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章 自我推荐
    在镇府。公务员小林看着一矮子在门口那几辆车前前后后转了又转。担心是有人来偷车,或者是踩点的。她走进镇长办公室:“镇长,外面有一人在围着你那车转,是不是有什么企图?”

    “这能有啥企图,不就是看看车吗?不要把人往不好的地方想,再说了,这里是镇府,这么大的一个字会有人认不得。就看他那样,再怎么也不止是个初中毕业吧,还有认不出这几个字吗?再说了,谁有那么大的胆,会到这镇府来偷车?这话我还得说你。小林,你倒底是刚来的,这待人处事的方式首先自己要把这事这人往好处想。有些事有些人不能从外表看人。”

    “可我怎么都看不出来,这不像是个好人,这电视上也老放,做贼的要先去踩点什么的。------”小林还想要解释。

    “你不要说了,去问问他到这有什么事?或者是找什么人?”看到小林还有些迟疑:“要不我去?”

    刘新米确定了就是这辆,就是这车的车牌在保安老李头的桌子上,有这个车牌号码。

    “同志,你在这干啥呢?”一个清亮的女声在她迟疑间出现在镇府办公楼的大门口,上身着一黑色的针织长外套,下身却是一黑色的贴峰皮裤,戴着一个透明的眼镜给人一种时尚干练秀气的感觉。

    刘新米涎着脸说:“请问一下,这镇长在么?”他记起了老李头原话,镇府的一把手,还就是镇长。

    “你有事?”小林被对方那眼神看得很不自在,但偏又说不得:“人家是来找镇长的,再说了,这人的眼神尽往自己身上胸部的位置扫来扫去。????“你是镇长家亲戚?”小林还是转过身,走在前面边问。

    “我是镇长本家的。”刘新米从老李头桌子上的车牌号的主人看到刘镇长几个字,一直记着呢,这会儿也派上用场了。

    “这本家算是啥亲戚?”小林楞是没有反应过来。到了镇长办公室,小刘敲了敲门:“镇长,你本家的亲戚找你了。”

    “小林,我去忙吧。”刘玉桃看着门口出现的一个青年矮子,顺口一句:“你谁家的孩子,找我啥事?我咋不认识你是我本家那位亲戚?”

    “刘镇长,我也是姓刘,这算起来,响五百年前是一家,咱是“正”字辈的,比你“玉”字辈还要低一辈,按辈份来说,我要叫你叔来着。”有理无理,先拉上关系。这是刘新米待人处事的方式,当然是对刘镇长这种身份的人。

    “直接说事,我不认识你的,你从哪儿给冒出来。”听到这家伙一来就跟自己套亲戚,刘镇长脸都绷直了:这那家的,还成亲戚了。

    “我先向你介绍一下,我是育桃中学的教师,是专门教学语文的。”刘新米着重把“教语文”这三个字给加重了语气。这可是自己的强项,万一镇上要一个出黑板报的人才,自己这还派上用场了。

    一听对方说是,育桃中学的教师,刘镇长这才重新打量了一下对方:“这看不出来,你竟然还是一位教师。”

    动了动身子,看着刘新米那有几颗痘的脸:“你今天找我啥事?”对于老师,还是要有起码的尊重。这是刘镇长心里的想法。

    “是这样的,-----”刘新米清了一下喉咙:“镇长我今天到我们学校去招工去了嘛?我一向我们贺校长打听,就自己来跟你说说我的情况。”

    “是啊。”刘镇长想了想:“这是老贺让你跟我说的?我跟老贺不都说好了呢?咋还变卦了呢?”

    刘新米忙着把这话接了过来,双手连摇:“镇长我误会了,我们校长没有变卦,我这是主动要求的来为镇府工作的。再说,这马大哈,就一物理教师,让他出文字方面的板报,他哪有我再行,这学校好多都是我给出的。”

    镇长也是成精了的人物:“你出版报也不够高,人家物理老师那个儿够高。”

    “刘镇长,不瞒你说,那马大这人不行,就为了一个女孩子把我们大领导都给得罪透了,我们校长都不待见他。再说了,你把他要到你这儿,那不平白给你自己弄一大麻烦嘛?”刘新米往马大脸上抹黑。

    “你还老师呢?就这素质,人马大比你都强,最起码人家是给我推荐人才,我却是给我添乱。我问你,你从哪听到消息说我要一个出黑板报的?”刘镇长毫不客气的看着刘新米:“人马大老师怎么了?人又没有招我,怎么尽往人坏处提呢?”

