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章 秋后算帐
    看到远远的谭小秋身影出现在田埂上,马有根装着没有看到,这小孩子越是不理他,他越是会往身前来凑。马有根正想着找他算帐呢?

    “大伯,这么忙有啥要帮忙的?”谭秋不知道他帮马大伯揽了一大好事。说话的当口,真还没有把自己当外人,就伸手要去摘一树上的西红柿。

    “我问你,你咋跟朱金说的?”马有根放下手中的东西,指了指棚子里:“哪里有摘了的,你给我说清楚。”

    谭秋也是很敏感的孩子,见马有根有兴师问罪的意思,手里停下摘西红柿的动作。

    “大伯平时对你咋样?”

    “平时对我好着呢?”小秋说完这话,眼睛瞅了一下棚子里那还有一箩筐左右的西红柿。

    “那你这孩子跟人说这事干嘛?”马有根想想也不好怪这十几岁的孩子,他根本不知道这人心的道道:“大伯跟你说,我答应你爹帮他替这一周,也就是全是从咱两家的关系考虑着想,你这孩子这么跟人一说,朱金他妈找到我要我也帮她也替了,说什么一个女人不方便担任这事,男人在外头打工不容易,这可是人朱三娇亲口说的,”

    ”我中午回家吃饭的时候,不我等他吗?他就问我是怎么一回事?你说我至于去说谎吗、而你却是答应帮我爹替了,我是好意,我难道能说谎吗、这你愿意看到我变成这样的坏孩子吗?”谭秋这话反问。????“你这孩子怎么还成我的不是了?我跟你说,这妇女主任学工作不适合男人做,当时在村委一人一周也就是她朱三娇李四妹----哪个给提出来的,反正我也记不清楚了。但你做诚实的孩子这没有错,但你总得分清人吧?就朱三娇听到我帮你爸给替了。刚才也就是一口一个大哥大哥的。硬是要我也帮她给替了。你说你这事也未必就全是好事,我当时答应你爹。你不也在场吗、你爹说你妈身体有些不好,还要时不时去看一下医生,我能拒绝吗?”马有根自己有没有提这事,他倒是忘的一干二净。

    停了一会:“并不是大伯不让你说实话,这实话得分清人,你刚才跟朱三娇这么一说,朱三娇也就非要我给他替了。这妇女主任有啥好当的。再说了,你大伯都这把年纪了,你就不能让我消停一会?”

    “我这不是为了维持你老人家的光辉形像吗?你在咱们村有谁不知道你就是一准好人,真还是比活菩萨还管用。”谭秋这话把马有根给捧的晕头转向:“古人有语云,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再说了,这也是证明你马大伯个人能力的时候,只要在这种时候,你马大伯仍然把村子里管理的井井有条,滴水不漏,那你才是这个主?”说完这话并中马有根竖了一个大拇指。

    “你小孩子懂啥,你就知道嘴上那一套,不是大伯说你,你该学学好,这张嘴就跟你爹一样。我跟你说,这桃花村村子那么大,就你们这组人,那些不好说话的出口污言污语的,大有人在,你说大伯替了这主任,大伯能不操心么?”

    “你放心,这不有我爹吗?只要我爹在,咱组的人谁也不能对你不敬。”谭秋保证似的拍了一下胸部。边说着话,边自顾自的走进棚子,顺手全拿了一个大点的西红柿,就着衣服擦了两下,就放到口里咬。口里津津有味的说:“大伯,你这要是不评你一个家民企业家,真有亏于你。这西红柿我也吃过别家的,真还没有你这好吃甜水多,而且还有味。”这小子倒是深懂的一个理,吃人嘴软,拿人手短,这一句好话总是不吝啬。这一习惯倒是深的其父影响。

    “我还跟你说,这是还就大伯你能行,你看看咱村那么多人,有谁有这个能耐能做那么多年的村干部,说到这事,我都替你骄傲。”谭秋这话说完,却是见马有根脸拉长了。还没有来的及转口。

    “你小屁孩子怎么知道大人的事,就你想的那些那就好了。你这是夸我还是损我,说的我跟就就像一白痴似的。”马有根回过神。

    “大伯,古语说的好,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谭秋一本正经的还没有念玩。

    “行了,行了,我碰上你爷俩算是栽沟里去了,你怎么能这么想我,都坏的还成了好的,给我多事,还成了为我着想,你这嘴巴跟你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我算是服你了。”

