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章 快嘴朱三娇
    马有根最不想待见的人就是朱三娇,两个人因为给农田过水的事情而吵过嘴。事情的经过是这么一回事,朱三娇有一亩地田正好在马有根西红柿地的下水,而那时候正好过水渠一方从上面逢雨天泥石下滑把过水渠道给堵了一段。朱三娇要想过水,但此时候这马有根西红柿地不适合过水,怕幼苗给蔫了,就拒绝了朱三娇的过水的要求,为此两家还大吵了起来。那是几年前的事,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朱三娇一气之下,也当上了三组的组长。朱三娇这一办事风风火火,但其果断干净利落倒是很得刘四妹看重。现在经过了几年的同事关系,两家的关系也缓和下来。原因在什么呢?在那次事后,马有根为了不耽误人家过水,这下水田的水在水渠不通的情况下,还得从上水田过。这是种田的人都知道的事。庄稼有收成,那意味着一年的辛苦也没有白费。马有根当时朱三娇也就还挺着个肚子。这马有根连夜硬是把那段崩了的水渠给修通了。

    马有根正一人在地里看着摘了的西红柿地,上午本家几个侄子来帮了忙,把这西红柿给卖掉了,下一批还得过几天才能摘。这东西能生能熟。生吃都成。本家的侄子,也闲着来帮个忙,倒是不用太感谢。但平时遇到有个什么事。还是需要一切帮个忙出个主意啥的,马有根也是不含糊。

    “马大哥,这西红柿给摘了?”朱三娇倒是明白,只要有事一到西红柿地里找马有根准在。

    “三娇怎么来了,有什么事?好久都没有看到来了。上午来还可以给你几斤西红柿,现在都卖完了。”马有根话倒是客气。

    “马大哥,你也真是的,你二斤阿丽马大都不在,你有个事给我们吱一声不就行了。咱们还有什么客气的。”朱三娇在下水田种了油菜,这家里男人出外去工作,她不操心那么多,反正种的粮食够吃就行。还别说,边田还适合种油菜,现在都看到满田的绿油油油菜。离开花还得一些日子。

    “也就几个客户,都是老客户,咱也不能怠慢人家,你一个人操持,男人不在家,我怎么忍心给你添麻烦呢?”马有根还是知道这朱三娇的好。这人说话办事都是利索明面上就过了。他也没有必要藏着掖着。

    “咱上田跟下田的,还有啥麻烦不麻烦的,我们家男人也常记着马大哥的好呢?”朱三娇男人比谭良人还要大几岁,朱三娇却是比杨海燕还要小。两个年纪差别也就七八岁的距离,在这当时的情况能结成婚也是不多见了。

    “你有什么话想说?”马有根见朱三娇站在田埂上不动也不言语,像是在想什么事情。他倒是感到这朱三娇能来事儿。????“大哥,是这样的,我男人现在不在家,我一个女人也不方便做个什么村主任,我觉得我想让你马大哥帮忙?再说了,你也清楚,我这个人说话多,这一不小心就得罪人,遇到事就全得罪了,就昨天那事,那金二夫妇就-----,我也就是一个女人,我真没有办法理会这事儿。”

    “大妹子,我可不说你,这话可是你们提出来的。再说了当村妇女主任,那也是你们女人的事,我一个大老爷们的,多不适合。这事真要是说起来,还是你比我更适合做这个。”

    马有根吃了一次亏,吃了谭良人一顿饭,却给自己揽了一周的事,那毕竟是个得罪人的事儿。

    “马大哥,这事吧你看,还就你适合,在咱们村这么多人,有那个人能让大家信服的,也就除了你,别的不说,我朱三娇就服你。你做这活没有人会去拦你,大家也不为难,多了解。这事你能不能帮帮忙,帮我把那一个星期给替了?”首先朱三娇就给砸了一顶高帽过去。

    马有根往手里吐了一口口水,又双手握着锄头锄草,嘴里却是不闲着:“你也看到,我现在根本就是没有时间,这上午我都没有去,也就昨天上午去村委会一下子,下午指不定有那个打上门呢?这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这人都也一样的,一种米养百种人。我这一整天吃完饭就在这整。”

    马有根不敢松口。

    “马大哥,这你那天的事也看到就金二夫妇这事,我都整不过来,我一个女人,他们那会把我放在眼里。”朱三娇这说的是实情。

    马有根很想说,让她把这组长职位去了,这村里当个小组长也没有工资也没有什么好处,至于吗?还要时不时受人闲气。可这话却又是说不出口,要知道朱三娇这组长跟自己也有着不大不小的关系,要是自己这么说,人怎么想。自己都不图工资不图钱的做那二十多年。

