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章 为你着想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刘新米也就认为是贺校长不愿意把话说的太白,这跟一个成熟的男人有很大程度的关系。他脑子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马大。可自己现在跟马大可成了情敌关系了,他把马大立为自己的头号情敌。但要他现在去向马大有服软,他怎么可能。想来想去。这马大人高大,有的事确实只有他能做。但并不一定矮的人就不能做。他自己一直认为人的智商尤其重要。马大或都可以说不用梯子把一盘肉放到墙头,但自己有脑子,自己也可以搬来梯子解决这样的事情。再难,比对付这样的低智商的还不是小菜一碟。

    为了这大好前程,刘新米决定豁出去不要这张老脸了。这么一想他就急冲下了办公楼。往马大放车的车棚位置冲去。脸都不要也,也要达到这个心愿。刘新米想到一句话:谁笑的最后,才是真正的笑。

    车棚里马大的那辆自行车不在了,倒是看到李琼那辆摩托车。刘新米放心了,要是李琼来了,求李琼也是一样,说不定这效果还要好上不少。

    正思想着,有人陆续进了车棚推出自己的摩托车。

    “你在这找什么呢?还不走?”说这话是史丽,肩上正挂着一个真皮价格不菲的包,手里拎着一个头盔走进了车棚。

    “你来了。”刘新米眼睛一亮:“我跟你说,有件事我要请你帮忙?”刘新米小眼睛一转。

    “什么事,先说说看,本人有没有那个可以帮你的可能。”史丽把关盔给戴好。

    刘新米急的把头盔给她摘了下来:“你别急着戴头盔,这戴上这东西说话都不能好好说。事情是这样的,我有可靠的消息说镇府要在我们学校要一老师,我刚才也跟校长说了,校长隐晦的告诉我,这名额给了马老师。”破天荒的从刘新米口里飞出一个“马老师”的称呼,史丽以为听错了:“等等,你刚才说谁?哪个马老师?”????“还能有谁?我们学校除了一个马大-----老师外,还有几个姓马的老师。”刘新米硬生生的把后面那“哈”字给噎住了。

    “你没有问题吧?”史丽感觉到有些不真实:“这好比太阳从西边出来,有事求着人家就叫人马老师,平时马大哈的就是你叫的最响。”

    史丽好不客气的揭穿他的真面目。

    “现在这不事急从权吗?再说谁都会遇到一个为难事,你说呢?”刘新米这下只有耐着性子忍受着史丽的冷嘲热讽。

    “我咋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呢?”史丽想了想:“我刚才倒是看到有一车来,校长跟车上的人格外笑脸相迎的。”

    “这就对了,我感到这马老师并不比我合适,你说要去镇上工作,得面对着那些形形色色的人,万一一个处理不好,还有可能惹祸上身,这马大哈身子再怎么高大,也抵不过人家人多势众是不?”这顺嘴的马大哈还是从他嘴里给飞出来。

    “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正题。”史丽看到有两人往这方向走来。不是别人,正是马大李琼。“正主儿来了,你自已说去。”

    “我跟马老师关系弄僵了,我开不了那口。”刘新米想到马大给自己摆的那张脸,那凶神恶煞的样子,都有打退鼓了。

    “你说什么呢?难不成我跟马大还关系好是不?”史丽这话把刘新米噎个四脚朝天。

    “我也不是那意思?你跟李琼的关系好吗?我去帮我跟李琼说说,或者让李琼去帮我向马老师说,边事还有可能成。”刘新米死不要脸的说:“我也知道我都有心要道歉了,我中午都给人买花了。”

    “那你又没有给我买花,要去自己去,我没有空。”史丽一听他还说起中午买花那事:“我无非就是想要讨好李琼,这不就给你一个讨好李琼的机会去吹去。”

    “都在,你们俩人在车棚里干嘛呢?”马大身上那浅兰色的西服就一直保持着这个色调。

    马大一句话,让刘新米狠不得要用史丽头盔砸他。他最烦的就是别人当着李琼的面说自己跟某某女生在一起牵扯不清。但这次却是好脾气的忍下了:“都推车回去呢?”笑的有些牵强。

    马大这话本是冲史丽说的,史丽跟李琼是好朋友,而只要跟史丽好好说话,关系弄好,这对于自己跟李琼来说有好处没有坏处。马大不出声了。

    刘新米怎么肯放过这一机会:“马老师,你这自行车呢?怎么又在哪弄了一辆高级的半旧摩托车。”看到马大掏出车钥匙,开了车,刘新米才找到话题。

    “怎么说话呢?我怎么就不能有?还弄,你干脆直接说我是个贼得了。”马大一向如此,把人隐晦的话给点出来。

    “我可没有这么说,这李老师史老师都听着了,我是有心跟你和好的,再说就昨天这事,我还向你专门道歉。”

    马大一听他这么说,停下了手里的动作:“难不成,你道歉还走错了门,我怎么就没有看到呢?”

