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章 图谋
    刘新米不甘心,自己一直是用智商做事的,怎么可能还不如靠形像取胜的马大哈。对于马大的不让步,他心里也是怀着恨。自己把脸丢到地上是一回事;人家把这脸踩到地上又是另外一回事。刘新米还知道一件事情,这镇机关的人员只要外出一律挂上公干。即不误工,也不误时,更不误事。一举三得。换句话说,只要自己在镇机关工作,这有的是时间。不比在学校,这一天的课下来,就等着散学回家了。到时自己只要看上那个女孩子,打着公干的幌子,明正言顺的跟人谈心了解情况,这是极其顺道的事情。

    他心思灵透,找到门卫室老李:“李大爷,今天咱那么生气呢?”

    老李头抬起那张满是沧澡的脸,因为生气,额上的皱纹,清淅可见。见是刘新米:“怎么会是你呢?”

    这学校的老师年轻一点的也就那几个而已,而最不待见的就是这刘新米跟马大哈,马大哈开口有事无事惹他着急上火,而刘新米这狗家伙却是时常阴不阴阳不阳的。他总觉得这小子憋着的不是好。比马大难琢磨拽多了。而马大表面上却是很不给他面子,但这些话听起来却是有那么一丝道理,却是没有后遗症。而刘新米却是让他找不到生气的地方。而人家做为一个老师,能主动跟自己打招呼,这名面上也是过得去。

    老李头还是明白,自己跟这货绝对聊不到一块去。“你有什么事吗?”老李头身子都没有动,他懒得动。

    “我老是在跟谁生气呢?”这马大那么大的身影,刚才被看到的人多了去,刘新米装着不知。

    “还能有谁?这里除了马大哈,我还能生谁的气。”本想把米老鼠的外号也叫上,但看人家笑脸的样子,这嘴真还张不了。

    “你有事?”他明白,这米老鼠不是那么好心给自己打招呼的,说不定给自己又来使什么绊子呢?????“我没有事,不就散学不回家,人是常年住校的。”刘新米不想回家,在这里还能看看那些花枝招展,身材超好的女学生养养眼。回到家里也就只有看老爸的脸色,听老妈说道。

    “我说你好好的不回家干嘛?再说了,这学校整天整月的呆着也不烦?年轻人,家里老人是需要儿女陪的,不管怎么样陪着老人比啥都强。”看到刘新米一张眼睛尽往自己桌子上抄的车牌号瞄去。老李头倒是多了个心眼,用手有意无意盖在上面。

    刘新米见自己意图落空,也不露声色:“我说李大爷,无事记那么大女孩子电话干嘛?”

    刘新米这话直把老李头气的:“你放屁!”老李头也是要脸面的人,自己那么大年纪了,竟然还有不要脸的给自己说这不地道的话,他能不生气?

    “那是正常的,人之常情。”刘新米目的没有达到,自然不会就因为老李头这么一句话而回。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牌子烟,拆开先递了一根给老李头:“来,泄泄火泄泄火。”

    不看刘新米的面子,看在烟的份上,老李头这火也发不出来,再怎么也不能糟塌这好烟。老李还是知道达烟是好烟,也就伸手去接过,并伸到鼻子里闻了一下:“这烟还真好烟,那香味。”

    “那是,我跟你说,这烟都有六十多块钱一包,也就一包有二十根,折算起来也是三块钱一根。”刘新米状似无心的说。

    “你刚才就是因为这马大哈生气吧?”刘新米说这话时,给他打了火。

    “谁说不是呢?这狗家伙有事没有事的给自己来一回,你好好的教书,我老李头也就是看门的,我也不招惹谁?我看到领导来车我敬礼,我招谁了?我敬礼有错吗?这不职业精神么?”老李头就着火给吸了一口:“这烟就是好。香香香。”

    “刚才那马大哈就是因为这来惹你,要是我说,这种人就不能给好脸子,我平时把他给惯的。”刘新米想了想:“我们这是学校,从校长到学生都得学会有礼貌,这别说是你生气,就是我我也生气。”

    这话这么一说,老李头对他的警惕性放松了:“这还怎么说呢?工作不一样,我做的是这个工作,人家大领导上咱学校,咱不给礼,人家不依,要是军人行的是个军礼,咱保安也讲究的是个礼,只不过没有这么严肃。但看到人家也得示意一下。总不能不闻不问吧,就说我这里给了人礼,就是咱学校有什么事?他都不好开口给咱处份呢?”

