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章 牵挂
    而此时在琴亭镇路边的一栋装修豪华的房子里,二楼一间房的窗户透过窗帘映出一个俏丽的身影。李琼一般也是睡的较晚,在她自己的房间也就有笔记本电脑,而此时电脑里却是显出一个高大帅气戴着一眼镜的脸孔。

    李琼看着马大的脸像。这张照片是她拍相片时无意中用手机拍下的,也正是因为看到这张相片,她才决定用马大来做自己挡:“就你没心没有肺的,箭牌。可事情比自己预想的还要控制不住,而也就这一天两夜的时间里,他对学校传说的马大哈有了一个正明的了解。就好像自己给学校的形像一样,别人看到的也就是一个表面。马大用自己装傻充楞来掩盖了自己真实的一面,而自己却是用自己的绯闻给隐藏了自己真实的一面。有了解也就有更多的好奇。

    “还有心情笑的出来,我都愁死了。”李琼自言自语了一句。

    放在桌子上手机吃了起来。李琼一看显示是一个大字的手机号,极快的抓起,并按了通话键。

    真还是心有灵犀一点通,想什么就来什么。“你有什么事吗?”李琼在房间里感觉得到自己说这话时小心翼翼的温暖。

    “我跟你说,这事你还就不要推辞去吧,别人没有这个机会,现在这个机会落到你头上了,都是一份工人作,在镇府机关多好,别人做梦都想,你就看今天那刘新米,都巴不着要到镇府去,也幸好他听岔了,以为这人是我,要是知道是你,还指不定要使什么坏呢?”马大也知道有关于李琼在学校的传闻多半是这刘新米给弄出来的。对这刘新米真还没有一丝的客气。

    “我正想着这事呢?你觉得我用不用跟我爸妈说一下。”李琼似是征求马大的意见,这事她回来还一句话也没有说。

    “那肯定的说一下,再怎么说也要尊重一下伯父母的意见,我是为你好,还是希望你去接受这个工作。这镇府机关那可是别人做梦想的地方,千万不能推掉。啊。”马大说完这话正想挂电话。

    “你就为这事跟我打电话?”李琼似是有所期待的很希望马大再说一些什么。

    “这不担心这事你错过了,让别人给得逞么?再有,在学校也就那么几个人知道,我估计没有人敢去问校长,他们冲我问我,我也就不跟他们说镇府要的是你这专业的人,指不定一听说这事,有人要抢着去呢?”马大不知说什么了,但又舍不得挂电话。

    “知道了,你还有话跟我说吗?”李琼心里急了,她现在才真正体会出当一个人很希望另外一个人在自己身边时,是什么样的心情。

    “就这事,这几天伯父母还好吧?”马大有些迟疑的说。

    “好着呢?他们用不着你惦记。”李琼有些许的气恼。

    “我没有事就先挂了,”马大正待挂电话,想到什么:“明天的什么一中的校庆我穿什么样的衣服去才比较合适?”

    “当然是着我们一起去买的那一套兰色的衣服,怎么你还真把这衣服给退了?”

    “没有。没有。哪能呢?“说完这话,马大紧着挂了电话:“记得跟伯父母说一声这事。我先挂了。”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就那么急急忙忙的想着挂电话?”李琼这话一说,彻底打消了马大要挂电话的心情。

    “没有呢?这不晚了吗?早点休息,我主要打电话是,担心你拒绝人镇府的好意。再说,这英语老师学校也不缺,今年这一年终考完,明年校长会着手安排的。但对于你来说,这是最好的离开机会。学校里面-------”

    李琼打断马大的话:“这些不用你提醒,你就没有其他的话对我说吗?”李琼气恼的逗趣:“我还有一个弟弟在外地读大专,要不要也问侯他一下。反正你都问侯了三个人,也不差这么一个。”

    “都没有听你提过,你弟弟在外面读的是什么学校?”马大这倒是顺口给溜了出来:“什么学校都好,就别选老师。”

    “这又是为什么,你对老师有这么大的成见?”这次轮到李琼想要挂电话了。

    “也不是,你看我们中学,就有那么一种小人,这做老师闲的多受气啊?”马大这话指的是谁李琼心里也是明白。

    “别人是别人,我们不需要理他,自己的事拧不顺,还担心别人呢?”李琼想了想:“明天散学后我们一起到我家来?你不是担心我爸妈吗?也见见他们的身体健康情况。”

    “那我明天要买点什么东西来吗?”马大对这人情世故就是有点二百五,这话你问出来,人家肯定是让不要买喽。

    “买什么?这是县城什么都有,再说吧,你一个大男人哪知道买这些,-----”李琼停了一会:“这样吧,我们明天在荷花园旁边的小超市停一下。哪里啥都有你自己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马大后悔想给自己一耳括子,这好端端的,自己提这干嘛?