    李琼倒是把视线停在马大手里的女式摩托车上面,看的出,这是一款豪华型的,要是新的没有一两万是拿不下来。李琼是何等聪明之人,也知道这时候不是问马大这个的时候,倒是催马大:“你家里有事就快点回吧,别误了正事,记得明天的事情。”

    “放心,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怎么可能忘了。”马大刚才那话把刘新米给噎了个外焦里嬾。

    刘新米一个劲的冲史丽使眼神。史丽权当没有看到,对马大说:“人刘老师有事要求你。”

    “我就想嘛?这太阳从西边出来,有人今天也‘马老师’的叫起来了。”李琼坐上了摩托车。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马大很不想待见这人,忽然意识到自己也去给李琼买一束花来气气他。准能把他给气个半死。

    “我也就直话直说。”刘新米想了想:“镇机关要来这里招人,校长说,已经是你的名额了,你呢我觉得很适合这教师的工作,为人师表多好的一个身份,我呢就想着你能不能把这名额让给我,向校长推荐一下我?”

    无耻啊无耻!这是李琼马大史丽同时冒出的想法:竟然还有人这么无耻。

    “你听谁这么说的?”马大跟李琼心里最清楚,就是还不知道这倒底是谁把这话给传出来的。

    “是扫地的清洁工,在倒饮水机的水给听到的,你可不能否认。”刘新米以为自己这次给拿准了马大。

    “那我跟我说句明白话。”马大这话还没有说完,听到李琼发出一声干咳,只得把话给改了:“我就是给谁也不会把这名额给你,这看什么人?你这种人要是镇领导能看上,那还有天理。”

    这话怎么就这么掺人。李琼转身身,脸上却是有了一层笑意。

    “这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都才那么一会,就传到你耳朵里去了。”马大说完后觉得话说错了,这好像也不是什么坏事。

    “这不是坏事,你是好事。”刘新米纠正说:“对于你来说或者就是坏事。但对于我来说,确实是好事。”

    马大看了看刘新米头的位置,又看了看自己的肩头:“这差距好像更大了,别人吃饭长个子,你怎么还长回去呢?”

    “但什么事传到你耳朵里就成了坏事。”马大跟刘新米说多了,这话也变的词锋尖利。

    “那要看什么人,对于你可能就是坏事,对于我来说就是一好事,我都在教书最跟粉笔粉打交道了。你就行行好,向领导把我给推荐一下成不?”刘新米这脸可谓放下了。为了达到目的,人格都不是一回事。

    “我为你把这脸给放下,这用不着。“看到刘新米这么急切的在乎这个机会,马大更加不能说出来,他想着得无论如何得让李琼做这工作。也幸好这刘新米误信听岔了。要不这事搁李琼那儿,有可能就让这刘新米给得手了。想到刚才李琼的提醒,他这会算是长心眼,把这事给憋回心里,就让他刘新米误会去。

    “老李,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史丽跟李琼可是年纪相仿,两个人关系好的自然不在意这个说话。

    “你叫谁老李?哪个老李?”马大硬是反应不到这一块。

    “我叫你们家李琼怎么了?都还没有结婚呢?就管上了,还到我头上了?”史丽被马大一急问,条件反躲似的说出来,她也有心把这话说给刘新米听,让人别惦记,早点死了这心。

    刘新米今天可是把脸都丢到地上了,自己平时就是看不起这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马大,可今天这事落到马大头上,这不马大这二百五还不当一回事呢?他要是知道自己求错了人,恐怕还得喷血三升呢?

    “你不能走,咱们平时也还处得来,这点小事都不能帮忙,再说了。你也看不上这工作,就当给我拣一大便宜得了。”刘新米急了。

    “我都说了,你不合适。人家要的是-----”马大抬眼看到李琼看过来的眼神,只得把话给卡在喉咙,似有所指的说:“我这也是为你好。”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