吗?”

    “爸,还别说,我本来不愿意的,他也在场,他揭力要求我去育桃镇,而另一同事以为是校长推荐他,就跟他磨了好多次,他硬是不把真实情况经过说出来,就还觉得怕我把这机会浪费掉似的,刚才打电话来,就是叮嘱我这事一定得去。我这也就来问一下你们的意见。”

    “还别说,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们倒是想到一个地方去了。”李清远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这事从长远来说,也可以避免周海万一要利用手中的职权来要挟咱家,我无所谓都还可以拿退休金,你怎么办?现在想来李丽要去学模特专业也未必是什么坏事。”李清远对李琼说:“也怪爸爸意志不够坚决,这事真还是这么一个理。当初我要是直接拒绝断了周海的念头也就行了。可这人是局长,当初都不明白人家是怎么想到这一出。还好,那天他把他老人带来,你把马大也带过来了,要不这真还不好说话。爸还真觉得,你跟这马大有缘份,怎么就一中来说,那么多的年轻教师,真还找不到向他那样子很适合你的。小琼,这缘份别错过,你都大龄了,爸都替你心急。”

    “放心吧。我有分寸。”李琼正想要出来撞上一人:“妈,你怎么来了?”李琼感到事情有些不妙。

    “我怎么就不能来。这里还开着灯,都是要缴电费呢?”王莲秀走进书房:“你们爷俩就想着把我这当妈的也给骗了。”

    “那么大年纪了,还喜欢偷听人家说话。”李清远对这王莲秀可是实心意的爱。要知道王莲秀可是一农村女子。

    “我偷听什么呀?门都开着呢?那以大声,这不在我家里吗?我听到这有人说话,也就来看看,刚好听到你们说的那一出。”对李琼说:“明天把他弄家里来,我们正式吃个饭。”

    “就冲你这急性子,人家马大有胆量来,再说了,这年轻人脸皮薄,就昨天看到到硬是装着没有看天到骑着摩托车,还以为我就认不出来呢?”

    “妈,你就别生我气了,我也是忽然想到这事,要是说出来了,那咱一家人就是合伙骗人。但现在也就是我一个人骗人。再说了,就这事,要不是我们催的紧,我都不去,我现在想好了,大不了凭我这英语二级,去找个翻译的工作,也不是什么难事。现在外地开发地区好多都是外企,都要招懂英语的,为的就是跟外商谈订单不至于抓瞎。”李琼忙走到王莲秀身边扶着她手臂摇着:“我知道骗你是我的不对。当时也是不好说出实情么?再说了,要是把事情说出来,别人知道这情况还以为咱一家人骗人,这对我爸一中校长的光辉形像影响多不好?”

    “要我不生气也行,把那高大-----”看了看父女两,还是纠正过来:“把马大老师也请来,你跟他确定关系,我就不生气。我现在还就认这女婿。这孩子光明,看着心里舒坦。”

    “他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就那么上眼了,我告诉你。妈,这马大给你们买的礼物也是我给挑的呢?”李琼听父母都认可马大,心里那份喜悦难以形容。她心里美滋滋的,当初也就是无意中拍相片时,把他给拍进了自己的镜头,这才有了后面的一些事。想想还真是有些不可思议。

    “能没有缘份吗?这孩子妈跟我竟然是同名同姓,这巧合也不会是这么巧,在县里头有几个同名同姓的人给让人撞上了。”王莲秀看了看李清远:“明天校庆,你干嘛不把这孩子也请来,我们问问他的想法。”

    “这事就不用我操心,自然有人请,再说了,说不定人已经先请了。”李清远看到女儿的脸色现出一抹红晕,也就把话题给打住。

    “我已经跟他说过明天校庆的事,到时我跟他直接去。”李琼这话说完就遭到王莲秀强烈的反对:“怎么还直接去呢?这都要先经过家门口,难道你们到了家门口还不进来一下,再说了。这总得吃饭吧,我明天早点回来做饭也耽误不了校庆。再说了,我都有些事情想当面问问他,我好心里有个底。”

    “行,就按你说的办?”李琼对于父母的提议也不能有任何反对意见。明天还得小心一些,别让他把什么不该说的话都说出来。

    “我第一眼看这孩子,也就觉得这孩子厚道。最起码你跟着这厚道人不会提心吊胆的过日子。”有了马大的话题,周海这发起人心病在这一家人心里总算给清除了。王莲秀接着续上一句:“我不时真还担心你爸一个经不住,给应了这回。”

    “我是这种人吗?要知道,儿女的幸福高于一切,真要知道,我退休就天天去收一下那房租都有的用。那也够咱家全家人消费了。”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