    “你问这个问那个的,怎么就不问侯一下我呢?”李琼这话还是给说出来,她想明白了一件事,要是等马大说这话,可能有点难度,人家想的跟自己想的根本不在同一块,怎么可能想到一起去。

    “我怎么不问侯一下你,我第一上担心的不就是你嘛?我都打电话关心你,我就是怕你错过这机会。”

    “行了,算我错怪你了,对了你会不会跳舞?”李琼想了想:这马大真要是不会,那拿出去也不好看。

    “以前跳过交谊舞,其他的舞也就没有学过。”

    “以前跳过是吧,那你明天中午不要睡觉,到我房间里来,我给你温习一下最基本的动作,看看你是不是还记得。要不明天晚上带你去,别人笑话,我可丢不起那人。”李琼下定决心似的。

    “交谊舞是常用的舞,这很简单的,你放心。明天中午去你房间,那刘新米这种人看到又得说三道四的,我怕对你在学校影响不好。”马大想了想。“这种小人,就不应该给他任何接见自己机会,这人我看着都有气。”

    “行了,别人的事,我们管不着,我们管好自己就成了,再说了,在学校里那么多的闲言闲语,也不差这一件。说这些又能怎么样?也就是让别人看破这个人而已。你自己别给我掉链子,说别人闲话就行。”李琼说完这话时,快速的挂了电话。心脏却是跳个不停:自己都这么说了,真不知道这马大哈究竟是明白还是不明白。从包里摸出那张纸,看到上面的条款,有必要明天中午给他们再加上一条。两条。

    李琼走出自己的房间,敲了敲爸爸的书房。

    李清远一般睡觉时间也就是晚十二点到一点之间,太早了睡不着,迟了又怕影响第二天正常工作,那么多年来,这个习惯一直保留着。

    听到敲门声,打开门,见是女儿李琼:“琼琼,你这么晚了找爸有事吗?对了你们两个是怎么回事?怎么都几天不见人影了。”

    李清远说完这话觉得有些口不对心,昨天都见着了:“昨天,我都看到他去县城,而且还骑着一摩托车,再怎么说,到吃饭时间也停一下,进来吃饭,就好像不认识似的,一下子就过去了。”转过身,看着李琼走近:“告诉爸爸,你们两个是不是有什么情况瞒着爸爸?”

    “我放心,爸,我们两个好着呢?他刚才都打电话问侯了我们全家。你不用担心他。”李琼就在爸一边的单人沙发上坐了下来,这沙发是李清远疲劳了,用来靠一下休息用的。“爸,我有一件事,想跟你商量一下。”

    “你们年轻人的事你们自己商量去,你也读了那以多书,该懂的理自己都懂,爸爸多说反而成了累赘,你有什么想法就按你们两个人想的那样去就是,不用担心爸爸这块,你是我女儿,无论发生什么事,咱父女都是一阵线的。”

    “爸爸,我跟你说的是另外一件事,那是有关于工作调动的事情。”李琼想了想:“是这样的,镇府到我们学校来说要调一名懂外语的老师去镇府,校长推荐了我,我这不知怎么办呢?”

    “还迟疑什么?那转调吧,这么好的机会,别人想离开这个机会都没有门了,你有机会撞上来,那是好事。”又正色的说:“这事你得跟大帅商量一下。凡事也不要依靠自己的主观判断,多跟人商量,两个人的感情建立在互相相信的基础上。”

    “我跟他商量过了,当进镇长到我们学校来时,他刚好跟我在一起。------”李琼还没有发觉到自己说漏了。

    “这才星期几,他就不用上班了?”李清远听出这话里的漏洞。

    “不是爸爸,你听我说,我有一件事是瞒了你,但我想不到其他的办法。就那天的事,高大帅其实不叫高大帅,他跟我是同一学校的老师。”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