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章 小人心眼
    刘新米得知镇府要来学校要人的事,火烧眉毛的走到刘玉梅的办公室,急冲冲的叫了出来:“姑,听说镇府向这边要人了?”

    “我也就是刚才从贺校长哪得到消息。怎么?我还想去?”刘玉梅却是不忍心打击这侄子的积极性:“你不适合。”

    “我怎么就不适合了我?你也知道我跟他们别的老师不一样,别人是大专考来做老师,而我就是依靠各种关系转调来做了个语文老师,依我说就我最适合。”要知道大家工作说出去就比教师拉风多了,在镇府机关工作,上山下乡那些村干部还不把自己当大爷招待。刘新米特喜欢让别人注目的这种感觉。要知道自己本身就是一高中生,还教着初中的语文。当时自己学习成绩也就一般,为了争这一口气,他没日没夜的背着教科书。说这关话,这都觉得自己心力用过度了。

    刘玉梅看着这个侄子:“你给我说说理由。”她也明白这是镇长亲自拍板的事,那人选自然是定好的。

    “第一,我个子矮,教书我拿粉笔写字每天要吃多少粉笔粉,你知道不?我可是我亲姑,你不为我着想谁还为我着想。”刘新米这自知之明还是有。

    “第二,我也不是师范毕业,别人是受过教学这一方面的东西,而我教的就是语文。这国语,换成每个人不用教都能无师自通。农村人照样一口标准的普通话,我这工作没有挑战性。”刘新米大义凛然的说。

    “这两条不成立,个子矮这么了,我也个子不算矮,史丽个子也不是很高,也就比你高一点而已。有几个像马大哈那样的身高。你不要拿羊跟骆驼比好不,说点实际的,其实你不适合那工作,这里是学校,真要是社会上,万一你得罪那一脾气不好的农民,他一着急,冲上来给你俩嘴巴,我找谁说理去,找谁哭去?”刘玉梅打断刘新米还要往下说的话,身子在歪在靠背椅里。

    “这第二点,就更不能说了,我觉得你是个很有志气的人,现在这语文不要教顺风顺水,还受到过不少次的好评。我还指望你给我拿个优秀教师的奖状回去,我还跟家里人,庆合一下呢?再说学校里面哪一次老师要去学习,少了你么?我都是向着你,要玩要疯随你便。你剩下的就是给我争这么一口气,就得了。”????“姑,我是你亲侄子,我实话跟你说,我是不喜欢这教书的工作。”多日来想到没有少受李琼马大的气,他想着要是换了一个工作,自己成了一个镇机关的公务人员,要是着一身西装到这来,想必李琼会马上跟自己打着招呼,马大会立刻羞愧的躲起来。这感觉想想就有味。

    “我还是你亲姑呢?”刘玉梅指了指门口:“你出去,立刻给我出去。我一秒钟都不想看到你。”

    “姑,我有确实的消息,这凡是在镇府机关工作比任何一个地方都吃香,咱可是一家人,有这样的好事,你得先想想我这个当侄子的。”

    “你求我没有用,那是校长跟镇长定好的,再说,我也只是听校长说镇机关要来这么一人,至于做什么工作,我确实不知道,反正是这么一回事,只要去了镇府机关,那教书的粉笔粉肯定不用打交道了。”别人不知道贺校长的脾气,也就刘玉梅清楚,只要他定好的事,基本上没的变卦。

    听到姑的口气里有松动,刘新米更来劲了:“姑,我看咱家就我一个儿子,我也不忍心我遭那罪吧?再说,我也知道姑我是最疼我了。”

    “你少来,就我刚才都要跟我这当姑的急眼呢?我实话说给你。镇长找的是贺校长,他们说定的事,就是板上钉钉的事了,至于招人有什么用处,我还是真不知道,所以姑劝你不要动那心思踏踏实实的教好份书,这样或者还有个好的成绩出来。”刘玉梅可不想看贺喜贵的脸,但工作上的上下级还是免不了的。

    “我是我爷爷拣来的姑。”刘新米见好磨都不成,气的从嘴里冒出一句,人就往外蹿:“我不信,我没有你这亲姑还搞不定。”

    “你再说一个试试?”刘玉梅抓起桌子上的备课本就向他的背影扔出去。

    刘新米想到一个人,也就只有这个人或者可以达到自己的目的。他急步奔向校长办公室,这马上就要散学了,这校长老人家要是有个什么事提前先走了,那我到哪去说理去。他现在把希望寄托在校长的身上。但自己得先想好一套说词。

    校长办公室的门还虚掩着。刘新米却是急了,但事情缓急轻重还是分的出来,他在门口镇定了自己的情绪,伸手敲了一下门。很快传来校长贺喜贵那亲切尤如天籁的声音:“谁啊?门开着呢?有事就进来说吧,再不我准备回家了,都几天没有回去,不知家里什么情况了。”

    看到出现在门口的是刘新米:“怎么是你,你后面没有课了?”