    “是这样的,我们校领导看上一女的,而这马大哈竟然也看上那女的,你说这不是找死嘛?不就是一个女孩子嘛?这得罪领导干嘛呢?领导说是就是,领导说不是也是。”刘新米嘴巴跑火车。

    “你这话我就不爱听,怎么成了领导说不是也是。要是我在我手下工作,我不让你做事,你还偏去做,这不成心给工作添乱吗?”刘镇长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我还有个会要去开,我的这个事我们以后再商量成不?这是你们校长让你来的吗?”

    “不是,我是觉得,这给镇府工作,那是一很光荣的工作,而我还正适合做这工作。你看镇长你能不能就给我面子。------”

    “这不是面子不面子的问题?这是你本身就不能胜任这个工作,我这需要的是什么人我比你清楚。再说了,你刚才说的给镇府工作是光荣的,那我还觉得做个人民教师才是光荣的。为人师表,说出去都有底气。多好听一个词。”、

    一听刘镇长的话,刘新米心里刚刚那点自信全没了。“你听谁说的,我要去招一个写板报的人才,再说,我这镇府会写板报的大把的有,就小林也是把好手,写出那字秀气精神。”

    镇长这话一说出来,刘新米都说不出话了:对呀,谁跟我说了这镇府要一个这样的人才。

    “对了,不是我说你,你还是一老师,你背着人马老师说人的不是,这合理吗?我就觉得人马老师挺好,人还戴一眼镜斯文呢?”想着这种人就得给他一点教训,有事没有事,就是这种人惹出来的,为了目的不惜损别人清誉。这真还不是个正人君子所为。“就我说你有一事,还真是人马老师可以做,你是做不成的。”

    镇长脑子里冒出一个念头:就桃花村村妇女主任这事,马老师好歹是桃花村的人,再不适合也比你行。

    听到刘镇长这话,刘新米还想着争取:“不就是高大一点嘛?还有什么我做不了的,再说现在做事靠原是脑子,不是光靠发达的四肢就成了。”

    刘镇长算是听出了刘新米的来意:“合着你说那么多,又是我这里招人才,又是人马大老师什么的,就你想要不做教师,想要外调不是吗?”

    “还是校长你英明,这都瞒不过你的法眼。”刘新米见官拍马屁的习惯一直存在。

    “这小刘,看在本家的份上,我还得倚老卖老说你几句,这人民教师可是个很高尚的岗位,再说了,为人民服务到那都一样,工作是没有好坏分别的,这看做这个工作的人是不是有没有端正自己的想法去看这个事。就我那为人民服务的意识很不够坚强,你这思想还需要再进一步。”

    “我已经很进步了,我听说镇府需要出报的人,我就自告奋勇的来,你镇长都------”刘新米有些后悔,自己怎么着应该好好求求马大,或者这家伙心一软,就放弃了。

    “我还跟你说,你这是不明白事理,是直接给我添乱来的知道不?你好好的工作不做,跑这里来干啥来了?这镇府是你来的地方吗?要知道你是一外教师,教师的职责是教好学生,让整个育桃中学的升学率达天台百分之九十五以上,我这个镇长都觉得脸上有光知道不?就你说人家马老师那几句,我是诽谤人知道不?这事可大可小,不是我说你,小刘,你以后还是得管管我那张嘴巴,不要什么事情有事没有事的就乱说一气。再说了,我能跟你说我要招一个出板报的人吗?你不要听别人瞎说,听风就是雨的。这是一种不好的现像,你必须的改。要是不改,就你这说人话的想法是非常不纯洁的。”刘玉桃说着也就上话了。

    “镇长教训的极是,我回去一定改。”刘新米恨不得抽自己几个耳光,自己怎么一冲动,就找到镇府来了呢?

    “你说这话我又不爱听了,我刚才可是没有别的意思,也就是说你几句,最多也就是教育你几句而以,你就说我是教训你。再说了,你是一个人民教师,我还用得着教训你吗?就这水平,还出板报呢?我看你还是去报板差不多。”说着话,刘镇长这脸色也就拉下来:“还别说,你说我这话说的重了一点,但年轻人,这思想不正,很容易走歪路的。”

    说完这话夹起包,起身:“我还有事要去办,就不跟你多说了。”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