    “就是,我看哪,还得让校长给你发个尽忠职守奖什么的?”刘新米说这话时,有意无意瞄了一眼,刚才老李头羔着的地方。上面也就是记着五六个车牌号。

    听着刘新米这话,老李头有口说不出:“有见过谁给保安发奖状的么?”总觉得这小子有什么事,但人家不说出来,自己怎么着都不成。

    “那是学校不在乎,萁实你们的工作还是很重要。这大伙都看在眼里。”说这话时,刘新米把那包价值六十块钱的烟塞进老李的手里:“这马大哈跟谁一起出去?”

    “还能有谁?”老李头并不伸手接那烟,一包烟价值六十块钱,给他一支,他已经高兴的有些找不着东西了。要是接了一包,那人家肯定是有事相烦,要是能接得下,那自然好。要是让自己做些不地道的事,自己几十年的米饭也算白吃了。他并不接,却是反问刘新米一句:“你小子是不是有什么事?别看我个儿不大,鬼点子多呢?这点道道也别想瞒我。说吧,什么事?只要我给帮得上的,看到这烟的份上,不违反做人的原则,我还是愿意帮你一下。”

    “是这样的,我就像知道,中午那开车进来的领导是什么人?”平常这些事不关已的事,谁也不愿意去打听。这一关系到自己。谁都会去打听。

    “这你都不知道?怎么变得跟马大哈一样了?刚才那开车进来领导是我们镇上的一把手。”看到刘新米惊讶的样子:“被吓倒了吧,我就说嘛?”

    “还别说,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领导。”刘新米这恭维话落在老李头耳里,有一种士同知已的感觉。

    “这镇领导到咱们这来啥事?”这话一出口,刘新米狠不得抽自己一嘴巴,这问他还不如问自己脚趾头呢?他一保安来了解多少。而事实就是来这里要人的。感到在呆下去都让自己变得痴呆了。

    把烟塞到老李头的手里,又看了一遍那上面的车牌号:“指着上面一个车牌号,刚才来的就是这车是不?”

    “对啊,这镇长的车。”老李头都把镇一把手说出来了,这话也就没有必要掖着。“这烟我呢就不抽,权当送你了。不过咱以后常聊。”

    “行,就冲你这份心,我老李头还真接了。”老李头把这烟给塞进了口袋,人都愿意送给自己,这烟能不要么?再说刚才那香味自己也闻过。就这烟吸一口都有回昧。

    “老李,你有没有听说过学校里现在传出马大哈跟谁好起来的话题?”刘新米打住要转身的脚步,这是就冲今天这烟也要获得这老李头的支持。

    “这还能不知道,我知道这鲜花算是插在牛粪上了。”老李头又觉得不解气:“你说这白痴似的,还想着吃这天鹅肉。下辈子吧。”

    “我也觉得你说的有道理,这人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就是一二百五。”刘新米想了想:“老李,我求你一个事呗?“

    真主儿终于来了,就是觉得这好处不来白要:“什么事我说来我听听,只要我能做的到,我就看这烟自然得帮你。”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老李头活了那么多年,要是连这不懂,那也是活回去了。

    “要是以后看到马大跟那谁出去,你告诉我一声成不?”刘新米聪明人。聪明人凡事都不用点明白,就理解。

    “那成,我要是看到他跟那谁一起出去,通知你一声。”至于怎么通知,那也就是未知数,打电话还是跑过来找你。打电话要废钱。也就一包六十块钱的烟,自己还得把电话费给赔进去。

    “那我怎么通知你,我可是不能离开这保安室,我的工作就是守在这里。这要是校领导看到,我老李头的饭碗都砸来。”这么一说,反而觉得事情有些严重,把自己揣进口袋的烟给抽了出来:“你那忙我帮不了,你的烟我也不抽了。”

    把烟丢回到刘新米手里:“我快走,别再这烦我了。”

    老李头把这烟给回去,心里还是有一种不舍的感觉,到是希望,刘新米重新客气的把烟给塞回来。只要这随意一说看到了就吱一声,这烟还是可以抽的。却是很失望的看到刘新米把这好烟给塞回去。

    老李头那个狠:这米老鼠咋还吧送出去的东西给揣回去呢?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