    “真要出了什么解不过来的结,你可以到村委会到镇府去解决,我这块你也看到,时不时忙的连放屁的时间都抽不出来。”马有根提醒着自己不能心软:“要是镇府都解决不了,这村里还有什么镇府都解不过来。

    “马大哥,你也看到,这三组的人虽然明着不会跟咋过不去,可我一个妇道人家有那个真心是配合我的工作。跟你马大哥一起处了那么些年,你马大哥人咋样。我心里明镜着呢?早几年是有那么一点点不愉快,但这都过去了,咱翻篇了,马大哥你大人有大量,不跟我计较了行不?”

    马有根听到他这么一心,却是不吭声了:就那年硬是要从自己田里过水,而自己那西红柿树苗小着呢?就那晚自己带着俩儿子硬是弄了大半宿才弄好,这事还就是这么一个理。下水田是要从上水田过,但那时的朱三娇说话有多呛。这事想来就窝心。

    一个男声响起;“妈,你咋在这儿,我都找你半天了。”

    看到儿子来了,朱三娇骂了一句:“看到马大伯也不招呼一声,这那么大的孩子,读书越来越没有规矩了,这书反到读回去了?”

    “马大伯。”朱金看了满地的西红柿苗,眼睛里那个馋,一双眼睛就没有离开过那西红柿。

    “你有什么事吗?在家不好好做作业,要是明年考不上高中,跟你爹出去打工去,省得一家人在家里闲花钱。”

    马有根这马好人形像并不是白来的,听到朱金那一声马大伯,也就起了身用上午还有塑料袋子装一袋西红柿是拎到朱金手里:“这都撞上了,上午这都摘了,这些都是卖像较差的,我寻思着还能吃,扔掉可惜,这你拿着吃吧,就是炒个鸡蛋什么的都还可以的。”

    这一大袋少说也有五斤,朱金倒是有些怕要,看着朱三娇不言语,也不接。

    “妈,我们学校要资料费,每个人要缴十块钱,我这不找你要钱来的。”在朱三娇的示意下,朱金接过马有根的西红柿,满心欢喜的说谢谢。

    “还别说,咱村里这几个孩子,你们家的朱金比谭良人家的谭秋靠谱多了,那小子真坐下来一个主意站起来一个主意。”对朱金说:“大伯这西红柿有的事,要是啥时想吃,就到这来吃,管够。”

    “我回家给你,再说了,你今天都散学了,再怎么也要明天去缴吧,难不成晚上还缴到学校去?”朱三娇使眼色想让儿子走。

    “你这儿子跟谭良人家那是哪个大一些”马有根不想让朱三娇揪着那个话题不放,有意岔开话题闲扯。

    “两个人同年。”指着朱金说:“我们家是正月,谭良人家的那个是三月,说起来他还要大几个月。”

    “这孩子长的多结实,将来也是块好材料。”马有根有一搭没有一搭的接。

    “再怎么好材料也是不行,读书没有用,到时还不得跟他老爹去打工。”朱三娇并没有想要走的意思,这事都没有办好。

    马有根不好接了:自己再说人家好,人家妈一开口是打工。难不成自己说了人家孩子是打工的好材料。“这小孩子读书要自觉,就我们那会儿,我们是家里不景气,没有钱供,要是有钱供,我什么新华大学肯定得上。”

    “马大哥我跟你说的事你同意了。”朱三娇冷不住的冒出一句。

    马有根正锄着草,这句真还没有全听明白,口里点了一下头:“我同意了。”

    “马大哥,我还就知道有事准找你,肯定得解决。”朱三娇拖着儿子就要回走。

    马有根反应过来:“不是,你说的啥事我同意了。我都没有同意,我在这锄草呢?”

    “就是替我值日的事,你刚才都点头了。”

    马有根问朱金:“我看到大伯点头了吗?”

    “点了,是点了。”朱金并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这孩子,大伯那会点头,你是不是看错了?”马有根很想朱金冲这一袋西红柿的份上,跟自己达成一致的口气。

    “马大哥你都答应了谭良人,这老爷们就不能答应我这女人帮我一个忙。”

    “谁跟你说的?”马有根很不解,这话会是杨海燕不知轻重说出去的吗?

    “是我问谭良人家的小秋,问他爹的妇女主任值日怎么着,他说是你答应给替了。”朱三娇说。

    “------”这白眼狼什么人啊?马有根有被谭小秋卖了的感觉。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