    “这都安排好了,最后几分钟让同学们自己去自习,再说我,我不是看到你校长还在么?你校长都没有走,我哪敢走在胶面呢?”刘新米尽量想一些中听的话给扔出去。

    “你这话说的我好像有点专横,说吧。你小子找我这里来肯定没有什么好事,有什么事就快说,我都打散走了,家里来电话有事。”贺校长动了动身子,他倒是想听听从这嘴里能吐出什么好话出来。

    “是这样的,我听说镇府要向我们学校要人这事,你说这事------?”

    贺喜贵眉头轻皱:“你是怎么知道这事的,我都才刚把这镇领导给送走,你就知道消息了。”停了一下:“你有什么想法?”

    “我这不为你排忧解难来了吗?我知道校长你为这事为难,这样吧,我自甘请命,你就把我调到镇府机关去。我一定不给你丢脸。”

    贺校长一听这小子有意思,却是不把真实情况说出来:“这话你是听谁说的?”

    “还有谁说的,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为。”刘新米这话也就顾着出来。

    “你还当我是做了亏心事呢?”贺校长眼睛一瞪:“你不把话给我说清楚这事就没有的商量。是谁把这消息给漏给你的。”除了马大就是李琼,也就只有这俩人在这办公室里,而贺校长又觉得怎么都不像是他们其中的一个。要知道这马大跟李琼的事传开了,他倒是看好这俩人。无论外表都相配的。而马大当着他的面支持李琼去,这马大会笨到这一步,把这事到处宣扬。而李琼就更加不会了。

    “我也是听人说的,这边上不是有一个饮水机吗?就是刚才打扫卫生倒废水的阿姨给把这话传出来的。我也就担心校长为这事费神,而传开去了。我也是特地为校长你排忧解难来的。这一点还请你务必要理解。”看到校长对自己强硬坚决的态度,刘新米小心翼翼的,就怕一个不甚把这校领导给招惹了,自己的希望也就黄了。

    “你的意思难不成我还要感谢你?”贺校长反问一句。

    “校长,你说哪里的话,我这不是心甘情愿的吗?再说了,你也看到,我为这个学校的教学工作可是做过贡献的,就去年全年纪能在全县几个中学得个第二名也算是不错的成绩吧,你就看在我为本校做过那么一点小小的贡献上给我一个机会就成了。”刘新米这笑起来有些够难看的。

    “真是够难为你的,好这事我想着,你先出去别烦我。”贺校长心知这货要是还在,说不定给一路跟你说到家门口。

    “那这事成不?”刘新米眼里冒光。

    “不成,人家要的不是教学语文的老师,人家是有别的事。”贺校长觉得这事真还不能跟着这家伙的思维走。

    “啥事你说,我只要一听绝对不在说二话。”

    “小刘啊,我这么跟你说吧,这镇长一来就看中了一个人,所以你没有戏了。”贺校长神秘的说。

    “谁啊?你告诉我,我就不信,这学校还有比我更加合适的人。”刘新米决定向课本里讲的黄继光一样董存瑞一样包着坚定不移的思想来接受着校长的考验。

    “有啊,人家要的是高大的个儿的。”这里谁便一个男老师都比刘新火米要高,这无疑把刘新米的希望打进谷底。

    “你能告诉我那是谁吗?我们也许还有商量的余地。”刘新米试着说。

    “不行,没有商量。”看了看走动人员的门口:“你是校长还是我是校长?”

    “校长你看你说的是哪里的话,肯定是你喽?”刘新米一听他说要高大的立马想到独一无二的马大:“就马大哈那样的,你也让他去,就不屈打成招给你老人家丢脸?”

    “什么我老人家老人家的,我就盼我成老人家。”贺校长拍了一下桌子:“你们说什么呢?出去,快出去。”

    真气了。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