    “快点装的西红柿走人。大伯算是怕你了。”马有根无奈这算是自己挑到事了。

    “大伯,这都几点了,该回去吃饭了,我马大哥跟伯母都等着我回家吃饭呢,你一天忙到晚的,那么大年纪你能吃多少,再说了,现在马大哥丽姐还有二哥都那么大开始赚钱,现在也是你好好享福的时候了。”谭秋翻起手腕指着那电子手表:“你看看,这都快五点半了。”

    “这不还有一点没有锄完吗?你要早来,大伯还指心望你帮上一把呢?你挑也会挑时候,就挑到这个时候能给大伯整事。”想到朱三娇那离去的身影,马有根就觉得有些堵心,虽然事隔多年,但这事也就深埋在心里,就当时那事,深深的在他身上给割了一口子,现在虽然口子合了,但这伤疤还在。

    “我来的时候,我马大哥正等你回家吃饭呢?不过他不知道我是来找你的。”谭秋神秘的说:“我也是顺便帮他摧摧。”

    “这你马大哥就是一懒汉,都不会到地里来看看,这今天整那么多,不知道来帮手挑一会呢?”

    “还挑什么,不都卖完了吗?也就是一些尾数。卖像不好的,留着送人做人情得了,吃又吃不了那么多,扔又可惜。”谭秋续上刚才马有根的话。

    “这一大筐的最少有四五十斤,我都累的慌。”马有根指了指。

    谭秋点了点头:“这不有我吗?我是谁,我是你大侄子,你的事我能不管吗?”

    听到谭秋这么大言不惭的说,马有根心情倒是好起来,把刚才朱三娇惹的不快给埋住了。

    “大伯,你还别说,你就是替了主任又能怎么样、今天一天不去村委会,不照样过吗?所以凡事都不要太较真?”谭秋把马有根的扁担横在左肩,脸都憋红了,却是起不了身:“大伯,就你这西红柿,五十斤绝对不止,最少有七十。”

    “算了,你有这份心,大伯就高兴了,用袋多装一点,也好减轻一点大伯的负担。”想到什么:“对了有没有你大哥在学校的啥新情况给大伯透露了一点?”

    想起昨天早上的事:“大伯,我昨天真还欠马大哥一个人情。”

    看到他一下正经的样子,马有根好奇的问:“也有你小子认怂的时候,说说是怎么一个情况。”

    “就昨天我们早上去学校的时候,我金凤朱金三个人在马家村那岔路口,一人横着突然闯出来,我一个刹车,都差点把那人给撞着了。而那人却是拖着我不放,硬是说我撞了他。这没有办法,人运气不好喝凉水也要塞牙,我这不上学却碰上一个碰瓷的。”

    “碰瓷是什么玩意儿?”马有根前面倒是明白了,这后面那俩字却是不解。

    “碰瓷就是一个有手有脚四肢健全的人向人伸手要钱,这是很不要脸的事情,我最看不起这种人。”想到昨早上那事情,要不是马大,那自己还指不定学都上不成。关键是那个凶神恶煞的样子,想想都发怵。

    “大伯,你知道我当时看到什么情况,本来就不会出这事情,可我无心之间看到我马大哥跟那女的-----”

    “是女老师吧?”马有根纠正着。

    “对对,就是那女老师,我马大哥在前面骑着车,后面那女老师就这样抱着我马大哥的腰,抱的好紧,俩人就好像是一个人似的很是爱。还别说马大伯,我小姨虽然也是一美女也有文化的那种,但比起那女老师来说,还是差那么一小点。”小秋伸出大拇指跟食指比了个手势。

    “真的,有我妈高吗?”杨海燕算是一个高大的,而农村里娶媳妇的标准就是个儿高大,这样不怕操劳。杨海燕的个儿够高也有一米六多。而杨海燕确是跟他说了这小妹都跟她一样高。

    “我妈算多高,这女老师比我妈还要高呢?身体有壮,但人整个却是很好看。不管皮肤身材比我小姨还是要好那么一点。”

    马有根倒是想起这事:“昨天你马大哥在你们家跟你小姨相上没有?”

    “没有,这我马大哥那吃像,比我还牛,就我那小姨说跟我妈说,一头栽到碗里地,抬头那饺子都只有半碗了。”

    马有根一听这话,暗想又是没戏:“你小子大伯白疼你了,你不会从中说你马大哥的好,这样咱们也好亲上加亲。”

    “你们说我什么呢?”一个声音从的后面想起,马大听妈说给老爹挑东西回去,正好把两个的话给这话给听到。

    谭秋心里一紧:糟了,咱还欠着马大哥一百块钱呢?这快撤。西红柿也不提,就撒腿跑。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